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林杉·悠长假期】瓦尔温&泰罗西亚——Cage——

向下

【卡林杉·悠长假期】瓦尔温&泰罗西亚——Cage——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四月 04, 2013 12:39 am

——瓦尔温——
瓦尔温算不出自己睡了多久,这名卓尔德鲁伊记得自己就像往常那样在日落之后变成一头狼的样子奔跑在森林里。那天是月圆,他要去找森林里的狼群,为了和头狼夫妇商量怎么再一次伏击那些讨厌的偷猎者。
然后急着赶路的瓦尔温踩到了一个捕兽夹。没错,就是那种有着两排尖利的锐齿,一旦踩上就会发出啪的声响然后死死合上的小装置。这种简陋却恶毒的小陷阱总是会出现在森林外围的草丛里,山下村落的猎户们喜欢用它来抓一些粗心的猎物。
德鲁伊瓦尔温,在森林深处,最最偏僻的兽道上,踩到了一个兽夹。
还是淬毒的。
他记得直到自己失去意识前还在因为无法弄开这个兽夹而发出恼怒的咆哮声。等他醒来时,这名卓尔发现自己被锁在笼子里,手脚则被仔仔细细地用铁链捆住,笼子外罩着厚厚的深色织物,从缝隙里照射进来的阳光刺痛了他敏感的眼睛。
外面传来马蹄和车轮的声音,还有嘈杂的人声。瓦尔温的通用语和他停留在幼儿水平的卓尔语一样糟糕,他听不太明白那些发音奇怪的句子,那些声响对这位隐居在森林里的德鲁伊而言显得怪异而陌生。

——泰罗西亚——
习惯性拉下兜帽吉斯泽莱人沉默地跟随在帕夏卡贾尔·苏泽身后,作为一名“获得信赖的新朋友”参观他那些残酷又美丽的收藏品——各种各样的野兽。这位身材健硕、神情有些阴霾的卡琳珊老人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丝质原色长袍,从缝隙里露出老树虬根般的肌肉,全身的装饰只有头巾上一颗嵌在琥珀金底座上的血红色的宝石,心灵术士已经知道那颗宝石除了装饰之外还有一些催眠和指使的魔法作用,不过这对于心智与托瑞尔大部分人型生物不甚相同的吉斯泽莱人来说收效甚微。
经常清洁的兽笼基本没有什么臭味,只有一些血腥在浓烈的凶猛动物体味之中升腾盘桓,走在前面的老人手里拿着一根带着细小荆刺的长鞭,两男两女的随从在队伍两侧手持火把、熏香、乐器和鲜肉,虽然泰罗西亚的气味对那些凶猛动物来说是陌生的,但这样熟悉的阵仗让它们除了将吼声收拢在口腔里之外没做其他造次的事情。
“男人将凶悍的人,或者凶猛的动物驯服,使他们的利爪尖牙出现在我需要的位置,却心甘情愿将脆弱柔软的腹部朝向我,哪怕下一刻我给他们的是尖刀,这期间的过程需要耐心和技巧,”老人扫视群兽,目光一如扫视他的佣军那样平淡又锋利:“更重要的是让他们明白,我有力量主宰他们,无论是身躯还是生命的流向。”
“印象深刻。”泰罗没有点头,在他看来任何形式的思维都是可能的存在,对老者的言论没什么感想,最后实在是考虑到礼仪不得不蹦出几个字。
心灵术士刚刚说完,林立的兽笼深处传来怒气冲冲的咆哮和撞击、利爪划过金属的刺耳响声,这让忍受了半天灵晶仆的心灵交流吐槽的泰罗耐心几乎到了耗尽的边缘。老帕夏卡贾尔听到之后却露出了然的大笑,这让心灵术士深吸了一口气,在袖子里狠狠掐了菱形的石头一下以打断灵晶仆在他脑海里喋喋不休。
“今天你来的正是时候,让一个新朋友来和另一个新朋友见面,这可是上天赐予的缘分。”卡贾尔用鞭子指向他们面前的笼子,火把的照射下,幽暗的空间里显示出一头伸长5英尺的丛林豹精悍优美的轮廓,鲜红的眼睛因为烦恶和愤怒眯起,对一行人发出重逢前的怒吼。
“嗯。”泰罗西亚发出一个意义多重的单字,目不转睛地盯着笼子里的东西。
“不过它不听话,请给我一点时间,马上,我会让它成为你的新朋友的,泰罗。”老人迈着不符合年龄矫捷步伐走到兽笼边,用激烈的卡琳珊语命令仆从打开笼门。
没有人在半风裔心灵术士木讷的脸上看到那一丝难得的惊讶,理由就是此时此地看到的,这头奇特而熟悉的丛林豹。也许将要发生些什么超出老人控制的事情,不过泰罗西亚不打算提示这位老者,既然发出强硬的宣言就要有应对一切觉悟,也许借此他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获得他想要的信息。

