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面]无底深渊第66层:蜘蛛魔网(THE DEMONWEB)

向下

[位面]无底深渊第66层:蜘蛛魔网(THE DEMONWEB)

帖子  泽尔纳 于 周三 十二月 12, 2012 4:27 pm

无底深渊层面是处于恶魔领主支配下的国度,但某些则是神祉的领域。蜘蛛神后罗丝是一名获得神格的恶魔,她的无限领域是无底深渊众多中极恶阴谋的核心与纽带。通过将主物质位面的诸世界拽入蜘蛛魔网的方式,罗丝不懈地试图拓展她的国度,而每一次征服都会赋予蜘蛛神后更多的力量。蜘蛛之恶魔女王觊觎着那些最为强大的神灵的地位,并试图通过背叛,欺骗,以及谋杀来夺取他们的位置。

无数彼此重叠搭接的地板组成一张无边无际的网络—蜘蛛魔网,每条完美无瑕的岩石地板都有20英尺宽,以及3英尺的厚度。通过对这些道路的详细调查,可以发现在岩石的天然图案上有着某种微妙的变化,不断地形成那些堕落灵魂(condemned soul)扭曲的躯体与面孔。带有黏性的蛛网包裹着通路,形成了管状的走廊。不过蛛网的黏性相当轻微—会让人感到不适,但不会妨碍移动。攀登这些蛛网通路需要进行一次DC10的攀爬技能鉴定。这些蛛网对火焰,寒冷,以及电击伤害免疫,并拥有10点硬度,以及20点生命值每5英尺距离。

在蛛网隧道之上,无尽的烟云***而灰暗,犹如巨浪般翻腾着,充斥着整个空间。胆敢进入这些云团的角色必须成功通过一次DC22的强韧豁免鉴定,否则就会被永远地吸入无底深渊的混沌之中。在罗丝之网的遥远下方,恐怖的魔网深坑躺卧在众多绝对黑暗之源泉内。

坚固的金属门分布在蜘蛛魔网的各处,它们往往伫立在某条通道旁,明显地通往一片一片烟雾之中。事实上,这些门通往众多半位面,以及出现在罗丝的政治与军事计划中的主物质位面世界。这些世界中的许多已经被罗丝的奴仆彻底征服,充斥着黑暗精灵,恶魔,以及魔网深坑女王的其他仆从。

在蜘蛛魔网中,任何带有混乱或邪恶性质的法术会以两倍于施法者正常等级来发挥效应。蛛网术将蔓延覆盖相当于正常情况下两倍的区域。毒击的豁免DC将增加3点。任何***毒虫的法术,以及蛛行术的法术持续时间将增加一倍。邪恶生物的自然恢复速度将变为正常情况下的两倍。

由于罗丝超凡意志的阻碍,在蜘蛛魔网中进行传送是绝对不可能的。某些最受其宠眷的部下会持有极为邪恶的几何体雕刻,后者能使他们在蜘蛛魔网中的特定地点间传送。为了体现稀有与珍贵,这些钥匙包括钢铁金字塔,白银球,青铜八角星,以及苍蓝水晶立方体。

潜入蜘蛛魔网的冒险者们必须设法避开清理通路的卓尔巡逻队,以及正在执行罗丝命令的恶魔与蜘蛛类怪物。众多通往其他世界的金属门并没有任何标示,在没有本地生物的协助下贸然进行探索的话,最好的结局也只是可怕的磨难与误入歧途。在某些极端罕见的情况下,善于劝说的玩家能够说服某个罗丝的奴仆出卖另一个同类,但没有任何存在胆敢背叛他们所热爱的恶魔女王的意愿。

居民
大多数蜘蛛魔网的永久居民都是罗丝的卓尔信仰者,以及强大而骄傲的牧师,她们在生前曾圆满达成了她们女神黑暗而反复无常的兴致。这些部下负责从入侵者手中保卫此地,并在那些与女神魔网相连的世界中推动促进罗丝野心的实现。蜘蛛神后的核心圈子由顾问与代理人构成,并主要专注于主物质位面,不过每位成员亦都认为它是外层位面政治游戏中的一个重要角色。

