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季风】莫林亚姆&泽尔纳——茶会——

向下

【深水城·季风】莫林亚姆&泽尔纳——茶会——

帖子  泽尔纳 于 周日 七月 12, 2015 8:51 pm

——莫林亚姆——
莫林亚姆裹紧了袍子走在大街上,踩过这一年也许是第一批从梧桐树上落下的秋叶。法师的右臂用绷带吊在胸前,标志着他不久前曾经因为某些原因受了点小伤,虽然他的孪生兄弟宣称自己只需要三秒钟就能把它治好,不过出于“从不低头”的骄傲,莫林亚姆拒绝了这个小小的善意——请各位稍稍体谅,莫林亚姆在不到一年以前还都是费因斯家的继承人。
是的,他现在已经没有继承权了,这对于他来说只不过代表着从此自家族义务中解脱出来了而已。然而随之而来的小小的副面影响,就是他哥哥上位以后正在逐步对他进行经济上的约束。
“所以我允许那两个混蛋,还有他们不怎么温柔的洋娃娃住在我家里也只是因为他们带来的魔法有利于我的研究……”莫林亚姆一边快步走过狭窄的转角一边喃喃自语着。很快,他在一座看起来像是民家的建筑物门前停住脚步。
“凯利,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人。”法师轻声命令道,没有人回答他,但是此前一直蹲在肩膀上的黑猫跳了下来,动作轻巧的跃上民居的窗台,随后绕到侧面。
“啊,你在家,很好……其实,我只是想要找你叙叙旧而已,泽尔纳。”
法师笑了笑,抬起那只没有受伤的左手,敲响了泽尔纳·霍格维特的门。

——泽尔纳——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泽尔纳有那么一小会稍微地产生了一些不太妙的预感。
大部分来拜访这个情报贩子的人都不会直接去敲他家的大门,而是会去一些他经常出没的地方找他。当然泽尔纳的住处并不是什么隐秘的地方,这只是一些大家默认的规矩,防止那些干着不太合法的生意的人们对自己产生不必要的敌意。
他一边起身走向玄关,一边认真地回忆了一下上个自己找上门来的访客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如果是某个常来找他玩的少年圣武士,那他应该在很远的地方就听到声音了——或许也可能是哪个哭着要他负责的姑娘?哦好吧但愿别是那样。
当看到莫林亚姆站在门前时他的表情变得放松了一些,毕竟对方曾经是他的雇主,还是一桩让他好好地赚了一票的生意。上一次这个法师来找他时脸上挂着两个像是熬夜一个月才会有的黑眼圈,随时一副会就地崩溃的样子,而这次看起来脸色还不错,至少没之前那么惨,只要别去注意他用绷带吊在脖子上的右臂就好。当然实际上泽尔纳有敏感地意识到那条看起来不知是脱臼还是骨折的胳膊应该和自己有关……
“呃…哦原来是你,好久不见,莫林!从北地回来后我们有好长时间没见了吧?”泽尔纳依旧保持着那种愉快的样子,把门打开让出一条道,“你看起来精神多了!而且……呃日子应该过得应该挺精彩?”

【此处由于某法师动作过于暴力而被深水城影片审查会强行剪辑】

——泽尔纳——
那个法师冲着他的脸挥起拳头,泽尔纳条件反射一般地向后急退一步,想要避开那一击。接着莫林亚姆居然向他扑过来把他压在地上,情报贩子觉得他一定是为了防止自己逃走,没错这是酒馆里那些小混混们打架时的常规招式之一。于是他下意识地抬起一点胳膊想阻挡接下来可能遭到的攻击。
“我们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莫林亚姆·费因斯,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下来,我想我们只是朋友关系,还没有到需要负责的地步…”在听到[负责]这个词的时候,泽尔纳确实停顿了一下,用以回忆最近几个月仅有的几次醉酒经历中他到底是在哪儿过的夜。
不管莫林是因为什么原因来找他的,泽尔纳觉得他或许该庆幸莫林亚姆没打算当场就把他变成一只斑点青蛙什么的,毕竟他几天前刚把这位法师的行踪住址透露给了三位奇怪的顾客。当然这并不是为了钱,泽尔纳自认为像他这样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生意人是绝不会为了一点情报费而出卖自己的金主之一的。

——莫林亚姆——
“你要对我的……身体,负责”他用最幽怨的语气再次强调着这个极为可能引起致命误会的词,“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了两次。”
法师保持着俯卧的姿势略微挪动了一下身体,如果忽略正在挤压下疼痛着断裂的尺骨的话,夹在自己和地面之间的情报商抱起来还挺舒服的,至少泽尔纳不是个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小姑娘,也不会煞有介事的抽着空烟斗,更不会从脖子里面伸出触手。他从两具肉体的间隙中抽出左手,撑住地面,打算给泽尔纳留出一点呼吸的空间,然后低声而快速地说着,“好了,我的胳膊会断掉都是因为你告诉了那些混蛋我住在什么地方,我会摔倒都是因为我想要揍你的时候刚好[划去]丢出了一[\划去]被你家的台阶绊倒了,我会压在你身上都是因为如果能引起什么误会就太好了。而我现在如果想站起来的话,你大概非得扶我一把不可,老朋友。”

