[历史]光辉之耐色瑞尔

向下

[历史]光辉之耐色瑞尔

帖子  泽尔纳 于 周日 十一月 25, 2012 2:24 pm

耐色瑞尔的历史

创始时代(The First Age)

耐色瑞尔的历史始于约5000年前的7个渔村,那时正值费伦最初的繁盛时期(The First Flowering).遵守谷地开垦历(Dalereckoning)的人们会认为那不过是纪元前的3859年而已.但是对耐色瑞尔人来说,这一年,标志着一个崭新时代的开端。因为,此后不过短短几十年,梵威克(Fenwick)、吉尔斯(Gers)、基兰(Gilan)、古斯塔夫(Gustaf)、摩瑞恩(Moran)、纳西夫(Nauseef)和嘉尼克(Janick)的渔民们,已经采用了“NY”纪年,NY意即耐色瑞尔年(Netheril Years)。据信从“创始时代”起到第326耐色瑞尔年,就是耐色瑞尔国产生的时间。

  一开始,为了对付成群结队的兽人匪帮,渔民们决定结成联盟,相互援助。为此吉尔斯的萨满巫王大耐色(Nether the Elder)创造了一部新历法,来庆祝联盟的诞生。由此七个盟誓的村庄建立起一个新的国家, 这个联合体被命名为塞汶顿(Seventon)。那一刻,巨大的欢乐主宰着塞汶顿,人们纷纷庆祝向文明进发的第一步,也赞美他们首领的智慧。

  几年后,大耐色王将国号改为“耐色瑞尔”,意为耐色的土地。他对人民横征暴敛,以致人们担心塞汶顿将要土崩瓦解。联盟内怨气四起,反抗的呼声不断,国家的前途顿时一片黯淡。

  终于,一把喂毒的匕首宣告了大耐色统治的终结,接着,一位有力而正直的继承人---小耐色(Neter the Younger)---登上了政治舞台并开始掌权。没人知道是谁用那把致命的刀结果了大耐色,并且坦率的说,人们一点也不急于把他揪出来。毕竟,那个专横暴掠、自私自利的国王统治时的高压一扫而空,人们又过上了平静的生活,并且可以自由地致力于贸易了。这个国家的名字(虽然它的来源已不复存在),却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

  耐色瑞尔人选择了一种新的政府制度――她宽松地奠基于民主政治上。他们有一个唯一的王,他的长子注定要继承前代之位,但每个村庄的首领握有一票。国王的一票相当于他们的五票,这仍赋予他远远超过任何一个首领的实力。

  耐色瑞尔建立十四年后,伊尔兰(Earlann)精灵来到了这个松散的联盟。直到那时,“精灵”还仅仅被当作虚构的东西,一种幻想中的生物――据说是被众神派来帮助人类和引导迷失者回归正道的。耐色瑞尔于是怀着敬畏之心,向这些“世界之魂的使者”俯首致意,更表达出崇拜景仰之情。这些精灵花了几年功夫,才让这些未开化的人相信他们精灵不过也是“人类”而已。做完了这些以后,精灵族和耐色瑞尔人才建立起了贸易关系,他们的友谊持续了许多世纪。

  魔法,是精灵们用来贸易的商品之一。小耐色的朋友,瑟瑞恩.吉尔斯(Therion.Gers)是头一个从事这种生意的耐色瑞尔人。经过一年的指导之后―― 学习戏法(cantras)――他用魔法点燃了一堆营火.两年后,这位耐色瑞尔社会的第一个人类奥术师(arcanist),成为公认的第三号人物,地位仅次于小耐色和萨满教的招魂者(spiritsummoner)。从此以后,人们就改称他为“瑟瑞恩.吉尔斯第一”(Therion the First of Gers)。

  下一个世纪,和精灵的贸易持续发展着,并且在这个小国里,魔法的使用突飞猛进。和其他的文明不同,魔法在这里被认为是不可或缺的,任何人只要到了“ascension”的年纪就会学习魔法。表现出魔法天赋的人会比那些懒惰和漫不经心的家伙获得更多的真传。对魔法的重视,使得后来的耐色瑞尔成为拖瑞尔首屈一指的魔法之国。

  132年,耐色瑞尔人听到一则传说,“有一个国度,生活着人形的岩居生物群,它们居住在泥山和土丘之上。”勇敢者们便开始探索南方以及远西之地,去寻找这些奇异的岩居生物。往南走的人,沿着荒野里的小径,感到天气日渐寒冷,最后这些斥候只得两手空空地踏上归途。而向西的旅人们则走走停停,行进地越来越远。他们每次休整以后出发,都觉得天气在变暖。

  204年之前,到达西方的斥候们路遇一支伦哥阿斯(Rengarth)狩猎队,耐色瑞尔人很友善地对待他们。这些过着游牧生活的蛮族人为他们讲了有关地下居民的故事,还向耐色瑞尔人透露了那些岩居生物居住的地点。于是,斥候们设法将消息送回塞汶顿报告他们的新发现,同时火速向北方的山脉进发。

  当接近贝伦山脉(Barren Mountains)南部的寒之森林(Cold Forest)时,冒险者们遭到曾袭击过该地的,一支最大的兽人部落的围攻。没有人活下来,所以伦歌阿斯人和正靠近兽人部落的耐色瑞尔人也没有得到预警。

  兽人发动了长及20英里的攻势,伴随着死亡和杀戮。它们的队伍贯穿了伦歌阿斯人世代相传的土地,并突袭了南方和西方的精灵族。这时,伊尔兰和伊勒法恩(Illefarn)的精灵国家正在紧张备战。在耐色瑞尔的援助下(象征性的――但真诚的――姿态,这是比较精灵族的强大而言的,也是考虑到耐色瑞尔稀少的人口和不顶用的魔法。),精灵族展开了一场漫长的运动战,以期解除兽人的威胁。

  伊尔兰的精灵是兽人侵略者最大的威胁,他们的武士和奥术师以如此的热情战斗着,这使耐色瑞尔人敬服不已。耐色瑞尔人的后面,和兽人作战的是伊勒法恩精灵。一般认为,伊勒法恩精灵只在两场战斗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别的地方却一无所成。

耐色时代(The Nether Age)

第326耐色瑞尔年,是耐色瑞尔历史上最重大的时刻之一――这一年,发现了耐色之卷(The Nether scrolls)。这套百页的书卷,使耐色瑞尔人在魔法技艺上获得的难以置信的飞跃,在托瑞尔的历史上也是前所未见的。一个狂热学习的时代出现在耐色瑞尔,并一直持续到这个国家最伟大的大奥师(archwizards)诞生之时。

  人们并不知道是谁发掘了这些意义重大的、传奇般的魔法知识;不过,他被他们称为“发现者”(Finder)。在发现者探索遥远之角森林(Far Horns Forest)以西的领域时,他曾经过一座古老的废墟。这里似乎曾盘踞着一个在墙垣上如履平地一般的种族。那些椅子和它们使用的家具告诉人们,这些动物拥有不止两条的腿――很可能两倍于这个数!

