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泽尔纳&凯诺——亲爱的耳环哥哥——

向下

【路斯坎·启程】泽尔纳&凯诺——亲爱的耳环哥哥——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二 十二月 27, 2011 4:50 pm



——凯诺——
[宝剑湾海域·水路]
早上的阳光很是温暖,登上甲板伸了个懒腰,夹杂着咸腥味的海风传入口鼻,不由得屏息紧皱起眉并带有些许眩晕感,伸手扶住齐腰的船榄,海鸟扑腾翅膀的声音传入耳际,刻意将视线转移强迫自己忘记身体上的不适。虽说在深水城的这段日子早已经饱受海风的洗礼,由于地区差异不同导致的原由,最多也不过是勉强习惯。
商船一路北上,这次的航行一直很顺风,或许是个出海冒险的好日子,停靠绝冬城时并没有跟着人流下船,由于教会托付的重任在先而忽视其他琐事,最多能做的事也只是沿途观看海面的景色,或者在一旁静听聚在一起的人谈论某些话题来打发时间。
曲指数数,在海上航行已满三天,假使今日风向不变,预计黄昏时分便可抵达路斯坎。人堆里时不时爆出粗鲁兴奋的呐喊,那些闲来无事可做的人赢了对手的赌局,相对的,自己倒与这种气氛完全不合拍,手指勾起必备粮和钱袋,坐于看得见景色的船舱一侧。

[路斯坎境内·码头]
落日与海天交接处重合之时终于抵达路斯坎,与预计的行程十分吻合,下船后第一件事在小贩手里买了城市地图,根据惯例,酒馆或者旅馆是获取情报最多的地方,不管怎么说也只有碰碰运气了。
路经人流混杂的集市找到最近的酒馆,至于酒馆的名字是什么没去过多留意,抱着一丝期待推开酒馆的大门,清脆短促的铃音给自己留下对这家酒馆的好印象。

[路斯坎·XX酒馆]

接近傍晚时分,酒馆聚集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和着周边人的碰杯声以及扬的乐器演奏声,并从酒馆大叔的口中大致了解了这座城市的风土和现状。当提及是否知道“神圣复仇者”时,他说道:“小子,如果是打听情报的话,找那个人肯定没错!”
顺着酒馆大叔手指的指向看去,细小的流线型光芒在不起眼的、无人问津的位置里烁烁生辉——那是银制品耳环,而耳饰的主人此时单手撑着下巴盯着窗外出神,似乎并没有发现有人注意到他的样子。望着这道瞬显即逝的光,心头突然很莫名的流淌过某种亲切感,回头向大叔道谢的同时不忘记塞小费作为情报的回礼。
“愿洛山达的光辉照耀于你。”
和善的微笑,上半身微微向前倾斜表示恭敬,用只有对方听得到的声音轻声赞诵,视线却没有离开这道光芒,直到耳饰的主人听见招呼转过脸,光芒消隐于碎发之后才对上翡翠色的眸子。
随意找了空位坐下却不急着开口,掏出钱币摆在桌上向对方推去。
“我需要打听些事,希望我找对了人。”


——泽尔纳——
路斯坎的冬天比想象里的更加冷,不过好在酒馆里还是足够温暖。情报贩子有些无聊地坐在偏僻的位置看着外面街道人来人往,虽然不远处就有酒客们正跟着吟游诗人那鲁特琴的旋律一边跳舞一边大声唱着歌词粗俗却异常欢快的歌,但酒馆里略高的温度仍然让他昏昏欲睡。
直到某个穿着皮甲的家伙拉开自己面前的椅子坐过来,虽然因为太吵情报贩子并没有听见对方的问候语,但钱币磕在木头桌上的声音让他立刻精神了。
“哦…是的,我是泽尔纳·霍格维特,乐意为您效劳,尊敬的先生。”
泽尔纳看向来人,微笑着点头致意,一边猜测着对方的身份,盘算着眼前这个陌生人的来意。


——凯诺——
猜测也许是喧哗的声音盖过刚才的话语,对方回应的显然有些心不在焉,但这并不防碍接下去两人的交谈。
“凯诺.克拉尔,来自深水城,冒险家。”用最简洁的语言表明身份,刻意不去说明自己其实是附属骑士团的圣骑士,从身份上来看并没有说谎。
“据说大概半个月前,圣武士团的雷格鲁曾来过这里参战,然而至今为止他的行踪依旧不明,教会现在对他已经完全失去联系...“说到此处顿了顿,胳膊肘撑着木桌上身向前倾斜,双目友好的直视对方以表示纯粹的真诚,”现在这事在深水城那儿闹的挺大,我也开始在意起来了...泽尔纳先生,你是否了解些什么?”

