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谷·辛达林之手】艾玛迪斯&塞莉&阿芙拉&基尔霍兰——买水果、喜闻乐见的萝莉——

向下

【冰风谷·辛达林之手】艾玛迪斯&塞莉&阿芙拉&基尔霍兰——买水果、喜闻乐见的萝莉——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三月 05, 2012 3:07 pm

——艾玛迪斯——
一整天窝在房间里头,发带是不会自己跑出来的。在房间整整窝了一天後,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决定出房间门。仅仅只是头发放下来,就觉得全身不对劲。边打哈欠边往厨房走去。也许等会可以去采买些水果,顺便去买些种子之类的。然後问看看菲林有没有新的发带吧...。

——基尔霍兰——
其实你弟弟从来不扎头发的——以及小心这地方据说有个叫黑少爷的色狼。

——艾玛迪斯——
那色狼的称呼听起来也太熟悉了...。
那基尔你有咪?发带什麽的,少了装备品数值会下降呦[?]

——基尔霍兰——
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截皮绳递给艾玛,用水浸一下等到干了就会收紧了,会留下痕迹的话就将就一下吧……?

——艾玛迪斯——
「谢了。只要能绑起头发就好,到时候在想办法去做个新的。毕竟头发常常会挡到视线...。」接过皮绳随意的浸下水就绕到头发上绑紧。总算觉得比较自在一点。

——基尔霍兰——
默默记下艾玛会很在意被误认为是女孩子啊……的确这个家伙虽然比菲林能打多了但是实际上更让人有骗走的冲动,想想看起来就很挑剔不好骗的那只,苦笑摇摇头

——艾玛迪斯——
「等会上街买点水果?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菲林大概已经把那两布袋的水果吃得只剩一颗苹果了。我一直很怀疑他装水果的是第二个胃...。」

——基尔霍兰——
“半颗,”他觉得有点好笑,“事实上,我觉得大概从脖子以下的部分都是?那么就一起去吧,虽然你大概并不需要保护但是,既然菲林说如果艾玛死了我也别想活了……”

——阿芙拉——
“……呜,骨头盖先生们,下午好。”推开门时才看见了外面站着的两位男士,阿芙拉提着袍角,略带拘谨地向他们行了个礼,“今天真是个无比美好的天气呢,就像是脑中流出的浆液一样美妙。”她微笑了起来,又带着些肯定地反问:“您们可是要出门?”

——艾玛迪斯——
「...那为了你的生命安全,我们就一同前往吧。某种程度你也挺辛苦的...。虽然身为当事人我感到挺开心的。」咳嗽一声伸手拍拍基尔的肩膀以表示安慰,忍不住脸上的笑意。「是的,阿芙拉小姐,我们正要出门。要一同前往吗?」

——阿芙拉——
“当然,非常荣幸。”她又行了个礼。

——基尔霍兰——
回头看了一眼有点拘束的女孩,耸了耸肩没说什么,她跟着一起出门也好,免得在队伍里少了两个人的情况下她就会转身切开谁的脖子——但愿一切都只来自于他的危机妄想。

——阿芙拉——
那牧师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让阿芙拉不太好受,她不太敢靠近,甚至是有些恐惧——可是眼睛却不自主地飘向他左手的第四指……若是能够将那指骨弄到手的话——阿芙拉不愿再往下想。“那是莱茵的朋友。”她告诉自己,让心中不断跳动的渴望平息下来。

——艾玛迪斯——
唯一的市集要步行五分钟...还挺远的。某种程度上。感觉两个人有种微妙的格格不入感,这应该不是错觉...。信仰的神不会大概刚好是死对头吧...。为了缓和似乎要硬得摔到地板上都会发出声响的气氛,终於忍不住随口找了个话题。「阿芙拉小姐,你感觉比其他同年纪的人瘦了挺多...?」

——基尔霍兰——
……一定是我想太多了。他走在前面,总觉得阿芙拉在盯着自己看,他知道阿芙拉对手指有着多大的执念,之前在船上的时候天知道他动用了多少意志力才没有把这个女孩扔进海里去。那是莱茵的朋友,菲林那该死的妹妹的该死的朋友。牧师无奈的默念着。
艾玛一说也才觉得女孩穿的也的确有点少了,不过似乎她好像并不觉得很冷?