  发现者里里外外地翻遍了这座破败的建筑,想找些值钱的货色回去卖掉。但当他发现那金黄的书卷时,他意识到他发现的东西的价值,远非用它换钱可以相比。于是他把书卷带回耐色瑞尔,不断地研究它们。发现者发现,这100张黄金卷轴实际上分成两套,50张为一套。其中一套看起来陈旧和暗淡得多。他用祖国的名字,把这些黄金卷轴称为“耐色之卷”(nether scrolls)。几年以后,他还与塞汶顿和哲尼斯(Zenith)的奥术师一齐分享了这个发现。短短几十年之内,每个耐色瑞尔人都从卷轴的知识里获益非浅。

康杰尼欧之石(Congenio’s Pebble)

少有操法者能在有生之年赢得同行的尊重,而这样的人又兼死后尚能留名千古的,就更是少之又少了。康杰尼欧.伊奥恩(Congenio.Ioun)便是如此一位奥术师;他的名讳,即使在其身故4000年后依然为人所知,是因为伊奥恩之石(Ioun Stone)。这些魔法石能在主人的头顶上漂浮着,赋予他们各种特殊的力量。所以后来,耐色瑞尔的奥术师们都在极力寻求它们。

  康杰尼欧生于364年,对魔法技艺有着空前的造诣。33岁那年,他制作了他的第一件魔法宝物:康杰尼欧之石。他一生创造了30多个康杰尼欧之石,它们的功用之多,从赋予夜视能力到暂时提升等级,无不灵验。

  451年,他把它们的名字改为“伊奥恩之石”。1319年,康杰尼欧仙逝,享年955岁。他被认为是第一位出自耐色瑞尔的大奥术师(major arcanist),并且在他那个时代是个前无古人的天才。

德尔荣矮人(Delzoun)

401年,即“132年探险”后的第269年,耐色瑞尔人终于发现了传说中的国家,那儿的崇山之间居住着一个矮小、肥壮的种族。他们正是德尔荣矮人。耐色瑞尔人历经漫长的探索才找到这些矮人,但是,这丝毫无助于降低双方沟通的难度。

  两个种族都耗费了几年时间,才弄清对方的需求。耐色瑞尔人发现他们几乎不可能把新的魔法物品和法术研究的技术卖给矮人。并且后来,法术(Dweomer)也不时在这里失效。(耐色瑞尔人把责任归咎于矮人,因为他们和贾那斯人(Jannath)有相似之处,根据耐色瑞尔贤者的观点,贾那斯是个对魔法极其无知的种族。)矮人呢,则为他们的优质金属武器找到了一批稳定的买主,耐色瑞尔人。这种单一的商品占据了双方贸易额中的绝大多数。

  耐色瑞尔人开辟了一条商道,它穿越狭海地区(Narrow Sea),居于矮人的港口城市阿斯科尔和耐色瑞尔城市哈布瑞吉(Harborage)和哲尼斯之间。他们还建造了一条“低地之道”(Lowroad),它贯穿了一条穿过幽暗地域的,防备森严的道路。回溯至费林魔葵(phaerimm)到来之前的岁月,这一地区一直受到矮人的严密保护,以使其免受吸灵怪(illithids)、卓尔精灵(drow),以及幽暗地域里其他邪恶居民的搔扰。

密瑟拉时代(Mythallar Era)

随着耐色之卷的发现,耐色瑞尔人开始全神贯注于魔法研究。密瑟拉时代,一个新的装置被发明出来,使得耐色瑞尔的未来变得凶吉难测。这个东西为它的创造者们带来了无比惊人的强大力量。

伊奥勒姆(Ioulaum)

作为最伟大的人类大奥师之一,他生于554年。伊奥勒姆是耐色瑞尔魔法的主要传播者,出自他门下的奥术师超过3000。更重要的是,如果没有此人在历史上的隆重登场,能让耐色瑞尔的城市飞上天空的密瑟拉之核(Mythallar)也将不复存在。

  伊奥勒姆于714年发动了一场大战。他帅领成千上万的奥术师和战士来到狂暴之峰(Rampant Peaks),对当时耐色瑞尔境内最大的兽人聚落发起了进攻。14天以后,兽人败退了,然而超过18000具尸体遍布狂暴之峰的山林溪谷,其中兽人愈万。

  但伊奥勒姆没有就此罢休。他希望能找到兽人军队的驻地,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他已经受够了这一切,百姓被杀、食物被抢、商队遭劫…都是这些该死的野兽。再没什么能让战争停下来,直到他把兽人斩尽杀绝。一年以后,经过不断地侦察和追踪,乃至用水晶球进行的占卜,伊奥勒姆的探子和占卜师找到了兽人的主要驻地:坎顿(Canton River)河源四周的山岭。

  于是,伊奥勒姆带领50000大军,展开了他一生中最大的战役,战火燃烧了16个月。在“灭绝之征”(Excursion into Extinction)一战中,牺牲的士兵高达32000人,但伊奥勒姆还是赢了。没有一个兽人逃出他的手掌心,因为他的军队包围了整片地区。传送门纷纷被竖立起来,遍布于各个山丘上。使得部队能够在各地之瞬间移动,以切断敌人所有的退路。超过十四万兽人遭到残酷的屠杀,血流成河,染红了骸骨之山(Bone Hill)和雷霆之峰(Thunder Peak)的积雪。

失窃(The First Loss)

764 年,耐色瑞尔发生了一件悲剧:一半的耐色之卷――整整一套――被偷了。很幸运,为了预防火灾和窃贼,两部书卷是分开存放的。失窃的是看起来较新的一部,从此再也没找回来。曾用来保存卷轴的密室是被封印了的,并设有警报装置和陷阱机关,足以应付耐色瑞尔魔法最好的人。然而,卷轴还是掉了,窃贼既没有打开密室,也没有触发任何警报和陷阱。

密瑟拉之核(The Mythallar)

845年,当伊奥勒姆创造出密瑟拉之核的一刻,他证明了自己对耐色瑞尔来说是多么的重要。这个魔法装置的力量可以深入魔法网(weave of magic.由魔法女神密丝瑞尔控制)之中,与原始的、纯粹的魔法之力相通。它将这样的魔力直接传输出来,使耐色瑞尔奥术师们无须施展魔法恒定术(permanency)就能制造魔法物品。另外,它所产生的持久的魔法动力能让整座山脉都飘浮在空中。

