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册]三重国度之主——乌黯主君·格拉兹特(Graz’zt, The Dark Prince)

向下

[卷册]三重国度之主——乌黯主君·格拉兹特(Graz’zt, The Dark Prince)

帖子  泽尔纳 于 周三 十二月 12, 2012 4:45 pm

在奥比里斯溃逃至无底深渊各个隐秘的角落之后,充满邪恶与混沌无底深渊迎来了一个比以往更混乱的纪元。这个层面已经没有了统治者--那些在混沌之后的淫威下,在与艾夸的风元素公爵进行的大战中,在爱刺天族席卷整个深渊的大侵袭里幸存下来的极少数奥比里斯领主已经没有了叫板的资格,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隐匿不出保持低调。无底深渊成为了奥比里斯曾经的奴隶--塔那厘们争权夺利的舞台,而“恶魔王子”这一虚名就是最好的奖励。众多强大的恶魔纷纷割据独立,占据了深渊某一层面成为恶魔领主,但是从来没有人能宣称自己拥有了整个无底深渊。因为只要有一位恶魔领主诞生,无数的对手和敌人就会想方设法将他拉下马。在漫长的岁月中一些奥比里斯领主还保有着自己的领域艰难的生存在属于塔那厘的时代,一些曾经异常强大的奥比里斯,诸如奥博克斯-奥博无比沮丧的发现他们只能选择继续隐匿,从因混沌之后而造成的严重的创伤中慢慢恢复,以等待时机东山再起。大部分幸存的奥比里斯对争夺深渊的最高权利显的兴趣缺缺,无数个世纪前的惨败还像梦魇一般环绕在他们内心,保持现状已经足以让他们感到满足(比如大衮和帕祖祖);或者仅仅只是渴望获得更强大的力量(比如苍夜和马尔戈斯Malgoth)。对恶魔们来说这是个到处充满了出卖,毁灭和死亡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众多无比强大的恶魔被杀死或陷入监禁:恶魔之树马尔戈瑞斯(Malgarius)被拉泽布拉尔.朔尔(Lazbral' thull)击败并囚禁;一个由七名恶魔领主组成的联盟在安斯蒂弗(Ansitif)的率领下袭击了马尔戈斯的领域并最终将后者流放;而在恶魔监狱黑暗之井,不断有新的恶魔陷入永恒的监禁,最后连拉泽布拉尔.朔尔和安斯蒂弗也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但是并不是所有参与其中的恶魔都最终落入了悲惨的命运,因为哪里有失败,哪里就有成功;哪里有死亡,哪里就有生机。

在这个混乱的年代,有一位奥比里斯魔超然于外--神秘的苍夜,她选择采取另外的方法加入对无底深渊的争夺。苍夜将她的骨堡设在无底深渊第600层,一个充满无尽迷宫的层面,正是这些无穷无尽的迷宫避免了恶魔之战蔓延到这里。苍夜深知敢于宣称自己是无底深渊最高统治者的领主们无一不是最为强大的恶魔,清楚自己实力的她明智的选择了不加入争夺。苍夜***了神秘的存在让自己诞下了众多后代,再让她的儿女们加入到争夺中。一旦他们中的某一位成为了“恶魔王子”,那么苍夜就将成为“恶魔之母”。

是谁或者是什么让苍夜诞下了众多恶魔,一直是备受学者争议的话题。阿斯摩蒂尔斯,洛基,塞特,甚至一位远古的巴尔那罗斯(baernaloth),但是这些答案与其说是可能的事实倒不如说是来自学者们自己个人的猜测;还有一些认为苍夜的配偶是一种远古的可以不断变换形态的种族;另外一种说法则是无底深渊本身使苍夜受孕;少数学者则认为是居住于多元宇宙中心的古神中的一员让苍夜受孕,而这位古神这么做的原因或许是因为他打算产生一类新的恶魔来完成自己不为人知的计划。

