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设]阿雷戈·梅耶赫尔——人类,战牧

向下

[人设]阿雷戈·梅耶赫尔——人类,战牧

帖子  索欧克 于 周六 三月 22, 2014 1:01 am

名字:阿雷戈
绰号/昵称:监察者
性别:男
种族:人类
身高:5尺9(1米8)
出生年月:1336DR (39岁)
出生地:安姆
身份:海姆的高阶牧师,教会直属军事部队的队长
职业:战士/牧师
信仰:海姆
阵营 :守序邪恶
外貌描述:阿雷戈已经不年轻了,卷曲的黑发、修剪整齐的络腮胡子中都夹杂了几许灰白,但这无损他精干强悍的气质。
那张晒得黝黑、棱角分明的脸上,只有眼睛的颜色很浅。即使在阴影中,那对眼珠依然成为最引人注目的地方。但是只要稍加注意,就能感觉到那里没有正常人的情绪波动,是冰冷的,无机的,就像他整个人的感觉一样。
平日里,他用这双阴冷的眼睛观察着四周,像一只警惕地寻找猎物的恶鹰。

衣着:比起牧师更像一个战士。依然保持着年轻时当斥候的习惯,喜好简单朴素,便于战斗和隐藏的衣物,外套通常是深色的长大衣或者斗篷,最多只在里面穿上皮甲。海姆的圣徽总是贴身戴在脖子上,在沉思的时候会掏出它来轻轻摩挲。偏爱的武器是长剑、便于远距离攻击的弩,总是保养得闪亮发光。
在重大战争和正式场合,他会和海姆的圣职者一样穿上闪亮的全身盔甲和红色的披风,在盔甲外面套上灰色的罩袍。

性格:做事谨慎,下手狠辣,报复心极强。

擅长:调查,追踪,刑讯

爱好:虐杀恶魔,罪犯和邪恶之徒。

弱点:容易走极端,认为杀戮才能净化。

人际关系: 没有结婚,没有固定的伴侣,除了几个多年的部下和老相识之外没有什么朋友。出身安姆一个显赫的法师家族,但加入教会之后就和家族断绝了关系。
对一起长大的堂哥菲尔让斯感情复杂,得知菲尔已经堕落之后,把他列入了猎物名单。最近收养了堂哥的私生子。

简单经历:

“无论如何,绝对不可辜负自己的职责。汝当随时保持警醒,谨慎地坚守、等候、监视,公正勤勉地执行身负的命令。汝当保护弱者、贫者、伤者、幼者,绝不可因自己或任何理由而将之牺牲。”

阿雷戈少年时就加入了海姆教会,立下了保护弱者,坚守公义的誓言。海姆教会的等级森严,阿雷戈从最底层的斥候做起,经历无数险境,一直升到了教团直属部队队长的位置。如今他已很少像年轻时那样单独行动,通常是带领队伍去执行任务,也经常和当地的执法者合作。由于丰富的战斗经验和领导能力,阿雷戈在神殿和军队中都颇有威信。在别人眼中,他是一个公正可靠的长官,唯一令人诟病的就是行事过于冷酷。

这个常年保持一副严肃脸孔的圣职者,对任何的非人种族都没有好感,对人类的容忍也极为有限。他会把地精,兽人这样的野蛮生物当作猪狗一样的屠戮,美丽的精灵和水妖也不能使他表现出一丝怜悯。追猎邪恶已成为阿雷戈毕生的事业,他眼中的生物只有有罪和无罪的区别,敌人发出的惨叫就是献给众神的祷词,泼溅的罪恶之血则是贡献给海姆的祭品。对待某些邪恶人物,他会让对方尝尽痛苦而死,并十分享受施虐的过程。对性犯罪和欺凌弱者之人,抓到以后总是处以私刑。

他的行事风格让他成为某些组织的眼中钉,也使他遭到不少来自教团内部的言论攻击,谴责他没有人性,喜欢虐杀,根本已背弃了海姆的信条。甚至还有一些对他私生活的指控,传言说这个严厉的教士私人生活极其混乱。他遇到的危险从战场上一直延伸到教会大厅。

最混乱的一次同僚争吵中,一个激动的老牧师竟然对阿雷戈掷出了圣徽,海姆的标记磕在他的眉角上,顿时鲜血直流,在那里留下了一道永远的伤痕。常年处于纷乱风暴的中心,阿雷戈的回应就是不回应。

人设图:



