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拉兹&基尔霍兰&菲林——菲林最不喜欢的事情——

向下

【路斯坎·启程】拉兹&基尔霍兰&菲林——菲林最不喜欢的事情——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三月 05, 2012 1:36 pm

——基尔霍兰——
七帆旅店里面有一间不大不小的酒馆,这里不像港口的弯短剑那样连跟旁边的人说话都要用喊的,不过路斯坎又有很么地方是真正安宁的呢。
基尔霍兰·费因斯裹着风帽推开七帆旅店的橡木门,这个时间的酒客只有寥寥几个——不会也许会慢慢多起来的。他走到吧台后面塞给打盹的酒保两个金币,低声说了些什么,酒保很快就会意了。
这是一种边缘化的行为,不过很快都尔登湖就要结冰了,时间不允许他再悠闲下去。年轻的牧师把一小袋什么东西扔在了桌子上,有些人闻声回过了头——那些敏感的家伙听到了钱币碰撞的声音,估摸着可能有几十个。
“这里面的东西,如果有谁能把我打倒,就归谁了。”牧师环视了一下酒馆里面的人,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都能听的清楚,“还可以得到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怎么样,有兴趣么?”


——拉兹——
近日中午,自己总是喜欢在这家酒馆,解决自己的午饭问题,泛着油光的桌面,总是有着缺口的盘子,生锈的叉勺,经常使得自己是唯一在这吃饭的客人。而自己看上的也不过这里低廉的价格,好不好吃,干不干净,完全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吃完最后一口饭,拿起酒杯正打算喝下这最后一口酒,一句清晰的话传到耳朵里,侧目打量那个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家伙,暗笑他的选择。在这要不然就是穷困潦倒没本事的佣兵,不然就是不愿工作的老油条,杀了他,把他扒个一干二净,绝对是不少人想着的方法。拿起一旁的弓,被折断箭头的箭只轻搭于箭上,在那个打算一刀砍断他右臂的野蛮人下手之前,一箭将他射倒在了地上,揉揉酸痛的肩膀,如此近的距离真是够让人想骂娘的,浪费力气,拖着步子走到倒在地上的人跟前,一把抽出那染血的光秃秃的箭只,笑眯眯的威胁着将箭只展现给别人看。才居高临下的看向牧师,不过隐于袖中的刀刃可时刻没敢收起,"牧师先生,我似乎是第一个将你打倒了的人了,看在我吃完这顿饭就身无分文的份上,把钱打赏给我吧~"


——基尔霍兰——
手指搭在自己的短剑上面,门口的一桌人盯着自己,没有动,而另一边穿着皮甲的大个子似乎有点迫不及待了。牧师摇了摇头,他是个神职人员,不需要站在战斗的前线,不过这不代表他就会很容易被人放倒。他稍微挪动了一下身体,避免在闪避那个人的攻击时被桌子绊倒。
但是就在基尔霍兰把注意力集中在路斯坎的大块头身上的时候,他被来自身后的什么东西击中了——该死!他暗骂了一句。自己的冬衣下面没有穿着防具,但信仰的力量赋予他的防护一般来说也就够了,如果说有什么地方疏忽了的话,那就是,背后的箭支。
近距离被射中肩膀带来的冲击力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也疼的多,牧师咬牙扶着桌子蹲伏下来,但仍然努力保持住平衡,用短剑指着已经来到面前的大个子男人让他无法再上前一步。
路斯坎的野蛮人即将出手的攻击停了下来,显然他也并没有预料到有人会在他将要折断面前这个出手不一般的家伙的手臂之前抢先射中他。
年轻人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发出一声痛苦的闷哼。“我们等下再打过。”他简单的对野蛮人说,声音里带着出离的愤怒,但那并不是冲着大个子去的。牧师反手拔出那支穿透外衣插进肩胛的钝箭,上面带着一些温热的血,他用左手贴在衣服的破口处,低声念了一句什么,血便止住了。
不过也正因为这个临时的止血动作,便被偷袭自己的人简单的看出了神职人员的身份。他收回短剑,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胳膊,眯起冰冷的灰眼睛看着不久前让自己挂了点彩的猎人打扮的人。
“偷袭的机会可只有一次,”他把带血的钝箭扔到对方脚下,扬起剑尖,“现在,你必须重新证明你有力量可以打败我!”