相对于那些可以在其它层面见到的常见恶魔,罗丝比较偏爱自己独有的恶魔种族,例如蜡融妖。在蜘蛛神后的领域内,这些她超凡意志的“侍女”的地位要高于某些更加强大的恶魔—例如巴洛炎魔以及判魂魔,让后者感到懊恼和屈辱。

罗丝:蜘蛛神后是卓尔种族绝对邪恶的化身与体现。她的每一次行动都涌动着恶意,她的邪恶是如此地深远,即使是那些了解她的存在亦会对此感到惊讶。罗丝不但蔑视那些在其之下,被她视为敌人或爪牙的家伙,而且对于那些远远强大于她的位面存在,蜘蛛神后同样报以轻蔑的态度。利用她那分布广泛的教会所提供的游戏筹码,罗丝在主物质位面世界里谋划了无数的阴谋,而且她能敏锐地意识到什么时候应当结束谋划,而行动的时刻已经来到。

罗丝甚至会怂恿自己圣职者中的高阶成员不断地去寻求背叛她们敌人(在卓尔社会,这通常是指公开宣称的朋友)的机会,同时还要时刻警惕着被出卖。没有哪种行为会像背叛与出卖那样能得到罗丝的注意与赞美,因此她偏爱那些通过诡计与政治上的冷酷无情来得到自己地位的部下。对于那些得到宠眷的仆从,蜘蛛神后会展现出极大的仁慈,但她的根本动机却几乎总是绝对的奴役与支配。

当与合作伙伴和部下打交道时,罗丝通常会以一名优雅而傲慢的卓尔统治者的形象现身,但当战争爆发时,她总是采用一只拥有八条足肢的,凶残的半蜘蛛形态出现。蜘蛛魔网的居民绝对忠诚于他们的女主人,以同等份量的赞美与恐惧来崇敬着她。

艾卡芙拉(Eclavdra):艾卡芙拉(混乱邪恶女性卓尔牧师23级)是罗丝的首席外交官,同样也是女神的组织与多元宇宙宗教信仰的凡人独裁者,这名迷人的女祭司以残忍和诡计多端而闻名。绝对毫无同情怜悯之心,并总是三思而后行,艾卡芙拉会冷酷地铲除任何对手,在对方成为真正的威胁之前,她对于操纵和抛弃自己下属的热衷甚至给罗丝留下了印象。在大多数时候,女祭司总是面带嘲讽的冷笑,但在有强大位面存在出席的场合下,艾卡芙拉会变得温和,并展示出外交上的适度尊重。

艾卡芙拉曾与上古元素之神联盟,从而妨碍了罗丝将整个奥斯世界拉入蜘蛛魔网的图谋,这使得她在最近的数十年里曾失宠于罗丝。从那以后,或许在恶魔领主维茵(Verin)的力劝之下,艾卡芙拉看起来似乎放弃了对罗丝的信仰,并以大使的身份服侍于恶魔王子格拉兹特。但艾卡芙拉最终欺骗并背叛了格拉兹特,从而恢复她作为罗丝最宠眷的凡人的地位,以及俗世中的至高女祭司的职位。与忠诚相比,魔网深坑之女王更加欣赏野心,并把艾卡芙拉视为无底深渊中最有野心的住民之一。

伽斯胡(Gethshuq):当罗丝对某个主物质世界宣战的时候,她首先会派遣自己的传令官,一名油嘴滑舌的18HD狩魔蛛(bebilith)伽斯胡。到达目的地后,这头蜘蛛类生物会迅速地使自己被众多平民所知晓,它宣告蜘蛛神后的即将来临,并同时用锋利的脚爪刺穿那些惊恐慌乱的平民。