  发明密瑟拉之核以前,受能力之限,耐色瑞尔奥术师只能在较小的物品中注入法术,因为该过程会最大限度地消耗魔法师的精力。这段岁月里,要从人群中一眼认出那些经常制作恒效魔法物品的奥术师,不是什么难事。跟实际年龄相比,他们显得特别衰老,还驼着背。这都是因为他们在制造这种魔法物品的过程中,会被吸走一些生命力,这可不是多数的奥术师情愿忍受的。

  随着密瑟拉之核的出现,奥术师们便可随意地制造具有永久魔法效果的物品了,只要他们呆在密瑟拉之核半径一英里的影响范围内。848年,第一批这样的准魔法物品,由伊奥勒姆亲自造了出来。他做的一件精致披风,能让穿戴者获得夜视能力,并能读出20英尺内所有人的想法。

  这些魔法物品一出现,便销路大开,而耐色瑞尔则马上面对了商品过剩问题。它们的价格猛跌,相当于“正牌”商品价格的十分之一。传统魔法产品的成本――即要用魔法恒定术的――涨到市价的三倍多,因为只有离开密瑟拉之核的影响范围的人才需要那种东西了。

浮空城(Floating Cities)

886年,伊奥勒姆再次证明了他的价值,在他建成第一座浮空城的时候。由于已经厌倦了和兽人、地精以及其他垂涎耐色瑞尔人成果的家伙之间的战争,他把一个密瑟拉之核带到狂暴之峰的南段,并用一个11级法术削断了顶峰。在尤特恩漂浮术(Yturn’s levitation)和克若挪曼瑟尔重力反转术(Chronomancer’s gravity reversal)的共同作用下,他把那座断峰头朝下地翻了过来,将密瑟拉之核安放在平面的心部,并准备在这宽广平坦的圆形面上建一座城市。他把这座新的堡垒称为“伊奥勒姆飞城”(Ioulaum’s Enclave)。人们从耐色瑞尔各地赶来,聚集在伊奥勒姆麾下。他们渴望能住在蓝天白云之间,高高在上,远远地抛开那些对魔法恐惧而无知的种族。于是它很快就成了一座真正的飞行之都。

  统治者兼伊奥勒姆飞城创造者的大奥师,掌握着绝对的权力。他允许人们自由言论――有时他也认真听取他们的建议和要求――但凡遇大事伊奥勒姆完全一手包办。

  当耐色瑞尔人正致力于修建更多的浮空城时(1048NY),兽人越发感到他们有被耐色瑞尔灭种的危险。他们觉得要想让族人继续生存下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赶走耐色瑞尔人。那一年,他们对哲尼斯和康契(Conch)展开了强大的攻势;他们的威胁开始逼近塞汶顿地区。

  塞汶顿七城派出最精锐的部队西进,抗击兽人,但他们马上就被招回,因为塞汶顿人得知兽人将从东面偷袭。七城从未经历过两线作战的困苦,再加上没有伊奥勒姆飞城的援军,这个地区可能就要变成兽人匪徒的战利品了。

白银时代(The Silver Age)

由于对资源的迫切需求,耐色瑞尔开始派人走边全国各地,勘探矿产。他们最主要的一座矿场,是在1101年,被矿工德肯特尔发现的。他找到了一条巨大的矿脉,那里充满丰富的黄金、白银、铁矿、水银以及白金矿石。在长达千年的时间里,它向耐色瑞尔供应的矿物之价值,超过其它所有地方的总和。

  探矿运动在耐色瑞尔人的推动下,经历了漫长的550年。同时,耐色瑞尔人也建立起一批小型殖民地和前哨站。它们遍布于后来的“蛮荒之疆”(Savage Frontier)。对千里迢迢来到这块边地的人来说,那些前哨站是非常安全的避风港。商队和探险者们可以从那儿获取食物、换程的马匹和其他一些补给品。

  随着耐色瑞尔统治区域的扩张,本土的耐色瑞尔人也掀起了一阵发明创造的浪潮。来自密瑟拉之核的源源不断的魔力,使等级相对较低的奥术师能够亲自制作魔法物品,而这些人,也无不想创造一件能让自己功成、名就、身退的发明。大多数新的魔法物品都是由这些才能平庸的人(处于中间等级)设计的。这个群体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他们从事这种生意,并把它作为迅速敛财的最大希望。这群浅薄的奥术师普遍抱着如此的想法,那就是,他们的发明要廉价,要便于操作,但看上去要显得很贵重――这就使它们至少也得有个优雅、美观的外形。

  第一个投入市场的商品是简易房灯(roomlight),一种用来照亮房间的球体。它后来被淘汰了,因为第二代产品已被改进到能用各种指令和声音来控制的程度(当然是根据顾客的爱好)。不久,浮空城里家家户户都在屋子里装上了这种灯。

  接着,自来水(running water,其实我实在不想这样翻)出现了,这项发明是通过打开一条连接水元素位面(Elemental Plane of Water)的永久性管道的办法来实现的。人们用一个简单的阀门控制水的流量。工程完工并投入使用后,铺设直达室内的输水管线以及建造储水设施,又成了下一步的目标。

前哨(Outposts)

耐色瑞尔的大奥师开始感到些许的忧虑。随着越来越多的城市升入云端,他们担心有一天,这些城市的数量会多到完全遮蔽国土,挡住每一缕阳光。于是他们觉得应该把扩张领土排上日程了。他们用预言之球(sphere of divination)朝东西两个方向进行了探测,并发现西方的土地更加符合耐色瑞尔人的需要。东方,则坐落着一些蒸蒸日上的强国,尽管他们走着与耐色瑞尔不尽相同的发展之路。

  仍然有些大奥师在争论是否应该去征服东方的国家。但最终,一切有关进攻和渗透东部国家的计划都陷于停顿。因为耐色瑞尔人正式选择了西土,这个更为容易的目标。那个时代,西土处于蛮族部落民松散的统治下,他们是地母神和狼(Earthmother and a wolf,不知是指查提还是另有典故)结合的产物。耐色瑞尔的东侵之所以未能成行,很可能是因为提莱西尔(Terraseer),这位神秘的智者,在其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他和一群强大的奥术师一起,领导了一次边地(Frontier)探险。他们针对这里的露天矿产以及实行大规模垦荒的问题进行了考察。

  经过22个月的旅行,提莱西尔回到耐色瑞尔并带来令人震惊的结论。“倘若我们放任这片土地,被低能的,连聚合镜像术(collective imagecraft),这种最基础的概念都没办法理解的野人们支配着――那简直就是在犯罪,它阻碍了我们前进的步伐,是为‘富强’二字所不容的。”

