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谷·辛达林之手】大家——On the road——

向下

【冰风谷·辛达林之手】大家——On the road——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三月 05, 2012 2:52 pm

一小群声名狼藉的冒险者抵达了塔尔歌斯镇,一行五人——不,现在是六个——下了船,暂且在镇里的哭泣寡妇旅店落脚。冰风谷从不缺乏冒险者,所以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在这个只有几百人的小镇里引起多大的骚动,相比来讲,大家似乎更愿意在茶余饭后谈论谁又爬上了黑少爷的床,或者蜜酒镇的治愈小水盆失窃事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这六个人的目的地似乎并不是十镇的传闻和宝藏,没人知道他们在找些什么,酒馆那边传来的小道消息说他们只租了两天的房间,之后好像是要往东边走了。



——基尔霍兰——
大雪下了两天之后终于停了,也使得冰原上的路更加难走。
艾玛和拉兹在西向隘口穿过冰河的通道上发现了一小群雪巨魔的踪迹,于是他们决定绕开这条路,这意味着他们同时需要放弃安多拉村的补给,不过好在物资准备的还算充足。
一小群冒险者,一个编外成员,一个“不死生物”,和一个当地的向导,在被极地的阳光照射着的雪原上潜行,马腿上包着防止打滑的稻草。基尔霍兰和拉兹戴着护目镜——后者每隔一个小时就会从马上下来检查一下周围的情况——三个精灵则并不需要这些。阿芙拉缩在牛车上面和她的猫一起瑟瑟发抖,不过莱茵把她的这位的朋友照顾的很好。

这是旅途的第三天,除了糟糕的路况,其余部分一切顺利。寒冷让每一个人变得暴躁,扎营的时候他们轮流守夜,幸好还没有发生什么争执……


——艾玛迪斯——
不可否认,酷寒的天气总是会让人特别烦躁。就连自己也都无可避免。也许一部分也跟导师所交代的东西有关连,在右手手指上的银色指环在阳光下闪着无害的光芒,但本质上...谁知道呢?连日来的梦境总是让自己一身冷汗的惊醒,幸好大家都因为长途赶路而睡得十分沉。想要散心而跑去打猎了,就当作顺便加餐,也能使大家心情好些。把鹿在离营地挺远的地方处理好後,还不太放心的挖个洞把内脏那些腥味重的用雪埋起来。把包好的肉全都塞进专门拿来放食物的行囊,惬意的慢步回营地。


——基尔霍兰——
事实上他们一路还没有遇到任何有威胁性的战斗,据那个当地人所说,奇美拉军团撤退之后,十镇附近已经很久没有出现成群结队的怪物了,偶尔会出现一些霜巨人,不过在物资充足的这些年里那些大块头似乎并没有打算找人类的麻烦。
他们的队伍保持着明确的分工,基尔霍兰现在有些庆幸他在路斯坎遇到了拉兹,不然艾玛迪斯也许要超负荷劳动了,不管怎么说,两位经验丰富的巡林客为他们避免了不少危险——所以扎营和工作和防护手段一直是他和菲林负责的,几天来他们重复的记忆这类法术,不过目前为止只炸开了一只孤狼的脑壳。
牧师往篝火里又添了一把枯枝,把艾玛带回来的鹿肉穿在铁签子上,也许临行前菲林坚持让他带上这些是对的……烤肉的味道还是很快唤起了大家的饥饿感。
艾玛迪斯和莱茵即使在野地里也十分优雅的进餐,菲林则在被硬塞了两块烤鹿肉之后兴趣缺缺的在背包里翻找着幸存的水果,拉兹分享的一瓶调味品十分出色的掩盖了基尔霍兰实在不怎么样的烤肉手艺。作为向导的精壮中年人喝了几大口酒之后抑制不住的想要表演唱歌,而那个不需要吃东西的伯恩斯跟阿芙拉似乎挺谈得来……
怎么看都像是露营一样,但是平静之下必然潜藏着危机,牧师在心里默默提醒自己,不过他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持续的再久一点,哪怕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

================================

——奥德——
今天没有下雪,抬头眺望时可以看到塔尔歌斯镇的围栏从地平线上一点点升起。商队中传来此起彼伏的小小欢呼,一路上艰涩的沉默终于打破了。
一贯严肃的圣武士受此感染,也在防风兜帽下露出短暂的微笑。没有新鲜小麦的初秋让盗匪团伙陷入歇斯底里,有几天奥德的法术位都用空了,换来商队全员仍能够以正常行动。不过接近塔尔歌斯之后,这种情况好了很多。
好像听一些来借火的旅行者说过关于冰风谷中失落的神圣宝物,奥德觉得自己隐约对这个有印象,但毕竟那时什么都没有十镇的诚实商队的安全更重要。
现在可以思考这个问题了,奥德和商队众人告别之后,有点心不在焉的走向三圣神殿。

说实话,奥德对西凡纳斯敬意有限,虽然他出于爱好平和的天性能够欣赏自然美景,但是身为善良守护者的信徒,对不近人情的自然之神的一些做法着实无法接受。
但库达哈是冰风谷偏远地区最可靠的补给站,据某位塔尔歌斯的老牧师透露,他碰见了一个四处寻找洛山达教堂的年轻圣武士,从他的描述来看很接近一位奥德十分熟悉的人。
有些恋恋不舍的将拉雪橇的犬只交给一位面色不善的德鲁伊,圣武士衷心希望兄弟的任务没有预想中那么棘手。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