——阿芙拉——
“诶?是吗?”阿芙拉抬起自己的手,稍微得打量了一下,像是赞同对方一样地点头,“嗯,因为研究的东西实在是太美妙了……”她双手合十,有些不好意思地笑起来:“所以,常常会忘记,人有‘饮食’这个必须每天做到的行动存在呢。”

——艾玛迪斯——
「无论在怎样的研究,还是得按时吃饭。不然到时候生病反倒只是阻碍研究进度喔。」虽然觉得自己很鸡婆,忍不住还是叮咛了对方一下。因为这种年纪跟外表总是连想到安莲。不知道她过得还好吗...?沉默了会,因为这不合时宜的感伤。

——阿芙拉——
“虽然一直这样提醒自己不能生病,但是却总是忘记我还是人类啊……谢谢您的提醒,艾玛迪斯先生。”随后,阿芙拉略带苦恼地叹了口气,摊开自己的手掌轻声低语,“要是……能快点变成骷髅就好了呢……”

——艾玛迪斯——
不是没听到女孩的低语「不会。」但就算是善言如自己,现在也找不到好的话题接下去了。於是一干人在寒冷的风吹拂下,终於来到了市集。

——基尔霍兰——
精灵抖了抖耳尖,他猜想可能是听到阿芙拉刚才无意识说出的话了。放慢脚步让自己跟阿芙拉能够并肩,有点发呆的女孩露出一个邪恶的微笑,借着风声轻轻的说,“如果你把自己变成了不死生物,相信我很快就能让你听我的话了,布瑞克小姐。”

——阿芙拉——
耳边像是传来了牧师的声音,那话语夹杂着风声变得有些模糊。但阿芙拉还是反射性地回头,看向那不怀好意笑着的牧师。“果然……要切下来嘛,手指……”她喃喃自语,接着又将头转回来,往外侧跨了两小步——与基尔霍兰保持着安全距离。

——基尔霍兰——
蜜酒镇是个每天都像在过节一样的镇子,联系着十镇和世界之脊脚下一些小型村镇的交易。蜜酒镇有着十镇最热闹的集市和唯一一家妓院——这不是重点……
虽然因为天气不错所以镇上的人不算少,不过他们三个外来户还是引起了一些注意。

——阿芙拉——
不自主地将帽檐拉起来,遮住自己容易被人注意的金色头发——人们好奇的目光让她感到不安。阿芙拉有些害怕地将自己藏在斗篷里,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同时她看见不远处有个水果摊。

——艾玛迪斯——
安抚的拍了拍阿芙拉的头,希望这动作会让她镇静点。「...不过水果摊到底在哪边呢。人真多。」抱怨的看了为数不少的居民,继续四处张望。「基尔,你有看见卖水果的吗?」

——基尔霍兰——
听到艾玛这样问正打算四处看看,刚好有个裹着毛皮的北方姑娘过来搭话,女孩用不太熟练的精灵语对艾玛迪斯说,带着连自己都能感受到的热切目光。
“那个……如果你想要买水果的话来我家店买也可以!”

——艾玛迪斯——
「...我没有什麽意见。你家的店在这附近吗?」对於注视着自己的热切视线感到别扭,拿不太住主意的转头看向牧师。「那我们就一起...去看看?说不定会有菲林喜欢的那种青蓝色果子。」

——阿芙拉——
好奇地看向使用着陌生语言的女孩——阿芙拉想那应该是精灵语。

——基尔霍兰——
“当然……总比四处乱转好一点?”他理所应当的同意了,不过对于在极寒之地也能遇到对美丽的精灵兴奋不已的女孩子感到有点无奈。
可能是对自己的目的太明显了感到有点不好意思,穿着毛皮的姑娘热情的拉着阿芙拉开始赞美她的头发。
也许我应该趁还没有被注意到之前开溜……?