  1491年,提莱西尔发现了一处理想的地点。他准备在那里建立一座桥头堡,那些前往矿产丰富的山区的商队和斥候们,可以在这里补充饮水。但这就意味着,他必须先把原来住在这里的鸮头熊人(owlbear)统统驱逐出去。这当然会引发冲突。不久以后,在所谓商队战争(Caravan War)里,耐色瑞尔的侦察兵和轻骑卫队消灭了多达3000个鸮头熊人---这种生物是几千年前由造物族(Creator Race)创造的。等到耐色瑞尔的武士们恢复了当地的秩序,奥术师才进入鸮头熊人的城镇,在那里建起一个输水管道网。这套系统的设计之精巧,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通过这个深入托瑞尔地壳五英里之遥的工程,奥术师们为这个叫老鸮之泉(Old Owl Well)的哨站提供了取之不尽的水源。

  老鸮之泉哨站驻扎着一个武士连队和几名占卜师。占卜师的工作是用魔法和水晶球(crystal ball)监视伊勒法恩精灵的动向。因为当时这支精灵已经把耐色瑞尔看作一个潜在的对手了。尽管和精灵之间的气氛紧张,老鸮之泉还是在短短五年之内,一跃成为一个重要的中转站,日复一日地迎送着旅途疲劳的商队。

  这个边区内还有另外两个哨站,兼给水和谍报之用。第一座就建在后来的南克利普特(Southkrypt)西北部的森林里。不过自从他们在这儿落脚以后,就被迫经常离开。因为这里远离密瑟拉之核的力场,使得准魔法物品完全失效。为此,耐色瑞尔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艰难尝试,他们试图借助用密瑟拉之核制造的准魔法物品,创造出可以独立作用的,真正意义上的魔法物品。但这可不是轻而易举的事。经过几代人的努力,他们才最终获得了成功。再来说另一个哨站吧,它紧靠着西林(Westwood)的北缘,隐藏在剑岸群峰(Sword Coast Spires,即现在的宝剑山脉-Sword Mountains)的南麓。

黄金时代(The Golden Age)

1652 年,即克若挪曼瑟尔(此处有问题,既前面提到伊奥勒姆首创浮空城时,用的就是冠以此人大名的重力反转术。显然,如果不是设定有错,那就只好以:该法术后来经克若挪曼瑟尔的改造方正式完成,来解释了。)诞生的那一年,标志着耐色瑞尔进入了黄金时代,其国力达到顶峰。人们开始了大规模的建设,每年都有一座浮空城完工。转眼间,无数宏伟壮丽的魔法城市出现在天空中,悬留于流风浮云之间。它们有的巍然不动,有的则缓缓地沿着帝国变化不定的疆界飞行着。每个建立了私人浮空城的大奥师都依据伊奥勒姆开创的先例,在城市里颁行自己的法令,并使它们得到严格的遵守。时间一天天过去了,人民渐渐丧失了发言权。他们的呼声,不管是对政体的变动还是税率的调整,统统都被大奥师们充满权欲的野心所吞没。一座座飞行城市很快就变成了大奥师们榨取法术研究资金的工具,和对抗其他大奥师的根据地。同时,它们也是用来旅行半位面(quasiplanes)和超元素位面(paraelemental planes)的飞行基地。

  大奥师克若挪曼瑟尔,曾关注过另一个人类文明,那地方在费汀。他为他们感到担忧。因为耐色瑞尔人很势利,他们对魔法不发达的国家十分轻慢。他知道这不对,并且耐色瑞尔帝国总有一天会自食恶果。虽然克若挪曼瑟尔和其他大奥师一样,有着共同的缺点(比如他们都坚信神只是一种特别强大的大奥师,是可以被他们打败并取代的。),但是他确实也关心着精灵族、矮人族和蛮族部落,这些帝国邻邦的利益。

  1756年,克若挪曼瑟尔获悉艾尔拉斯科(Illusk)正遭受兽人部族的劫掠。于是他介入了这场战争,协助当地的人类殖民地抵抗侵略。但很不幸,即使像克若挪曼瑟尔这么强大的人,也未能拯救这个国家。更不幸的是,连他本人都成为这场战争的牺牲品---他受了重伤,身体日渐虚弱,八年后便辞世了。本来,他完全可以依靠医疗神术恢复健康。可是他拒绝了。这正是因为和所有大奥师一样,他也相信神不过就是像他这样的大奥师,唯一不同的是,他们学会了所谓“终极魔法”。而这股傲气导致大奥师们不愿信仰任何一位神祗,怕一旦甘居这些“终极大奥师”之下(包括接受牧师的治疗),就会剥夺他们自己升神的机会。

  耐色瑞尔从未摆脱过各式各样的威胁,其中有一些甚至变得日益严重。这就迫使大奥师们花很大的功夫忙于平息内忧外患。其中包括耐色瑞尔的民众造成的破坏,这可一点也不亚于那些作乱于帝国境内外的非人种族。1963年,耐色瑞尔又见证了一场内乱:它是由一群平民发动的,他们几乎不懂法术,并缺乏对魔法应有的尊重。

  事情大致如下。有九个人闯进了“半神伊奥勒姆的至上之魔法密室”(Most Holy and Magical Chamber of Ioulaum the Demidivine)。他们杀了九个守卫,自己也死了七个,随后幸存的人拿走了24张耐色之卷。他们逃跑以后,耐色瑞尔全国都展开了大追捕。两个贼害怕被大奥师抓到后遭受恐怖的刑罚,于是他们在恐慌中销毁了证据,把那无价之宝剁成数不清的小碎块,并拿这些贵重的金属片换了260个金币。(唉,世界上最混蛋的正是这种无知之人。)

  2201年,过度的开采使德肯特尔矿脉的资源终告枯竭。因为再也榨不出油水了,那里很快就被耐色瑞尔人废弃了。然而,三年后,德肯特尔矿场又被重新利用,成为专门用来研发各种危险法术的试验场。而之所以会作这样的安排,都是因为一场灾祸的教训:一座浮空城的毁灭。

坠落(The First Falling)

第一次浮空城坠毁事件,发生在2202年。一次失败的法术实验,导致了浮空城---桑瑞斯特的崩塌。那一天,人们正在城里试验一个即将完成的法术,叫作“桑瑞斯特之日光震爆”(Sunrest sunshock,是早期对于极效流星雨法术—meteor swarm--所作的一种尝试。),但却发生了意外。一开始,这个法术似乎已经成功了。尤其是当位于追忆城(City of Remembrance)的目击者说,他们看见一片灿烂夺目的光闪耀在西面的天空的时候。但是,紧接着,短短几分钟,便传来一阵阵震耳欲聋的巨响,在人们的耳边怒吼着。接下来,凡是看见这番景象的人无不惊惧万分:在巨大的爆炸力下,整座城市已被撕成一片片残砖断瓦,纷纷扬扬地坠向辽阔的大地。毫无疑问,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蛮族之争(The Barbarian Schism)

