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无剧情H两篇,练笔用意

向下

【article】无剧情H两篇,练笔用意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八月 16, 2012 10:11 am

【scene 1】
时间段放在格林希尔刚刚复活不久,从深水城出发之前

【scene 2】
在路斯坎和凯诺一行巷战之后各回各家XD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scene 1】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八月 16, 2012 10:13 am

深水城的冬天有着温暖季风的眷顾,并不像路斯坎一样寒冷刻薄,但第一场落雪还是在仲冬节来临之前降临了光辉之城。一个让人贪恋壁炉的温暖而不愿意出门的季节——说起来,这个城市变得如此安静只是因为很大一部分足以引发各种事端的冒险家们都已经踏上了他们的旅程罢了——寂静的街道独享了某些令人胆寒的真相,红色的水流拨开积雪沿着路面的坡度奔向深水城巨大的排水系统,那是一个已经不会有人再记得他的名字的男人流出的最后的鲜血。
这是一次以私人名义对班恩进行的献祭,被打上异教徒烙印的黯日圣职者直到休克之前都还在努力发出咒骂的声音,不过他现在已经不会动了,连同将死之人特有的恐惧一并被献上。深水城的洛雷·坎阁下在浸满血液的黑曜石祭坛前站起身,结束了长达四个小时的祈祷仪式,从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来看,黑暗君王也许对他感到十分满意。
格林希尔对祭礼相关的事情知道的不多,只保有这种仪式通常需要献上智性生物和大量流血的普遍认知。黑发的战士沉默的守在门外,他在路斯坎遗失了他的重剑,不过即使只凭手上仍然不太顺手的武器,他也能够将任何胆敢前来打扰的人一击毙命。虽然格林希尔已经有过心理准备,但还是在门打开之后对扑面而来的焚香和血的气味感到一阵反胃。他没有去看那具血液被榨干的尸体,不过值得安慰的是,至少坎阁下看起来还好。他为这位高阶牧师披上准备好的厚重外袍——那跟自己差不多高却单薄不少的身体摸起来可真冷。
牧师一边走一边裹紧了外袍,难得的回应了一路尾随的格林希尔带着询问和担忧的眼神。“还算顺利,一个好的预兆,愿吾王也赐予我胜利。费因斯那边有消息吗?”
“愿吾王赐予我们胜利。”格林希尔固执的又重复了一次,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题,“如果您不允许我跟您一同前往库达哈,那么为什么还要让我守在这儿?”
“我能不能理解成,斯卡雷特,你不愿意,嗯?”他试图在自己还没有完全从仪式中恢复过来的亢奋情绪下,挑起眉做出一个严厉的表情。
“你明知道不是这个意思!”黑发的战士像个什么大型动物一样的低吼道。
洛雷想要伸手揉揉跳痛的额角,不过寒冷阻止了他这么做。再一次为了这个问题无理取闹,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这已经是今天的第四次了,不过看起来深水城的洛雷·坎阁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为什么要记得自己的下属一天之内说了多少次蠢话。因为只有你这个白痴才不会在我集中精力的时候闯进来朝着我的后背来一刀——这一句是心理活动,他当然不会说出来。
他暂时停下来,回过头盯着格林希尔的黑眼睛,“我再说一次,别在走廊里对我大喊大叫,还是说,你到现在仍然需要我用鞭子提醒你?还有,别跟过来。”
啊啊没错,我就是那么希望的——这一句也是心理活动,格林希尔不是受虐狂,但是这两年以来洛雷只有在他身上发泄过某些情绪之后才会一定程度上的满足他的要求,也许作为某种补偿?他点了点头表示服从,但还是跟过去了。

主事阁下的卧室在一个寒冷而安静的角落里,远离其他神职人员的居所,并且尽可能的简单,所幸与外面的落雪相比,屋内的壁炉让这地方变得出乎意料的温暖。班恩没有要求他的信徒苦修,洛雷通常也不会过问他的下属们把自己的私人空间搞成什么样,但脱离公众场合,他对自己的定位仅仅是班恩的仆人而已,所以除了空间宽敞许多之外,这间屋子看起来与普通牧师的房间没什么太大的不同。格林希尔在靠北一点的军营里面有自己的住处,那是一个采光良好的独居,但他更加喜欢那些洛雷心血来潮允许他在这留宿的日子,即使睡在地板上的时间在仅有的共处之中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
阴影之年的动荡平息了已有十四年,洛雷又回到了他生命的起点,唯一与年少时不同的是,当他重新开始侍奉黑暗君王的时候,有一位披着黑色铠甲的战士与他站在一起。他在这个房间里度过了短暂但感觉比旅居的数年都要漫长的两年时光,格林希尔很高兴的发现他从塔夏拉带回来的那个大型羽毛饰品即使被拥有者所不齿,但至今仍然好好的摆在洛雷的床头上。

