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暮光 (大叔之间的基♂情)

向下

【article】暮光 (大叔之间的基♂情)

帖子  索欧克 于 周日 三月 23, 2014 10:53 pm

简介:两个圣职者大叔的肉。不要在意逻辑…
康拉德·海耶克,海姆圣武士
阿雷戈·梅耶赫尔,海姆战牧

----------------------------------

是赤手空拳跟一百个半兽人搏斗更糟糕,还是下班路上一脚踩空掉进了眼魔的巢穴更糟糕?
康拉德现在觉得上面两个假设都是天堂。因为他目前的处境实在是尴尬得无以复加了。
他跟一个男人不小心闯进了一间打不开的密室,还踩中了一个倒霉的催情术陷阱,粉红色的香雾喷了他俩一头一脸。法术很快发挥了效用,禁欲好几年的圣武士发现自己可耻的勃起了,当着他同伴的面。糟糕的是,那个人还是阿雷戈。
为了伪装成平民探查情报,他跟阿雷戈都没穿装备,只穿了简单的便服。便服的裤子根本遮不住两腿之间那难堪的部位,康拉德低头看了一眼就发出痛苦的呻吟。他绝望地环视四周。他们所在的这房间闷热又密不透风,还散发着一股甜得腻人的檀香味道。墙上点着几只光线柔和的永明灯,屋里没有什么家具,占据最大空间的是一张巨大的圆形床,铺着深红色的床单,还挂着同色的纱帘。一个充满色情意味的房间。床边的小桌子上甚至还放着一些可疑的小玩意儿。催情术的效果好得惊人,康拉德只觉得浑身发热,口干舌燥,脑袋也晕乎乎地,浑身的血液都往下身流去,为了转移注意力,他只有把精力发泄在倒弄那打不开的门上。
“别白费劲了,”常年冷着脸的牧师提醒他,“你再撞也撞不开的。这种机关我知道。有的法师会弄这种把戏。享受的房间。”
“不可能。这太荒唐了!”高大的圣武士脸涨得通红,一遍遍的用肩膀撞着紧紧关上的门。“要怎样才能打开它?!”
他身后的人沉默了。康拉德回头看着他的同伴,黑发的教士别过脸去,耸了耸肩。
“你懂的。***!”