一次史无前例的大迁徙中,居住在霜冻之爪(Frostypaw)附近的安歌德部族,和一个耐色瑞尔奥术师交上了朋友。2477年,后者开始教这些野蛮人使用魔法。他想通过这种办法,帮助安歌德人抵抗兽人的劫掠部队。而野蛮人们也满怀热情投入了学习,为了保卫自己,免受那些残暴的兽人部落的欺凌。不幸的是,邻近的伦哥阿斯部落非常害怕魔法。他们把迁到这里的安歌德人赶出了家园。之后,伦哥阿斯人和流下来的安歌德人打了七年仗,直到这些皈依了魔法之力的部族完全撤出这片土地。

发现时代(Age of Discovery)

2654 年,矿工们发现了契尔达林宝石,他们当然不知道它的价值---将永久地改变耐色瑞尔人的生活。最初,一个叫爱珞琳的奥术师仔细察看了这些宝石,它们都是被矿工当作没用的石头交给她的。然而,她却惊讶地发现这些石头似乎含有某种魔力。不久以后,她便认识到了这种宝石的功能---它可以储存一个法术,然后只要将它摔碎,这个法术就会自动释放出来。就是这项发现,推动着耐色瑞尔帝国,走进了一个前后延续500年以上的,狂热的探索时代。

  契尔达林宝石的发现,使得众多的耐色瑞尔浮空城加强了对周边矿山的勘探与开发。谁先发现宝石矿脉,谁就能获得难以估量的财富。大奥师们对此毫无疑议,他们纷纷投入巨资,盼望着自己能当上这个幸运者。

太空(Realmspace)

  继契尔达林宝石之后还有一件非提不可的东西:魔法船,或者叫作“飞船”。耐色瑞尔人驾驶着它们进入了太空领域(Reamspace指的是托瑞尔星球所在的星系空间,这里用“太空”代替)。他们相信天域(The Skyward Realms),即尤曼之坞(Yoeman’s Loft,耐色瑞尔的航空港城。另说明:loft原意相差甚远,此处只好结合该城的性质,勉强以“坞”代之。)的船员所说的太空,将会成为帝国的下一个富有资源的疆域。而这些令耐色瑞尔人向往的财富则包括那里的矿藏、魔法,乃至各种各样附有魔力的宝物。但是,此后很多从尤曼之坞启航的探险者的行径,则应该受到谴责。他们经常搞一种“实验”,实际上就是把所有被他们碰上的倒霉生物,拿来进行简单的解剖。正因为如此,耐色瑞尔人---2795年开始空间探险,当时涉足太空的唯一一个人类种族---在那里拥有极坏的名声。他们所带来的恐慌,丝毫不亚于当地居民看到吸灵怪的魔法船时的感觉。

  而这种畏惧的心理,除了使耐色瑞尔人与业已存在的魔法船社会更加隔阂,以致贸易的大门几乎完全被封闭以外,一无所用。实际上,事情已经到了耐色瑞尔的飞船一出现,就会遭到攻击的地步。奥贝隆(Obern),一位诞生在这个时代的奥术师,穷其毕生精力,想要恢复他的祖国在空间里的声誉,结果毫无收效。耐色瑞尔的飞船首次进入太空后的第一百个年头,帝国从那里召回了最后一艘魔法船。因为百年来,耐色瑞尔人花在武装和保护飞船上的费用大得惊人,远远超过他们从太空中获得的一切收益。再加上后来,他们在发明自己的飞船舵轮时失败了,而魔法船又非得依靠一个以此为基础的复杂部件。所以,帝国决定放弃在太空的领地。

  眼睁睁地看着与他心爱的太空世界诀别,奥贝隆忧虑地近乎狂乱了。他迁到了尤曼之坞,仍试图在空间里保留一块落脚之地。甚至10年后,他的逝世也未影响到这块耐色瑞尔的保留地的建设,这全靠那些感激或者受惠于他生前所作之贡献的人们。

阴霾之年(The Shadowed Age)

阴霾之年的到来,仿佛预示着将要降临在耐色瑞尔人身上的厄运。因为那时,毁灭的阴影早已潜伏在帝国的四周,正悄无声息地向这片美丽的土地,探出它的魔爪。从 3163年,卡尔萨斯(Karsus,没有不知道这个名字的吧)出生开始,这个时代接连发生了一系列大事:费林魔葵(phaerimm)的到来、奥洛斯丁(Olostin)的降世,还有更为强大的魔法的诞生。卡尔萨斯之化身(Karsus’s avatar),一个空前绝后的魔法,施展的一刻,则最终宣告了整个时代的落幕。

  耐色瑞尔诞生了无数伟大的奥术师,他们很多人的寿命甚至超过养育自己的文明,成百上千年之多。成为巫妖,是做到这一点的普遍方式。耐色瑞尔最强者的宝座,虽不是绝对的,但多数都为大奥师们所占。然而,这些人中凡是在耐色瑞尔毁灭后幸存下来的,都无法与卡尔萨斯(Karsus)相提并论。

卡尔萨斯(Karsus)

两岁的时候,年幼的卡尔萨斯就施展了他的第一个法术。虽不过是一个戏法(cantra),却足以显示他惊人的天赋。年轻的卡尔萨斯发现,他掌握魔法毫不费力,几乎是一学即会、一触即通,好像从来就熟知它们似的。这立刻引起了当地密丝瑞尔的牧师的兴趣,他们开始训练这个年轻人。后来,更试图吸收他进入魔法女神的教会。可是,卡尔萨斯本人,却不为所动。他拒绝将信仰献给任何一位多神系统里的神明,那样毫无益处,他认为。因为,卡尔萨斯也坚信自己终有一天会成为一位神。理所当然,这种脾性决定了他实在是大奥师的上佳人选---所有的大奥师无一不是这样,只信奉自我。

  年仅22岁,卡尔萨斯便成为一名大奥师。他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当时,正值伊奥勒姆完成他最伟大的法术---延命大法(Ioulaum’s longevity)---的时刻。获得了如此尊位,卡尔萨斯便可以拥有一颗“密瑟拉之核”,以及一块合适的飞地。一座浮空城即将拔地而起,而大奥师则将全权支配自己的新领地。几个月以后,城市完工了。卡尔萨斯却发现没人愿意到这儿来,以致四处廖无人烟,一派冷落萧条的景象。这主要是由于他太年轻,显得如此缺乏经验,实在难以博取民众的信任。可是危机成为了大奥师展示才能的舞台。既然单靠强大的魔力还不足以吸引人们,他想,那么也许一座雄奇瑰丽,设计精巧的城市可以。

  于是,卡尔萨斯雇用了许多能工巧匠,在他的城市里创造出一座座巧夺天工的建筑物。它们似乎完全不遵循任何物理的法则,甚至摆脱了重力的限制。它们犹如梦中的景象,如此不可思议,震撼人心。消息终于传到了很多一流的奥术师学院和魔法大学里。人们被那绝无仅有的奇妙之作散发的迷人魅力吸引着,怀着对它们的无限向往,涌入卡尔萨斯的浮空城。很快,那里繁荣了起来。