在格林希尔表现出最基础的服从之后,牧师没有再阻止他“护送”自己,于是后者便理所应当、得寸进尺的挤进了洛雷·坎阁下的卧室里,并且下定了不被赶出去的决心。仪式消耗掉了洛雷很大一部分体力,他今天不想再应付格林希尔那不可理喻的执着和纠缠。但是当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发现黑头发的战士还没有离开,而是带着一种近乎偏执的眼神屈膝跪在他的床边,这代表今晚是不太可能把他赶出去了。
格林希尔忠诚且坚定,战斗力出色,有着一切能够帮助他走向胜利的特质,洛雷几乎想要为了他能在身边而再次向黑暗君王感恩——如果不是因为格林希尔在某些事情上实在是不太听话……格林希尔想要的无非就是在未来的库达哈之旅中能够随行,至于他会干出什么事来,无非也是把费因斯的孪生弟弟揪出来切碎,然后他的下属们就会再次陷入无休止的内斗。想到这里,坎阁下的脸色绝对算不上好看,也许他应该教训一下这个不听话的战士?
黑发的战士能够感觉到某些人的愤怒就像壁炉里的火焰一样被撩拨了起来,这是一场危险的游戏,他不想逼的洛雷对他动鞭子,不过眼看对方就要准备出发了,所以他不得不再次利用他们那个小小的不成文的约定——打过了之后就要答应他的请求。
牧师走到他身后,抓住他的头发迫使格林希尔仰起头,“你在玩火,斯卡雷特,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已经烧掉自己很多次了,所以……”他开始试着将精力全部集中在对方琥珀色的眼睛上,格林希尔依靠这种出神的状态熬过了很多次可怕的疼痛,被对手的剑穿透,他的统治者给予他的鞭打,包括不久前无助的躺在路斯坎的土地上被焚烧。
“所以你认为,我的命令对你来说不再是约束了?”永远不曾服帖的黑发在他手中慢慢被拉紧。
“所以我必须去!”因为被扯疼而发出一声呻吟,刻意做出的顺从姿态很快就绷不住了,格林希尔一点也不想回答牧师尖锐的提问,并且为了他的再次故意曲解而感到愤怒,“如果不是你把我带回来,我现在还在九狱被火烧!你会命令我去忍受这种耻辱吗,让我看着偷袭我的杂种大摇大摆的从我面前走过去?”
琥珀色的双眼危险的眯了起来,洛雷·坎阁下今晚已经容忍了太多的放肆和不服从了。他放开他,在床边坐下来,让他可以面对着自己,战士的目光中带着某种叫做仇恨的情绪,那是作为班恩的利剑的他应有的美德,但不是现在。洛雷俯下身,轻轻拍了拍对方的脸颊,这个举动几乎称得上温柔,如果忽略那不祥的微笑的话。“我要怎么惩罚你呢,格林希尔·斯卡雷特,你看,这么快就已经不记得我刚才说过的话了。”
“您说我不能在走廊上对您大喊大叫。”他就像那统治者忠实的卫士一般谦恭的回答,随后勾出一个毫不畏惧的笑容,“那么在卧室里就可以了——”
一记耳光打断了他后面的话,他从额前散乱的碎发间难以置信的看着带着微笑对他施以暴力的牧师,“挑拨的游戏就到这吧,如你所愿,只要你能坚持到最后不向我求饶,我就考虑一下你的请求。” 洛雷在格林希尔的惊愕中低头吻了他,第二次的震惊侵蚀着战士已经开始短路的思维,攥紧的手渐渐松开,脸颊的疼痛在几秒钟内就已经被遗忘了,他如此轻易的向他的统治者暂时投降,闭上眼睛接受暴君的亲吻。