在漫长的岁月中苍夜孕育了无数的恶魔和怪物。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夭折了,要么死于自己的兄弟姐妹,要么死于无底深渊极端恶劣的环境。只有极少一部分最终成为了恶魔领主。学者们试图从苍夜的后代的相貌上揣测出谁才是他们的父亲,但是这么做的结果只是让他们越发迷惑和沮丧,因为这些后代不管是样貌还是能力都有极大的差异,或者这些后代并不拥有相同的父亲。懒惰主君鲁浦西奥(Lupercio),拥有黑色的皮肤,不断起伏的身躯包裹在黑色的烟云里;弗喀里克(Vucarik)具有人的外形,但是他的真实面貌则隐藏在紧密环绕着自己的铁链之下;腐尸女士杰弗吉安(Zivorgian)拥有三个头颅;而影魔女王瑞克丝萨丽(Rhyxali)则干脆就没有真实的身体。

但是在苍夜的众多子女当中,只有一位拥有问鼎无底深渊霸主的实力。他就是格拉兹特,无底深渊的乌黯主君。


格拉兹特的目标

人们传言,拥有三重领域的格拉兹特头脑里的阴谋同样三倍于其他恶魔领主。这种说法或许不严密,但是格拉兹特绝对是最深谋远虑的恶魔之一。许多吃过乌黯王子苦头的人把格拉兹特讽刺为一位拥有魔鬼头脑的恶魔,而他的领域阿兹格拉特也被这些人冠名以“小地狱”。

尽管格拉兹特也参与血战,但是他真正关心的还是无底深渊--格拉兹特尤其擅长背叛和出卖,在这其中他感到乐此不疲。正是因为精通这样的手段,格拉兹特才成为无底深渊中唯一一位拥有三个层面的恶魔领主。即使是在最近格拉兹特被囚禁在主物质世界长达一个世纪,他的三重领域依旧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与格拉兹特结盟的领主通常都会遭到乌黯王子的背叛,但是仍然有少量例外。格拉兹特最坚固同时也最长久的盟友是维茵(Verin),一位无比狡猾的恶魔领主。维茵担任着格拉兹特外交官的角色,运用三寸不烂之舌,维茵替格拉兹特拉来到了许多本来不愿意与乌黯王子联盟的盟友。在格拉兹特被监禁在主物质位面期间,维茵作为暂时的统治者成功的击退了无数次来自其他恶魔领主的进犯。在格拉兹特返回无底深渊之后,维茵立即将权利交还给了乌黯主君。

格拉兹特的长期盟友还包括他的姐妹影魔女王瑞克丝萨丽。真菌夫人祖格莫依与乌黯王子之间也是盟友,很多人对这两者之间能结盟感到迷惑不解,因为祖格莫依同时也是格拉兹特最大的敌人狄摩高根重视的盟友。当然,格拉兹特与他的母亲苍夜之间也是同盟关系,虽然他很少光顾苍夜的领地。

格拉兹特还有一些已经被击败的盟友。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恶魔领主艾布罗恩(Ebulon)。艾布罗恩曾经是格拉兹特的将军,在一次战斗中被狄摩高根击败并被囚禁于黑暗之井。格拉兹特曾经率领大军攻入黑暗之井试图营救出艾布罗恩,但是最终没有成功。现在,格拉兹特还时常派遣手下前往黑暗之井进行试探,但是那次营救行动的惨败令乌黯主君一直耿耿于怀,他计划着对这个层面发动更大的侵袭。

尽管格拉兹特的盟友众多,但是他的敌人也不少。格拉兹特不时与他的兄弟鲁浦西奥和弗喀里克开战,与此同时还有其他无数的恶魔领主在与格拉兹特进行着战争。莱兹爱渥,一种名为艾克瓦特的奇怪种族所信奉的半神,在格拉兹特手里吃足了苦头。格拉兹特与美坎修特之间的仇恨由来已久,尽管他们互相仇视的原因不明(许多人认为起因是格拉兹特对魅魔女王求爱不成所致,但是如果有人敢当着乌黯主君的面这样说,被毁灭就是他唯一的下场)。格拉兹特与奥库斯之间的战争早已传遍整个多元宇宙。但是格拉兹特最大的敌人无疑是狄摩高根。狄摩高根的强大毋庸置疑,面对这样的敌人即使格拉兹特也不得不偶尔选择与奥库斯结成短暂的联盟来对抗恶魔王子--但是这种联盟总是在乌黯主君与不死主君碰面时崩溃,而每一次结盟的最终结果都是让狄摩高根笑到最后。