——阿芙拉——
阿芙拉的手被那热情的姑娘给握住,身体突然地被陌生人接触这一点让她十分不适。帽檐也比对方拉下来,淡金色的头发露了出来——更多的视线落到她身上——那让阿芙拉脑海中一片混乱,被陌生人注视着的感受对她来说无法忍受,完全不知道作何应对。甚至已经自动地要***骷髅兵的手势——

——艾玛迪斯——
「那麽就麻烦美丽的姑娘带路了。...基尔?走吧,如果真的有...估计我们得搬3.4袋的水果才够菲林吃...。」转回头就看见基尔四处张望,那个女孩还是一脸闪亮亮的崇拜模样。叹口气不着痕迹的按下阿芙拉的手势,顺带把对方的兜帽拉好。「这位姊姊不能吹风喔,她身体不太好。」那姑娘立刻一脸抱歉的看向阿芙拉连声道歉着。

——阿芙拉——
“不……没事的……”终于清醒过来,停止了***骷髅兵的动作,摆摆手意识自己没事。将兜帽的边沿又往下拉了拉,才感到安心,跟在那姑娘的背后走到了水果摊边上。“唔……要买什么水果呢?”

——基尔霍兰——
北方姑娘似乎向某个拐角处瞄了一眼,是我看错了吗?算了……虽然这物质匮乏的地方资源贫瘠是意料之中的,不过似乎集市上面还真的有点冬藏的水果,除了菲林之外每个人也都要吃一点预防败血症……

——艾玛迪斯——
「青色的水果,我记得菲林最喜欢那种的。剩下的...,基尔?你来挑一些?」跟老板直接要了两麻袋青色的水果,然後随手拿一颗用袖子擦了就往嘴里送。...水果似乎不太新鲜啊,相较於外表。漫不经心的吮了下从手掌流下的汁液。

——基尔霍兰——
又拿了一只麻袋让捡了些印象里面适合存放的,阿芙拉似乎比自己还紧张啊……

——阿芙拉——
“还有什么要买的吗?除了水果之外。”看着袋子里青色的果子发问道。

——艾玛迪斯——
「除了该去补些食品...应该没什麽了。毕竟我们之前上路得时候,都准备的差不多。」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不得不说寒冷的天气就是让人想睡觉啊。

===============================================================
——艾玛迪斯——
把乱跑的孩子拎起来抱住。「Celestine!别乱跑!如果让导师知道我没把你顾好...就算他没法术位也是打人很痛的。」身体下意识打个寒颤,安抚的拍拍怀抱中的孩子的头。导师跟师傅的优良基因,让这孩子是个小美人。那双明显是遗传自师傅的蓝色眼睛,无辜的回望自己。就像刚刚把旅店弄得鸡飞狗跳的不是他一样。「希望别把菲林他们给吵起来...。」不自觉在经过其他人的房门时候,放轻了脚步。

——基尔霍兰——
给菲林裹好毯子,这个家伙最近两天似乎很少有醒着超过4个小时的时候,不过自己也乐于让他抓紧时间多睡一阵子。
听到外面吵闹的声音打算出门去看一看发生了什么……

——艾玛迪斯——
「...啊,基尔。」身边的门被打开,探出头来的是牧师。看着跑出来的牧师,抱歉的笑了笑。「把你吵醒了吗?」

——基尔霍兰——
“没有,我只是担心出了什么乱子。”确定了似乎并没有什么异常,于是松了口气,而后便顺理成章的注意到了精灵怀里的小家伙,看起来只有幼儿年纪的小姑娘,毫无意外的有一双尖尖的耳朵。“这孩子是……?”

——艾玛迪斯——
「我的...不对,是我师父的。」被基尔的表情给彻底娱乐到了,让小女孩看着基尔。指着对面的牧师示意Celestine叫人。「叫基尔哥哥...。」

——Celestine——
「基尔..哥哥?你好~」眨眨眼睛回头看眼艾玛哥哥後,就对着陌生人露出灿烂的笑容。

——基尔霍兰——
小孩子……真是越来越像郊游了啊,一种微妙的无力感慢慢爬上来,说起来这种地方会遇到艾玛认识的人也并不奇怪。
反手轻轻带上门,俯下身看着精灵小姑娘粉圆一样的小脸。显然牧师对精灵有着很大的误解,至少从他认识的这几个来看,他无法总结出任何共同特点,也许除了尖耳朵?
向小女孩微笑一下,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
“如果是你说是你女儿的话我也不会怀疑,艾玛。”

——艾玛迪斯——
「师父那边...因为有事情所以没法子要寄放在我这边一阵子。...就说我只是开玩笑,真不是我的啊!」要不是师傅的状况已经糟糕到这样子,怎麽可能让他们的心肝宝贝跟着自己呢。揉揉太阳穴探口气。「这段时间,就麻烦你多忍耐这孩子啦。她什麽没学到就学到怎麽折腾人。...」

