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阿芙拉&莱茵&各种乱入——女孩们的友谊,以及偷窥——

向下

【路斯坎·启程】阿芙拉&莱茵&各种乱入——女孩们的友谊,以及偷窥——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一月 12, 2012 1:10 pm

地点:路斯坎酒馆
时间:5th Hammer.




——阿芙拉 ——
从船上下来时刚好是清晨,风吹在脸上掀起她的帽檐。阿芙拉有些局促不安地站在路斯坎的港口,紧张地打量着过往的每一名行人。
好奇怪,好奇怪,好奇怪,这里的一切都好奇怪。
对于一个十七年都没有走出过深水城的少女亡灵法师来说,路斯坎的每一处都充满了神秘。她拉近帽檐,遮盖住自己的金发,在这依旧冷清的街道上漫步着。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恐惧,本想唤出骷髅与她一道前进,却因为想起了父亲笔记上的话语而抛弃了这个想法。
“父亲大人说过……外出冒险,最先要找的就是旅店……呜……旅店是什么?”阿芙拉苦恼地皱起了眉头,东张西望了片刻,她看见了一家就算是在这个时候,也依然热闹的酒馆。
“哇……这就是旅店么?简直像是腐烂的指甲一样……”少女明显将酒馆错当成了有床、有早餐的豪华旅店,向哪里走去。
拉下兜帽露出淡金色的头发,阿芙拉推开了酒馆的门。

——莱茵——
不知不觉间酒馆里多了一个与其环境格格不入的气息,在昏黄的灯光下一名看上去只有十六七岁的人类少女踏入了这家热闹非凡的酒馆,在各种冒险者奇异的目光下那位少女似乎有些手足无措。莱茵被众人的目光吸引去,门口娇小的身影有着漂亮的眼睛——虽然她的瞳孔里一直透露着疑惑,事实上,浅金色的秀发让莱茵差点出现认知错误,当然,是在她看见少女的人类耳朵之前。[似乎只是个少女而已呢,和家人来这里游玩的时候,走散了吗。]本能地觉得在这酒馆里是不可能出现这样的少女的,她看上去浑身上下都透露着大小姐的气息。出于好奇心和正义心,莱茵在众人的目光下抢先那些谁知道会不会有不轨意图的叔叔们一步走上前去,向那个少女伸出手。“迷路了吗?小姐。”

——阿芙拉 ——
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位漂亮的银发少女,阿芙拉的目光移了过去——事实上,吸引她并不是面前少女不同于人类的漂亮脸庞和尖尖耳朵。而是她伸出的手上,第四根的无名指。那手指修长而洁白,阿芙拉可以想象,那隐藏在皮肤与肌肉之下的指骨到底有多美丽。这让她想要极了,差点激动地想要握住那无名指。
提醒着自己得注意礼仪,阿芙拉看向眼前的少女,拘谨地摇了摇头 ,“不,不是的……我是想来投宿的。”她缓缓地说:“不过这个旅店真是……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呢……”一边说着,忍不住又看向酒馆深处那些举着酒杯高声讨论的冒险者们,他们似乎已经抛下对自己的注意,转而说些自己无法理解的奇闻妙事了。
没有看见眼前少女的表情,阿芙拉用有些紧张的声音问道:“那个……这位小姐……”
“可以把你的无名指指骨给我么?它真的……很漂亮呢。”

——莱茵——
[看来真的是迷路了呢,把酒馆当做旅店的…大小姐。]打量了一下眼前人,在脑海里这么想着,突然对方的话语打断了思绪。那真是意想不到的请求,谁会想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竟对另一个看似十六七岁的少女提出想要取下对方的无名指,可惜莱茵也不过是一根筋的少女。她愣了愣,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左手,托腮思考着。[这次到这里来也不过是为了寻找那把武器,虽然史书上的确记载着这把武器需要失去无名指,既然这位少女这么想要,不如就当个见面礼送给她?]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意识正在被对方牵着走的莱茵,竟把腰间的小匕首抽了出来。[不过只是失去一根无名指而已,应该没关系的吧。]她把视线从手指上移到对方的眸子,与对方对上视线。“你真的很想要这根手指吗?你确定你会好好保存它?”她眨眨眼,等待着少女的回应。