有几件刚刚过去不久的事情不得不提。格拉兹特曾经将费伦的财富女神渥金引诱到自己的城市并将其囚禁了好几年。格拉兹特这样做的目的是希望让自己的女儿Thraxxia取代渥金成为那个世界的财富女神;一位名叫艾狄马丘斯的恶魔领主在乌黯主君的一连串阴谋之下失去了自己的领地并被囚禁于卡瑟利之颅朽区的魔类收容所;最近,他又试图诱惑罗尔丝加入一个由众多恶魔领主组成的同盟,这个计划差一点就成功了(一旦成功罗尔丝将失去一部分神性)。有传言称格拉兹特打算将一个主物质世界拉进无底深渊成为一个新的层面,如果成功乌黯主君就将掌控四重领域。

上述几个例子仅仅格拉兹特为人所熟知的行动,乌黯主君还有众多不为人知的计划。比如,格拉兹特曾经将罗尔丝最著名的牧师伊克丽夫达转去信仰古元素之眼,这导致卓尔城市Erelhei-Cinlu发生了巨大的混乱并最终影响到了深坑魔域。虽然现在伊克丽夫达重新返回了罗尔丝的怀抱,但是谁又能说格拉兹特的计划完全失败了呢。

实际上在格拉兹特的头脑中一直有一个目标,他所有的计划都是为了最终实现这一目标而产生的,包括他与狄摩高根争夺恶魔王子这一头衔以及将一个主物质世界拉入无底深渊,同样是为了这一目标而服务。这一最终目标不亚于联合并率领多元宇宙所有的炼狱生物(不仅仅是无底深渊,还包括所有下层位面)将整个上层界夷为平地。格拉兹特每一个计划的成功,都标志着距离这一无人知晓的终极目标的实现又进了一步。
格拉兹特的信徒

尽管拥有迷人的气质和英俊的外表,但是格拉兹特在主物质位面的信徒并不多。大部分信徒只是希望获得格拉兹特的帮助和指点,他们通常采取异界探知或***格拉兹特的方式来与乌黯王子进行接触。 在无数个世纪里,格拉兹特经常通过这种方式前往主物质位面,那些渴望获得乌黯主君帮助的人反而沦为格拉兹特完成自己目的的工具。

但是这一切因为伊格维尔伏而彻底改变。

很早以前格拉兹特就对女巫王产生了兴趣,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美丽,伊格维尔伏的残忍与狡诈同样令格拉兹特感到满意。格拉兹特惊叹于一位凡人女性竟然也如此精通背叛与欺骗并通过这些手段统治了广阔的领地。格拉兹从来没有想过拥有强大力量的自己也会成为伊格维尔伏欺骗与背叛的受害者,因此当伊格维尔伏在索吉坎斯之失落洞窟呼唤乌黯王子时,格拉兹特欣然前往,并最终成为了女巫王的囚徒。伊格维尔伏的魅力另格拉兹特沉醉不已,他们终于成为了恋人。从此以后,新的国家和新的神祉诞生了。