——Celestine——
「基尔哥哥~抱?」用大眼睛盯着眼前的陌生人,开心的伸出两只手。

——基尔霍兰——
牧师耸了耸肩,“至少我相信你从来不会影响到自己——”
幼童稚嫩的声音打断了后面的话,他确信有那么一两秒钟自己的思维是没有受到控制的……基尔霍兰从来没抱过小孩子,但是面对这样的要求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理由去推辞。牧师有点不知所措的看着艾玛,随后从他的手臂间接过名叫Celestine的小姑娘,幼小身体的重量比想象中的压手,不过至少这孩子很健康!
“很荣幸认识你,小家伙……”他打算至少说点什么,来掩饰某种紧张。

——Celestine——
「Celestine也很开心!你好!」蹭蹭抱住自己的人脸颊,然後用短短地手臂抱住基尔哥哥的脖子。

——基尔霍兰——
“看来有你在队伍里面是我的幸运,艾玛,”他开始放松下来,伸手捏捏Celestine的脸[至少菲林从来不肯让自己这么做],“你似乎比我预计的还要……熟悉这边的环境?”

——艾玛迪斯——
「放心,Celestine挺耐摔...。」看着基尔明显紧张到不行的接过Celestine,忍不住加了句揶揄的话。看着金色头发的小女孩跟基尔亲近起来,艾玛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之後如果带累了,还能给基尔帮忙带一下。「之前常常来到这边帮助盟友们...所以特别熟悉。」看着开始捏基尔脸的小女孩努力忍住笑容。

——Celestine——
「...痛。」扁嘴看了艾玛哥哥,最後决定自立自强。妈妈说报仇要自己来。在基尔哥哥捏了自己後,努力的伸长手捏了回去。

——基尔霍兰——
“干的不错,小家伙,”对于小女孩伸手捏回来的动作感到有点意外,他笑了笑——并没有吓坏小朋友,这很好——手上却一点也不含糊的又掐了一把,“等你长大到站起来等到我胸口的高度,我就考虑让你报复回来。”

——Celestine——
「妈妈说淑女报仇永远不晚!」耳朵在被捏的时候,下意识的抖了下。气鼓鼓的看了基尔哥哥,在他脸上啃了口挺清楚的牙印。「塞莉会记住的!」

——阿芙拉——
大约是用完下午茶的时候,骷髅先生早早地回到了属于它的地方。而阿芙拉则听见了外面的吵闹声。,她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往外望去,就看见基尔霍兰抱着小女孩的场景——阿芙拉记得那牧师是班恩的信徒,可他现在抱着女孩的样子却像一个兄长——像一位亲切且温柔的人,“这是……?”她忍不住出声,手抓着门框看向站在走廊中的三位。

——基尔霍兰——
……居然咬我,太暴力的小孩子了……苦笑着看了看艾玛,见对方也是一样的表情,开始有点能够理解艾玛的心情了。听到身后似乎有人过来了,抱着那孩子便回过头

——艾玛迪斯——
「别人寄放在我这的小孩...。咳。」看着芙拉小姐微笑了一下,换上一脸抱歉的表情。「是不是太大声吵到你了...?」

——Celestine——
「你好...?」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人,眨眨大眼睛往基尔哥哥那边靠近了点。

——阿芙拉——
“啊不、怎么会呢。”往前走上几步,看着在牧师怀中娇小的女孩,“你好,我是阿芙拉。”看着女孩,忍不住笑起来,“很高兴见到你,腐烂的头盖骨。”

——Celestine——
「...阿芙拉姊姊~你好!」对着不认识的大姊姊笑开了脸,红扑扑的脸蛋使得这笑容更有杀伤力了。「什麽是头盖骨...?跟爸爸说的骨头人事是一样的东西嘛?」

——阿芙拉——
“呜——”心脏好像是被什么给击中了,看着女孩的笑容,阿芙拉感觉脑袋有些晕乎乎的,“头、头盖骨就是……非常非常可爱的东西!像你一样可爱哦!”非常认真地说着,握住了女孩的手,“可、可以再叫一声姐姐的名字吗——”