由于大多数狩魔蛛会直接尝试毁灭任何其他恶魔,罗丝喜爱差遣顺从的伽斯胡前往其他恶魔主君的宫廷去执行外交使命,因为蜘蛛神后清楚仅仅是它的出现就足以让对方感到不安,并让自己占据上风。这只多腿的使节非常喜爱享受这些机会,它总是不懈地贬低恶魔的地位与力量,并同时使对方谨记罗丝的神祉身份,以及在主物质位面凡人国度中的影响。

拉薇丝(Laveth):这名罗丝与某位英俊的男性卓尔法师的女儿远远不是唯一居住在蜘蛛魔网的女神后裔。不同于她众多的兄弟姐妹互相密谋对抗,拉薇丝(混乱邪恶女性卓尔术士7级/蜘蛛法师[arachnemancer]10级)不愿浪费时间,她希望能背叛罗丝本身并将蜘蛛魔网据为己有。拉薇丝已经将一些低阶卓尔指挥官拉拢到自己的阵营,最近又成功地获得了一队史拉蟾雇佣兵的协助,后者已经准备好引发一场骚乱,使得拉薇丝获得一个时机来完成名为悲伤之痛(the Harrowing)的仪式,这可以让她获得此层面的支配权。那些不会对拉薇丝的残忍野心感到厌恶的角色,如果胆敢进入她位于魔网深坑的黑暗深处的巢穴的话,可能会找到一个对抗罗丝的有用盟友,因为即使在蜡融妖中都有拉薇丝的密探存在,而且目前她已经准备发动叛乱。

军官(Lieutenants):除艾卡芙拉与蜡融妖以外,罗丝还依靠一个由低阶军官们组成的网络,其中的每个成员都负责蜘蛛魔网的某个特定部分。这些仆从中最强大的一些是米诺琳(Minolin)(混乱邪恶女性卓尔牧师12级/战士9级),瑞克拉乌尼姆(Riklaunim)(混乱邪恶男性卓尔战士5级/法师16级),丽尔德诺鲁(Lirdnolu),以及阿迪尼瑞克(Adinirahc)(混乱邪恶男性卓尔牧师14级/战士4级)

地点
由于蜘蛛魔网与如此之多的世界和半位面相连,它提供了数量近乎无限的地点与潜在的冒险场所。DM们不应该被列在这里的选项所限制,将新的地点(或者玩家的家乡世界)添加到这张网中就像在一条走廊墙壁上安装一扇门般的简单。

黑沼泽(The Black Fen):罗丝将这片被群山环绕的,荒凉的主物质位面沼泽作为她最为污秽邪恶的实验的繁殖场所。这些烂泥塘向四面八方延伸了将近100英里左右,被苔藓与蔓藤植物所覆盖的柏树林在其中形成了天然的道路。这里的植物生长得非常茂盛,但却有着某种病态的色调。

卡尔斯蒂(Caer Sidi):一座脱离罗丝蜘蛛魔网的传送门通往着卡尔斯蒂王国,后者位于某个偏远的主物质世界。这座传送门开启在一处簇叶从生的林地之中,而穿过森林,一座美丽的塔状堡垒矗立在小山顶部,被精心修剪过的花园环绕着它。在这里,天空被锁定在某种非自然的朦胧晦暗之中,而太阳总是被遮蔽在一片黑暗烟云之后。

在一支由大地精,侏儒,以及巨魔组成的奇异军队的支持下,一个由不超过100名精灵组成的社群统治着这座城堡,他们自称为“法利塞(the Pharisees)”。在野心勃勃的阿弗瑞克公爵(Alfric)(中立邪恶男性精灵战士7级/法师11级)的领导下,这群天性邪恶的精灵将这个世界的矮人,兽人,以及地精当作奴隶来驱使,但却会热心地接待来访者,并许诺举办向来者致敬的宴会。这些傲慢的法利塞认为他们的偏僻家园使得每一个来访者都足以成为庆典的理由。