在他觉得自己几乎快要窒息的时候,牧师放过了他,他花了几次心跳的时间找回自己被夺走的呼吸。抓住格林希尔衣领的手一用力,竟然将那失神的战士拉了个半起,他开始意识到自己将要被做些什么。他轻吻洛雷修长的手指,驯服的任由它们剥落自己的外套、衬衣,被织物包裹的优美胸膛暴露在死寂的空气中,随后是腰部和双腿,他有着线条完美的脊背,腿上的肌肉紧紧的绷着,一具美丽且充满力量感的身体,很容易让人想起某种致命的大型动物,可惜作为战利品,它只能被一个人所拥有。
格林希尔想要说些什么,不过干涩的喉咙似乎被哽住了一般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再次跪下来,目光狂热的看着对方,企图从牧师琥珀色的眼睛里读出些东西,但洛雷没有再给他占据任何主导地位的机会。战士眼前凌乱的头发被拨到脑后,洛雷抚摸过他眼角的疤痕——即使他治愈了所有的剑伤和灼痕,这该死的印记仍然留了下来——然后滑落到唇边,在刚才吻过的地方停留了片刻,侵入口中。
洛雷的意图很快就被理解并且接受了,他很少要求格林希尔这么做,黑发的战士即使为了自己接下来要承受的东西感到悲哀,但还是垂下眼帘顺从的舔舐对方的手指。
“做的不错。”这是今晚的第一句称赞,牧师用另一只手安抚着格林希尔的脑后,插进头发里面,奖励这次十分难得的服从。待觉得够了,便一指床头示意格林希尔不要再跪在地上了,洛雷收回侵犯着口腔的手,牵出一线银丝,无法咽下的唾液顺着战士的唇边流下来,这让格林希尔感到一阵毫无来由的羞耻。他按照那统治者的吩咐爬上床,洛雷就坐在他身边,掐住他的大腿内侧,毫不留情的将本能想要合拢的双腿拉开。
他可以感觉到被舔的湿润的手指接触到了自己的皮肤,逡巡过腿间,然后没有任何预兆的探了进去。
格林希尔下意识绷紧了身体,把脸埋在枕头里面,被入侵的疼痛让他发出了一声动物般的呜咽。然而手掌立刻就落在紧实的臀上,在人前一向骄傲的战士因为这不体面的动作叫了出来,“你这是……犯规!”
“规则是我定下的,怎么能叫犯规?”洛雷按住他的腰,一边进入的更深,“趴好了,这可是你自找的。”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在过去十年的很多个夜晚,他们也曾赤裸的坦诚相拥,但格林希尔显然还没有意识到在洛雷从巴托地狱呼唤回他绝望的灵魂之后,接受他的性爱会变得如同远星湖畔的初夜一般艰难,也许更甚,毕竟他的伙伴至少在情事中赋予了他足够的耐心,每一次都无一例外的做足了前戏,而他也对此心存感激。他试着调整呼吸去适应洛雷粗暴的扩张,疼痛却丝毫没有减轻,甚至在他还没有完全接纳的时候就已经增加了手指的数量。
格林希尔紧紧的握着床单,柔软的丝织品被他揉成了一个形状诡异的图样。在痛苦中逐渐开始变得燥热的身体浮起一层薄薄的冷汗,他觉得自己浸没在远星湖的潮水那冰冷的韵律之中。而每当他想要蜷缩起身体企图缓解,洛雷的拍打就会狠狠的落在他臀上。冷血的牧师此刻看起来正如他的大部分记忆中那样严厉,身上只披着一件浴衣,却显得毫不失仪,仿佛正在进行的不是一场尴尬的交合,而是一次普通的宣讲或者祭礼,这种强烈的落差快要把可怜的战士逼疯了。
牧师沿着腰线向上抚摸着格林希尔的脊椎,他很久没有碰过他了,不过肌肤的触感还是一样的熟悉。他有条不紊的把握着手上的动作和力度,班恩的仆人深谙痛苦之道,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同样能用这双手带来小小的愉悦。他的黑暗卫士能够承受很多残酷的折磨,哪怕是被烈焰灼烧,但格林希尔对快感的忍耐程度几乎是零。
他重重的按下去,同时在战士的颈侧留下一个吻,“知道吗,你现在就像处子一样紧……”
身下的人颤抖着弓起背,抗议的话停留在喉间根本无法说出口,只能如同离开水的鱼一样拼命的呼吸,从这个角度看下去,就连黑发下面的耳廓也染上了绯红色。所幸洛雷并没有让这个过程持续的太久——格林希尔还有更多的东西要接受,现在无论是痛苦还是快乐,都完全由他来掌控。