他现在也不好过,圣武士能看得出来。平时处变不惊的阿雷戈额头上已经出了一层细汗,脸色少见地浮上了一层潮红。他紧锁眉头,揪着自己短短的络腮胡子,烦躁地把手臂放下又抱起来,牙齿咬得咯咯响。康拉德猜想他一定是在思索如何报复设置这机关的人。但首先,他们得先度过目前的难关才行。
如果唯一的方法就是跟阿雷戈来一发……哦不,这太可怕了。如果康拉德这个六尺多高,肌肉虬结的大汉还有什么忌惮的东西,那他的圣职者前辈阿雷戈绝对是其中的一个。他昨天还斥骂这家伙是心理扭曲的变态呢。康拉德记得这个牧师种种极端的行为,比如一根根剁掉敌人的手指头,就因为他喜欢。即使他们信仰的是中立阵营的海姆,这样也太过分了。圣武士根本无法想象要怎么跟这样的人发生亲密的关系。相比之下他俩都是男的这个事实反而没那么重要了。
越来越热了。康拉德使劲地把龌蹉的念头驱逐出脑海。下身胀得发痛,他思考自己撸一发会不会破解这个法术。这时候阿雷戈突然凑近了他,拍了拍他结实的肩膀。
“我说,海耶克兄弟,其实你长得还是不错的。特别是身材。”
康拉德差点跳起来。“别这样。”他无力地说。
“我们得尽快离开这儿。”
“我不想跟男人搞。”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
“因为---”康拉德回头看着牧师,对方把他从背后压在门板上,对着他的耳朵吹了口气,又热又痒,把他嘴里的话堵了回去。因为尴尬,或者别的什么,圣武士的脸涨得更红了。该死,他已经三十多岁了,不是乳臭未干的小男孩。“因为你是个令人憎恨的混蛋。”
“那你为什么还老跟我搭档?”
这个问题噎住了康拉德,平心而论,他的前辈除去那些变态的爱好之外,还是个很有魅力的成熟男人,那颇有南国特色的英俊面容,要是他不做圣职者,至少会有一打的贵妇为他疯狂。再说他俩的性格其实很合得来,合作任务时总是配合得完美无缺。
“那是因为我欣赏你的能力,你的忠诚,你的决心,除了---”
“这种时候你还想跟我探讨真理么?你都硬成这样了,兄弟。”牧师的手往下滑,摸到了他的敏感部位,那里已经坚硬如铁。骑士浑身颤抖起来。阿雷戈拽住康拉德的胳膊,他的力气很大,用力一拖把圣武士甩到了床上,然后迈开两条长腿骑到了他身上,开始解自己衬衫的扣子。“这是任务,海耶克骑士,不要拖延时间。你不喜欢被肛交的话,就插我好了,出去以后我会找人把你这天的记忆消除掉,你还是那个完美无瑕的骑士。”他的语气就像平时讨论战术一样地毫无感情。
“你这个疯子---”康拉德叫道。阿雷戈已经扯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结实的深色胸肌和毫无赘肉的窄腰,他已经年近四十了,但是肌肉的线条依然像年轻人一样紧实。他感到身下的骑士喘息了一声,越发不安起来,扭动着想摆脱他的钳制。
牧师用膝盖压住圣武士的腹部,把汗湿的头发从脸上拂开,扬起了下巴,俯视着身下的骑士,“不要露出那种表情啊,海耶克,看起来像个被强奸的少女一样。你还在禁欲当中吗?为你的妻子守节?她已经死了四年了。”
他跨在康拉德身上,嘲弄地弹了弹对方裤子下绷得紧紧的巨大凸起,敏感的地方突然受到刺激,引得圣武士发出一声难耐的呻吟,汗珠从额头上掉了下来。
阿雷戈笑了起来,“哦,海耶克兄弟,你可真大啊,”他隔着薄薄的布料抚摸着圣武士灼热的性器,动作无比的色情。

康拉德再也无法忍受了。他猛地坐了起来,一手抓住阿雷戈的腰,一手扯住他的头发往后拉。这个动作让他俩的身体更紧密地贴在了一起,牧师因为疼痛眯起了浅色的眼睛。“前辈,你很享受?把我当成你那些猎物玩弄?”圣武士拉扯着这个教士的黑发,急促的呼吸喷在对方的脸上,“没有关系,我们就来玩个痛快。Have fun.”他扯下了自己的裤子,尺寸大得惊人的那根急不可耐地弹跳了出来,阿雷戈的表情僵住了。牧师能猜到康拉德的尺寸很雄伟,但是实物竟然比他想象的还要有冲击力。他突然有一种自己挖坑给自己跳的感觉。
圣武士用强壮的手臂紧紧地圈住了前辈的腰,带着怒气啃咬着深色胸膛上的乳头,他又舔,又咬,牧师的皮肤有微微的咸味,还带着滚烫的肉欲的味道。阿雷戈因为刺痛和酥麻的感觉低低地叫出了声。他的手指插进圣武士白金色的短发里,想把这愠怒的骑士推开一会儿,但是康拉德抓住了他的手,抬起头咬上了他的脖子,在上面留下了一道血痕。
“你弄够了没?”阿雷戈骂道。
“还早得很,你这恶魔。”康拉德扯下了他前辈的皮裤,把他俩火热的性器抵在一起套弄着,粗重的喘息弥漫在两人之间。牧师的情况不比他好,渗出来的前液已经把他的手都打湿了,“你有什么立场说我,阿雷戈兄弟,你看看你自己,是憋了多久才变成这样啊?”阿雷戈没有搭腔,他紧闭着眼睛,身体随着康拉德的频率起伏着,从牙缝中挤出低低的呻吟。康拉德发现这种控制对方的感觉非常美妙,他用带着老茧的粗糙手指摩擦着对方前端的小孔,牧师的身体剧烈的颤抖了一下,竟然就这么高潮了。
阿雷戈自己都不敢相信。他艰难地喘着气,黑发披散了下来遮住了大半张脸,用余光看到他们双腿之间一片狼藉。他沉浸在高潮余韵带来的晕眩和放松中,感到圣武士扶住了他,把他汗湿的头发拨到耳后。那粗糙的手指在他左眉骨那里停留了一会儿,那里有一道伤痕,是一场针对他的会议上,一个老牧师给他留下的纪念。用海姆的圣徽砸的。牧师躲开康拉德的手指,像是要逃离他一般把头往后仰去,露出脆弱的脖子。康拉德舔了舔那道之前被他咬出的血痕。