在一场延续了将近十年的入侵之后,阿弗瑞克公爵与他狡诈的配偶麦芮雯(Meriven)(中立邪恶女性精灵游荡者14级)正在与罗丝协商达成停火协议。阿弗瑞克试图破坏罗丝的计划,并且热衷于赞助支持任何女神的敌人,包括赠予次级魔法物品,甚至在最初的袭击中给予援助。但随着角色变得越来越强大,阿弗瑞克就会出卖他们,以试图获得罗丝的宠眷。

蜡融妖水晶塔(Crystal Tower of the Yochlols):一座庞大无比的岩块被缠绕在蜘蛛魔网中,巨大的水晶碎片浮现在其上,让这被蛛网环绕的空间具有隐秘的特性。一座时隐时现的紫水晶高塔矗立在岩石的顶部。这座要塞是九名罗丝的恶魔侍女的家园,它们奉命保卫蜘蛛魔网的这一地区,以及众多通往其他世界的传送门。而位于其他地区的同类水晶塔则容纳着另外的蜡融妖团伙。卓尔有时会将某些特别重要的俘虏带到蜡融妖面前,以确保他们的招供能够传达到罗丝的耳中。因此每座水晶塔都配备有设施完善的审讯室。

侍僧之穴(Den of the Acolytes):大约有三打左右罗丝宗教侍僧居住在这座从主物质位面拽来的石制修道院内。这些狂信者包括从6级的候选者到18级的女族长,她们已经将自己的生命***于对罗丝服侍,并且对于在服务中死亡毫不畏惧,一心一意地期盼着能够被转生为蜡融妖。

此地由一名罗丝的军官负责管理,这名顽固的虐待狂名叫丽尔德诺鲁(混乱邪恶女性卓尔牧师14级/战士7级)。没有哪个在这里学习和策划阴谋的低阶牧师胆敢违抗她那残酷而独特的指示。

阿伯尔伽德之徽(The Emblem of Abrogard):在这座圆柱形的石制房间中央,一个宽阔的火盆中容纳着一枚大约有圆钢盾大小的金属五角星。这个符号被放置在浅池之中,池中容纳的黑血是从从阿伯尔伽德那冷却了的尸体中抽出的,后者是一个名为格德尔(Guldor)的世界的主要邪恶神祉。在数十年以前,罗丝征服了这个世界,并正在将它作为无底深渊的单独层面永久地拽入蜘蛛魔网。

阿伯尔伽德之徽保藏了它的创造者最后的神性残余,使这里被浸泡在了邪恶能量之中。如果施展于此房间的话,任何担带有邪恶特性的法术都会被强效和延时,相当于在超魔专长法术延时与法术极效的作用之下,而施法者并不需要为获得此益处而改变所施展法术的等级。

艾勒赫-辛鲁(Erelhei-Cinlu):一扇靠近艾卡芙拉神殿的传送门通往一座炫耀而夸张的罗丝神庙,它高耸于卓尔城市艾勒赫-辛鲁之上。这座位于艾卡芙拉家乡世界的某座山脉之下的城市是灵吸怪,罗刹妖,以及穴居人之类的邪恶生物的家园,它依偎在一座巨大而辽阔的洞窟的怀抱之中,后者被称为卓尔之拱顶(Vault of the drow)。潜入这座防御完善的神庙是极端危险的,但为了能拜访艾勒赫-辛鲁那唯利是图的市场以及奥术秘密,也许值得冒这种风险。

艾卡芙拉神殿(The Fane of Eclavdra):这座有着饰有复杂雕刻的教堂穹顶的巨大天然洞窟是蜘蛛魔网的一个重要支柱。一座拥有三座高塔的堡垒中容纳了大约100名左右受过良好训练的黑暗精灵武士与牧师,他们统统服侍于艾卡芙拉,罗丝在此层面大军的支配者。艾卡芙拉的私人房间占据了三座高塔之一,但这位牧师的职责使得她在70%以上的时间里并不在此地。当回到这座神殿中时,她通常会懒洋洋地躺卧在一座位于30英尺高的岩石金字塔顶端的王座之上,一边为部下的行动缓慢而叱责她们,一边鼓励她们对于罗丝信仰,以及蜘蛛魔网的防御的狂热。

