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奥德&帕拉诺亚 ——艾利西亚你又来调戏[另一个]骑士了——

向下

【路斯坎·启程】奥德&帕拉诺亚 ——艾利西亚你又来调戏[另一个]骑士了——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三月 05, 2012 12:46 pm



——奥德——
放下手中的长弓,冷冷看着那只六英尺多高的鬼网蜘蛛匆匆离去,扯一下嘴角将握弓的手松开,粗糙的断茬扩大直到弓从中折成两段。感谢托姆让这头有智力的畜生误解这张弓还能射箭,要不然自己剩下的体力真对付不了这家伙的硬甲壳。一手拿着断成两截的弓,另一手撑着树喘息片刻,清点一下身上的东西和伤口,除了在战斗中被树枝擦到的刮伤就是固定短弓射出来最后三箭的时候左手手心受的伤,一边包扎一边有点可惜那个一面之缘的木精灵游侠的礼物就这么报废了。休整完毕之后,带着战利品沿着以前在树根做的记号离开森林,蜘蛛女王的丝囊是自己为了路费而接受的委托,不去多费心想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一心一意看查记号,警惕危险,休息,上路,休息,上路……经过四个白天和三个黑夜,在一个黄昏的时候终于看到了至高森林边界的草甸和自己进入森林时看到的一块黑红的花岗岩。
跟中间人结账之后,一边收好装了硬币的钱袋一边走向喧水城一个还算干净清静小旅店,吃饭,留宿,第二天加入一个行脚商人的队伍中,沿着黑路,跟随护卫他们走到深水城。

商队对于这个举止有些奇怪的人始终保持着若有若无的距离,他们认为这是一位比较有教养,而且有一个比较坚定的信仰的流浪战士,奥德从不否认也从不承认,只是继续履行一个雇佣战士的职责,在清晨和傍晚时分无声的祷告,外加上对老弱妇孺分外照顾,但仅此而已。
“圣武士不是表演神恩的杂耍艺人”,奥德曾经对一位夸夸其谈的同僚这么说,自己更是将这句话提升到与信条几乎等同的地位。

解除与商队的雇佣关系后,在深水城的休整让奥德听到了很多耸人听闻的消息,除去一些无关紧要或者空穴来风的噱头,很多令人忧心的信息的源头是路斯坎的班恩教诲,虽然提到这个名字身上的神徽烙印就开始灼痛,但是为了得到情报,这些小问题只能先放到一边,最后得来的消息确是越来越令人不安。
“班恩的动作……”皱眉,奥德在睡前辗转反侧,但嘴里除了这半句话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动静。
第二天还不到黎明,穿戴齐整、兜帽扣在头顶奥德来到码头,搭上一艘去路斯坎运送橡木的货船启程。


——奥德——
【路斯坎】
链甲长靴在甲板上打滑和满耳海员特有的口令和粗话的日子不知道是短暂还是漫长,总体来说,一个身体强壮,干活勤快而且不惹麻烦的人还是比较受海员的欢迎——虽然这份欢迎因为没有足够的*笑话交换打了打折扣。
奥德在下船时意外收到了相当于深水城港口雇佣水手学徒的报酬的钱财,感谢船长的好意之后和一起干活船员们道别,走在的长桥上,圣武士轻轻握住贴肉藏在衬衣里的神徽项链感谢托姆赐予的好兆头,在兜帽阴的影里露出一个微笑。
奥德跟着人群向城中移动,本来打算将得到的钱捐赠给路斯坎的托姆教会,但是似乎无处不在的班恩信徒让他难免有些烦躁,嘴里含糊的咕哝一声最后还是决定不去冒离开人群的风险让那些狂热的教众发现自己这个眼中钉——对方在自己心中的评价也差不多。
跟着八个看起来像是冒险者团体的家伙走到一个酒馆后,奥德找到一个不起眼的双人座,点了一杯白啤酒和猪肝馅饼。他掀开兜帽,捋顺被兜帽压乱的头发,一条胳膊撑在桌子上捏眉心来舒缓情绪。酒馆里的气息虽然更加混乱,但总比被满街班恩的邪恶力量弄得心烦意乱好多了。


——帕拉诺亚——
帕拉诺亚走进酒馆的时候,这里和往常一样充斥着喧闹的声音和窒闷的味道,不过比起外面的寒冷来说,这份温度倒是挺让人满意的。他并不经常来酒馆,多数时候这里都会有些意料之外的麻烦,随时准备像苍耳一样黏到人的衣服和头发上——但是路斯坎的天气实在难以让人打起精神,这时候没什么能阻止他进去喝一杯了。
预言师的肩上停着身为他双目的鸟类,站在柜台前时依然皱着眉头,这被三指宽度的蒙眼织物不完整地遮挡在后面。不过当他走向剩下一个位置的双人座时,已经多少感受到了温暖,这种来自肢体的触觉勉强有助于心情愉快。
“我可以坐在这里么?”他一手端着盘子,转向已经坐在那里的战士询问。