======黑历史的分割线======

人设的补充:
阿雷戈还是个儿童的时候就遭遇了家庭的悲剧。他出生在安姆一个传承了数百年之久的法师家族。在安姆,这个商旅繁忙的炎热城市,这个被称为金钱之都的地方,人们的肮脏欲望无时无刻不在膨胀燃烧着,财富和权力掌握在富豪商贾的手中,但最珍贵的魔法却被控制在安姆的阴影之下,被强大的蒙面法师协会所操控。

然而梅耶赫尔家族在安姆的权利之网中周旋了数百年依然屹立不倒,家族的每一座豪宅,每一砖每一木都聆听过阴谋的低语,感受过毒药和黑魔法的气息。就像安姆所有的法师一样,他们狡诈又低调,非常懂得明哲保身的道理。

但是任何家族的运气都不能维持得长久。阿雷戈的父母,一对优秀的法师,没有忍住对力量的渴望,被一个名为克莱德的同僚怂恿,参与了一项邪恶魔法的研究。这魔法招来了异空间的恶魔,腐蚀了他们的心智。当蒙面法师赶到他们的实验室时,房间里还残留着邪恶的痕迹,被打翻的实验器具上燃烧着细细的黑色火焰,撒发着难闻的气味。而阿雷戈的父母已经精神失常,互相撕扯啮咬着对方却不感到疼痛,鲜血从眼中流出,嘴里只能喊出毫无意义的词句。他们谁也认不出,包括当时还年幼的儿子。而一切的始作俑者克莱德却盗取了夫妻俩所有的研究成果逃走了。

阿雷戈就这么失去了他的父母,他们被送去了遥远的禁魔监狱,那里是法师协会关押重犯、疯子和狂徒的地方,阿雷戈此生都没有再见到他们。夫妻俩的财产迅速的被家族各方势力瓜分,他被送去了同族的叔叔的家里寄养。那时候他才八岁,迷茫又绝望,而叔叔家里的所有人都当他是空气,除了年纪跟他相仿的堂哥菲尔让斯。娇生惯养的菲尔让斯专横又跋扈,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统治着这个黑头发,整天郁郁寡欢的堂弟,把他当作自己的跟班和娱乐对象。

随着两个孩子年岁渐长,变成了英俊的少年,一丝奇怪的暧昧情绪竟然渐渐产生。古老的家族里总是充斥着陈腐的空气,面对着那些冰冷的房间,发霉的卷轴,大人们的窃窃私语,那些不可言说的阴暗的秘密……能有彼此的陪伴是多么美妙!不可避免的荒唐故事在大人们的眼皮底下发生。尴尬只持续了短暂的一瞬间,两人都顺从无比地遵循了成长期欲望的指引,或许是梅耶赫尔疯狂的血液都在他们的身体里涌动。

“阿雷戈,今晚来陪我玩儿。”每当红头发的堂哥凑到他弟弟的耳边这么说,阿雷戈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他会放下书,露出一个暧昧的微笑,回头观察菲尔让斯眼中翻腾的欲望。他太了解了,他太了解他堂哥就是一团不停翻腾的火焰,做什么事情都来得快,去得也快,突然爆发的活力能让他干出任何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跟自己堂弟在床上操来操去那种事儿。一旦他厌倦了,这团火焰就会迅速的冷却下来,然后为一个新的目标再度燃起。

黑发的少年观察着他的兄弟,观察着他看女孩子的眼神,知道菲尔很快就会放弃跟他的游戏,去追求新的乐趣。他并不觉得奇怪。从小到大他一直就这么观察着,堂哥的一切都被他看在眼里,但是堂哥却从来没有认真的看过他。也许在菲尔让斯心目中,阿雷戈永远是那个瘦巴巴的,刚到叔叔家无所适从的小男孩。即使这小男孩的身材越来越高,肌肉也渐渐在细瘦的胳膊上隆起,也是永远依附与他,恭顺又乖巧的。他不知道阿雷戈沉默的外表下也有一团火,那是一团黑色的毒火,从他父母狼藉的实验室里开始燃烧,至今也没有熄灭。

阿雷戈清醒的知道自己也不是什么好货。他憎恨那个夺去他家庭的法师,憎恨那些无动于衷的同族,但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他没用又懦弱,只能寄人篱下,叔叔不喜欢他,但是他可以讨好堂哥,即使是陪他玩最荒唐的游戏。没有关系,他才十四岁,时间还长着,叔叔不让他碰魔法,他还可以练习剑术。他会长大,会变得强壮,然后残酷的杀掉仇人,把他一块一块的肢解成碎片。为了这个目标,他可以忍耐一切。

在一个乌云密布的夜晚,阿雷戈刚刚结束练剑,路过叔叔的房间,只是往里一瞥,他浑身的血液便变得冰凉。是那个人!