  怀着对丰功伟业的憧憬,卡尔萨斯说服塞汶顿的议会,把尚存的耐色之卷暂时送到他的城堡里来。他准备仔细研究这个宝物,甚至想找出每一页卷轴之间是否暗藏着联系,以便能寻回失落的部分。可是,命运对耐色瑞尔实在太不公平,剩下的卷轴竟也被抢走了(尽管由超过一百名武士和奥术师保卫着),就在送往卡尔萨斯领地的途中。大搜捕立即开始于3195年,但直到七年后结束时仍然一无所获,反而使殉职者的记录薄上又增添了125个名字。至此,耐色瑞尔连一张卷轴也没有了。至于它们的下落,完全是个谜。即使对帝国最伟大的奥术师和占卜家来说,也没什么不同。

夏多(Shadow)

夏多是卡尔萨斯魔法学院的学生。他曾公开了自己对诸位面的一项研究,结果饱受抨击。事情还不只如此。夏多的事业还招来了当局的厌憎,他们放逐了他,并且在很多城市里宣布禁止一切对半位面(demiplane)和亚位面(qusiplane)的研究。但是,卡尔萨斯私自留下了夏多,并让他继续他的研究;他感到,夏多做的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夏多又邀请了其他一些“地下” 研究者参与进来,一切资金都由卡尔萨斯负担。十一年后,在大奥师的授意下,夏多再次公开了他的研究成果:阴影半位面(Demiplane of Shadow)。亦被命名为“夏多斯:可感性无形物质聚合体”(Shdows: The Palpable Cohesion of Formless Corporeality)。

  全国的奥术师猛然意识到这个发现有多么重要。他们认为阴影半位面是一块极具开发价值的领域---可以提供无穷无尽的阴影仆役(shadow servant),同时也是夏多阴影法力(Shadow’s shadow-magic)的源泉。当局立即宣布解除以往的禁令,并公开鼓励人们探索类似的半位面。不幸的是,他们也发现了“禁锢半位面” (Demiplane of Imprisonment),几个奥术师最终消失在混沌般的禁锢结界里。当然,这个消息是被严密封锁着的。

奥洛斯丁(Olostin)

耐色瑞尔的历史上,影响最大的并非都是大奥师和那些重要的研究者。其他很多人也以他们的行为在编年史上留下了深重的一笔。奥洛斯丁就是这么一个人。

  奥洛斯丁,一个际遇不佳的人。他觉得属于自己机会总是被无端地夺走,便开始愤怒地抨击社会。他憎恨国人,但对那些饱受欺凌的非人类生物---一直与人类、精灵发生冲突的类地精种族,却有着少许真实的同情。他内心的仇恨日益深重,终于有一天,耐色瑞尔人驱逐了他。奥洛斯丁只好一个人,漫无目的地游走在耐色瑞尔荒凉的原野上。

  在他流浪的时候,奥洛斯丁偶遇一只邪恶的怪兽。它就像一个血肉构成的大圆锥,连着四支胳膊---没有腿。这就是费林魔葵。奥洛斯丁确信他的小命堪忧了,不过还是准备完成这场徒劳的反抗。但他发现那怪兽仅仅是希望和他沟通。费林魔葵对他说,某种来自地表的力量正在不断使它们的幼崽死亡,成年的老弱病残也过早的衰弱下去;它想知道到底是谁在地面上滥用魔法。

  奥洛斯丁平静下来,他把所知道的耐色瑞尔文明的一切都告诉了这怪物,包括他们的铺张挥霍、奢靡颓废。费林魔葵耐心地听完他的叙述以后,交给这个忤逆者一件强大的魔法宝物。它还指示出一座堡垒的处所,让他使用那里来对抗“邪恶”的耐色瑞尔人。做完这些事,费林魔葵便返回了它的家园。从此,奥洛斯丁再没见过那怪异的朋友,但他始终感到它就近在咫尺,并且一直在帮助他完成大业。

  奥洛斯丁正是靠着他的“丰功伟业”留名青史的。他和他的党羽们,成为了耐色瑞尔历史上最冷酷凶残的杀戮者。3348年,他成功地攻占了联众城(the city of Unity),随即开始了长达33年的恐怖统治。就是在这里,他首次得到了“恐惧男爵”(the Baron of Dread)的外号。死在“男爵”一伙屠刀下的生灵多达28000个---人类、精灵、兽人、地精、矮人、半身人和侏儒;他对他们都“一视同仁”、“不偏不倚”。此外,奥洛斯丁还聚敛了一笔庞大的财富。最后,他丧生在一个超过34级的无名奥术师的手里。后者只用了一个诺纳尔火球术(Noanar’s fireball),便将“男爵”一伙化为灰烬。他的要塞顿成废墟,所有东西都被捣毁殆尽。但是,奥洛斯丁那锥形的伙伴赠予的魔法宝物,却怎么也找不到了。

费林魔葵(The Phaerimm)

在研究了得自奥洛斯丁的情报和各种削弱人类国家的途径之后,3398年,费林魔葵—奥洛斯丁的锥形朋友所属的族群---开始以它们的“吸魔术”(magic drain spell)横行于地表世界。这效果永恒的吸魔术同样也可以吸收生命精华,任何进入它球形作用域内的生灵,都将被慢慢地榨成一具干尸。费林魔葵在耐色瑞尔帝国境内到处释放这种强大的法术。

  幸好,吸魔术的效果显而易见。那色瑞尔各大浮空城的四周,土地日益沙化。但是一开始,这种情况没有引起大奥师们的重视。他们仅仅把浮空城移到别处就算了事。当他们察觉到这些“土地的瘟疫”似乎也在跟着城市跑的时候,大奥师们才真正感到事情不妙。不过随着这些城市移来移去,他们倒真是“带领”着费林魔葵完成了一场沙化运动。结果就是形成了日后名为“安纳洛克”(Anauroch)的大沙漠。

  瘟疫肆虐着,奥术师们却迟迟拿不出对付费林魔葵的好办法。有时,某些强大的大奥师会去创造威力更为惊人的魔法,不过在这个时候他们往往会遭遇,费林魔葵,这种一心只想毁灭人类的生物,发动的一场场突袭。费林魔葵很少留下活口,并且通过他们的魔力,阻隔了绝大多数预言感应魔法。这几乎切断了人们的联系,他们甚至连某个大奥师是否还活着都难以判断。当然,这也使有关战争进展的消息,得不到及时的传播。

  吸魔术的双重威力导致了浮空城里准魔法物品的失效。而且,凡不是在魔法恒定术的环境下永恒地注入某件物品里的魔法,其力量都会在此影响下趋于无效,甚至是反面。伊奥勒姆延命大法,就是另外一种会频繁失效,同时还会导致施法者迅速减寿的魔法。不过,至少一般的魔法还是可以用的。

