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谷·辛达林之手】菲林&基尔霍兰——有关毁灭和救赎——

向下

【冰风谷·辛达林之手】菲林&基尔霍兰——有关毁灭和救赎——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三月 05, 2012 3:14 pm

——菲林——
菲林在毯子里醒来的时候,依然可以听到风雪交加的声音。这与他温暖的梦全然不同,得到的触感也并无温情可言。在即将进入蜜酒镇的时刻,精灵少有地开始忧愁起来——并不只是因为梦境和现实的差异,也不仅是因为春日依旧远在天边。他如今可以在温暖如春的小镇醒来,发现自己依然置身寒冬,也同样可以从基尔霍兰的身边醒来,发现自己依然身处剑湾的村庄,孤独、弱小而沉默地生存着,从没想过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真正美丽的东西。
即使再怎样专注与眼前,他也不可避免地想起他们的未来——当他们的道路分离的时候,牧师终将会回到他的神祗身边,如果不想让基尔霍兰为他们的恋情殉葬,精灵也只有远走他乡。或许今后他将死于战火或者冒险,一杯毒药或者一支箭,一块从坑道里滚落的石头,一把匕首,或者简单的一句咒语。
他们都是星空之下渺小的漂泊者,无法预知自己的终点在什么地方。
更有可能的是,他们相遇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瞬间,尽管身处其中的时候觉得这或许算得上长久,但事实往往并非如人所愿。
这就是他们触手可及的,悲哀的未来。
“我死前会念诵你的名字,基尔霍兰。”他对自己说,“我憎恨那会将你从我身边夺走的一切,不管那是不是叫做命运。”


——基尔霍兰——
他一直都知道,菲林有一种强烈的自我毁灭的倾向。尽管并不真正需要,但是菲林通常习惯像人类一样享受睡眠,事实上他觉得,也许这个有着尖尖的耳朵,生活方式却七分像人类的家伙只是喜欢体验梦境,无论是温暖的,或是严厉的。魔法让他们得以偶尔分享对方的梦,他以前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但他沮丧的发现菲林的幻境大部分都与真实的世界有着极端强烈的反差,他无法理解。后来当他开始了解精灵早些年的冒险生活,他更加确信这种痕迹已经渗透了菲利克斯·嘉兰诺德的大部分生命,至少不像是看起来的那样没心没肺。
当他们共同触及某种边缘的时候,精灵通常会呼唤他的名字,基尔霍兰·费因斯,就好像他是湍流边的一根芦苇或是硫磺湖畔的锁链。菲林用超乎想象的创造力编织着如同末日般的愉悦,而基尔霍兰则承担了在造成巨创之前悬崖勒马的责任。
这也许正是他们彼此需要的原因。班恩的仆人被教导为绝对而彻底的忠诚和自律,他从没有想要用任何手段影响他的恋人,当他发现自己成为了菲林的约束时已经为时已晚。菲林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融入他的生命,日夜颠倒的生活渐渐消失了,也不再到处乱跑,就像下了什么他不知道的决心,只有这时他才意识到菲利克斯是个精灵,有着科瑞隆古老的血脉和强大的意志力。
基尔霍兰试图检验过菲林吃的那些水果,他怀里面是否人为的,或者非人为的含有致幻的成分,不过那些都只是普通的水果。他并不知道苏妮塔的故事,也没有想追溯的那么远,他们在一起之后不久,他去再次去调查了巴夏许尔这个姓氏,这次的目的只跟菲林有关——也不难查出他的学生有一位长辈曾经有过虐待精灵的传闻。菲林发现他在挖掘这些的时候跟他发了好大一通脾气,于是他就此收手,不过他根本无法相信,菲利克斯·嘉兰诺德,有什么人能够虐待他。事实正如他所猜测的那样,一切都发生在菲林自愿的前提下,他与那位巴夏许尔的友谊一直持续到了对方步入坟墓。
他不知道自己在约束的本质上与巴夏许尔的先人是否有相似之处,但不管出于什么心态,他们似乎都想要把精灵从毁灭的边缘拉回来,这并不容易,基尔霍兰几乎想要向老绅士致敬。

菲林和他没见过几次面的幺弟似乎说过同样的话,基尔霍兰·费因斯的生命属于神祇之类。他不会否认自己最终将在他的神祇身边沉眠,无论班恩是否会责备或惩罚他没有在活着的时候***生命中所有的部分。被他私藏起来的这一部分交换给了菲林。我应该先把你献祭给吾王,再向他请求仁慈让你回来——他曾经玩笑般的对他的恋人这么说,菲林大概有没有当真,但他是真的想要那么做过。他为自己的妄想感到有点可笑,不过也不会再有比现在更好的情况了,在他们其中一人死亡之前,他们都在一起。
他无法想象他的精灵伙伴第一次面对他身上的鞭痕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那时他还不知道菲林可能也有过同样的感官体验,那一次对他来说是惩罚,不是救赎,如同洛雷·坎阁下所教导的那样,救赎在活着的时候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他还能够为菲林做些什么呢。关于他的恋人向他隐晦的提起的那些需求,他私下里请教过塔都不少次,临行前他收到了这位半卓尔的提夫林人的礼物。我救不了任何人,菲林,但我也许可以——至少在我活着的时候,让你停止下坠。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