伊斯提威恩(Istivin):在罗丝近来最为野心勃勃的计划中,曾有某个阴谋试图将人类城市伊斯提威恩(并最终包括周围地区以及整个世界)拽入蜘蛛魔网。为了达到这一目标,需要同几个山丘巨人,火巨人以及霜巨人部落结盟,除此以外还需要某些幽暗地域住民的协助,包括寇涛鱼人,熊地精,以及穴居人。这些邪恶生物负责在地表世界引发动荡不安,使一切陷入混乱,从而使伊斯提威恩的英雄们失去立足之地。而艾卡芙拉则从黑暗精灵城市艾勒赫-辛鲁(同样也连接着蜘蛛魔网)内操纵着计划的实施,作为这一错综复杂的阴谋的策划者,她赢得自己守护神的赞赏。然而随着无底深渊入侵的空间连接进入伊斯提威恩,这座城市发现自己被包裹在了一个黑色魔法半球之中,并部分程度上被带入了无底深渊之中。

在此期间,一个被称为马尔戈斯(Malgoth)的虚体深渊存在,曾经在被禁锢在无底深渊原始混沌物质内数千年之久,最终逃离了囚禁并偷偷地潜入了主物质位面。曾经身为一名强大的奥比里斯恶魔,马尔戈斯在无底深渊第72层—斯皮瑞克(Spirac)的猎场中被七名恶魔领主联手击败并抓获。而随着混沌之后的败退,这次战胜促进了塔纳厘恶魔在接下来数个世纪内的崛起。

奇异的阴影与不幸的巧合弥漫在所谓的阴影之城(City of Shadows)中,这座城市的侯爵最近突然失踪,而面对他那可疑的妻子,不安的市民们濒临爆发起义的边缘。马尔戈斯的本质已经成为了伊斯提威恩本身的特性,随着时间的流逝,后者变得愈来愈充满绝望与暴力。

虽然罗丝对于伊斯提威恩的图谋失败了(使得艾卡芙拉暂时失去宠眷),蜘蛛神后仍保留了一扇通往这座城市的传送门,部分出于对目前盘踞在其中的深渊存在的好奇。这扇门开启在城市中央的奎尔塔纳广场(Qualtaine Square)旁的一条小巷之中,而且为了防止任何偶然跌倒在传送门之上的家伙进入无底深渊,只有通过此门来到伊斯提威恩的存在能利用它返回蜘蛛魔网。

蜘蛛迷宫(The Labyrinth of Arachne):这座迷宫的入口开启在一个面积100平方英尺的石室的角落里,紫色真菌覆盖着房间的墙壁与天花板,散发着朦胧的磷光。树枝,干裂的骨骼,以及破烂的衣服被胡乱地丢弃在覆盖着沙砾的地板上,五扇完全相同的门排列在对面的墙壁之上。它们通往一座令人困惑迷乱的迷宫,罗丝利用其来培育新品种的蜘蛛和类蛛怪物。这座迷宫的存在并不被知晓,而从其所在的主物质世界的地表也无法达到它那里。罗丝的仆从偶尔会将囚犯释放到迷宫中去,以平息其中的蜘蛛类住民的饥饿。

罗丝之狱(Lolth's Prison):在罗丝的宿敌之中,某些无法被毁灭的存在(因为恢复能力或魅力)通常会发现自己被放逐到了罗丝之狱,一个有着2000码直径,平坦而微小的世界。五颗小太阳照耀着周围漆黑的星空,它们的颜色包括从红色到白色。一只巨大的骨巨像看守着某些被囚禁的犯人。