格拉兹特意识到自己终于遇见了能在欺骗与背叛上和自己抗衡的人物,他开始渴望自由,乌黯王子假意屈从于伊格维尔伏,并突然向女巫王发动了袭击。在用完了所有法术,消耗了所有神器,损失了所有盟友的伊格维尔伏最终杀死了格拉兹特。伊格维尔伏失去了自己的帝国,格拉兹特则被放逐回无底深渊100年,从失败的耻辱中慢慢恢复。伊格维尔伏试图隐藏起来,但是格拉兹特最终还是找到了她并将其囚禁在自己的银色宫殿,乌黯王子终于收回了被女巫王偷去的力量。在被捕获不久,伊格维尔伏就成功逃了出来。现在,格拉兹特与伊格维尔伏保持着一种爱恨交加的感情,他们都想利用对方让自己的力量得到提升。

自从这次事件以后,格拉兹特在与凡人打交道时变得谨慎起来,他开始有意识的在主物质位面发展一些小的崇拜自己的教会。格拉兹特开始培养自己的牧师,人身狮和魅魔等迷人而狡猾的生物自然是最好的选择。人们称格拉兹特的这些牧师为“选民”。现在格拉兹特的牧师已经出现在很多世界,而信仰的基础则位于格拉兹特的首都泽拉塔,无数的凡人前去朝拜。格拉兹特最著名的神庙被称为选民之殿,由人身狮修建而成,坐落于乌黯王子领域的中心。只有在举行祭祀时凡人才被允许踏入选民之殿。选民之殿的至高祭司名叫Lavendeth(混乱邪恶慑魔牧师9),Lavendeth负责倾听信徒的声音,传达乌黯王子的旨意,她同时也是格拉兹特最宠爱的情人之一。

除了Lavendeth,在各个世界还有许多格拉兹特的选民。Anastasia(混乱邪恶女性人类牧师7),从一个小城市最终控制了一大片领地;在一片大沙漠的深处,Isha-Denarthun(混乱邪恶女性人身狮牧师6)掌管着一座被称为乌黯之家的神庙并统治着超过60名人身狮;Audry Lilybrook(混乱邪恶女性人类导师6),作为一处位于盐沼地的一个教派的领导者,不断吸收着愿意为乌黯王子献身的信徒;在一个名叫Scuttlecove的海盗城市,Tyraland(混乱邪恶女性半炼狱生物巡林客1/格拉兹特的仆役10),不仅仅掌控着当地最著名的被称为斑岩之家的妓院,同时也是这座城市最有权势的人之一。

选民们特别喜欢将守序善良的灵魂献祭给乌黯王子--圣武士和守序善良神祉的牧师是最好的祭品。另外一些阶级较低的信徒则仅仅将活的祭品在祭坛上祭祀,最常用的手法是用一柄剑将受害者的喉咙割开。那些受格拉兹特青睐的信徒则清楚的知道乌黯王子更喜欢活的祭品。这些信徒每年会挑选一位圣武士或守序善良的牧师作为目标,他们会首先想方设法的获得受害者的信任。在他们的“友谊”发展到最亲密的时候,他们会通过种种手段试图让受害者认为自己曾经信奉的教条与神祉根本就是毫无意义。通常情况下绝望的受害者会选择放弃信仰或自杀--但这种结果对格拉兹特的信徒来说只能算做失败,除非他们自己能通过一种名为空腹之盛宴的仪式。只有当受害者转而崇拜乌黯王子,对这些信徒来说他们的行动才算成功。

空腹之盛宴是格拉兹特仪式中最为恐怖的一种。只有两种情况下才会进行这种仪式:希望成为格拉兹特的仆役的信徒和在上边提到的让圣武士和守序善良阵营的牧师转而信奉格拉兹特的行动中失败的牧师。在仪式中,格拉兹特的信徒洗净身体,赤裸的身体上锁着无数的镣铐和铁链。接下来的数天里他将禁止吃任何东西并不停的向格拉兹特进行祈祷和赞美。每天,这名信徒只能喝极少量的水,而镣铐和铁链也将越收越紧(每天造成2d6点伤害)。每个晚上这名信徒都要进行一次DC30的魅力检定以判断他是否引起了格拉兹特的注意--在进行检定时他可以获得等于其绝食天数的加值奖励。一旦通过检定,格拉兹特会派一名手下去对这名信徒进行“祝福”,一般情况下这名手下都是半炼狱生物。仪式的最后是格拉兹特派遣的使者口含强酸与这名信徒接吻,并在接吻中将强酸注入对方嘴里。每一次接吻会对该信徒造成1d6点伤害,接吻次数等于其绝食天数。一旦通过这最后的考验,这名信徒就被认为得到了“净化”。如果格拉兹特认为进行仪式的信徒需要受到特别的考验,那么他会选择派遣魅魔进行仪式的最后部分,那么该信徒除了受到强酸伤害之外还会受到等级吸取伤害。有传言称那些具有强烈被虐待倾向的信徒最喜欢空腹之盛宴这种仪式。