——拉兹——
高傲的家伙,总是要麻烦的多,刚刚射出的一箭几乎让自己的手臂发麻,如果不是自己克制,现在自己的手臂一定在发抖,也许自己不该心慈手软的,折去箭只的箭头,难搞定的家伙,轻淬了口吐沫,诅咒着此时周围不怀好意的人,"有钱的大老爷,言而无信是你高尚的品德吗?你说要打倒你,可没说打败,否则你以为在我的偷袭之下,让一个神职者还有开口说话的能力吗?别让愤怒迷了您的眼,刀剑无眼,再来一次战斗,我瞄准的可就不是您那皮糙肉厚的肩膀了,细嫩的脖子,明亮的眼睛,红润的双唇,那一处染上了血,都会让我有亵渎神明的错觉的。"讨好的笑容加上废话连篇,拖延着时间,多一分增加战斗力的机会,自己没有放弃的理由,鲁莽的战斗可不是自己的习惯,估摸者破魔箭的位置,在他念咒之时,自己也将抽出箭只


——基尔霍兰——
亵渎神明?作为黑暗之手的仆人,如此丢脸本身就是对班恩的尊严的亵渎了,愿吾王宽恕我。
等等我是来找雇佣兵的不是吗,轻易的被激怒了又是怎么回事……牧师这样想,他开始有些后悔之前的疏忽,不过忽略面前这个家伙的态度的话,这个留着胡茬的猎户似乎还算个不错的人才——看看他手上那些常年拉弓留下的茧吧。
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被修正。【因为我才是雇主啊T T原谅我乱入】
偷袭的机会只能够给他一次,又什么比贴身攻击一个擅长远距离武器的家伙更令人兴奋呢。【有什么比你一个施法者被人贴身打更令人郁闷呢】不再说多余的话,基尔霍兰握住剑柄的手指间流泻出绿色的火焰,神明的恩赐。
几个回合的打斗中虽然没有落在下风,不过也不太可能占到便宜。牧师毕竟只是牧师,平日再注重这方面的训练也不能跟行走在刀锋上的战士相提并论……
虽然不太情愿,不过他几乎是——对让他见了血的这个家伙感到十分满意。


——拉兹——
剑刃燃起的绿色火焰让自己差异了一下,放弃魔法攻击,改以加持而增强近战能力战斗吗?真是有想法的牧师,不过有种被人小看的感觉呢。
指间带着血印的右手从腰间抽出刃上满是缺口却光亮无比猎刀,这猎刃没染过血液,却也抹杀了不少生物,此刻用它,完全是为了防止那绿色的火焰带给自己伤害,愿我信奉的凯兰沃大人能保佑自己,否则蚀骨之痛,自己一定要发出,让凯兰沃大人都觉得烦躁的叫喊。
刀刃互相撞击,强大的力道让自己体内噬战的血液沸腾,一个牧师竟能有如此的近战能力,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金属摩擦所发出刺耳的声音似乎都变得悦耳,忍耐着将刀刃刺入其骨缝的冲动,一次次闪躲着那短剑的剑锋,额前的碎发好似要被点燃一般,猎刀在胸前一档,自己被对方的力道猛击退到墙壁之上,手中的箭只却已搭在弓上瞄准对方的咽喉"仁慈的牧师,发发慈悲吧,这样的战斗意义可是不大,我不能杀了金主,你却可以杀死我时让任何人代替我,我的能力是杀死敌人,不是表演让你满意的杂技。


——基尔霍兰——
背后贴着被壁炉烤的温暖的墙壁,看了看那支只要对方一松手就可能插进自己喉咙的箭支,这场短暂的战斗看来是毫无意外的输了。
“你——的确有这个本事,好了我认输。”牧师轻叹一声把剑收回剑鞘里面,“还记得我刚才说的话吗,我是来找佣兵的。有没有兴趣跟我去一趟十镇?”
令人心服口服的战斗力,除了这家伙的说话方式实在是不怎么讨人喜欢……不过自己说不定也一样。


——拉兹——
笑着走向吧台旁,拿起自己早就该拿到手的钱袋,掂量了下重量,”这袋钱,本来给了我足够的理由让我拒绝你,不过嘛~虽然这场战斗看似让我赢得了足以生活一段时期的钱,“打量了下四周贪婪的目光,手中的钱袋摇晃得更响,”你说的地方,让我有了活动胫骨的意思了,所以,当然乐意成为您的佣兵,尊敬的牧师大人。“将自己原本破旧的口袋扔给酒保,收起新得的钱袋子,手中的猎刀收回了腰间,走回牧师的身前“不过说实话,你说的地方,我完全没有听说过,让我们换个地方,详谈怎么样?总要找个符合您身份的地方不是。”甩掉这群闻到肉腥的饿狼,才是关键,至于去那个冰冷的鬼地方,还是等自己数完口袋里的钱,看看自己的心情吧


——基尔霍兰——
“很高兴为你解决了一个生活难题。”他笑了笑,不过眼睛里并没有什么笑意。“我刚才说的地方在更北边一点,也……更寒冷一点。”
“至于你,如果你仍然有信心从我这找份工作的话,就在明天的这个时间在这里继续吧。”牧师转身对重新坐下来观战的路斯坎大个子说,随后向看店的酒保投过去一个抱歉的目光,与新结识的猎人一起准备离开。