停留在体内的手指被抽了出来,伴随着因突然空虚下来而发出的喘息声,随后是什么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那可能是牧师身上那件浴袍。格林希尔没有迟钝到认为暴君会让自己的身体空着,片刻之后他的腰被握住了,他本以为自己能够像以往那样从容,却发现自己只是深深埋下了头,那是一种名为紧张的感情。
不打算再做任何安慰,洛雷就在这样的情绪中贯穿了他的身体,格林希尔没有挣扎,细细的血丝沿着大腿内侧流下来,他接受了他的统治者给予他的任何感官,他不想告诉对方那有多疼。牧师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惨叫,他低下头,发现格林希尔正紧紧的咬着自己的指关节,那地方已经被攥的有些发白。
“松口。”他捏住格林希尔的下颚,那具美丽的身体颤抖了一下,没有回应他。“松口,格林希尔。”牧师沉下声音又命令了一次,他仍然没有动。
洛雷捡起被扔在地上的浴衣带子,用力将战士的双手绞到身后,紧紧的捆在一起。格林希尔自暴自弃的挣扎了几下,视线模糊起来,眼泪滴落在床单上,他无声的哭了,不只是因为疼痛和羞辱,还有马上就会一败涂地的赌约,即将被粉碎的自尊。
他的身体随着牧师的每一次动作被彻底的侵犯,腰部被抬高,而双手被缚的战士只能用肩膀和双膝支撑起身体,极度羞耻的姿态几乎让他无地自容,他从没有被要求接受如此痛苦且充满羞辱意味的性爱——如果这些都不算什么,他真正在意的是,自己居然在洛雷施予的专制之中获得了快乐。
“你怎么能——怎么能这么对我!”他仰起头用嘶哑的声音向压在自己身上的统治者宣泄着难以启齿的情绪。
“你连性命都是我的东西,我为什么不能?” 牧师冷笑一声,肆意享用着他的战利品,偶尔逼出一两声呻吟,虽然对方绝不会承认,不过看起来他正在痛苦中品尝快感。格林希尔带着哭腔的声音在他听来很是受用——那么把这个自傲的战士逼到没有退路又会怎么样呢,比如让他哭出声来?
格林希尔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居然变成了一个受虐狂,显然这与曾经温柔的欢爱扯不上半点关系,但那些记忆很快就被唤了起来,潮水,海风,苦艾熏香,或者跳动的烛火,甚至残忍的鞭打,所有的东西带着这个正在占据他的第二次生命的男人的影子。他徒劳的喘息,被束在身后的双手无意识的抓挠着,在腰后留下浅浅的红痕,无论如何的抗拒,都无法阻止欲火像冬季燃烧的蔓藤一样爬满全身。
牧师把握着身下之人逐步攀升的快感,赐予安抚的同时更加专横的占有,如同暴君巡视过他所征服的疆域。他心满意足的接受格林希尔代表屈服的迎合,在他肩上烙下吻痕作为回报。“叫出来吧……”洛雷伏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充满穿透力的声音几乎要绷断格林希尔最后的心理防线。
他本能的摇了摇头,这样的行为触怒了他的统治者,他不知道自己会被怎样惩罚——事实上,如果他能够看到洛雷眼中越来越深的情欲的话,他可能会觉得安慰一些。侵犯的动作停了下来,死寂的空气里有什么东西在燃烧,格林希尔已经分不清楚那是壁炉的火焰还是自己的身体了。

黑色的头发再一次被拉起来,让他有一种自己快要被捏碎了的错觉,失去焦距的黑眼睛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听到暴君清冷的声音在向他发问,“格林希尔,你属于谁?”
“我属于你。”这是一个已经被重复过无数次的答案,即使是在快要被摧毁的意志之下,这个答案仍然不会改变。在他生命中最开始的十数年,他从不认为自己会被什么人所征服,但从他与洛雷在湖水中紧紧相拥的那一刻开始,他的剑,他的心和他的生命都已经被这个人收获,就像从树上摘下熟透的苹果那样容易。
洛雷没有就此放过他,反而越发收紧了禁锢,“我可以对你做什么?”
“任何事情。”他平静的回答。灵魂中的某个关键部分正在逐渐走向崩坏,他一度认为他可以没心没肺的离开相处八年的伙伴,不再回头。然而在分离的三个月里,他却把自己从一只放荡不羁的野生动物变成了服从和战斗的机械,只为了可以回到洛雷身边。他能够接受他的暴君给予他的所有东西,无论那是极致的痛苦还是极致的快乐。
“那么,你会听从我的任何命令吗?”琥珀色的双眼中带着致命的笑意,为这场结局早已注定的赌局,压上最后一枚筹码。
格林希尔死死咬着下唇,眼泪再次滑落,在溃败的不甘之中彻底放弃抵抗。“……我会。”
回应他的是比之前更加强烈的冲击,他终于叫出声来。他在暴君身下放纵的嘶喊,之前的坚持已经被打碎,与尊严和骄傲相比,洛雷的拥抱对他来说才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他们此刻如此贴近彼此,他向他的统治者屈服,断断续续的哭叫和哀求,但绝不会因此被宽恕,直到在无法挣脱的束缚中一起达到蒸腾的高潮。

