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谷·辛达林之手】凯诺&泽尔纳&格林希尔——篝火、告白、被吃掉的肉与节操——

向下

【冰风谷·辛达林之手】凯诺&泽尔纳&格林希尔——篝火、告白、被吃掉的肉与节操——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二 八月 14, 2012 5:27 pm

——凯诺——
篝火晚宴已经开始好一会儿了,可还没见着情报商的影子,那个家伙一定又独自闷屋里头了。直到凯诺一把掀了盖在脸上(不知什么名字的)书,看着无聊到打瞌睡的情报商直摇头,发现其实他并没有真的睡着,晃晃手中的肉串好引起他的注意]快起来,再晚点你连肉渣都没份了!

——泽尔纳 ——
莫名被掀开了用来挡掉光线的书,泽尔纳只能打着哈欠坐起来。他看着大大咧咧的凯诺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的烤肉串,香味总算让这个作息时间常年缺乏有效管理的家伙精神了一点。于是他像是非常理所当然地一样接了过来。
“嗯,好像烤过头了,啧啧,调料放太多,厨艺不怎么样嘛少年。”

——格林希尔——
“我嗅到了——烤肉的味道!”黑发的战士只披了一件厚外套就从不远处跑过来,可以看到他衣服下面的胸口上还留着几处吻痕……
他大大咧咧的坐到凯诺旁边,“喂,愿意收留一只饥肠辘辘的猎犬吗?”

——凯诺——
凯诺顺着声音来源望去,一眼就看到衣衫不整的希尔胸前明显的印记,他扭头轻咳一声打算忽略掉这个细节,索性把手中剩下的肉串全塞给(看上去很落魄的)黑发战士,因为他看起来更需要食物。"不够的话,那边还有烤的"

——格林希尔——
“谢谢啦,但愿没打扰到你…呃,你们。”格林希尔咬着食物含糊不清的说,过了一会儿才注意到少年有点暧昧的目光正盯着自己赤裸的胸口,对方立刻扭过头去似乎有点脸红…… 他笑了笑,“的确,才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这可是我的君王的勋章。天气不错,你们不…也……?”

——泽尔纳 ——
“呃我想您误会了,他只是来叫我出去参加篝火宴会而已。”泽尔纳晃了晃手里串烤肉的签子,那上面已经所剩无几。他瞄了一眼格林希尔胸口上那些含义再明确不过的痕迹,心想这确实是个进行某些喜闻乐见活动的好日子,不过他觉得自己与其因为侵犯未成年圣武士而被那位晨曦领主用闪电劈死,不如还是去找个漂亮的金发妞约会更加符合逻辑。

——格林希尔——
“也对,还是等他再长大一点。”格林希尔半开玩笑的腾出一只手拍了拍少年瘦瘦的却并不单薄的肩膀。“你们那儿的纪律真是太不人道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
——如果没有那个暴君的话,他能不能活到像凯诺这般年纪都还不知道。他又咬了一口看起来烤的有点焦的肉,就这后面本要信口开河的话一起咽下去,胡乱讲起了“早经人事”的诸多好处,直到凯诺满脸通红的几乎要站起来赶人了。可是这孩子看起来有多大了,十五岁?十六岁?善良单纯的让人嫉妒。
“对了你们等我一下!”
他站起来,在篝火边吃烤肉的“原住民”反应过来之前跑的已经不见踪影了,几分钟之后他回来了,外套不知道扔到哪去了,上身就这么光着,怀里包着七八个看起来是金属外皮的罐子。他把罐子堆在地上,再次在泽尔纳和凯诺身边坐下来,就好像一只被喂饱了的大型犬,油光水滑且神态安逸。
格林希尔拿起其中的一个用匕首撬开递给绿眼睛的情报商,又给少年骑士开了另一个,“苹果酒,我从深水城带来的存货。”
他的生命和青春——他可没告诉他刚认识几天的同伴为了把这些东西带过来自己差点又挨了一顿皮带。尽管他怎么看都像是来给凯诺和泽尔纳的篝火晚餐搅局的,不过情报商看起来对他的私藏还算感兴趣,那种琥珀色的液体尝起来甜甜的,却后劲十足。

——泽尔纳 ——
“苹果酒!太好了我正想着去喝一杯!”泽尔纳很少喝烈酒,苹果酒是个例外,或许是因为被那种似乎很温和的普通甜酒一样的口感欺骗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情报商非常高兴自己现在有一个非常上道的队友,虽然刚见面时候他认为这是个危险又凶残的家伙。他举起手里装满苹果酒的罐子,向篝火边的两位同伴微笑着致意。
干杯。他说。

——凯诺——
望着两人脸上映出篝火忽明忽暗的红光,凯诺觉得在这里忘记所有的不快,和同伴一起把酒狂欢,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履历吧。"干杯!"清脆的碰杯声回荡耳边,凯诺爽快的仰头喝了几口。听起来这似乎是属于某种温和的酒,然而他却想错了,烈酒的冲劲冲击着口腔,这令他措手不及,稍显狼狈的呛到,微红着脸连连咳嗽,缓了好一会儿才勉强顺利的说出话。"..啊,抱歉!我以为这酒.不烈!.."