——阿芙拉——
这还是生平头一次,提出这样的要求被他人接受。看着面前少女的动作,阿芙拉废了好大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高兴地跳起来。她双手合十,看着眼前的银发少女:“是、是的!阿芙拉真的很想要!!一定会好好保存这个手指的!!”说完,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道:“所以……如果现在就可以的话……”一边说着,一边用期待到了极点的眼神注视着面前的银发少女。[她真的……会给我吗?]然而这疑问依旧盘旋在心底,退散不去。

——莱茵——
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了却开始犹豫不决,一想到如果没有了无名指之后握剑一定会有不方便吧。握刀的手僵直在空中,最终还是垂了下去。抱歉地低下头,用微弱的声音问道:“抱歉,因为我接下来还需要继续冒险,如果失去无名指的话,不能好好握剑了。”不抬头也能想到对方的脸色一定不怎么好,将小匕首放回腰间,握住对方的双手,抬头:“不过,等到我找到那把武器的话,我一定会将无名指送与阿芙拉小姐的…额,我可以这么称呼你吗?”握紧了少女纤细的手指。

——阿芙拉——
失望的咬了嘴唇,手第一次被父母之外的人握紧却毫无反应。满心都是眼前少女漂亮的左手无名指。[真是……果然没有人会答应么……]这样想着,沮丧地抬头看着她:“嗯…不加后缀也可以的哦,因为阿芙拉就是阿芙拉……呜……那么等到你死后可以吗?”眼神再度充满了期待,“说起来这位小姐,你叫什么名字?等到你死了以后,可以把无名指给我吗?哦、哦当然不是说让你变成死灵再起来什么的——我是说可以让我来取走你的无名指骨吗?等你死了以后。”一口气说完之后,忐忑不安地等待着回答。

——莱茵——
阿芙拉脸上的表情果然不出莱茵的意料,满是失望,不过这情况似乎在她说出最后一句话之后改观。阿芙拉接下来的话语让莱茵松了一口气,她眨眨眼,回答道:“叫我莱茵就可以了喔,如果你能等到我死后的那一天的话,无名指就给你吧。”[真的是,大小姐呢。精灵的寿命比起人类可是要长得多呀,真的能等那么久吗?]莱茵暗自在心里思考着这算是变相地对面前的少女说谎,但实际上这又并非谎言,她认为如果在死后也能派上用场的话,那她是非常愿意去做这件事的,更何况,对方的要求不过是在自己死后的尸体上截取一小根无名指罢了。…虽然是个有着奇怪嗜好的少女,即便如此,莱茵还是很愿意和对方交友:“能相识也算是缘分,不介意的话,便成为我的朋友吧。”

——莫林亚姆——
女孩子的声音勾起了莫林亚姆的主意力,哦他看到了谁,深水城的骷髅女士――莫林当然认得阿芙拉,因为很少有人像自己一样声名狼藉……他之前的住处与这个发疯的女孩离的不太远,两个自然也都是邻居抱怨的对象。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否知道自己,不过法师还是向阴影里躲了躲,避免被认出来。不管她跑到路斯坎来干什么,不过看起来似乎是交到了一个肯为她切手指的傻瓜朋友……

——阿芙拉——
“真是感谢极了!不过,朋……友?”对于这个字眼,阿芙拉有些茫然。在她十八年的生命中,好像只有几次听见过这个词——她花了一会儿才想起来那到底是什么。“哦,当然,非常愿意!”她提起裙角,向面前的少女行了一个非常正式的礼:“刚才真是失礼了,居然忘记了自我介绍。我是来自深水城的阿芙拉□布瑞克,非常高兴认识您,漂亮的指骨小姐。”习惯性地用上了奇怪的称呼,阿芙拉抬头,微笑着看向面前的少女。“职业因为父亲大人的教训,没法在外面说出来呢……真是非常抱歉。这样的话,能够成为朋友么?”[说起来,如果交上了的话,这还是自己的第一个朋友呢。]

