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关于晚年……?随手一写切勿当真

向下

【随笔】关于晚年……?随手一写切勿当真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三 四月 04, 2012 2:51 pm

坎阁下过世后的第二年,我和菲林离开了深水城,与艾玛迪斯和泽尔纳结伴而行,不久之后格林希尔也加入了我们。就通常人们印象里的冒险者来说,队伍里的三个人类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高龄——那时我三十二岁。但对于我们自己而言,在体力还没有因为衰老而下降之前,我们仍然可以毫无顾忌的用探索未知来填满余下的生命,或者酒后微酣时说些回去世界之脊殉情的蠢话。我们在诸神行走过的姆霍兰德惹下了不少麻烦,甚至一度接近了卡拉图的边缘,后来我们一行从五个人变成了六个,你们还记得深水城的酒节庆典上那个美丽的诗人么,他有一个同样美好的名字,夏夜。虽然旅途中不断的有人受些无关紧要的伤,但至少我们至今都还活着,并且几乎没有虚度每一寸时光。感谢吾王。
在卡拉图吃了些苦头以后我们又回到西边。当你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不缺的时候你就会想要寻找过去的痕迹,对此我们有着相同的看法,包括尖耳朵们。这些年来我们之中从没有人提起过想要回深水城,有关从前的伙伴的消息大多是从帕拉诺亚那里听到的,莱茵也曾来信说阿芙拉和伊利亚娜一切都好。当我们再次踏入这座光辉之城的时候,发现这里似乎并没有因岁月而留下伤痕,那些战斗和冒险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切又回到了流浪巨龙之年的原点。凯诺·克拉尔牵着一匹桃花马向我们跑过来,抱着泽尔纳哭的像个孩子。
我想我该去看看莫林亚姆,山下城遗迹附近的一块小小的墓碑下面埋葬着我的孪生兄弟。格林希尔递给我一瓶楚尔特出产的白葡萄酒,他好像还记得莫林亚姆曾经喜欢的东西,也同样为没能亲手杀了他觉得遗憾。真正去看过之后我发现弟弟的墓碑后面其实已经堆满了这种东西。我与雷格鲁远远相望,走近,然后擦身而过。
与预料中的一样,这一次回来之后就没有人打算再启程去冒险了,而且现在连续奔跑两千公尺对我们之中一部分人来说已经成为了艰难的挑战。这之中可能不包括格林希尔,他一直都是个出色的战士。艾玛在城市里面住了一段日子之后就带着塞莉去了至高森林,小姑娘长高了一点,但仍然还是个孩子,我也许等不到她真正长大的那一天了,不过这也代表我同样不会目睹我的精灵伴侣老去的过程,如果有人说这是一种幸运的话我不会反驳。唯一变得更加繁忙的人是凯诺,已经有了一个爵士封号的他正在尽一切努力热情的让泽尔纳住的无比舒适,直到绿眼睛的情报商哭笑不得的对我们说他只是生怕自己过的不愉快了想回故乡塞尔伦。很快就又到了葡萄酒节,夏夜的归来让这一年的庆典变得热闹非凡,蕾伊的老父亲拄着拐杖冲过来揪着半精灵的领子向他要女儿,不过这只是个小小的插曲,深水城的人们仍然还记得那年美酒飘香的秋天,美丽的诗人和他悠扬的歌声。
我和菲林还去了一次北边的那个墓园,我曾经的学生跟我们一起。查内姆·巴夏许尔处事不惊,游刃有余,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已经找不到当年那个羞涩的男孩的影子了,他的妻子是一位端庄美丽的女性,不过女士的名字并不是奈特蕾伊。
一切都安顿下来以后我打算用剩下的时间来补偿一下前半生的奔波,我的精灵爱人从始至终都陪伴在我身边,我们终于想起那个无心之约——等到战争结束,我们就去开一个苹果园。
事实上,在科曼索,我们真的有一个果园,面积不大却土地丰饶。那是来自我的父亲最后的礼物。临行前来自不同的人的纪念品塞满了我们的旅行箱,甚至还有阿芙拉的骨头茶具,三位女士一起绘上了明亮的色彩。艾玛也从至高森林寄来了东西,那是一幅画,白桦做成的边框里面,是库达哈四处伸展的道路,圣树在白雪皑皑的山谷中发出温暖的光芒。
到达科曼索的时候正值夏天,这种生活在年轻时的我看来几乎是不可想象的,连空气里都散发着水果的甜味。大片的果树另有人在打理,不过这些人很少出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每天照料着屋后凉棚上攀爬的葡萄藤,阳光从枝叶照射下来,在地面上投下椭圆形的斑点,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就会有紫红色的果实从叶片间垂下来。菲林枕在我的腿上,像是睡着了,他看起来与我们最初相识时并没有太大的不同,而我正在老去。我合上书页,手指插进他墨黑的头发里面,精灵尖尖的耳朵抖动了一下,似乎在做着什么关于橙子的梦。
我们偶尔也会出去旅行,却从不走远,也不再追求冒险。沿着杜萨珀河的流水漫无目的的走下去,或者站在船舷上遥望夕阳中的坦特拉斯港,是的,我已经不再晕船了。
在科曼索的第六年,我的头发已经开始白了,值得欣慰的是菲林似乎也很喜欢我现在的样子。而这只有我们两个人的生活,我也从没有觉得孤独。从深水城、散提尔堡,或者别的地方寄来的信件堆满了我们的信箱,但我们从来没有试图去打开过它们。格林希尔的造访是在这一年第一场秋雨的夜里,他穿着旅行者的衣服,背着剑。他在我们的苹果园里住了几个月,仍然每天坚持着奔跑或者游泳的锻炼,我和菲林都有一种同样的感觉,但谁都没有说破。深冬降临的时候他离开了,留下了那把名为遵从的剑,坚持要我为他做一个祷告。不久之后我梦见了他,格林希尔站在一座悬崖之上,下面是一望无际的绿色火海,那种火焰曾经也无数次出现在我们的手掌上。他一步一步向前走过去,每走一步,时间似乎就倒退了一些,直到步向边缘时,他看起来就像个十五六岁的孩子。他回头向我笑了笑,跳了下去。
这让我突然意识到吾王许诺给我的时间可能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长久,我从梦中醒来,菲林还在我身边,窗外已经落雪纷飞。我俯下身亲吻他的眼睛和额头,精灵从毯子下面伸出象牙色的手臂环住我的脖子,他张开了那双海蓝色的眼睛,我无法抑制的想起了流浪巨龙之年,剑湾北部,深水城,温暖的春天。随着愈加急促的呼吸让听觉变得有点模糊,但有一句话我还是听清了——直到死亡把我们分开,也许死亡也无法分开我们。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