——格林希尔——
那个叫凯诺的孩子显然平时不怎么会喝酒,豪迈的喝下一大口之后便如意料之中的那样成为了这种特殊的甜酒的又一个受骗者。格林希尔还没堕落到把欺负小孩当做乐趣,不过这小子来路斯坎刺中自己的那一剑怎么也要报复一下才好。
“怎么样味道还不错吧?你可以慢慢来……很快你就会喜欢上它们了……”他笑眯眯的看着勇敢的小狮子发出有些狼狈的呛咳。

——泽尔纳——
情报商看到凯诺被酒呛住,于是一边拍少年圣武士的背帮他缓和剧烈的咳嗽一边嘲笑他刚才那并不明智的行为。一起喝酒或者干些别的什么坏事确实是增进旅伴间感情的好办法。泽尔纳愉快地将罐子里的苹果酒喝掉了大半,让苹果酒的后劲暂时带走本来就不太多的烦心事,其结果就是他很快就借着酒劲儿拉着格林希尔一起开始唱那些酒馆里常常会听到的歌词有点粗俗的轻快民歌,一边试图说服凯诺起来跟着节拍跳舞。

——凯诺——
听他们哼着陌生的曲子,少年圣武士被意外邀请上前跳舞,但他由于羞涩连连摆手没有真的行动,可不能显得失礼便跟着那两人的吟唱节奏一下一下拍着掌心.在酒精的渲染作用下,凯诺感到全身暖洋洋,连同细胞都沸腾起来,眼前的一幕令他恍惚,他回忆起曾经在家乡也有如此光景.摸索侧腰的小布袋,里面有母亲给他的口笛.这次冒险结束,偶尔也该回去看看家人们。
就在对未来不放弃憧憬,欢畅忘我的把酒狂欢,思家的怀念,以及其它某种说不清的情绪交织下,年轻的圣武士吹响了手中口笛。

——泽尔纳 ——
原本有些吵闹的气氛似乎因为凯诺的悠扬的笛声而变得平静下来。刚刚还毫无形象可言地和格林希尔一起唱歌的情报商也停下来安静地聆听少年的笛声,若有所思地啜饮着剩下的一点点苹果酒。泽尔纳不是很理解思乡之情到底是怎样的心态,不过这不妨碍他欣赏音乐——以及被笛声带动起来一点点想家的心情。
“帕洛才这点日子就想家了?我们离开深水城好像也不久嘛~”

——格林希尔——
格林希尔今天可能是有点兴奋过头了,也许是因为这些日子性爱与欢愉的滋养,这让他觉得自己的每一条神经都浸在甜酒中,亢奋却不失敏感。然而少年的笛声则是勾起思乡情绪的催化剂。
口笛的旋律中带着有点陌生的北方田园的气息,如果这个孩子没有走上过战场的话现在应该是什么样子。他胡思乱想着,一边从地上的一堆空罐里捡出最后一罐酒撬开。
“冒险的日子挺不好过的,不过你还年轻以后路还长,经常回家乡去看看也没什么不……”说到这里的时候手里的酒突然被什么拿走了,他顺着方向抬起头,正好对上一双琥珀色的眼睛。
金发的牧师把不知从什么地方捡回来的外套扔在他身上,仰头喝干了最后一罐苹果酒,作为向篝火边小型音乐会的致意。“经常回去看看没什么不好,但愿你们能一直拥有这个幸福……也希望这个家伙没有打扰到你们。”

——凯诺——
“很感谢格林希尔给我们带来美味的酒,也同样祝你们好运!”
圣武士礼节性的将祝福赠予离开的两人,他没有看到格林希尔的背僵了僵,他不会知道这句话会给格林希尔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假使知道,他也许就不会这么说了。
现在,篝火边只剩下泽尔纳和凯诺安静的坐着,短暂的沉默弥漫在他们周围,好一会儿少年都只盯着晃动的火焰,终于抬起头望了坐在另一侧的情报商。
“我说,泽尔纳...”少年尽力控制他的舌头像平常那样,顺利完整的说出想要表达的语句,可这会儿却无论如何都不听使唤,他有些窘迫的抬手,理了理前额垂下的发丝,“..这次冒险结束,要不要..去我的家乡?”
不管怎么说最后还是说出来了,他盯着情报商的耳环出神,“我是说,我家乡的酒也不输给苹果酒..所以,你是否愿意...”