——莱茵——
眼前的少女对朋友这个概念似乎不大熟悉,在莱茵提出这个请求之后对朋友这个词汇似乎发出了疑问并且没有马上给予回答,不过令她庆幸的是,阿芙拉还是愿意与她结交朋友。将对方正式的自我介绍默默记下在脑海里。“我叫莱茵,莱茵·嘉兰诺德。从北方而来,职业是战士,现在暂时作为赏金猎人来谋生。”向着对方挤了挤右眼,然后笑着继续说:“如果看谁不顺眼的话,或者有什么想要寻找的事物,尽管来找我就是了。”这大概是职业病的关系,不自觉间还是向对方推销了一下自己。“不过,这次的旅途完全只是为了来见识见识新事物而已,路斯坎还真是热闹。……况且,交朋友是我人生的一大乐事,怎么会因为不知道友人的职业而介意呢?谁都有难言之隐,不过,我相信阿芙拉小姐绝对不是个坏人。”[想当然的,一个单纯到见第一面就向对方提出要手指的这样请求的少女,又怎么会是所谓的恶人。况且不管再怎么打量,也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大小姐…希望我不是看走眼了。]


——阿芙拉——
对方像是把自己当做了什么柔弱的大小姐,虽然有些偏差——但阿芙拉想那大部分都应该是对的。因为要是肉搏的话,自己绝对是必输的那个。当然,在其他方面就不一定了。[原来是个战士么……不过赏金猎人又是什么?]虽然留有不解,但是阿芙拉并没有出声询问——她对此没有兴趣。[想要寻找的事物……真想说大家的无名指呢]。“谢谢莱茵……啊,我可以这么叫你么?”有些小心地说着,“我这次是第一次出门呢……以前都是住在深水城的。而且大家好像也都有点怕我的样子呢。这样说起来你还是我的第一个朋友呢……”有些落寞地眨了眨眼睛,随即抬头微笑道:“我相信你一定是个好人,所以,我会一直等着的哦!说完后,往四周打量了一下:“说起来,这个旅馆的房间……都在哪里呢?”歪头思考。

=============================

——奥德——
风暴中心的信息比其他任何地方都要泛滥,也更金贵。奥德神经质一般把口袋里的银币和铜板数了第四遍也是最后一遍,只能咬牙切齿的把口袋绑好系在水牛皮带上。陌生的城市对外来人分外冷漠,用钱币只能勉强抹去鸿沟的一点点距离,更无奈的是——他时间不多了。
整了整兜帽,避免正午的阳光让人注目到他的血统——特别是在这种混杂了太多邪恶信仰能力者的大城市,“光明神裔”的招牌实在有些碍眼。奥德依旧跟随人流缓缓的向酒馆挪动着,希望用一杯麦芽酒来缓解一下现在抑郁的心情——如果能得到麦芽酒之外的惊喜更好,比如流言和酒话中的情报。
阴影中一闪而过的黑袍轮廓让圣武士微微眯起双眼,又是班恩。而酒馆门口的两位看起来赏心悦目的女士——一位是月精灵,一位是人类,则让奥德的拳头微微捏紧,希瑞克的死灵法师,他想,这些背德、罪孽的家伙在这种要命时候出现,路斯坎难道是受到善良众神的诅咒了?
圣武士注视女死灵法师很长时间,直到他身后几个满嘴酒气的半兽人(那种块头和面貌很像)雇佣兵骂骂咧咧的把他推到路边。奥德无奈的揉了一把脸,投入去往洛山达圣殿的人流,避开这个让他的情绪失控的地方。

——伊利亚 ——
路斯坎不是凯兰沃教会势力所及的地方,死者之王的使者在这里并不会得到如同在西土的许多城镇中那样的尊敬和特权,不过伊利亚显然反而把这当成了一种动力。在旅馆安顿下来之后,他就尽职地亮出了凯兰沃的名号,开始为本地的居民或是往来的旅行者们提供廉价的医治。"死亡的存在让生命如此珍贵。"他说。
由于他为自己揽下了这样的责任,牧师常常不得不在城中来回奔波,他并没有想到这会让他目睹一位少女与精灵战士的交谈。不,他不是出于刺探的兴趣才对这两位姑娘多加注意,但一名凯兰沃的牧师不可能意识不到其中人类一方散发出的死灵气息。伊利亚倒吸一口凉气,在酒馆外伫足许久,最后还是决定不要轻举妄动为妙。但离开之前,他暗暗告诫自己今后要对她更多地留心。“即使没有恶意,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来 ”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