——泽尔纳 ——
泽尔纳瞥了一眼孤零零躺着桌上的那几枚钱币,翡翠色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弃,但很快就被明亮的笑容掩盖了。
“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尊敬的克拉尔先生。”
他端起酒杯挡在自己和这个叫凯诺的家伙之间,礼节性地做了一个致敬的姿态,然后悠闲地抿了一口里面的苹果酒。
“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那些高贵的圣武士怎么会和我们这种人打交道。”情报商用一贯的纯良笑容回报对方的直视。“何况连你们洛山达教会都找不到的圣武士,我又怎么会知道他躲在世界上的哪道地缝里。”

——凯诺——
看来光凭表面的诚意远远不足以让对方妥协,因为他说出了与自己原本预期绝然相反的话语,未勉有些失望,却没错过对方眼里鄙弃的意味。
“那还真是遗憾呢,不过...”
或许是在相互试探,但事以致此绝不能让步,当听到对方用几乎没有停顿的语气说出“洛山达教会”这点来看,显然他对此事少说会知道一些,不,或许更多的情报,微笑了然点点头,拎着半鼓钱袋的手从桌子底下轻触对方膝盖,作了个眼神示意对方去接。
“您一定知道的,我敢保证。”
正所谓钱也是身外之物,没了再去攒,随便做个任务估计就能捞回本金,这么做或许是给自己打了个赌,那么结果会是如何?

——泽尔纳——
在桌子底下伸出手托住那个钱袋,手腕上传来沉甸甸的分量。[这家伙还算上道。]这样想着,保持着微笑,轻巧地接过那个袋字。 “虽然我确实不清楚那位圣武士在什么地方,不过我想有个人绝对知道。”泽尔纳掂量了一下袋子,里面传来金币的撞击声,“可以确定他和那位圣武士就在路斯坎。” 接着,他打开袋口看了一眼酬金的数目,随即惊讶地挑眉。 “好吧,真没办法,我带你去找他。”

——凯诺——
[抬头看了眼心情似乎很不错的情报商,一路上两人并没有过多的交流,跟着他在毫无规则的街区小道里拐过几个弯,越是向前走就越是偏僻清冷,杂乱无章的环境对凯诺来说和先前酒馆的那种温馨有着天壤之别,脸上写满复杂的嫌弃表情,只得无奈忍耐反差带来的不悦感埋头继续赶路。
情报商轻哼着曲子来到某幢半掩着木门的屋子前停下,然后抬手象征性敲了敲门,里头传出不甚清晰的说话声,黑乎乎的屋子里探出半个身影,接着两人交换了某种类似于暗号的信息,至少凯诺认为是,因为外人完全不能理解他们说的究竟是什么。
直到几分钟后那两人还在交谈着,而屋子的主人并没有放他们入屋,也没有欢迎的意思,此时的凯诺显得有些焦躁,右手摩擦着剑柄却不知道该如何介入他们的交谈。]

——莫林亚姆——
一只枯瘦的手从黄铜天平上拿下垫着衬纸的蜥蜴眼珠,用小小的银勺子把它们舀进玻璃瓶,从上一次与兄长见过面开始他就一直在整理自己任何可能用到的法术,并把不太常见的施法材料事先准备好。莫林亚姆不喜欢被打扰,所以在他应声去开门的时候脸色实在说不上好看。
“是你……?我不记得告诉过你我的实验室在什么地方,泽尔纳·霍格维特……”法师盯着泽尔纳翡翠色的眼睛,回忆起住在深水城的时候与这位佣兵的几次交集,随后终于决定注意到他身后焦躁不安的年轻人。
“哦,我可不收学徒。”看起来就像是恶意曲解一般,莫林亚姆用看法术材料的目光挑剔的打量着那少年,随口对泽尔纳说。

——泽尔纳——
“随便问一问附近爆炸事故最多的地方在哪里不就知道了嘛。”情报商露齿而笑,那副惯有的商业用笑容就好像完全没看见莫林亚姆脸上不怎么高兴的表情。
“我身后那家伙看脸都知道不是学魔法的那块料,”他轻声嘀咕,摘下帽子放在胸口向法师礼貌地致意,“很抱歉打搅您工作了,法师先生。不过我不得不向您引荐一下我身后的这位——凯诺·克拉尔。我想他应该是找在您这儿暂住的某位骑士有事?”