——泽尔纳 ——
情报商看着窘迫的凯诺一时间有点愣了,当他意识到这句话的含义后瞬间大笑起来,一直到被酒呛住才痛苦地捂嘴强停下。他一边笑一边拍着少年的肩膀。“怎么了凯诺为什么请我喝酒会说得像告白一样哈哈哈哈你这是要把我带回去见父母吗哈哈哈…!”

——凯诺 ——
"不,我不是..."凯诺红着脸垂头,恨不得立刻找个地洞钻下去,归根结底是因为刚才说的那番.,不过情报商并不像在嘲讽他,年轻的圣武士越发显得窘迫,苦恼的揉乱自己一头发,于是干脆放弃了全部解释,闷闷开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你要不要去,就一句话!"

——泽尔纳 ——
“这是表白吗?是的话我就答应~”
从语调和语法上来说,这句话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从这句话的语境以及其逻辑外加泽尔纳的表情来看,很明显情报商已经在凯诺没有注意到的情况下被优质的苹果酒灌醉了。此时他正用那双漂亮的翡翠色眼睛盯着看起来似乎越发不知所措的少年圣武士,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含义是[没错我就是想看你困扰的表情]的愉快又无辜的微笑,就这样等着对方回答。

——凯诺——
少年不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情,但在这几日的相处下,他可以肯定情报商并不是什么混乱邪恶的坏人,他甚至没想明白自己靠近泽尔纳的理由,如果说是他的耳环给少年圣武士留下的第一印象的话,或许还有别的什么。情报商说话的时候眼神一直没离开凯诺,这让凯诺的神情更加慌乱,几次张了张口欲言又止,可又不能不回答,即使对着女孩子说话也没有现在那样窘迫。
凯诺深深吸了一口气,如同蔚蓝色大海的充满活力的眸子望着对方,简短却又肯定的说,"是"。

——泽尔纳——
泽尔纳没想到少年面对自己的玩笑话最后居然这样认真地回答了。他对这样的结果有点惊讶,几乎保持着那样的笑容思考了整整一分钟该怎么回答。情报商有些困惑,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点能吸引住一个圣武士对自己表白,或许是因为少年特有的青春期的躁动在酒精的催化下让凯诺做出了错误的决定?情报商真心觉得酒醒之后少年很快就会发现自己的错误然后纠正它。
“好啊,那就这样说定了。”
接着,就像是确认了双方的关系一样,泽尔纳伸手挑起少年的下巴,凑近,然后轻巧地在他脸颊上偷吻了一下。

——凯诺——
"泽...泽尔纳...?" 少年脸上的红晕久久未褪,脸颊上的温暖只停留了短短一瞬间,当他的感官反应重新回归的时候,对方刚刚过于亲密的动作令他瞪大双眼,下意识向后退了一步,手掌中的口笛已经被捏的汗津津,他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情景该怎么办。说实话,尽管感到意外,实际上凯诺并不讨厌情报商的这种行为,因为脸上的红晕和微颤的嗓音轻易出卖了他。 "你这是...?"

——泽尔纳——
“……你不是要请我喝酒吗,亲你一下表示感谢。”
情报商的语气听上去就像是刚才那样暧昧的行为简直就是理所当然的一样。他故意装作没看到少年惊恐的表情,别开脸将目光落到即将熄灭的篝火上。
他晃了晃手上的罐子,有些惋惜地发现苹果酒已经喝光了。

-----------end----------



——格林希尔——
格林希尔跟着牧师回到他们的小木屋,屋里没有点灯也没有烧着蜡烛,月光透过简陋的玻璃窗照射在床头。
“累了就去冲个澡然后上床睡觉。”洛雷拉过他的肩膀帮他把头发里面的草叶摘下来。
“如果你不喜欢我跟他们——”
牧师笑了笑,打断他,虽然有点不太想承认他之前的样子其实挺有魅力,“不,你那样很好。但是我还没有惩罚你丢下你的主君跑出去喝酒。”
说着便在格林希尔胸前的某个地方用力的拧了一下。
“哦……请开始吧。”他发出一声愉快的呻吟。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