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寒夏】亚修——一个文艺吸血鬼的日记——

向下

【深水城·寒夏】亚修——一个文艺吸血鬼的日记——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四月 04, 2013 12:33 am


夕阳下的村庄总是一副即将沉睡的样子,干活的人们披着疲惫的汗水回到温暖的家。渴望家人与孩子的笑脸,每个人都在家里享受着劳累过后应得的幸福。
我一直在怀念。怀念黄昏时河里被染成金色的山泉,怀念安德森总是无法停歇一样的身影,怀念母亲的土豆饼,怀念父亲的肩膀,甚至怀念阳光。
再次回到那里,熟悉的村子,没有熟悉的人,熟悉的感觉也早已不知飞去了哪里。
过去像是断了线的风筝,抓不住了,只留下断断续续的回忆…回忆的线头说不定也会在时间的大海里慢慢的被淹没,最后只剩下现在,曾经的自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记得和安德森一起在苏萨尔奔波的日子,没有长处,没有安德森强壮的体魄。总是时时刻刻被他照顾,时间似乎看腻了他的关系和我的感激,悄悄地将那个灾难带到我们面前…织成了占领的网,等着我们踩进去。
然后,我们变成了蜘蛛网上的昆虫。被命运牢牢缠绕,扯毁了躯体也无法挣脱。
绝望和黑暗,还有视线中渐渐充盈的血红。
模糊的视线里总能看到安德森失神的瞳孔和苍白的脸。
快跑。
他颤抖的嘴唇已经发不出声音。
而我已经忘记了该如何反应,盲目的攻击着任何可以看到的事物。随后便是尖利的魔爪从头顶劈下,不知多少的獠牙撕碎了皮肤。
已经冰冷的身体却感觉得十分清晰…
被染成黑色的草地,破碎的铠甲,折断的武器,安德森失去光芒的瞳孔,还有他伸像自己的手…
这是我活着的时候…唯一记得的…
=================↑番茄回忆录节选↑===================


多年之后回到最开始的起点,原本富饶的小镇更是多了几座新盖的房屋。翻新的教堂墙壁在月光下泛这青色的光。钟楼顶端的塑像和小时候仰望时的一样美丽。
“弥望的银色在村子点点的灯火中纠缠,被我铭记在了脑海。”
站在村子的外缘废旧的塔楼,他开启了嘴唇吐出这样一句话。可是这样的“铭记”的心情,能在记忆中保留多久?
曾经和安德森一起踩过的石块,如今在他的脚下。冰冷往如平常…
教堂门口的石板路如同血管一般连接了整个村子,村子里的人们是鲜活的生命,鲜艳的青春,跳动的心脏和…
又来了…还是不太习惯管住自己的逻辑。
他面无表情的注视着那个教堂上年头久远的巨型钟表,蹙起了眉,逆着月光只留给大地一个模糊的影子,仿佛摇曳的烛火。
一阵风不只从哪里带来了炊烟的温度,钻进了他的发丝,将他渐渐远去的思绪拉扯回来。温热的风,带着生命味道的甘甜…
短暂的怀旧到此为止。
他深吸了一口气舒缓了眉间的阴影,塔楼破碎的石阶传来了缓缓的脚步声,还有被火光拉长的影子…
外表依旧年轻的人忽然想起了他真正年轻时和挚友的画面,于是他犹豫了…
他应该把自己藏起来?直接消失?还是装作从容?
犹豫这个词让他慌乱了阵脚,死去的心脏被某种熟悉的感情填满扯到了喉咙…直到那个人的火光映上他的双眼…
“安德森…?”
“亚修…”
火光照亮了两个人的脸,他不能掩饰惊异的表情,睁大了浅灰色的眸子看着面前两鬓有些斑白却还是看得出年轻时英俊的男人。
“我就知道你还活着…”对于他的失态,对面人原本热情开朗的嗓音也被岁月染上了沧桑,低沉的声线中是温和的笑容和释然。
他刚想回答,一个脑袋从他老友的身后探了出来。和老友一样的发色,柔软的浅棕色垂到了胸前,有着老友温和的眼神,面容却没有老友的坚毅。
“这是我的儿子…”老友拍了拍他身后那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少年,“叫叔叔…啊…不对…应该叫哥哥?”
安德森蹙起了眉,看着他依旧年轻的脸不知道该如何,局促的表情在那张成熟的脸上显得有些滑稽,但是也蛮可爱的…
“萨理。”老友的儿子似乎对于这个强壮但是头脑有些迟钝的父亲有些无奈,“您是亚修…叔叔啊,父亲经常提起您。您看起来和他形容的有些不同…”金色的眸子注视着他的脸,他的影子就反映在了萨理好奇的眼睛里。
“那天我被人救了…但是却找不到你。”老友宽厚的手掌落在了他的肩膀,“所以我一直坚信你还活着。”
“我在那天…死了。”
===========END=========


自从那天开始,他又过上了他怀念的雇佣兵生活。唯一不同的是,这个佣兵队里只有两个人。
一个看不懂书的书呆子,和一个四十多岁的帅老头儿。
“嘿,兄弟。”安德森宽厚的手掌拍在了他的肩膀,手心的温度不减当年,“干掉多少?”
“全部。”亚修就像是被那个大块头捏在手里一样,自从醒过来之后他又瘦了不少。苍白的脸罩在暗色的兜帽下面,就算是傍晚的阳光也能让他感到不适。
温暖却触碰不到的东西,就只能任这体温变得如同骸骨一般,越来越冰冷。
“全部在他们睡觉的时候?”对面的大块头老头捞这他的肩膀习以为常的从他手里抽过那张羊皮纸。纸面上写过目标名字的地方被烧穿了一行一行的洞,“…你就不能改改你的标记方式?”安德森棱角分明的脸上又因为拧起来的眉头多了一块儿阴影。
“反正都杀掉了。”留着名字,也没什么用。
“我敢说你都不记得你杀过谁。”
“与其有那个时间,还不如多翻翻书。”
“那些法术书你又看不懂。”
“……”
这家伙揭短的功力倒是一点没减。
亚修板这一张死人脸从兜帽的阴影下面对那个大块头射过去两道阴冷的视线,嘴角却勾着:“安 德 森…”
安德森从羊皮纸烧出的洞看着对面挚友的表情恶寒了一把。随后终于像个中年人的样子清了清嗓子,将那张满是洞的纸折几层放进口袋。
笨蛋的样子也是,一点没变。
“亚修,你会一直这个样子,不会老么?”大块头一脸好奇的用手指挠这自己的鼻子,像是反复确认,又像是从来没有相信。
“还不会死。”亚修低了低头,把浅灰色的眸子罩在脑子的隐形里。
没有变化的是谁?
任何被捕猎者锁定的猎物都会像是番茄,被咬碎被撕扯。捏在手心里轻而易举,就回变成一摊烂泥,挤压出汤汁。
“生存没有允许我停下脚步,安德森。”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