格拉兹特的牧师可以访问混乱和邪恶领域。如果在战役中采用了邪魔释典I,那么他的牧师还可以访问恶魔和诱惑领域。此外,也可以用知识和战争领域取代它们。格拉兹特最喜爱的武器是巨剑,他的邪徽是一只长有六根指头的黑色的手掌。


格拉兹特的仆人

尽管有各式各样的恶魔和怪物听命于格拉兹特,但格拉兹特更喜欢那些长相迷人口齿伶俐的仆人。在他的领域中充满了人身狮,魅魔,鸟身女妖和慑魔,此外还有很多提夫林,坎比翁,半炼狱生物等恶魔与凡人产生的后代。当然格拉兹特的仆人里也有长相丑陋的种类,比如rutterkin,这种恶魔通常作为城市里最卑贱的奴仆或充当军队里最低级的士兵。具有高超法术能力的carnevu(一种由塔那厘和lamia贵族产生的后代,见“深坑魔域大冒险”)尤其受到格拉兹特的宠爱。除此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恶魔服侍着乌黯主君--狂战魔,弗洛魔,bulezau等恶魔。

格拉兹特的大军同样由形形色色种类组成。最常见的是提夫林战士,bulezau步兵团,阿玛魔骑兵团,rutterkin敢死队,乌黯王子在最近又组建了一支名为剃刀的坎比翁突击军团。这些坎比翁战士挥舞着一柄柄具有奇异力量的长剑豪不畏惧的冲向对手--这种长剑中灌注了一种被称为caligrosto的洛玛拉魔。格拉兹特与这种恶魔结成了联盟,如果它的持有者一旦阵亡,居于长剑内的caligrosto会变化成被这柄长剑杀死的最后一名生物的模样对对手发起进攻,其攻击力甚至比前者更猛烈。因此,剃刀军团实际上拥有两倍以上实际数量的战斗力。另外有传言称格拉兹特创造了一种被称为Vasharan的种族,而Vasharan们因此对乌黯王子心怀感激。但是不管真实情况是否如此,至少在阿兹格拉特并没有Vasharan伏侍着格拉兹特。

毫无疑问,格拉兹特最著名的仆人就是他的子女们。以性欲旺盛著称的乌黯王子的后代遍布整个多元宇宙。他们的数量太多以至于乌黯王子自己也不清楚所有人的状况和地点。以下是格拉兹特一些值得关注的后代:亚萨斯(混乱邪恶男性半炼狱卓尔战士10/黑暗卫士7)现在的身份是格拉兹特军队的指挥官,在格拉兹特击败艾狄马丘斯的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格拉兹特从来都没透露过亚萨斯的母亲是谁,亚萨斯则猜测自己的母亲也许是蜘蛛神后最宠爱的牧师伊克丽夫达(混乱邪恶女性卓尔牧师23);Thraxxia(混乱邪恶女性半炼狱人类术士11)差一点取代渥金成为费伦的财富女神,现在她是格拉兹特的专用刺客;Arzial(混乱邪恶男性半炼狱人类巫师13)或许是格拉兹特的子女中最没有雄心壮志的,现在他替他的父亲管理着位于帕祖尼亚偏僻角落的一块领地;Belyara(混乱邪恶女性半炼狱人身狮游荡者3/吟游诗人7/诡术师8)是乌黯主君最神秘的子女之一,有传言称她最近刚刚从一位强大的爱刺天族咒法师的监禁下逃脱。