格林希尔极少会在他们的赌约中妥协,在以往的十年中也就只有那么一次,毕竟这是他所剩下为数不多的能够说服洛雷的手段之一。他在自己失控的尖叫和哭求中尝到了又一次惨败,但是几个礼拜后当他踏上在永恒的冰原的怀抱中依然四季如春的库达哈小镇时,他的统治者就在他身边,所以他最后还是赢了。也许除了进一步纠缠洛雷在这个地方至少度个假再回深水城,没有比这更好的结局了。
牧师从来不知道在他身边陪伴了十年的战士居然可以哭的那么久,甚至在被从床上拖下来清理身体的时候还没有停下,这让他怀疑如果命令格林希尔继续睡在地板上,是不是到明天早上都不会安静下来了,这种程度的失态让他之前淤积的怒火蒸发的一干二净。如果现在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被完全纠正的话,那就是格林希尔对于复仇的执着在他看来胜过了为他而战的信念。
“对我发誓,格林希尔,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会把为我而战放在第一位。”
黑发的战士僵住了,随后在柔软的毯子下面拥紧了他身旁的暴君,这让他看起来与十年前那个恣意的少年有些相似,而不是以高超的战技令人生畏的班恩的利剑。他猜想他会被要求安分的留在深水城,他已经不准备再对洛雷的任何安排发表抗议了,但他刚才听到的话很明显预示着另一个转机。
洛雷叹了口气把他从自己的肩膀里挖出来,“我允许你留在我身边,但是你要保证不会违背我的意志,你明白吗?”
“是的阁下,我发誓。”有什么东西润湿了牧师的掌心,他觉得自己一辈子的软弱都在今晚被消耗掉了。
他的暴君接受了他的承诺,用一个不会带来任何痛苦的吻结束了属于两位狂信者的黑夜。


——END——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scene 2】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八月 16, 2012 10:17 am

那些人离开之后,格林希尔仍然跪在地上,他的统治者刚才当着一屋子人的面对他使用了一个命令,而现在,他还没有被允许站起来。黑发的战士盯着地板上的一条裂缝,想办法让自己不去怨恨洛雷在那么多人面前羞辱他的事实,胸口的剑伤适时的分散了他的一部分注意力,干涸的血液让他穿在里面的衣服粘在身上,糟糕的是它好像又开始疼了。他听见洛雷在里面那间屋子里走动的声音,不过当牧师端着一只水碗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对方在找的好像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个东西。
牧师随手关上门,看了他一眼,把盛着淡盐水的碗放在桌子上,拖了一张椅子坐在他对面。开始剪开被血糊住的衬衣。
“好吧……对不起。”格林希尔终于还是妥协了。他把也许可以更加简单的情况变得十分暴力,他觉得有点抱歉,但其实不怎么后悔。他动了动手臂让洛雷可以顺利的把那件衣服脱下来。
“为什么道歉?”他的暴君轻描淡写的问。他没有回答。洛雷用盐水浸湿原本用作绷带的纱布,按在战士的胸前,这让依然跪着的人瑟缩了一下。他用另一只手握住格林希尔的肩膀,继续擦干净伤口周围的血,“如果你有什么是应该觉得愧对于我的话,就是你让自己受了伤——别动。”
他的伤不算太严重,再加上之前已经自己止过血了,所以现在也只是再清理一下而已,不过自从他们两年前回到深水城,格林希尔就再也没有享受过坎阁下亲手包扎伤口的这个待遇了。牧师下手挺重,用以消毒的盐分足够让他觉得疼痛难耐。不管洛雷有没有发现,他的暗黑卫士似乎有点乐在其中。
绷带被牵引着绕过他的腋下,在背后熟练的打了个结,看起来某人即使身居高位也丝毫没忘了作为医者最基本的技艺。在做这些的时候,洛雷的身体向前倾斜着,他们不可避免的靠的很近,格林希尔很是乖觉的没有再乱动,想象着他正在被拥抱,被触摸,被……啊,只是想象一下。他侧过脸,牧师金色的头发正垂在他眼前。
“你笑什么。”牧师把扯下来的一截绷带尾巴扔在桌子上,瞪了地上的人一眼,很显然几分钟前还苦着一张脸的格林希尔此刻忍耐着笑意的扭曲表情在他看来十分荒唐,且不可理喻。
黑发的战士清了清嗓子,真的就严肃了下来,几乎有些过于认真了,容易让人联想到他身着漆黑的铠甲,屈起左臂向他的统治者执骑士之礼的样子。
“阁下。”班恩的利剑垂下头,带着温顺、服从,和谦恭。他很少如此心甘情愿的摆出这种态度,而且那一般预示着他接下来就要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了……“上我。”