——泽尔纳——
“哦别在我家门口说这些有歧义的话,邻居会以为你怀了我的孩子。”泽尔纳非常艰难地从法师的体重压制下挣脱出来,把正坐在他脑袋边上舔爪子的凯利赶开一点,“你要起来是吗,好的我扶着你,别踩着你的猫,它跑到你脚边了。”他伸手扶着法师还没断掉的胳膊,把他从玄关地板上拉起来。然后去把因为刚才的混乱而大开着的房门关上。泽尔纳可以立即用自己一整年的运气向幸运女士发誓他绝不是为了钱才出卖莫林亚姆的,你看如果你被一名巫妖还有他那两个不知是什么鬼东西的随从堵在小巷里,你多半也会选择暂时保住小命而不是变成垃圾桶里的尸块被野猫啃的。
“那绝对是有什么误会,我亲爱的莫林,”泽尔纳无辜地眨眨眼,走到房间另一头的橱柜那儿,装作是要为法师找瓶治疗药剂来,实则是想拉开点安全距离,“泰摩拉在上,我还以为那些是你的法师朋友,为了什么性命攸关的事情来找你帮忙。”泰摩拉在上,那两个法师可都戴着书卷会的标记,就算世界上真的存在想要和这些家伙作对的人,那也绝不是他这种无名小卒。

——莫林亚姆——
“说得就和我能踩着它似的……”他看了一眼开始绕着情报商的裤腿打转的黑猫,面无表情地说。时值秋季,不过泽尔纳家里还算暖和,莫林亚姆环顾着屋子里杂乱的摆设,很干脆地承认比起他哥哥那简直不像有人住过的房间,还是他的老朋友这里更符合他的口味,不只是家具和装饰,更重要的是,零食,酒。
他趁着泽尔纳翻东西的工夫拖了一张椅子坐下,并且很快把腿也蜷了起来,就是那种见过一次便多多少少会有点印象的莫林亚姆式的坐姿。小小的桌子上的一个杯子里装着半满的液体,他把它拿起来嗅了嗅,然后毫不在意的喝了一口,嗤嗤的笑起来,“他们不是我的朋友,至少你出卖我的时候还不是,你看,我的,哦,朋友,虽然意义不太一样,不过我想大部分你都见过,艾萨卡·伊瑟拜,还有似乎对你挺感兴趣的某个——我想下一次我应该把塔都一起叫来喝个茶。”

——泽尔纳——
经过一番努力,情报贩子总算从柜子深处找到瓶不知出产年代的治疗药水,接着像是要证明两者间的深厚友谊一般将瓶子抛进莫林的怀里。然后把他那瓶珍藏许久的白葡萄酒藏到柜子更深的地方。“得了吧,你的朋友一定不会喜欢挤在这么间小破屋子里喝劣质红茶的。”他把法师留在椅子上,然后走进低矮的小厨房里寻找茶叶和热水,他总觉得莫林亚姆·费因斯可能有些缺乏安全感,从那个蜷缩成一团的坐姿就能看得出来。除此之外泽尔纳对这个有点神经质的法师还是挺有好感的——只要别对忠诚度要求太高。
“我敢断言,如果他们逼问的是我的行踪,你甚至会走在前面给他们带路!”泽尔纳表情严肃地端着红茶从厨房里走出来,把茶具和饼干一并摆到小木桌上。“所以别露出这副表情,高兴点,你看你至少还能走过来找我喝茶。或许你会喜欢和我聊聊你是怎么从巫妖手里全身而退的?

——莫林亚姆——
法师放下变冷的饮料,看着冒着热气的红茶从壶嘴里流出来,在思考要加几颗糖的时候回忆着那些关于喝茶的时候要将茶杯与托盘一起端起来的过时礼仪。
“说不上全身而退,他们只是想从我的研究成果里分一杯羹,如果在那之前我还没有被他们的洋娃娃拧掉脑袋的话……不过这样的好处是,我的法术就并不只有廉价卖给黑暗情报网这一条路了。虽然你是个混蛋,不过这次我认为你大概做了件好事,那就是我没有在你开门的时候就把你变成青蛙的原因——哦开个玩笑,我今天根本没准备那个法术。”
说完这些,他再次陷入短暂的沉默,眼神有点空洞地望着深色茶水里映出的倒影。无可否认,那个被叫做夏朵琳的洋娃娃给他这两天的行动造成了一些小小的困扰,但好在他的左手除了可以用来搅动茶匙之外,也同样可以用来施法。
在他决定把茶杯和托盘一起端起来之前,莫林亚姆又向里面加了最后一颗放糖。“所以,你看,既然连自己的房子里都呆不下去了,我有没有别的地方可以逛……”