玛德维(Maldev):某个位于蜘蛛魔网的传送门通往位于被征服的主物质世界格德尔的一座辽阔的山谷,几座高耸陡峭,犹如竹笋般的山峰将其怀抱其间。这里的天空是蓝紫色的,带有几分阴沉压抑的感觉,一轮朦胧晦暗的太阳低沉地停在多山的地平线之上。巨大的星辰悬挂在天空之中,犹如一轮轮满月。

而距离山谷大约七英里远处,一座有着圆滑石塔以及城垛的巨大要塞矗立高耸的圆锥形山峰之上,而山下的地下隧道则通往山地矮人王国玛德维,这个世界最后陷落于罗丝入侵的善良势力的庇护之地。这座壮丽而几乎无法攻克的要塞,坎德尔巨锥(Kandelspire)。目前已经成为了卓尔的不死与复仇女神,齐雅温纱丽(Kiaransalee)的避难所。在那场彻底失败中战死后,痛苦的英雄们化作鬼魂与嚎叫的灵魂,而它们的陪伴让齐雅温纱丽感到仿佛仍在自己的领域。女神把这个鬼魂出没的国度视作一个恰当的藏身所。在争夺无底深渊第113层的统治权时,齐雅温纱丽被奥库斯羞辱性地击败了,而在这里她可以恢复自己的力量以及威信。

齐雅温纱丽的女性牧师与她们那被剥皮的奎斯玛恩(quthmaren)仆人,偶尔会为了服侍罗丝而离开玛德维,充当刺客,或协助蜘蛛神后与驱使不死生物的敌人作战。

瓦拉德·托伦寇的黑夜世界(The Nightworld of Vlad Tolenkov):一扇单独的传送门将蜘蛛魔网与某座破败城堡的荒废陵园连接到在一起,后者坐落在一个阴暗无光的主物质位面世界。在这座城堡的主宰,吸血鬼领主瓦拉德·托伦寇(混乱邪恶男性人类吸血鬼法师15级)的古代魔法作用之下,只有极为稀少的苔藓与食肉类植物能够在此地竭力维持生存。托伦寇是某个极为强大而有影响力的吸血鬼邪恶集团的一员,这个被称为为日蚀联盟(Union of Eclipses)的组织的领域横跨了主物质位面的多个世界。虽然它的每个成员都宣称自己才是组织的合法统治者,但事实上他们全都宣誓效忠于坎切尔希斯(Kanchelsis),这位吸血鬼半神居住在无底深渊第487层,无限改变的兽巢与浪荡子庄园(Lair of the Beast and Mansion of the Rake)。罗丝对这位黑暗王族抱持着赞赏的态度,并把托伦寇视作一位外交官,爱人,以及战略上的顾问。

罗丝之船(The Ship of Lolth):与其他离开蜘蛛魔网的传送门相比,这座传送门显得截然不同。它由一对青铜门扉组成,每扇都有15英尺高以及10英尺宽。门的表面是平坦光滑而毫无特色的,除了在左门的中央有着一个小的立方形凹孔。苍蓝水晶立方体外形的传送钥匙(请参考上文)可以被完美地放入此凹孔,而当这么做的时候,立方体将会散发出微弱的光芒长达一分钟,然后随着两扇门的开启,一片在紫色天空下的平坦沙漠显现出来。凭借例如敲击术和穿墙术之类的法术同样能穿过此门,但物理力量却无法开启此门。

在距离传送门大约一英里的地方,矗立着一座有着巨型蜘蛛造型的宏伟金属建筑,两个球形舱室由被螺栓固定的嵌板连接在一起,八条精巧的蛛足小心翼翼地支撑着前者。这艘船,或者更恰当的说法—这座要塞,是罗丝自己的居所,同时也是一艘战舰,当对蜘蛛神后敌人的领域发动决定性入侵的时候。在大多数幽暗地域文明的神话中,无价之宝与致命的陷阱堆满了这件交通工具的内部,而且据说它内部的居民还包括一条黑龙和白龙,一些野蛮类人生物,一打蜡融妖,以及众多卓尔扈从与仆人,以满足罗丝的任何需要。