但是最让格拉兹特骄傲和自豪的后代当属伊乌兹。伊乌兹的力量与成就大大超出了父母的预料。作为一位半神和庞大帝国的统治者,伊乌兹在短短的时间内就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伊乌兹已经成为格拉兹特对整个上层界发动战争的关键人物,但是现在,乌黯王子要做的仅仅是让伊乌兹替他掌控好法兰尼斯的中北部地区。有传言称格拉兹特希望与伊格维尔伏重归旧好,以在一个新的世界产下另一名强大的后代去重现伊乌兹的伟业。


格拉兹特的领域

尽管一些恶魔可能在与其领域邻近的层面也有很强的影响力(比如狄摩高根之于Blood Shallows,或者帕祖祖之于帕祖尼亚),但是只有格拉兹特才是唯一一名拥有三重领域的恶魔领主。格拉兹特的领域,无底深渊第45,46和47层被统称为阿兹格拉特。乌黯王子的都城泽拉塔横跨3个层面,由三个部分组成:位于45层的Fogtown,第46层的Gallenghast以及第47层的Darkflame。著名的银色宫殿也同时跨越的这三个部分,这里是格拉兹特帝国的核心区域,关系着整个领域的平稳。如果格拉兹特失去了银色宫殿,几乎就意味着乌黯王子失去了全部三个层面。

幸运的是,银色宫殿绝对算得上是整个多元宇宙最难被攻克的堡垒之一。大批弗洛魔巡弋于天空之上,无数的恐怪守卫着地下。宫殿本身则是由格拉兹特从天堂山取来的白石铸造而成。据说为了获得这些石头,格拉兹特欺骗了整整一个城市的星界使徒进入矿山为他挖掘白石,并不知不觉的把这些石头输送到了无底深渊。

在银色宫殿中有多达66座象牙塔,每一座都有各自的作用,这些象牙塔将银色宫殿点缀得越发奢华。最著名的六座象牙塔分别是:

白银礼堂:这座象牙塔拥有无数的镜子,由一群镜影魔蝠负责守护。当格拉兹特感到空虚或踌躇满志时,他就会前往白银礼堂。

女士书房:据说这是唯一一座不属于格拉兹特的象牙塔,女士书房里有功能齐全的实验室,庞大的图书馆和舒适的客房,这些都是为了伊格维尔伏而准备的。

风暴之塔:这里充满了猛烈的风暴,恐怖的闪电和狂暴的暴风雨。据说这里是格拉兹特用来考验新兵的地方,如果他们能在风暴之塔里幸免于难,这些幸存者将得到乌黯王子的青睐。实际上这里也同时是弗洛魔的巢穴。

万门之塔:据说这里拥有众多传送门,一个通向Arzial位于帕祖尼亚的领地,一个通往一头强大的嚎叫之龙的位于喧癫空隧的巢穴,还有一个通往一名名叫Zryaznian(中立邪恶男性超等罗斯魔巫师14)的超等罗斯魔的钢铁堡垒,后者是格拉兹特极少数的非恶魔的联盟之一。

天鹅之域:这里居住的都是格拉兹特的妃嫔和宠妾,其种类包括魅魔,男魅魔,人身狮等等。美坎修特的一位慑魔间谍最近成功渗透进了天鹅之域,格拉兹特发现她的身份之后,将这里的所有情人全部杀死并封闭了这座象牙塔--据说这些死去情人的灵魂在天鹅之域里徘徊不去,渴望有一天再接受乌黯王子的临幸。

血祭之塔:血祭之塔里居住着六名对格拉兹特极端忠诚的吸血鬼(他们是乌黯王子罕有的不死生物手下)。格拉兹特建造这座塔的意图无人知晓,或者是为了进行某个不为人知的计划,或者仅仅是出于一种奇异的审美观。
avatar
泽尔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2-09-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