——莫林亚姆——
“被发现了吗,我还以为我把他藏的挺好……”法师暗骂了一句,危险的眯起了眼睛,在街面上不太好用匕首指着人,显然这家伙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绝对不会找上门来,再否认就太愚蠢了。
一只黑猫从屋子里溜出来,擦过两人脚边,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虽然现在再让凯利去看看周围有没有埋伏好像已经太晚了。莫林看着名为凯诺·克拉尔的少年,话确是对情报商说的,“有多少人知道他在我这了?”

——泽尔纳——
“咦原来真在你这儿吗,我以为你只是知道他在哪儿…”情报商的表情显得越发无辜。法师的反应让泽尔纳少许有些在意,不过幸好现在是在街上,莫林亚姆没法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他轻轻抬起脚让凯利走过,任由那只黑猫去四周检查那不存在的埋伏。
“别紧张,莫林,不是你担心的那些人。”情报商再次往前走了一步防止莫林亚姆因为过于紧张而嘭地关上房门,“反正我只负责将我的这位委托人带来见你,至于你想不想将藏起来的☆公主殿下☆还给他,我就管不着啦~”

——莫林亚姆——
公主殿下——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反过来了,法师有点心不在焉的想,从体型上来看,说是公主殿下来救骑士更加合理一些,不过现在可不是走神的时候。
之后是沉默,莫林觉得可能是过了两三分钟,脑子里的那根弦紧紧的绷着,情报商站在门口没有动,任由莫林放出他的猫魔宠,直到凯利用心灵感应告诉他周围一小片地方还是安全的。
“很好,泽尔纳,如果你还带了别的人来,也许我现在应该把你绑起来当人质……”法师松了口气,转身从离门不远的某个柜子里面翻了翻,抽出一条卷成一卷的羊皮纸放进泽尔纳手里,昨天抄好的魔绳术卷轴这么快就要报销了。“沉默的情报商的酬劳,你懂。”

——莫林亚姆——
“你可以跟我来,克拉尔先生,看来你找对了路子。”他瞪了少年一眼,把他让进屋。

——泽尔纳——
“感谢您的慷慨~”情报商将酬劳收进外套的口袋,再次礼貌地微笑。看起来他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至于接下来莫林亚姆会把跟来的这小子怎么样与他无关,他会保持沉默,统统装作不知道。
“既然我的工作完成了,那接下来,我想我还是该就这样告辞?”泽尔纳侧过身,让那个少年跟着法师进屋。

——莫林亚姆——
“赞美情报商,把你的客户单独留给危险分子?哦,我会找人去灭口的……”见对方没有旁听的打算,法师也乐于接收这种情况,他向泽尔纳告别,半开玩笑的说。
“对了——”莫林像是想起了什么般叫住泽尔纳,“我很快要去冰风谷给暴君们当苦力了,你猜猜看一把神圣复仇者和奇美拉军团留下的垃圾堆,能引来多少*冒险者*,嗯?九成的把握就在库达哈,也许这个消息比刚才那玩意儿有价值多了对不对?”

——泽尔纳——
“哎~别用这种期待的语气一口气说那么多~我会以为您是在邀请我的。”情报商眨眨眼,停下脚步转过身去,这消息确实对一个已经快被无聊折磨得想去报复社会的佣兵而言非常诱人。莫林亚姆说的那地方和它的名字一样危险,塞满了各种超出普通人认知范围的怪物和毫无怜悯之心的陷阱,但还是有无数无数的傻缺冒险者为了那诱人的遗留物而往里冲然后变成陷阱上插着的骨头或是怪物们用来磨牙的骨头。但泽尔纳不得不承认他确实被诱惑了,他喜欢冒险。

——莫林亚姆——
“你要是还不出现,过几天我可能就要找上门去*邀请*你了……”
情报商走出几步后莫林笑了一声,把克拉尔推进屋,锁门。不知道年轻的圣武士有没有觉得自己被卖了呢……

——凯诺——
两人像熟识已久的老友般交谈着,看得出来这位阴森森法师似乎不太情愿让陌生人踏进他的屋子,但最终让了步,或许这是法师皆有的通病——孤僻,冷漠,讨厌生人。
“那么,打扰了。”凯诺经过侧身让道的情报商时向他点头示意,屋内的气氛沉闷的令人生厌,凯诺由于一时间无法适应弥漫着某种魔法药水的味道而不禁皱眉,两人的谈话似乎意犹未尽。紧接着听到法师口中说出“神圣复仇者”等关键字,踏入里屋的脚顿时僵住,并不等人开口质问便将凯诺推进屋内,凯诺对突然粗鲁起来的法师的行为难以置信,碍于礼节才没有大喊大叫。
“你知道...神圣复仇者的情报?或者说,它也是你的目标?”