——Celestine——
「阿芙拉姊姊~?」听话的用软软的声音在叫了。开心的把伸过来的手抓住,然後在送上个笑容。

——阿芙拉——
“呜……呜——!!!”生平第一次认识到,原来小孩子是如此可爱的存在,阿芙拉幸福地几乎感觉是要晕倒了。

——艾玛迪斯——
「...阿芙拉你还好吧?」看着面前似乎要晕倒的两位同伴,艾玛生平第一次觉得忍笑的这麽辛苦。

——基尔霍兰——
抱着孩子狐疑的看着明显带着一脸可爱死了的表情的金发姑娘,如果要说在这个队伍里面有谁是他至今也不能去信任的话,那就是阿芙拉·布瑞克,不过这种幸福的情绪不太可能是装出来的了……
就着塞莉往人家怀里扑的架势顺势把小女孩塞进阿芙拉怀里。

——Celestine——
「芙拉姊姊~?抱~。」很开心的搂住芙拉姊姊的脖子,然後蹭了下他的脸颊。「芙拉姊姊,跟塞莉一样是金发耶~!!」开心的伸手摸了摸心认识姊姊的头发。

——阿芙拉——
“基、基尔霍兰先生——”怀中突然被塞进了软绵绵的孩童,笨手笨脚地将其抱好。心中涌出了更多的喜悦以及幸福感,向着牧师投去了感激的眼神。“啊……是的呢。”腾出一只手,将一缕发丝握在掌心,“真好呢,是一样的发色~”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Celestine——
「塞莉的头发没有姊姊的长,因为妈妈每次梳头发都扯掉塞莉的好多头发。」一脸羡慕的看着新认识姊姊的金色长发,好奇的伸手摸了摸姊姊的脸颊。「姊姊都没有肉肉,是不是都没有乖乖吃饭饭?不行喔~要乖乖吃饭,才会长高高。」

——阿芙拉——
“没事的,头发还会再长哦。”女孩软软的手摸在脸上,带来被羽毛拂过一般的触感,“塞莉长大以后,一定会长出一头漂亮耀眼的金发哦……但是我身高已经够了嘛,再说吃饭什么的……呜……我会努力记住吃饭时间、而不是只记下午茶时间的……”歪头苦笑。

——基尔霍兰——
“你的确应该多吃一点,布瑞克小姐。”挑眉打量着女孩细瘦的手臂,“这能有效的帮助你活的更久些。”

——Celestine——
在随身的小口袋翻了很久,握拳的手掌摊开是两颗糖果。「妈妈给的,请基尔哥哥还有芙拉姊姊吃~。」一脸期待的看新认识的姊姊跟哥哥。

——阿芙拉——
“诶?是么?”抬头看向牧师,恍然大悟地说:“原来进食除了维持生命不至于死亡之外,还能够延长生命么……谢谢基尔霍兰先生,我以后会……尽可能注意的。”

——基尔霍兰——
“谢谢你塞莉,有过有机会的话也请接受我的回礼……哦,我不会问这孩子的父亲是谁的,艾玛。”牧师露出一个可怕的微笑。

——阿芙拉——
被牧师的笑容吓到,接过女孩递过的糖,道了声谢……接着诺有所思地看着艾玛先生。

——艾玛迪斯——
「...她的父亲是我的导师。我只是代为保管几天...。」忍住想要往牧师脸上打一拳的冲动,艾玛只是挑了眉回看。

——Celestine——
「...?」歪头看着不知道为甚麽气氛怪怪的一干人。
「哈啊~。」打了个哈欠揉揉眼睛,一脸爱困的蹭蹭阿芙拉姊姊。「...塞莉想睡了。」

——基尔霍兰——
“睡觉去屋子里面睡,小心着凉……”

——阿芙拉——
“那么就快去睡吧……”轻轻地揉了揉女孩的头发,将她交给了艾玛先生,“我也差不多……该和各位说晚安了。”

——Celestine——
「基尔哥哥,芙拉姊姊晚安...。」困倦的窝在艾玛哥哥身上,就这样开始打瞌睡。

——艾玛迪斯——
「那我就先带塞莉去睡了,芙拉小姐晚安。」安抚拍拍塞莉的背,向两人示意後就回房了。把睡熟的塞莉放到自己的床上去,然後自己则是研究起之前到手的地图。

——基尔霍兰——
“晚安小家伙……”
向塞莉道了晚安,艾玛回房之后,扭头走到阿芙拉身边,在女孩耳畔轻轻的说,“别想耍什么花样,小姐,我可一直在盯着你……”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