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初遇】菲林&基尔霍兰——晕船与揪耳朵——

向下

【深水城·初遇】菲林&基尔霍兰——晕船与揪耳朵——

帖子  菲林 于 周六 十二月 24, 2011 12:35 pm

——菲林·嘉兰诺德——
精灵坐在黎明的码头边,风中的味道古怪但是清爽,被各种难以辨别功用的东西充塞的头脑也相应地清醒起来。一顶不明材料编织成的巨大宽沿帽遮盖了尖耳朵,蓝眼睛还有叼在嘴里的水果,从远处只能看到一根血红的羽毛在帽顶摇摇晃晃。
水面的尽头漂浮着一层金色与雪白的光芒,如同橡木杯沿泛起的泡沫一样,在时间与气流的搅动下逐渐散去。视线的尽头出现了并不引人注目的黑影,菲林抬头看了一眼,把帽沿往下又压了压。


——基尔霍兰·费因斯——
在深水城靠港的时候正值黎明,踏上了坚实的陆地,晕船的感觉已经好多了。也只有在不为眩晕呕吐而烦恼的时候才会觉得饿。这个时间贸易繁忙的港口已经是热闹非凡了,其中不乏附近村镇里来做些小买卖的农民,而他的目光也……非常巧合的停留在一篮莫名熟悉的青色水果上面——不知这东西尝起来是不是也有尖耳朵的味道……他从口袋里摸出几枚银币。


——菲林·嘉兰诺德——
顺着〔其实一点也不明显的〕新鲜香气一路穿过集市,精灵试图绕过遮挡在他和水果之间的某个障碍物,直到那个裹在一身黑漆漆袍子里的家伙回过头来。
他考虑了一下措辞,不过最终还是决定将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换种说法表达出来。曾有谁说人类太过含蓄,因而错过了许多珍贵且不再回来的时光;精灵同样不想将〔其实已经足够漫长且无聊〕的生命浪费在不彻底的愉悦或者痛苦中。
“你看上去真够糟糕的,牧师。”他听见自己说,“据说水果是不错的晕船药,你以后可以随身携带一整袋新鲜橙子,也许在不小心掉下水的时候还能抱着它们飘上岸呢。”
不错的问候,不是吗?…但是他最初想说的是什么来着?
——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费因斯。


——基尔霍兰·费因斯——
也许是因为他的装束,乡下妇人有些惶恐的把纺锤形的果子装进纸袋里递给他,接下来也许他可以找一个安静而干燥的地方稍微,嗯,休整一下。但是厄运女士似乎此刻更喜欢作弄一下班恩年轻的忠仆。基尔霍兰转过身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双跟海水一点也不像的蓝色杏眼。
他曾经也见过一些精灵,但是从来没有一只,让他有如此强烈的愿望想要把对方塞进水果篮子里面!更加该死的是——在精灵的声音特有的韵律下,他竟然不由自主的想到,他抱着一小堆鲜艳的橙子漂浮在海水中……牧师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驱走这一小段荒唐滑稽得画面。
如果不是精灵那句不太中听的问候,他也许应该礼貌的道一声早安,而现在……
“……你好,菲莱因。”他记得精灵是叫这个名字的,他眯起眼睛看着他,竟轻轻笑了一下。
把水果袋子转移到左手,动作算得上温和的拉下精灵的兜帽,在蓝眼睛茫然的注视下慢慢拨开雪白的颈侧的碎发,然后在精灵的尖耳朵上狠狠的扯了一把——班恩在上,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菲林·嘉兰诺德——
当精灵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控制不住地向前方倒了下去——正冲着那个该上双生天堂的班恩牧师。敏感的耳朵上传来的疼痛几乎全部转化为了怒火,在差不多丧失了对行动的掌控权中的几秒里,他只来得及选择了一下扑倒的方向。某种意义这还算成功,他们两个一起倒在了地上…未有准备的牧师在下面,一只两头尖尖的水果从他的手里滚出了几步远。
他双手撑着对方的胸前抬起身,只觉得耳朵上灼热的痛感似乎在逐步加深,让他整个人都开始眩晕。牧师带着反应不及的无辜表情看着他,这令精灵非常恼怒——因为怒火或者是某些别的东西而泛出的绯红色开始漫上他的颈项和面颊。有几缕银白的头发滑了下来,垂到牧师的眼前,看上去像是某种有着奇妙颜色的植物。
“菲林。”精灵说,“不是菲莱因。”


——基尔霍兰·费因斯——
此刻他正如梦幻般得仰面躺在石板地上,眼前晃动着精灵新浆过的衬衫一般洁白的脖子。用了几次呼吸的时间调整心神,两人都迅速爬起来恢复站立的姿势,忽略掉匆忙收起水果摊打算换个地方的乡下老妇,的确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呃——抱歉,菲……菲林。”他这样说着,但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歉意的样子,“我想在关于橙子的笑话上我们扯平了?”
虽然的确没有想到扯一下耳朵,精灵的反应如此激烈,但是瞥了一眼菲林恼怒的表情,一阵小小的快意浮上来,连晕船留下的后遗症似乎都觉得好多了。
“既然吾王是这么安排的,那么作为扯了你的耳朵的一点小小的补偿——”捡起掉在地上的两个水果擦掉灰尘仔细的放回袋子里,语气也变得严肃下来,准备向这个精灵陈述一下这些天来自格林希尔的一部分消息。“你那位不久前被“唤醒”的朋友,埃德蒙德·巴夏许尔,在后来的调查中,发现了他留下过一些有趣的东西。”
牧师从长袍内侧的口袋里摸出一小块有些熔化了但仍然看得出形状的金属制品,看起来像是一把钥匙的形状,“秘银,我记得你有个类似的东西对吧?”


——菲林·嘉兰诺德——
精灵盯着对方掌心中的东西看了一会儿,伸手把它拿过来仔细端详。那东西的边缘有点模糊,形状也稍微扭曲,但是……他忽视了牧师的表情,直接把它塞进了自己的口袋里。“虽然这东西作为补偿少了一点儿,不过我也就勉强接受了。”他自顾自地说着,转身向酒馆的方向走去。背后的人类似乎沉默下来,精灵在走出几步之后,又停了下来,返回到牧师身边。
“我可是给你带走了一个麻烦。”菲林贴着牧师的耳边说,“免得你哪天被一支箭穿过〔耳朵〕还没反应过来…不过不用额外感激我了。”
他从对方口袋里掏出一只水果,转身走了。

avatar
菲林
Admin

帖子数 : 30
注册日期 : 11-12-24
年龄 : 25
地点 : Seattle, WA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aterdeep.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