——泽尔纳——
“随时欢迎你来躲…不对,我是说随时欢迎你来喝茶,当然,如果能带着赚钱机会来就更好了。”泽尔纳赶在法师把那句话说完前接上话头,似乎是生怕对方提出别的什么要求。麻烦够多了,他可不希望因为某人的关系而再和那几个怪人有什么瓜葛。
他拖过桌子边的另一个小圆凳坐下并惬意地伸直双腿,接着开始在装饼干的盘子里翻找自己喜欢的口味,全然不顾这个动作在访客面前显得多不礼貌。
“按照你的说法,那些人只是想买你的研究成果……”短时间的沉默后,他又将目光落到莫林那包着绷带的手臂上,“我从没想过你居然是那种会为了守护自己的研究笔记不惜挨打的类型。而他们居然只是折断了你的胳膊,甚至都没有把你用铁链锁在实验室里吗?

——莫林亚姆——
“不,这可不是什么保卫财产的英勇行为。”他说着,伸手从情报商手里抢走那块刚刚被拿起来的饼干,并把它泡进茶杯里面。
从前除了艾利西亚意外,法师似乎很少和其他的人吐露自己的委屈——姑且暂时这样为他的情绪命名吧——不过他与泽尔纳的关系仅仅止于情报和钱,这种不会被对方揪住什么言辞上的把柄的感觉,他觉得还算不错。关于安卡洛,缇利斯,还有洋娃娃夏朵琳,莫林亚姆的抱怨简直能够堆满深水城所有的大衣柜,而他也的确花了相当多的语句向情报商描述前几天突然出现在自己家的那三个人究竟有多么不可理喻。
最后,他就着晾凉了的红茶喝下剩余的点心渣,“说到赚钱的机会,如果你有那个发战争财的想法的话,月海在打仗了你不知道吗?”

——泽尔纳——
泽尔纳皱眉看着那块曲奇被塞进红茶杯里,并没有指出莫林似乎错误了的茶点食用方法,他心想是不是应该给法师弄杯牛奶来。
他一副认真的样子听着莫林的抱怨,不时同情地——或者说虚伪地摇摇头点点头,发出几声礼节性的惊叹,并且将装饼干的碟子推到莫林手边邀请他再拿几块。情报贩子还是挺喜欢作为一个合适的倾听对象的,特别是倾听莫林亚姆的抱怨。实际上这个法师说给他听的事情不论是那些值钱的情报还是单纯的朋友间的抱怨,用不太准确的词眼来描述的话,就是在泽尔纳听起来那些大多数就像是什么奇闻异事。就比如说那三个正住在莫林的家的怪人——巫妖导师和他被污化的人类学生,以及他们的秘偶护卫。这热闹可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更何况他们还是书卷会成员。他专注地听着莫林亚姆抱怨自己如何因为说错话而被那个秘偶少女扭断胳膊,以及在这几天的时间里要如何如何地忍受那两个煞有架势端着空茶杯品评茶叶和点心的疯子师生。当然他不能表现得太过兴致盎然。
“月海…?呃你说的是那件事对吧,我知道,最近关于那里的传闻到处都是,”莫林亚姆突然转移话题让情报贩子有点反应不过来,叼在嘴边的半块饼干有点唐突地落回到手里,“确实是个不错的赚钱机会,但战争这东西——好吧你难道不觉得我被散塔林会或者是班恩教会雇佣是件很奇怪的事情吗?”

——莫林亚姆——
“比起你会接受侵略军的雇佣向你的祖国发起攻击,我宁愿相信凯利是一只忠诚乖巧又温柔的小猫咪……你说对不对,凯利,基尔霍兰?”他耸了耸肩,钻进桌子下面,把他的猫从情报商的裤腿上撕下来,被拎住后颈的黑猫反抗性抓向主人的脸颊,不过莫林亚姆虽然称不上强壮和敏捷,比起凯利,却有着体型上的绝对优势……
“就像它总是不喜欢我这个主人一样。”莫林亚姆随手把猫丢回地板上,用一种无所谓的语气说,“我会回去的,泽尔纳,虽然我以后不会变成家主,但是只要我还姓费因斯,就早晚得回家。别用那种眼神盯着我,这可是我哥哥的原话,一字不差。说起来我还要好好感谢他,如果不是他拿走了戒指,这次要上战场的就会是我了,你说骑在马上用魔法烤焦一群一群穿着铁盔甲的士兵会不会很有趣?”
法师很自觉的又往杯子里倒了些茶,冲掉粘在瓷壁上的点心渣,“哦,我会想你的,可敬的情报商,如果我回来了,你柜子里那瓶酒要记得给我留着!还有,我今天打算住在你这了,你得对我负责,泽尔纳。”

——泽尔纳——
“无底深渊在下,”情报贩子用一种夸张的语气叹息着,“你就不能在旅店里住一晚吗?别指望我会把床让给你…好吧,如果你一定非住在这里不可,我去找个睡袋来给你。”

------------end------------
avatar
泽尔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2-09-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