“这真是太丢脸了。”阿雷戈咕哝道。他从圣武士身上起身,抓着对方的肩膀用力把他按倒。“做得不错,大个子。我会奖励你的。”梅耶赫尔的疯狂血液又在他的身体里流窜着,他低下头去。
圣武士的脸上写满了惊讶。“你不需要做这个。阿雷戈!”
牧师张开嘴把那依然坚挺的庞然巨物含进嘴里。他舔干净流出来的前液和他自己留下的白浊。他不在意腥膻的味道,也不在乎自己的身份。康拉德太大了,顶住他的喉咙,他依然没办法整个吞下去。忍住反呕的冲动,牧师努力地吸吮着,用舌头钻着那灼热的小孔。手也没闲着,他对那对阴囊又搓又揉,听到康拉德大声的呻吟了起来。“啊……行了,够了,阿雷戈!”
快感不断地累积着,一阵兴奋的电流窜过康拉德的脊背,他低吼着,无法控制地抽动着,射了出来。他还是被这个邪恶的牧师榨出了汁。牧师伏在他的腿间,脸上全是白浊的精液,顺着那性感的嘴唇和瘦削的下巴流下来,在黝黑的皮肤上无比的刺眼。阿雷戈舔了舔嘴唇。腥咸的味道让他皱了一下眉头。然后他伸出舌头,在康拉德依然硬着的巨根上又舔了一下。

圣武士目瞪口呆。这种***的景象让他全身燥热,跨下的那根又胀痛了起来。
这还是法术的作用吗?不,不能再欺骗自己了。他从见到阿雷戈的第一眼起,就被吸引了,就像暮光追随着暗夜而去。他敬佩这个人的决断和能力,也痛心于他堕入复仇的深渊。只是他沉湎在对亡妻的思念当中,从来没有注意过自己真实的感情。

如果他们在更美好,更年轻的时候相遇,该会变成怎样?种种复杂的思绪涌上来,对妻女的愧疚,对自己的质疑,还有无法挽救阿雷戈的绝望。他的双眼酸痛。
阿雷戈爬起来,惊讶地看着他。“你爽的时候竟然会像娘们一样的哭起来。”
“不,这……只是汗水。”康拉德解释道。他起身抱住了他的前辈,擦掉他嘴角的污物。“你真的不需要这样做。”
“这对我来说没什么。”阿雷戈有点尴尬地想从高大骑士的怀抱中挣脱出来。他低头看了看,“看来法术还没解除。你可真够劲的。”
话音未落,康拉德便像大熊一样扑了上来,把他压倒在深红色的床单上。
“我想要你。”他咬着牧师的耳朵低低地说,他们赤裸的肢体摩擦着。

我想要他,康拉德想道,我想狠狠地贯穿他,把我的种子送入他的体内,想看这张冷漠的脸在欲望中为我扭曲,在那颗冻硬结冰的心上敲出裂痕,让他在高潮中呼喊我的名字。海姆,你能否宽恕我的堕落?