“再说一遍。”洛雷好整以暇的向后靠着椅背,挑起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的战士在这种逼视之下不出所料的败下阵来,但是现在装作对地板的纹理感兴趣已经来不及了,所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尽管他们二人都没听说过卡拉图的这句俗话。格林希尔觉得自己脑子里面一定是进了什么不该进的东西,才会突然提出那样荒谬的要求,至少应该等到晚上……
之前不知被什么驱使吐露出的放荡言语此刻无论如何也说不出第二次了,就在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在那道可怕的目光下羞愧而死的时候,他的统治者抓住他的头发将他拉近自己,用仿佛谈论晚餐的菜色一般的语气对他说,“我现在可没有用来润滑的东西,你得自己来。”
“等、等等!你是认真的吗?我只是……如果你想等到……再……我……”
格林希尔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牧师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今天早上,我错过了鞭打你的乐趣,而刚才你一直在用身体挑逗我。”
“我什么时候——”
“所以,我很有兴致。”洛雷用手指按在对方习惯了出言不逊的唇上,没有理会他充其量只能算作是邀请的反抗。

我真是个傻瓜……格林希尔这样想。他低下头,将前额靠在牧师的膝盖上,不过这丝毫掩饰不了他的尴尬和渴望。片刻之后洛雷把他从地上拉起来,他支撑起酸疼的腿,在光滑的木桌面上低伏下身,一双手绕到他的身前,在解他的皮带扣,他觉得有点热,而那个叫做“腰”的部位一定已经快要被烧掉了……
随着金属和木地板碰撞的声音,他再次被剥了个干净。他的长裤羞耻的挂在脚踝上,金发的暴君衣冠整洁举止从容,而自己却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蔽体,只有被动的趴在这里等着被占有,这个就在不久之前还坐了一桌子人的地方。虽然这全都是他自找的,但是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热衷于以这种方式羞辱他的呢,以目前逐渐被转移到下半身的思考能力,他想不清楚。
桌面比他的腰的高度要低不少,他伏在上面,膝盖有点发颤。正在变得燥热的身体却没有得到意料之中的安抚,他回过头,惊悚的看到洛雷蹲下身,正从他掉在地上的裤腰上面抽出他的皮带。
“在如你的意之前……”牧师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那双散发着怨恨的黑眼睛,将皮带对折了一下,拎在手里撑了撑。
洛雷用手里的东西摩挲着他的皮肤,皮革的触感从赤裸的脊背上传来,从肩胛沿着脊椎游移到后腰和臀部,这让空气变得有点色情,不过也让格林希尔相信他的暴君其实并不是真的打算在这里惩罚他。在他逐渐放松下来开始享受这种特殊的爱抚的时候,第一下鞭打落在他的大腿上。
他似乎很不满意被突如其来的疼痛打断了亲密的触碰,格林希尔弓起背,发出一声轻轻的呻吟。
在此之前他们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前戏,他有些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喜欢,不过疼痛尚在他能够接受的范围里面。鞭打的节奏被控制的很慢,直到他的臀腿被淫[河蟹]靡的粉红色覆盖,不管格林希尔是怎么想的,至少他克制的挣扎在他的暴君眼里挺受用。皮带在他的膝弯处摩擦着,插进他的双腿之间,黑发的战士松了口气,顺从的分开腿,他猜想这漫长的折磨可能就要结束了。
下一秒,牧师手中的凶器带着呼啸的风声抽打在大腿内侧少有被触摸的皮肤上。他发出一声纯粹痛苦的尖叫,站直了身体,“你怎么能……”
牧师按住他的尾椎把他压回桌子上,随口威胁道,“如果你敢动一下——”
格林希尔混乱的思考着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无意中激怒了他的统治者,但突然加重的鞭打让他只能够伏在桌面上握紧了拳,那平时几乎不会被碰到的地方所承受的疼痛对他来说有些太过尖锐,也太过陌生了。
“说说看,你为什么要承受这些?”洛雷的手指插进格林希尔汗湿的头发里面,迫使他仰起头。
他没有想到会在交合之前被下如此重的手,牧师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没有什么感情上的起伏,这让他无法根据对方的情绪做出所谓正确的回答,然而落在他腿上的鞭打令他不可能就此保持沉默——就像他每一次面对洛雷丢向他的不可理喻的问题一样。他沉重的喘息着,飞快的猜测所有与之相关的可能性,“难道就因为我没能完败那个炸毛的小鬼吗!?”
牧师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换了个方向开始攻击他的另一侧,“不对,再想。”
“还是因为我没有在他们面前对你保持服从!你不能……啊!”他终于叫出声来。
“哦,我并不在意那个,而且你已经得到惩罚了对不对。”
“我不知道!但是,但是,别再继续了——”
连续不断的抽打让他的双腿不住的颤抖,内侧的皮肤很快就变成了与周围相同的颜色,这与他以前所忍受的那些近乎苛责的折磨不尽相同,他想不出自己或者对方到底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也许下次他应该换一条不那么韧性十足的腰带?
“那么我来告诉你,你之所以必须忍受这些,无论是快乐,还是这个,”洛雷停下了对他腿间的偏执的攻击,在他的臀上又留下半打火热的拍打,随后丢掉了皮带,凑近他耳边,“全部都只是因为我高兴。”
他难以置信的抬头看向他的暴君,“吾王啊您居然让这样的人做你的……”
然而洛雷只是缓慢的抚摸着那片红肿的肉体,而后毫无预兆的握住了他腿间敏感而灼热的器官,他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不过我倒是觉得,你好像挺喜欢这个主意?”
格林希尔本能的想要抗议些什么,但他毫不怀疑如果他敢乱动的话,他的统治者会要他再复习一下刚才那个艰难的过程。刺痛的余韵像是长满了小小的尖牙一般啮咬着他的感官,在对方带着某种情色暗示的挑逗下他只有伏在桌子上喘息呻吟的份儿,指甲刮擦桌面的声音仿佛宣泄着他的不安,更加重要的是……他快要忍不住了。
“我刚才说了你得自己来,所以你可以再努力一点儿。”洛雷在他身后轻轻的说。他突然意识到对方会格外关注他的那个地方其实是带着某种邪恶的目的!
牧师捏住他的下颚将他的头偏向自己,给了他一个适时的吻。格林希尔总是很容易在亲吻下妥协,往日洛雷身上总是会带着些仪式焚香的味道,厚重的法衣显得太遥远也太陌生。然而现在他的恋人只穿着旅行者的便装,琥珀色的眼睛看起来也不怎么严苛——洛雷的吻很少让他觉得不是冰冷入骨的。虽然他不会忘记他们此行的目的仍然是为了力量与信仰,但他仍然想要为能有片刻这样相处的时光而向他们的神祇感恩。
而后,释放的旋律吞噬了他的身体。