——莫林亚姆——
“圣剑吗,谁不知道那东西呢,不过我的确知道的……要多一点儿。至于目标什么的,我现在也只是个廉价的苦力罢了。”
莫林亚姆踢开角落里想要缠绕住克拉尔脚踝的某个东西,指了指屋内的另一扇门,“不提这个了,你的迷惑有人会为你解释,不过不是我。你为了骑士而来,克拉尔先生,他就在里面——我想可能也听到我们说话了。对不对雷格鲁?捉迷藏的游戏结束了,公主殿下来拯救骑士了。”

——雷格魯——
轻轻推开了门,虽然雷格鲁十分想把自己打理得看起来英明神武,好得差不多的伤却因疏了锻链而有些瘦弱,加上..莫林的"营养膳食"还真的是令人体态轻盈。一双瞎了的眼睛,嫩绿的瞳孔没了神光,但身上的晨光之力依旧,神识感觉屋中的另一股力量,马上起了共鸣。「阁下...是晨光的弟兄吗?」淡淡的开口问,却马上意识到了,两个洛山达的圣骑身上的力量一定令莫林很不舒服,连忙的收起了神识,内歛起圣光。

——莫林亚姆——
“哦,真是感人……”很不高兴的撇了撇嘴,从椅背上扯过厚外套准备出门,把谈话的空间留给两位骑士,“你们是不是该好好叙叙旧,我去看看——艾利西亚。”
“还有,小子,别乱碰,要是有什么东西炸了,你们俩可就都没命了。”

——帕拉诺亚——
从酒馆归来的帕拉诺亚少见地提着一瓶酒,心情颇好地转过拐角——这种愉快持续到伊斯看到从他的住处出现在街道上的某个法师为止。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装作没看见地加快了步伐。

——雷格魯——
"看着"莫林亚姆出去了,其实雷格鲁很想说他可以留下来跟他们一起的。一个晨光圣骑士,没不能让自己恋人知道的秘密。招呼了这个似乎比自己年轻的,全身上下也有着新鲜的晨光之力的小骑士,雷格鲁微笑着。「欢迎你,弟兄,原谅我现在身有残疾而不能好好招呼你,但给你安全地倒一杯茶还是可以的,请坐。」说完,便在安全的茶壶中倒出茶水给对方。

——凯诺——
凯诺完全没料到自己会在这样的场合与雷格鲁相遇,心中的大石总算可以放下,得尽快让其他弟兄知道这个消息,告诉他们雷格鲁还活着。
“雷格鲁前辈...您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在对方的招呼声中坐下,看着毫无妨碍的动手为自己倒茶,自己倒显得有些不安,手指磨蹭冒热气的杯沿,悄悄打量眼前他仰目已久的圣骑士。
这与印象中最后一次见到雷格鲁的样子不同,略显瘦弱的体质,以及...本应该闪耀着绿祖母宝石般的双瞳,此时却淡然无光,身上的晨光之力不知为何刻意收敛起来。
“您的眼睛是怎么了?在离开深水城之后发生了什么?还有...”
凯诺本想一口气问更多的问题,但是担心雷格鲁是否能跟上自己的提问速度,硬是将话吞回肚子里,他决定在雷格鲁吉回答完这两个问题之前耐心等待。

——雷格魯——
看後辈性急的提了很多问题,淡淡一笑,坐下来。「这是一个奇怪的故事。」然後,慢慢的把来到了路斯坎,遇到格林希尔,被班恩的神术闪去了眼睛的事,像故事一样说出来,轻轻缓缓,当中并未藏起自己跟莫林的事,却也没仔细的交代。但能让人明白,莫林亚姆救了自己,藏起自己。

——凯诺——
根据雷格鲁详尽的述说,当他离开深水城后这期间发生的所有事情,听上去有些不可思议。一想到历经久战的圣武士忍受突然失明的状态,这样的情况还要维持多久,光是想象都觉得十分困难。
“以主神洛山达之名,绝对会把前辈眼睛的光芒夺回来!”
留下这样的誓言,两位拥有相同晨光之力的战士相互道了别,褐发少年明白自己的使命,深吸一口气后便匆匆离开,在经过拐角时最后看了眼刚走出不久的小屋,随即身影没入昏暗的街角。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