扩张到第三根手指的时候,阿雷戈便叫停了他。“可以了,进来吧。”牧师抬起髋部在圣武士的灼热上蹭着,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样。
“你会受伤。”康拉德坚持道。
“我是牧师。”
圣武士知道再坚持下去也没有用。他缓缓地插入了进去,火热的内壁绞紧了他,他俩同时发出满足的呻吟。

他们不知道在这欲望的房间里纠缠了多久,也不知道高潮了几次,圣武士一遍遍的贯穿着他的前辈,他们身下的床单已经被淫乱的液体给浸湿了。康拉德把阿雷戈翻成脸朝下的姿势,两只大手抓住了牧师的窄腰,像骑马一样地上他;这个姿势似乎能让牧师特别的兴奋,他的腰部随着撞击的节奏扭动着,发出淫乱的水声,不顾尊严地大声浪叫了起来。
“叫我的名字。”康拉德一边抽插一边命令道。
阿雷戈把脸埋在枕头里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圣武士在他快达到欲望顶点的时候拔了出来。
“不要,求求你。”牧师发着抖,用低沉的嗓音哀求着。
康拉德俯下了身子,把他强壮的躯体压在牧师的身上。他伸出手,摩挲着牧师因紧张而僵硬的脖子,修剪整齐的短须,然后盖住那双总是笼罩着阴霾的眼睛。他感到掌心有点湿润。“就这种时候,叫叫我,好吗?”
牧师顺从了。“康拉德……”他低低地叫着。
“康拉德,我需要你。”
圣武士再度把他的巨物插入了阿雷戈的身体,直入最深处,换来一声夹杂着痛苦和满足的呻吟。他把他的牧师搂到怀里,掰开牧师的双腿换成坐着插入的姿势,一边亲咬那粘着细汗的脖颈,一边抚慰着对方的乳头和前端。在多重的刺激之下,他的前辈没坚持一会儿就颤抖着射了出来,内壁在高潮中咬紧了圣武士,让康拉德也释放了自己的欲望。他搂紧了阿雷戈,过了一会儿才拔出来,带出大量的夹杂着血丝的精液,顺着牧师的大腿流下。
两个人慢慢恢复了清醒。房间里那股甜腻的味道渐渐的散开,魔法似乎终于解除了。

他们沉默地收拾自己,康拉德捡起散落房间的衣物穿上,他尝试着推了一下门,门咔嗒的一声开了,凉丝丝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他毛发直立。他深吸一口,敲敲混沌的脑袋,回头看见阿雷戈斜倚在床上,不知从哪找来了一个水烟袋,正狠狠地喷出烟雾,把他的脸遮得模糊不清。
康拉德找到牧师的外套,披到他的身上。
“我知道你不会听。但是我没法不说。你不要再沉湎于自己的私欲了。”
阿雷戈抬起那双浅得没有颜色的凌厉眼睛,透过烟雾看着他。“这是一个刚干了自己前辈屁股的人说的话吗?”
“……不是这个。是你的仇恨。我不知道是什么把你变成了这样,但是虐待其他人无法拯救你自己。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放下它。”
阿雷戈的脸色晦暗了下来。“我知道。不会太久的!运气好的话,就在明天,运气不好的话大概还得十年,二十年?等我死的时候,我就能放下了。”
康拉德不知道该如何应答。他把阿雷戈拉起来,问他是否需要帮助,牧师摇了摇头,他俩赶紧离开了这个房间。

他们走过长长的暗道,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任何人。出口很快到了,外面已经是傍晚,星辰闪烁在深蓝色的天空上,暮光正一点点的消融下去。闷热的空气变得凉爽,刚才的一切仿佛一场幻梦。
“我不会消除今天的记忆,”他们爬出暗道的时候,康拉德说道。
阿雷戈嗤笑了一声。“你不要当完美的骑士了?”
“完美的骑士只存在故事书中。我只是个怀有自己罪孽的普通人。”
他们揣着自己的心事,一前一后地走向未知的未来。黑夜很快吞噬了他们的身影。


----END----

索欧克

帖子数 : 3
注册日期 : 14-03-22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