——奥德——
感受到一种区别于其他人散发出来的气息,奥德从沉思中抬起头,看到一个瘦削穿着长袍的身影,肩上那只肥硕水滑的渡鸦和本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没有闪避来自肩上的碰触,蒙眼的棉布让圣武士大约猜测到这位法师曾经遭受过什么,所以声音也放温和了些:“可以,先生,分享座位是我的荣幸。”
来自欧格马的力量不会引起什么不快——但是这么强烈的气息还是第一次见到,奥格打量了很久才觉醒过来自己的失礼之处:“啊,抱歉。”


——帕拉诺亚——
“十分感谢,先生。”
帕拉诺亚拿起勺子,略微搅动了一下盘里的古味菠菜汁面条,让停留在表面的调味料沉入散发着热气的汤汁中。停在他肩上的伊斯不安地抖了抖羽毛,环视四周,但除了一成不变的喧闹之外并没得到什么特别异常的信息。对于正盯着他看的冒险者,他虽然没什么特别的兴趣,但是依然能从对方身上感受到洁净而温暖的力量——显然他并不是普通的战士那样简单。
路斯坎最近的善良与守序者似乎多了起来。他一边在心里感叹了一下最近的运气,一边随便挑了个话题。“阁下看上去是刚刚来到路斯坎的,”他轻柔地说,“这天气可不太适合旅行呢。”


——奥德——
奥德咽了一口杯子里的白啤酒,本来没有对杯子里的东西抱有什么期待,所以麦汁的新鲜程度也算是带来一点惊喜。圣武士会认真对待任何吃到嘴里的东西,更何况这家酒馆里面的菜品还是很地道和靠谱。
“是的,”手里的叉子在酥皮上停下,出于礼仪奥德抬起目光来自陌生人的关心感觉很不错,哪怕是出于礼貌的客套:“我是第一次来路斯坎这么靠北的地方。”


——帕拉诺亚——
“北方的天气往往不是那么尽如人意,就算是对于本地人也一样呢。”在咽下味道浓重的面食之后,热量和力气似乎也跟着回到了身体中,帕拉诺亚让伊斯换了个站立的姿势,“虽然这样的疑问或许有点奇怪,不过最近的确见到了不少——嗯,守规矩的冒险者向这里聚集。路斯坎不是什么适合旅行的地方,所以果然还是有点好奇啊。”
“我是来这里做生意的。”他语气坦诚地说,而就事实来讲这其实不是谎言。借着随着酒意涌上来的愉快知觉,他笑着问,“阁下难道是前来寻找埋藏在茫茫北地中的宝藏的么——”


——奥德——
安静专注的听法师的话,不只是出于礼仪,欧格马的信徒不会说没意义的词汇。奥德首先考虑对路斯坎的天气重新估计,但后面的话打断了他对于钱币和衣物的代换。
“守规矩的人更受欢迎,人多的时候尤其是这样,不算是一件坏事。”班恩信徒聚集的时候更加不是。在深水城听到的消息中奥德已经听说一些关于宝藏和寻宝队伍的传闻,但是那些热情如火的寻宝人往往付出比宝藏更宝贵的代价——无数现实证明过这句话。手指在杯子上滑动一下,奥德想了想,说:“要确切的说,我是在寻找紧随着宝藏的东西。”
欧格马不会对钱财感兴趣,但目的同样难以猜测。奥德喝了一口啤酒,盘算应该跟这个人透露多少。


——帕拉诺亚——
“路斯坎可不是什么充满秩序的地方啊,这里的犯罪者——无论是习惯为之的,还是一时冲动,被怒火驾驭了本来就不灵光的脑子的——都多的像海湾里的鱼类呢。”帕拉诺亚柔声说,“甚至这里的统治者也同样遵循着他们粗暴而直截了当的传统,总是干出让我们这样来自南边的人大吃一惊的糟糕事情啊……抱歉,虽然过多的议论这个没什么好处,但是身为一个不得不停留在这里的人,小小的抱怨是会被神原谅的。”
他弯起嘴角笑了笑,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苹果酒。
“愿你在路斯坎的一切都顺利,寻找宝藏的先生。”预言师抬手碰了碰斗篷的帽檐,“虽然很想继续在这温暖的酒馆里和你多聊几句,但是可怜的家伙必须要走啦——不少麻烦的事儿在等着他呢。”
“顺带一提,我是帕拉诺亚,半个预言师,生意里兼职消息这种东西。”在站起身的时候,他微笑道,“很高兴认识你,先生。”


——奥德——
“阁下带来的消息让我这位外地人着实有些担心了”奥德忍不住摇头,这是实话实说,缺乏秩序的地方是邪恶混乱的苗床:“感谢好意的提醒,我会小心看好身边的人的举动。”还要小心避免卷入不可知的混乱中,奥德看了看腰际的剑柄,嘴角自嘲的撇了撇。
奥德不知道眼前的法师从自己含混不清的话中了解了多少,谁会小看欧格马的信徒的智慧?随着对方的起身,奥德抬起头,碰了碰额头作为还礼“也祝福阁下生意顺利。我是奥德,算是一个雇佣武士。同海员和行脚商人打交道久了,这样愉悦的谈话真是令人高兴,不过要是打扰了阁下的生意是会被怪罪的。”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