====================================

——基尔霍兰——
肩膀上的伤……血是很容易就止住了,但是衣服上面被穿透的地方要怎么解释呢……牧师苦恼的揉了揉额,今天在酒馆里面闹出的事要是被菲林知道了,谁能保证尖耳多会不会像莫林一样抓起圆规丢向自己……?与猎人谈妥以后已经是下午了,冬天的日照时间短的吓人,千帆之城的夜晚也更加不适合留在外面。他嘲笑自己像个喝多了酒不敢回家的醉鬼,找了一家附近口碑不错的餐厅,打包冰冻的水果蛋糕,就用这个赔罪吧……


——菲林——
用围巾缠住鼻子以下部分的术士提着鸡蛋和蔬菜走在回到住处的路上。天气一如既往的糟糕,这种持之以恒的精神让人完全丧失了责怪它的动力,转而试图做出让自己不那么难受的尝试来;某种意义上这确实是好事。他一边考虑着今天要做点什么简单但是冒着热气的食物来填饱自己和同居者的胃——当然,就算牧师会在傍晚之前回来,他也不会在冒着寒风出门觅食了,绝不——一边沿着街道向记忆中的路口走去。


——基尔霍兰——
他抬头看了看窗户里透出的亮光,暂时住在这的日子就要结束了,也许就只剩那么两三天,不过安逸的生活会让人变得迟钝,今天流的血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绕过堆在门口的一口袋梨子「这东西的消耗速度是个奇迹」,掏出钥匙开门进屋,他注意到篮子里的鸡蛋和菲林还没脱下来的外衣,显然尖耳朵也刚从外面回来没多久。 “看来我迟到了,嗯……不过今天有收获。”他把甜品盒子的放在桌子上,亲吻了精灵的额头。


——菲林——
菲林稍微抬起头,改变了一下位置——和牧师交换了一个快速而带有暖意的吻。“我猜今天运气不错?”他伸直手臂,打算像往常一样替对方把外套托下来,直到他闻到一阵不应该存在在这里的味道。 “喔,喔。”他眯起眼睛,“别告诉我这又是哪个倒霉的家伙不小心洒在你身上的血,费因斯。”


——基尔霍兰——
坏运气……他本想趁菲林去外面拿梨子的时候脱掉它们来着。 “我现在开始考虑怎么混过去是不是已经来不及了?”他耸了耸肩,“我雇到了一个不错的家伙,在――试试身手的时候……嗯,就是这样……忘了它吧,我医治伤口可比打架轻松多了……”


——菲林——
菲林盯着他的脸半天,放弃地耸了耸肩。“我以为你不会给别人近身战斗的机会?”他戳着对方的胸口,板着脸说,“还是说我们伟大的牧师终于打算从血肉到灵魂全面转职野蛮人战士了?” “——别让我担心。”他动手解对方衣领上的扣子,“让我看看…”


——基尔霍兰——
“你说的对,我不是合格的战士,所以虽然有点不甘心,但我需要这个新伙伴至少能够打过我,才有可能在意外中保护……所有人。我不会小看艾玛,精灵的战士们有多强大我在军队里就已经见识过了。” 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基尔霍兰索性脱掉上衣,拉了张椅子坐下来好让菲林帮忙看一下有没有断箭的残渣留在伤口里面。“你,艾玛,莫林,拉兹,姑且也算上莫林那个……接下来的工作不会允许我失去任何一个,特别是你。”


——菲林——
“没人非要一名牧师成为合格的战士。”精灵仔细看了看对方的伤口,确认那没有什么很严重的问题——不过他还是从包裹里找出了药膏。“在行动之前就先做好最坏的打算是件好习惯,但是提前生离死别的话可会让人忍不住揍人啊。” “我们都会保护好自己的,别太担心,这不是你的爱好。”他把装着药膏的木罐在手里上下抛动,“我们会有个愉快的雪地旅程的。”


——基尔霍兰——
“我的王会要求我们保住自己的命。特别是,在冒险生活上,跟你们比起来我可算是个新手……”他隔着怀里的衣服摸了摸口袋里的圣徽,笑起来,“说到雪地,这个,虽然真实性十分可疑,不过塔都告诉我,库达哈是个一年到头都是春天的地方――那家伙出生在冰风谷,真怀疑坎阁下为什么没派他来……呃,不过你不会喜欢他的……算了,如果他说的是真的,你就不用再吃干瘪的梨子了。”


——菲林——
“喔,梨子并不是美好生活的关键——不过四季如春什么的可真是个好消息。”精灵拿起椅背上的衣服递给牧师,“虽然这个可信程度还得再说,不过我之前倒是也听说过类似的传言。”
“冰天雪地中的绿宝石什么的,”他说,“听起来真像是邪恶的家伙们喜欢去探索的地方呢。但愿那地方有我们要找的东西。”
“不过…”他停顿了一下,“那家伙,你说谁?”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