为什么那个人会坐在叔叔的会客室里?为什么叔叔还微笑着和他在谈话?他太震惊了,直到叔叔起身将那个法师送出门去,他还呆呆地站在原地。

“为什么……不抓住他?”阿雷戈听到自己的声音无比的嘶哑。

叔叔凝视了他一会儿,然后摊开双手。

“我不能。”

阿雷戈胸中的那团火快要爆炸了。他能猜到是怎么回事,无非是什么政治上的相关,利益上的牵扯,法师协会的地位之类的;叔叔的脸在眼前摇晃,他真想对那张脸吼道:你还记得他们吗?那是你的兄弟,你的弟媳,他们还在禁魔监狱里腐烂!

然而他内心有个幽幽的声音在嘲笑他:你也不过是一个利用兄弟感情,出卖自尊来苟活的家伙罢了。

他抓紧了拳头,指甲深深地抠进了肉里;然后头也不回地冲出了门。

阿雷戈在夜晚的街头跟踪着那个法师。在安姆,一个手无寸铁的少年夜晚出门并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但是阿雷戈此时什么也察觉不到。他脑中一遍遍的回响着父母疯狂的惨叫,他们流下的血盖住了他的眼睛,让他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除了那个法师的背影--用什么来杀掉一个法师?木剑?石头?还是路边的土块?

阿雷戈并没有来得及实施他的决定。一个寻找猎物的吸血鬼直接抓住了这个失心疯一样游荡的少年,把他拖到了自己的窝里。他的人生本该就这么终结的,但是这个吸血鬼出于某种考虑,只是把他当作储备粮准备慢慢的吃掉。更加幸运的是,一个海姆牧师的小队找到了这个巢穴,并且救出了半死不活的阿雷戈。

“海姆在上,你住在哪儿?孩子?”

黑头发的少年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话。

“我没有家。”


阿雷戈最后一次回叔叔家,是在海姆牧师的陪伴下。他快速地跟叔叔签署了协议,放弃自己身为梅耶赫尔家族成员的一切权利,从父母那里继承的财产,全部转移给叔叔(虽然这份财产早就被叔叔占据了)。双方握手言和,海姆牧师表示从此以后将把这个孩子引入真理的道路。

阿雷戈和牧师走出门的时候,菲尔让斯追了上来。

“你真是疯了!一个法师家族的人去教会?整个家族都会成为笑柄!你要去给孤儿传播福音吗?你要成为正义的,保卫安姆的圣骑士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尚了,你这狡猾的小鬼?”

他突然扯住阿雷戈的手臂,拉得少年打了一个踉跄;阿雷戈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一把卡住了脖子,勒得他喘不过气来。他意识到菲尔是真的生气了,堂哥很少会这么粗鲁地对待别人。菲尔继承了家族典型的帅气外貌,总是带着玩世不恭的微笑,开开心心地从每个人身上找乐子。就算他骨子里是个没担当的混蛋,也没有谁真正讨厌他。阿雷戈从来没有真正相信过菲尔对他的感情,但他也记得,有那么一些时候,他会抱着他的堂哥,把脸埋进那火红的头发,说:“你真温暖。”

他们曾经这么近,这么近……而现在,菲尔让斯正在为失去了对他弟弟的控制而愤怒不已。他紧紧地抓住这让人糟心的弟弟,眼里仿佛要喷出火来。

“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对,”阿雷戈暗暗用劲,掰开让他窒息的手指,“我就是要去复仇。海姆会给我永远警戒的眼睛。他守望,监视,而我就去执行。我要让恶人溺死在自己的鲜血里。我要割碎他们,刺穿他们,我要--”他咬牙切齿,完全无视堂哥惊讶的眼神,“我要让世间的恶人死无全尸。这世间存在如此多的苦难,皆因罪恶之人横行!一个个地,找到这些杀人的凶手,变态的罪犯,袭击平民的暴徒,还有堕落的法师。当他们在九层地狱哀嚎的时候,会后悔自己所犯的罪!”

菲尔让斯漂亮的眉毛高高的扬起,然后又愠怒地拧成一团。有那么一瞬间,他举起了拳头,像是要揍他的弟弟;随后又颤抖地放下了。“愚蠢!”

阿雷戈后退了一步,远离他高傲的堂哥。

“就算是你……如果你也变得跟他们一样,那么,小心背后的利刃吧!”

他走了。菲尔让斯没有再追上来。

索欧克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03-22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