毒珠透镜(The Venomsphere Lens):随着它的每一次运动,这座由血肉与金属组成的巨大球体不定地地搅动,糖浆状的毒液从中渗出并流淌在巨室的地板之上。携带着青铜八角星传送钥匙的角色(包括艾卡芙拉,伽斯胡,以及其他军官们)可以命令此球体聚焦到主物质位面的任何位置,当选定地点之后,它会不停地向任何方向连续旋转,然后突然停止转动,而球体表面似乎生长出一扇类似于器官的窗口。通过这扇窗,所选定地点的完美映像会被显示出来。罗丝和她的部下利用这座毒珠透镜来筛选适合入侵的世界。

乌尔迦舍克之孔(The Ulgurshek Orifice):在蜘蛛魔网的某条主要通道附近有着一座巨大的石墙房屋,从一个不断发出喘息声,飞溅出污液的孔穴中伸出的红色肉质口舌塞满了这座建筑。这条不断起伏的肌舌会懒洋洋地吞噬掉放置到它之上的任何物体,并逐渐地将消化的物质运送到被称为乌尔迦舍克的怪异无底深渊层面。秩序兄弟会(Fraternity of Order)将乌尔迦舍克编录为无底深渊第92层,并根据它那明显的感知能力将其描述为“活着的层面”。这个层面看上去似乎是由某些巨大地让人无法想象的生物的内脏所构成的。无数血管脉络像河流一样涌动着穿过有机材质的隧道。巨石般大小的,活生生的血肉器官像果实一样悬挂在遥远的顶部,分泌出的腐蚀液体流入活着的地面,使其浸泡在天然酸液之中。从来没有什么能在乌尔迦舍克中幸存太久,所以罗丝的奴仆利用这个孔穴作为一个高效的垃圾排放口以及囚犯处理装置。

但只有罗丝与少数她最受信任的仆从与后裔知悉事实真相,乌尔迦舍克并不是无底深渊的一部分,而是某种起源于时间开端的浩瀚巨大的生物,达瑞德恩(draeden)。当外层位面形成的时候,这个近乎神的存在已经陷入了蛰伏。乌尔迦舍克并没有被无底深渊所围困俘虏—事实上,当它的休眠形态穿过了多元宇宙的原初材质的时候,不断生长的无底深渊将它包裹起来。被本体所限,乌尔迦舍克没有逃脱的希望。由于它的记忆可以追溯至一个失落在时间长河的纪元—甚至对奥比里斯恶魔亦是未知,罗丝偶尔会冒险进入乌尔迦舍克,去相它请教某些事件,或许还曾向其探究关于它那些残忍同胞智谋策略的传说故事。而作为回报,罗丝发誓会在整个巨轮中搜寻任何乌尔迦舍克同族的踪迹。

法拉第女王的残骸(The Wreck of the Faraday Queen):一艘140英尺长的人类风格海船被搁置在蜘蛛魔网无人问津的角落里。它的船首表明其名为法拉第女王,而且可以明显看出距离这条船最后一次接触水面已经过去数个世纪之久。

法拉第女王目前是八只变形蛛的巢穴,这个群落寻求着服侍于罗丝的机会,但仍未能留下足够深刻的印象,以使蜘蛛神后记住它们。一本航海日志被放置在四散的财宝之中,后者被变形蛛首领所占据。在这本日志中提到当法拉第女王航行于远海的时候,人类船员启动了某种被称为巴伯尔托斯(Barbatos Device)的装置,然后就被立即传送到无底深渊朦胧的原始混沌之中。从那里这条船被拽入蜘蛛魔网,并成为该层的一部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个装置的存在,但如果有谁胆敢在罗丝或艾卡芙拉的面前提到它的话,只将获得一个立即的死亡判决。她们毫无疑问都知晓这件位面穿越神器,并可能曾经拥有它,但这件神器目前已落入某名敌对恶魔领主的手中。
avatar
泽尔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2-09-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