重魔力(Heavy Magic)

卡尔萨斯发现,费林魔葵的吸魔术正在弱化他对自身施展的长生不老术。他知道,如果不能解决罪魁祸首,那就只能选择另一种存活的方式。于是他变成了巫妖,并开始研究“重魔力”(heavy magic)。但是,这个集物理、化学和魔法于一体的新事物极不稳定。如果在他成功之前没有致使耐色瑞尔乃至整个托瑞尔灭亡的话,卡尔萨斯认为,那么相比那些被吸走的魔力而言,重魔力就将带来魔法的力量在表现形式上的升华。摧毁那些可恶的地下生物,这是他研究重魔力的最主要目的。因为耐色瑞尔的可利用魔法能源的持续衰弱,应该完全归咎于这些家伙。

  重魔力,不同于任何无形的魔法,是一种有形的、可感知的实体。它有着球状的外观,蜜糖般的纯净的色泽,碰触任何物体它都不会粘上哪怕一点点杂质。反而,它还能从任何接触它的物体中自动游离出来。用一只手,或者步行穿越重魔力的感觉,就像穿过一片不深的水域一般轻巧。

  重魔力可以被附以其他的魔法,这是卡尔萨斯的发现。他也确定,可以将它们“涂画”在任何物体的表面上(比如一面墙、一扇门或者一部机械装置),并让这些表面也获得同样的魔法效果。他还发现,可以轻易地将一小部分附上了解除魔法(dispel magic)的重魔力塞进锁孔里。那将使侦测陷阱术(detect trap)和开锁的魔法装置统统失效。

  制造重魔力的能力,与奥术师的等级成正比。每一个施法等级,对应一立方英尺的重魔力(重达一磅)。所以,当卡尔萨斯施展重魔法时,他一下子获得了41立方英尺的重魔力。接着,他将一个瓦赫姆吸魔术(Volhm’s drain spell)加入这厚重的胶状半流体物质当中,而后者则将法术的威力提升到了最大限度,作用半径竟高达2500英尺。不料随后,这个重魔法首先就开始削弱密瑟拉之核的魔力输出。极效的吸魔术把魔力统统吸走,却又送回密瑟拉之核里。浮空城被缓慢地剥离了魔法动力源。

  可想而知,浮空城变得摇摇欲坠。所有的灯光都闪烁不定,准魔法物品的力量也随着魔力的波动时有时无。卡尔萨斯不顾一切地,用魔法抬起这块重魔力,接着施展了一个托勒戴恩飓风术(Tolodine’s gust of wind),把它远远地扔出了城市。可是,那些东西却重重地落进了参天森林(High Forest),杀死了一位住在那儿的奥术师,乌尔格瑞斯。这个背离了耐色瑞尔的人,在被吸干了生命力后,变成了巫妖。

  首次失败以后,卡尔萨斯又花了几年时间完善这项研究,试图让它能够发挥积极的效果。他最喜欢做的一件事,就是给一大堆重魔力附上各种魔法,这样就可以把它们“涂”在任何他想到的地方。他就曾经把托斯库德洛空间幻象术(Toscudlo’s hallucinatory terrain)“涂”遍整座屋子的墙垣和穹顶,制造出种种如梦如幻的景象。另外,他还能够使法庭里的受审席随时提醒众人---某个站在上面的人正在撒谎。

  当重魔法的用途正得到其他的开发时,一群来自下层位面的恶魔渗透了联众城。该城位于遥远之角森林的北边。恶魔们打算在此盘踞,直到取代卡尔萨斯的位置。它们好象就要成功了,但终究没有。卡尔萨斯和他忠实的参谋与朋友们,用了三年时间,最后用附有奥贝隆离散术(Oberon’s dismissal)和阿卡沙崩解术(Aksa’s disintegrate)的重魔力,把这帮怪物打地魂飞魄散。

  3505年前后,大奥师们忧心忡忡,为着在魔法上发生的种种奇怪反应(费林魔葵的法术引起的)。他们很多人离开这个国家,逃往西方和北方的各地。其中一位奥术师西行至艾尔拉斯卡的遗址,以这个古国的名字,建立起一个新的人类国家。他通过自己的魔力使整座城市平地而起。虽然城市尚未完工,奥术师便撒手西归,但他的***确实泽被后人。

  留下来的人继续寻找着费林魔葵的弱点。这时,耐色瑞尔人有了一个神秘的外援,它们是一个叫做撒伦精怪(Sharn)的种族。于是,费林魔葵突然面临着两面作战的困境。当撒伦精怪遭遇费林魔葵时,它们的相互攻击的法术碰撞在一起,就开始改变附近的地貌,导致连绵的山脉化作起伏的丘陵,沙漠的幅员日渐辽阔。

陨落(The Fall)

3520年前后,伟大的大奥师伊奥勒姆失踪了。他的朋友们,包括卡尔萨斯,都相信他是因为严重依赖魔法的力量维持生命,才不得不离开耐色瑞尔(他已是近三千岁高龄)。伊奥勒姆的下落,最终成为一个谜。

  民众获知了伊奥勒姆的失踪,顿时耐色瑞尔陷入一片恐慌。大奥师们始终担心不已,因为形势已经到了哗变的边缘。卡尔萨斯感到,一副无比沉重的担子压在肩头,那是耐色瑞尔的前途。该是勉力一搏,重振国家于危亡中的时刻了,他觉得。于是经过多年钻研,他创造出一种魔法,然后把它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个法术,就是“卡尔萨斯之化身”,绝无仅有的一个十二级法术。它能够暂时将一位神的力量盗走。卡尔萨斯选择了魔法女神密丝瑞尔,作为他的目标。终于,他施展了这个法术,却绝没有想到这将会永久地改变魔法运行的方式。广博的学识,往往反而压倒理性的智慧,卡尔萨斯也不例外。

  他感觉到,神圣的力量从四面八方,争先恐后地涌入,汹涌着,狂野地激荡着。顿时,他的脑中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知识。然而一霎那间,卡尔萨斯意识到他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他从一个神那里偷来了自己根本不该偷走的力量。密丝瑞尔的职责,需要她常常运用自己的神力来调控和修复魔法网(the weave of magic)---因为魔法网总是处在威胁之中,耐色瑞尔人对魔法的滥用和费林魔葵的吸魔术都经常使它受损。而当她失去了使原初魔法(指天然纯净的,未加处理的魔法能量)网维持稳定的能力,魔法能量顿时泛滥成灾。它们汹涌澎湃,无序地大起大落着,使得一切魔法的威力陡然倍增---尽管只持续了不长的时间。