“你似乎第一次对鞭打有这样的反应,告诉我,为什么?”洛雷的声音听上去只是纯然的询问和好奇。
“因为……”他艰难的从高潮的欢愉里拉回自己的注意力,仿佛呓语一般低声说,“因为你在强调你对我的所有权,包括在那些人面前……”
“你喜欢?”
格林希尔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还带着体液的手指伸到他面前,“舔掉。”他的暴君命令道。
他立刻试图把脸埋进手臂里,如果这能掩饰他的羞耻心的话,这样的行为几乎可以看做是沙漠里的某种鸟类,可惜他现在赤身裸体,敞开着双腿等待他的统治者加诸于他的任何感官,每一寸皮肤都带着鞭打和愉悦之后的潮红,几乎说不出话来。
洛雷把鸵鸟从他的避难所里拽出来,眯起眼睛盯得他有点不安,看不出喜怒,“不服从,嗯?”
“别这样,求你……”他对此报以哀求的目光,可对方并不为之所动,僵持了几秒钟之后,他觉得自己可能快要放弃了。好吧,既然你想要一个淫[河蟹]荡的……他愤恨的想。
但是牧师却就这么放过了他,用手指在他脸上蹭了蹭,笑意里带着致命的邪恶,“既然你不肯听话,我不介意找点别的办法来帮帮你。”
说到‘help’这个词时,牧师收回手,再次探向格林希尔的双腿之间,插进他的身体。他闭起眼睛抑制自己身体的骚动,由于某种令人难以启齿的润滑的存在,这样的入侵并没有很疼,尽管他的姿势非常窘迫,但洛雷以专制又异常色情的方式对待他的时候,他总是无法把持自己的欲望。他悄悄的挪动了一下位置企图迎合对方攻击到正确的地方,不过这些小动作动没能逃过那双琥珀色的眼睛。
“不准移动分毫。”牧师搅动着深入他体内的手指,再次抛出一个近乎无理的要求。不过洛雷一如既往的对性事之前的准备和扩张非常用心,他很少会让他的伴侣经受不必要的疼痛,除非他想要那么做。
“你知道吗,我有的时候可能会喜欢让你在没有任何快感回报的情况下为我服务,这对你来说也许很疼,我不会像现在这样照顾你……”手上的动作保持着一种很有规律的节奏,洛雷在他耳边说。黑发的战士渐渐迷失在这样淫乱的描述中,他恐惧洛雷所说的一切,却同时对他的爱人特有的金属般的嗓音深深的迷恋,直到对方用力按压着他身体里的某处,像是为后面要说的话做出行动上的注解,“但不是现在。”
“如果你想用那种方式要我的话我心甘情愿。”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带着莫名的虔诚,并如他的暴君命令的保持着静止,向他的侵犯敞开身体。
洛雷又用手指弄了他几分钟的时间,他曾经无意间说过每一次在进入的瞬间他都觉得挺疼,这可能无法避免,但是做的足够仔细就能让他在后面的过程中好受一点。
“或许以后的某一天我会满足你这个要求,不是现在,因为你已经尝到快乐了不是吗。”他重复了一次,退出他的身体,他感到片刻的空虚,“我想要知道你不是已经准备好——像你自己说的那样,准备好接受我了?”
格林希尔沉默的点了点头,他温顺的靠在桌沿上,刚刚承受过鞭打的双腿微微有些颤抖。
“很好。”

