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拉兹&艾玛迪斯——大叔和美少年不得不说的故事——

向下

【路斯坎·启程】拉兹&艾玛迪斯——大叔和美少年不得不说的故事——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十二月 26, 2011 1:10 pm



——艾玛迪斯——
趴在床铺上把玩着从市集买来的小玩意,任由湿漉漉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劈啪燃烧着的壁炉维持着房间的温暖。完全只能用杂乱无章来形容的木雕像,大概就两指挪开的宽度。只有底部的花朵刻印透露来历。「搞什麽鬼...把药做好随便塞进哪个木雕里等有缘人?真搞不懂前辈们的想法。」叹气的把木雕丢进火炉旁,再用火夹把内容物--一个小药瓶给拿出来。
透明的瓶子里头装着浅蓝色的药剂,大概一汤匙左右。瓶身上用乱七八糟的字写着药名。「内服外用涂抹皆可?昏睡...?还是即死?...最後一个字错了差很多啊?!前辈你们的字可不可以不要这麽艺术?!」都快把眼睛贴到瓶子上去,却还是辨认不出上头的最後一个字。瞪着药剂试图能够从上头找到些蛛丝马迹。



——艾玛迪斯——
坐在酒馆里头偏僻的角落里头,桌上是一张纸质老旧的图纸。无视吵闹的冒险者们,只是看着由一堆奇怪标记组成的地图,如果由人类来看肯定是毫无价值吧。「...怎麽办呢。」叹气着又抿了一口水果酒,认真思考着到底该怎麽处理这东西。是该乖乖上交给父亲大人,或者是....。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拉兹——
推开老旧的木门,随着木门咔吱的声响,走进酒馆单位自己看上去有些风尘仆仆,正了正帽子,看向酒馆内回忆今天吃午饭坐的位置,看到一男子坐在自己坐过的位置,而其角落桌角处倚放的弓箭正是自己的,嘴角勾起愉悦的弧度,大步上前拿回自己的弓,将弓背回背上时顺而低头看了眼桌上放的东西,"这地图真旧,是藏宝图吗?"随口说着玩笑话,弹了下有些磨损的衣角上的灰尘,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失礼


——艾玛迪斯——
「...也不算藏宝图吧。还不如说是建筑残骸之类的东西...。要不要坐下?」抬头看着对方耸肩。在手上的酒杯已经空了。反正那图基本上除了自己没人看得懂...。对自己来说昏暗的光刚好足够看得清对方的脸。


——拉兹——
当然好"爽朗的笑了笑,虽然对方邀请自己坐下,出乎了自己的预料,不过自己还是毫不客气的坐下了,还招呼酒保给自己拿了杯酒,酒刚上来就喝了大半杯,倚靠着椅背看着对方研究地图的样子,自己却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去看那地图,从箭筒里抽出一根木棍,悠哉的用小刀刻了起来


——艾玛迪斯——
「如果说有一个看起就很不靠谱的地图,上面写着诡异的信息。可是你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没去绝对会後悔,但如果假的就肯定会没命回来。」用一种足够让对面听到的音量自言自语着,连头都没打算抬的继续盯着那张地图。「请问大叔你会怎麽做呢?」


——拉兹——
好像没听见对方的话一样,自顾自的将杯中的酒饮尽后,认真的刻着手中的木箭,刀刃一划,割伤了手指后,才抬头看向对方。"如果我有爱人孩子家,我会毫不犹豫的放弃,但…"将陈旧的木弓放在桌上,"只有它的我,不用顾虑任何事,凯兰沃告诉我,死亡不过是生命的过程,是开始不是结束,它不是我停止冒险的理由。"


——艾玛迪斯——
好一阵子都没有说话,再酒杯空掉後才把头抬起来看着对面的大叔。苦恼的神情已经完全找不到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理所当然的笑容。「也是呢。如果没去确定真伪,我才会恨无所作为的自己。」招了侍者让她替自己跟大叔添满酒。「今天这摊我请客。」刚要凑到嘴边的酒杯顿了顿。「讲这麽久都还不知道,大叔叫甚麽名字?」


——拉兹——
好心情的看着招待帮自己填满酒,在酒几乎要溢出时,禁不住吹了个口哨,不是自己买单似乎口中的酒更爽口了一些,而对于对方的问题,也就十分爽快的回答了,"我叫拉兹!感谢这里的酒因为你更加香醇可口!"


——艾玛迪斯——
把左手按在自己的心脏上头,让对方的酒杯跟自己的相撞发出清脆的声想。「我是艾玛迪斯,感谢你解决困恼我多日的烦恼。」愉快的笑出声来,压在心头上的大石头终於消失无影无踪。作为感谢您在那段黑暗里头的指引。师傅,我绝对会找到那样东西拯救您。以我的信仰还有跟Amadeus.Galanodel此名起誓。


——拉兹——
哈哈,你请的酒已经足够,客套话可没有酒来的实际,我想你并不只是让我坐下回答你的疑问,请我喝杯酒吧。"抬起胳膊,手中的弓翻转了下,以弓尾轻置于地图上,"如果这图需要一名巡林客,不如考虑考虑我如何,我信仰凯O沃,来自散XX堡,如果可以乐意为您效劳。"冒险永远吸引着我,而这桌上老旧的地图所显露的神秘,更让人神往


——艾玛迪斯——
「夥伴是越多越好的。如果拉兹能一同前往,肯定会让此趟冒险更加安全。不过光我们两人是不够,必须找更多的可信任的人一起才行。」把玩已然全空的酒杯,一脸无奈的叹口气。「不如如此吧,给我你的联络方式,等到我找到足够的人就通知拉兹你出发?」


——拉兹——
你说的是,先生。冒险不是莽撞。"站起身理了理衣服,去和柜台处美丽的老板娘调笑了两句,才走回桌旁,"这的老板娘答应我,只要有人在这找我就会第一时间通知我,我会为您停留在这个城市的。"装模作样的鞠了一躬,但却完全不标准,带着几分搞笑的意思


——艾玛迪斯——
有点迷惑看着对方去跟老板娘攀谈,直到听见话才懂对方的用意。「好的,当我找到足够的人数就会通知拉兹你的。」看着对方的鞠躬忍不住上扬嘴角,把侍者叫来说对方的酒钱全记自己帐上。「拉兹真是个有趣的人。期待下次与你的相会。可惜明天还有要事要办,没办法不醉不归真是遗憾...。」


——拉兹——
让我们把这个遗憾弥补的机会放在冒险归来之时吧,艾玛迪斯先生。"在对方的耳侧低声道,"不要让居心叵测的人毁了这次冒险,相信身为陌生人的我,请您务必警觉"话落,便向酒馆外走去,在酒馆门口处停顿了下,转身扬起了弓,"愿您的神保佑您万事顺利,可不要来拜访我的神明哦。"说完,便消失在门口


——艾玛迪斯——
还没反应过来就看着对方消失在门口。「居心不良的人嘛...。我能说我的直觉一向很准?」自言自语的走出门口,回去旅馆简单梳洗倒在床铺上,一会就睡沉了。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