  为了保护魔法网,密丝瑞尔抢在局势发展得不可收拾之前,牺牲了自己。只有如此,才能切断她和卡尔萨斯之间的联系,同时封闭魔法网。这也导致全世界所有的魔法暂时消失。糟糕的是,失去了魔法动力的支撑,耐色瑞尔的浮空城纷纷坠落,而卡尔萨斯也迅速被死亡吞没。他臃肿的身体化作一尊石像,从浮空城摇摇欲坠的高台上跌倒下来,垂直地落向大地。他的身体沉坠在席席的风中,石化的双眼,却依旧闪耀着神明般全知全能的智慧光芒,隐隐约约地见证着一座座浮空城粉身碎骨的结局,和那里一切生命的凋零。

  他的心碎了---贪求诸神的力量,使他亲手开启了毁灭的大门,将他的家园、他的亲人、他的好友、还有他的人民,统统葬送在灾难的深渊里。

  很快密丝瑞尔转世重生了,新的魔法女神名为密斯拉(Mystra),她用了一个美丽的农家女的身体---虽然那个姑娘只会一些最基本的戏法,却天生就是一块当大奥师的料。此后,她的第一件事就是重建魔法网的秩序。这一回,她加入了一些限制性的规则,自此10级以上的法术再也不能被使用。到密斯拉完成了新魔法网的时候,她也只拯救了三座耐色瑞尔浮空城,其它的无一幸免。这三座城市是,安纳利尔(Anauria)、阿斯伦(Asram)与哈隆丹斯(Hlondath)。他们原来都位于极高的空域,才幸存到魔法网恢复之时。它们平安地降落在地面,居民们都在惊魂未定中,跌跌撞撞地从城里走出来。

  魔法女神的牧师们,都被神明告知了卡尔萨斯的事情。有的是在梦中,有的则是通过祈祷时发生的幻像。密斯拉这样做的目的,是想告诫人们,防止今后再发生如此的惨剧。然而,卡尔萨斯依然被尊为有史以来,唯一一个靠着魔法达到神之境界的凡人,即便那只是昙花一现。

  短短数月内,因为害怕费林魔葵的威胁,众神的惩罚和兽人的袭击,幸存的居民们离开了城市。约三分之一的人口迁往北方。剩下的在旧帝国南部建起了耐色瑞尔帝国的“阴魂”---或者说得好听点,叫做幸存者之国---包括安纳利尔、阿斯伦与哈隆丹斯三座城邦。

  北迁的人里,有一些曲解了密斯拉的“梦中启示”,他们按照自己的理解,在已是一尊血红石像的卡尔萨斯的遗体附近,建立起一座小城。他们把这前代的大奥师当作死去的神祗,供奉着他的遗体。他们还把城市命名为“卡尔瑟”(Karse),以示对“神”的尊敬。然而,他们对卡尔萨斯的崇敬,激怒了一位邻居。后世的人普遍认为巫妖乌尔格瑞斯是在3533年毁灭了这座城市,作为对卡尔萨斯的报复。但另一位贤者认为,乌尔格瑞斯也正企图毁灭位于阿斯克角(Ascalhorn)的,残存的耐色瑞尔。它正一点一点,非常耐心地上演着复仇的剧目,并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更加邪恶。

  乌尔格瑞斯打开了一扇通往巴托九层地狱(Baator)的秘门,他们从那里找到了援军。在长达数世纪的漫长的过程中,巴兹恶魔(Baatezu)一个接一个地潜入阿斯克角。一开始,它们装成侍从和仆人,进入了当地人的生活。但很快,它们就开始扮演参谋和策划者的角色,来往于强大的奥术师之间,煽动着内斗、误解和恐慌。近千年之后,阿斯克角终于变成了地狱门要塞(Hellgate Keep)。

一切之终结(The End of the End)

在“一切之终结”这个历时300多年的时期里,所有耐色瑞尔的幸存者都遭到了毁灭性的结局。黑暗的年代始于3826年,当时,阿斯伦遭受了托瑞尔历史上一种最致命的瘟疫的袭击。一个月内,所有人就死光了。即使逃出疫区的人,最后也未能幸免。

  据信,这个时期里,吉布提多(Kiputytto,一个试图取代泰罗娜神职的神)企图在托瑞尔颠覆泰罗娜(Talona)的影响力,最后却命丧泰罗娜之手。当时,为了让那些希望平息毒疫女神之愤怒的城市居民向她祷告祈求,泰罗娜选中了注定要倒霉的阿斯伦,向人们展示疫病的威力。通过这一招,信仰泰罗娜和向她祈福的人陡然增加。毒疫女神因此获得了足够的力量。她杀死吉布提多,并吸收了她的神力。

  3970年,安纳利尔沦陷。在一场兽人族发动的进攻中,他们在敌人的力量面前屈服了。可是,城市陷落以后,人们又对这些劫掠成性,但那时已元气大伤的兽人发动了一场突袭。

冠杖战争(The Crown Against Scepter Wars)

冠杖战争(The Crown Against Scepter Wars)始于4058年,终于4167年。但无论怎么说,其中发生在科曼瑟(Cormanthyr)和哈隆丹斯之间的战役很快就结束了。双方都只损失了少许人马。而这场战争大部分是在展示参展国的军事和魔法实力,最终,米斯.扎诺尔(Myth Drannor)打败了所有敌人,成为胜利者。

  和米斯.扎诺尔会在大多数战争中获胜这种事一样不足为怪的,是哈隆丹斯的迅速灭亡。4188年,这个城邦“临终前的呼吸”也变得越发微弱了。随着安纳洛克沙漠逐渐吞没了它的土地,让它的人民忍饥挨饿,安纳利尔人终于在沙漠的驱逐下仓皇地逃往费伦的腹地。

撒伦精怪(Sharn)

安纳利尔灭亡以后,安纳洛克大沙漠极不寻常地停止了扩张。很多人怀疑,撒伦精怪---这种施法时能改变其周边地貌的强大生物---正是迫使费林魔葵终止吸魔术的真正原因。也有人相信是因为魔法的缺乏,最终导致费林魔葵的法术杀了它们自己。甚至,这两种说法可能都是真的,但也不排除真正的事实与它们都大相径庭。

  不管真相如何,有一点无可争议。每当撒伦精怪的法术和费林魔葵的魔法交汇之时,就会在安纳洛克四处引起地质变动。那些因为耐色瑞尔人建造浮空城,而被削平了的山峰,居然在撒伦精怪的影响下长了出来。有新的山脉形成了,也有原来的山脉消失了,最后在对冲法术的作用下甚至使高地冰川(High Ice)的面积不断扩大。

  撒伦精怪的动机,并不像是真的要援救耐色瑞尔人。和耐色瑞尔大奥师沟通并不会给它们带来什么实质的影响,相比之下,它们更喜欢单独对付费林魔葵。很多情况下,耐色瑞尔人都发现,自己是被夹在了这两个争纷不休的种族中间。
avatar
泽尔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2-09-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