随着一阵织物摩擦的声音,撕裂的疼痛侵袭了他的神经,不过立刻就被火热的欲望和温暖浸透,尽管不久前已经释放过一次了,不过他仍然喜欢被充满的感觉。
“放松一点,你还得在这儿待很久……”他在肩头感受到灼热的舔吻,他热爱他的情人任何形式的亲吻,那总会成为让他迷醉的前兆。他曾经固执的认为自己在洛雷身边时更加应该每一分钟都保持警觉,不过在他们做这种事的时候没有一次不是他最先失去理智。
他努力放松下来,长舒一口气,让自己能够适应对方的频率。牧师分开他握紧的手,与他十指相扣,格林希尔开始明白他的统治者所说的并不只是调情的话,那些亲密的摩擦对此时此刻的他来说的确是一种甜蜜漫长的折磨,才发泄过情欲从冷却的灰烬下面伸出火苗来,慢慢的燃烧他们的身体。他不愿坦言自己在洛雷面前总是表现的如此淫乱而不知满足,但回想起过往的每一次欢爱,他不得不承认在任何情绪之下,他的暴君都有把他一寸一寸干趴下的实力。
就在他几乎融化在温柔的纠缠中时,洛雷的攻击逐渐变的严厉起来,他的腰被牢牢的钳制住,模糊中仿佛听见他的统治者在他耳边说他现在的样子很诱人,一边变本加厉的在他体内残忍的肆虐。
“感觉过载了?”牧师向他发问,呼吸就落在他颈后,有点痒。
他点了点头,迷乱呻吟和呓语从他口中溢出。
洛雷顺着他的脊椎向上刮擦着无比敏感的皮肤,“求我。”
“啊……求您……” 他用沙哑的声音哀求,毫无怜悯的掠夺仍然在继续,头脑因被快感占据而变得有点麻木。
格林希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听话,甚至下意识的使用敬语。他们这些日子正在渐渐脱离那种惯常性的、平等的性爱,他发现自己对处于从属和被动的地位并没有太多抵触,事实上,如果是在末日般的欢愉之中,他几乎能够顺从洛雷的任何要求——用来交换他的驯服的筹码实在是太过沉重了。
汗水顺着他的前额留下来,令他不服帖的碎发贴在皮肤上,他弓起背急促的喘息,在濒临至高点时急剧下坠,堕入黑暗却温暖的裂隙。
这是感官的深渊,他这样想。
终于他听到他的暴君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几秒钟后他也在自己的尖叫声中找到了新的高潮。


“九狱在下,你简直是个魔鬼……”他挣扎着撑起身体,回过头,他的情人正好整以暇的整理自己的衣服。
牧师揉乱他的头发,手指再次探进他的身体撑开刚刚被过度开垦过的地方,让液体顺着他的大腿流下来,“可是你看起来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黑发的战士自暴自弃的抗议了几句,放松下来靠进洛雷怀里,“你是不是把你那些控制人心的法术也用到我身上了?”
“猜猜看。”后者爱抚着他臀腿上鞭打之后还有些红肿的皮肤,“你这个样子看起来还不错,我想我会乐于在你身上留下一点标记,你刚才是怎么说的,强调我的所有权?不仅仅是用鞭子——也许你会喜欢有一个烙印?”
略带金属感的声音让格林希尔觉得有点脊背发凉,一个带着烙印的自己……他艰难的吞了吞口水。
“看来不到那个时候你是不会满足的……”洛雷似乎此刻并没有吝惜自己的吻,这导致他忠诚的卫士看上去就像一只被喂饱了的大型犬,“不过你要记得,在那之前我们还有别的事情要做。”
听到这句话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环顾了四周,当他发现他的剑还好好的放在桌子边的地板上时他松了口气,“愿意为您服务,阁下……”
“你现在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牧师尖锐的指出,不过语气不甚严厉。他放开那具赤裸的身体准备去找条毛巾来帮他的猎犬清理一下身体,“在那之后,你想要的一切都会有的,欢愉,烙印,还有复仇,我保证。”

——END——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