——瓦尔温——
先撞翻头领再拖倒边上那个穿斗篷的,在其他人类反应过来前逃到走廊上。
被困在笼子里的德鲁伊死死盯着靠近的那些人类,猜测这是不是一个逃走的机会,一边不耐烦地像只真的猫科动物一样在狭小的笼子里打转,想要撞开那上面的锁。
如果对人类社会了解得更多一些,瓦尔温大概会庆幸自己只是被卖给了一个有着奇怪收集爱好的糟老头,而不是成了某些变态贵族的奴隶,或是干脆被吊死示众。不过这名德鲁伊现在考虑的只有怎么逃走,接着找到那个胆敢在其领地里设置捕兽夹的偷猎者然后把他的肠子扯出来。
那个老头似乎和仆人说了几句什么话,然后那个仆人就过来打开了关着瓦尔温的笼子。丛林豹在笼子里发出低低的咆哮声,似乎是在威胁。然后迈着猫科动物惯有的优雅步伐从走到老人面前。
那颗带有催眠魔力的红宝石或许在之前轻易地控制住了不少猛兽,不过这次帕夏卡贾尔·苏泽似乎低估了他的新宠物。瓦尔温盯着老人,那块红宝石的光晕似乎一瞬间让他有些眩晕,不过卓尔们的天赋总是让惑控系的魔法对他们失去作用,他很快就清醒了。丛林豹装出温顺的样子,肌肉发达的身躯就如同一只家猫一样伏在地上,眯起红色的眼睛任由老人伸手抚摸华丽的皮毛,一边克制住想要咬断这个老头脖子的想法。
他正静心等待着周围的人类放松警惕。

——泰罗西亚——
心灵术士歪了不到一毫米的头,他感觉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嘿这是一个伪装,这头豹子肯定不只是个豹子,似乎是一个叫什么来着……督伊德还是什么?就是信仰自然神可以把自己变成野兽的那类用神术的家伙。很显然这位变成了动物然后被捉住卖过来,因为被当宠物玩憋了一肚子火。现在他可是随时会反击!老卡贾尔是柯雯那法的对头,如果他这时候挂点你就没适当的庇护伞去对付操纵那老头的夺心魔了,而且要知道柯雯那法还没老卡贾尔一半英俊——痛诶痛诶痛痛痛!好吧我不疼我是块石头我怎么会疼,但是你怎么能这么粗暴的对待自己的监护人和好伙伴呢太让我伤心了……
灵晶仆和他一部分的想法不谋而合,可是这家伙的喋喋不休实在是让人很暴躁,非常暴躁,极其暴躁。
“看它的眼神,就像跟别人领地上的雌豹偷情发现之后,讨好这个领地的首领以求全身而退,一只比他年长有力的雄豹。明明是放松又谄媚的表情,眼底却藏着利爪的寒光,正在盘算如何在自己更强壮之后撕开眼前敌人的喉咙。”老战士一只手抬起豹子的下巴,在下颌的浅亚麻色软毛上摩挲着,露出温和的表情:“但是他们盘算的东西只有爪、牙、伏击和战斗,比奇怪的诅咒、精良的毒药、层层设计的阴谋之类比起来真是单纯得可爱。”帕夏说着打了一个响指,仆人点上了可以让野兽平静下来的香料,奇特的气味散发出来,让旁边的野兽的低吼变成讨好的呼噜。似乎花豹也对香料起了反应,它憨态可掬地打了一个滚,四肢放松地趴在地上,一直警觉矗立耳朵也垂了下来。
不过要是这位的话——
不过老卡贾尔真的用错了东西吧?我总觉得这头豹子眼神一点都没变诶,不过演技还真不错,会不会把老卡贾尔的脸爪花了?要是他面子拉不下去可就不好办了,家奴会被吊死吧,你会不会呢被通缉小泰罗?总觉得会诶怎么办怎么办,你说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比较好呢?
“闭嘴”泰罗西亚忍无可忍地用吉斯泽莱语小声说了一句,然后集中精神,对面前的豹子发出一道讯息。
请勿轻举妄动,要想出去,我可以帮你。




——瓦尔温——
在那个老头的仆人抖抖索索地给自己套上项圈和链条的时候,一向坏脾气的德鲁伊并没有立刻就用爪子照着他脸上来那么一下,实际上当时他极为难得地在行动前考虑了一下后果,所以当项圈收的太紧时他只是像家猫一样发出了表示抗议的呼噜声,眯起眼睛装作不介意这回事。
他刚才听到那些人类的交谈,老卡贾尔要在外面花园里设宴招待客人,并且向在场的所有的宾客炫耀他收服的新宠物。这是个绝佳的机会,自从上次那个奇奇怪怪的吉斯泽莱人来过之后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好多天,他这几天里一直保持着一种乖顺的形象,好让那个老头以为这只是只被自己的魔法控制住的真正的花豹。这名卓尔德鲁伊没法想象如果失去了这个逃走的机会会怎样,他被自己这几天的行为恶心透了——他居然要为了获取一个老头的信任而像只猫一样蹭他的裤腿!
没一会儿老卡贾尔就来了,他牵起那根镀金的链条,又宠爱地用手搔弄着花豹的耳朵,就好像他已经了解了这只猛兽的习惯一样,而几天里一直保持着花豹形态的瓦尔温则装模作样地抖抖耳朵。总之这位富有的老商人就这么牵着他的新宠物走进了花园里,回到他的位置上接受各路宾客的带着或是恐惧或是好奇的赞赏,甚至有人大着胆子去摸了一下花豹的皮毛,而那只温顺的豹子居然毫不介意,只是慵懒地躺卧在“主人”的脚边,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很快那些宾客们又让目光回到了那些几乎只穿着薄纱的美艳舞姬们身上,连卡贾尔也不再担心他脚边的新宠物会乱跑,只是将链条拴到椅子边上,就转头去和他的一位老友交谈起来。名为瓦尔温的豹子悄悄地抬起脑袋看着夜空中的新月若有所思。
据说那天夜里帕夏卡贾尔·苏泽老爷的宴会上发生了一件怪事,在宴会最热闹的时候,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老卡贾尔的新宠物,一只漂亮的花豹就这样被不知哪路妖术变成了一只蝙蝠,在所有看得目瞪口呆的宾客面前,拍拍翅膀飞走了,只剩下拴在椅子边上的项圈在证明曾经有只那么大的动物被拴在那儿。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