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谷·辛达林之手】基尔霍兰&菲林——断手塔首战——

向下

【冰风谷·辛达林之手】基尔霍兰&菲林——断手塔首战——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九月 06, 2012 9:26 pm


——基尔霍兰——
他将手背到后面偷偷掐了自己一把,很疼,但他仍然觉得自己是在梦境中——基尔霍兰清楚的记得自己不久之前在断手塔外的临时营地中入睡,他的精灵爱人还在他身边,但是现在,他站在一个空旷的诡异的地方,远处隐隐约约的地平线让这个空间仿佛在无限延伸下去。
那个模糊的黑色人形仿佛在对他说些什么,他听不清,于是他一度尝试靠近一些,可无论用什么样的速度前行,他与那个影子之前始终都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当他终于停下来的时候,影子开始向他靠近……
“萨利德。”黑影对他说。
基尔霍兰重复着这个发音,猜想那可能是个人名。“萨利德?他是谁?”他向对方询问,可是并没有得到回答。
直到终于能够看清楚那个黑影的相貌——比自己还要高一些,赤裸着胸膛,全身都包裹在黑色的雾气中,让他感到恐惧压迫却又有一种神秘的熟悉。他意识到他面前的人是谁,而对方右手上戴着的那只镶嵌着宝石的铁手套证实了他的想法。
他立刻就跪下来,“陛下……”

然而梦境就在这里中断了。

——菲林——
菲林是在夜里醒来的。他眼皮沉重,脑子昏昏沉沉,却怎么也没法重新回到睡眠里。从毯子里坐起来花费了他煮开一锅汤的时间,或许更多——他转头看着熟睡的人,牧师看上去很安静,但是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嘿,基尔霍兰。”他小声说。
对方没有反应,呼吸均匀,他觉得大概是自己想多了。但当菲林正打算重新躺下的时候,他听到牧师挪动嘴唇,说了一个他听不清的词语。
这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牧师大概是在做梦——据他所知,他在大多数梦里都没有什么愉快的经历。如果这里的光线不是那么昏暗的话,他说不定能看到基尔霍兰皱紧的眉头;这么想着,他开始犹豫要不要把他弄醒。
很快他就不需要作出决定了。牧师在黑暗里睁开眼睛,菲林发誓他在那里看到了某些比黑暗更加浓重的东西。

——基尔霍兰——
他艰难的睁开眼睛,喉咙干的厉害,他判断自己刚才并不是在睡梦里而是彻底失去了意识。
片刻之后菲林的身体压上来,“你还好吗,费因斯?”
他茫然的点了点头,伸手摸索着枕边的水壶,肌肉有一种被麻痹的感觉,不怎么听使唤,最后还是他的精灵伙伴抓住了那只水壶打开盖子塞进他手里。
“糟透了,你确定我们睡着以后没人闯进来照着我的脑袋来一棍子吗……?”喝了几口水之后他终于能说话了。

神谕。他按捺下目睹神祇亲临梦境的激动,这也代表在他最有可能做出一些边缘化的事情的时候,他的君王在盯着他。
当他打算对菲林说点什么来打破这令人不舒服的气氛时,他们的帐篷被掀开了,冻土的冷风从外面灌进来,两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哦,你们醒着,太好了。”游侠拉兹的半个身子大大咧咧的探进来,牧师注意到他的弓已经握在了手上,“你们最好出来看看——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们披上外套钻出帐篷,断手塔的废墟在月光下投射出可怕的阴影,就像一座巨大的坟茔,把他们笼罩在里面,而尚还完好的勒比拉斯之塔仿佛是它孤独的墓碑。死寂的冰原上一切声音都能够被清楚的捕捉到。
他的精灵伙伴动了动耳朵,“你听到了吗,我之前以为是什么野兽的叫声,不过好像是从里面传过来的。”
基尔霍兰盯着他们白天刚刚清理过的入口,那种声音听起来就像是什么人正在发出绝望而痛苦的嚎叫,带着飘渺的回音,如果不是拉兹提醒他们,他可能就会觉得是自己的意识被神祇拖出身体而引起的耳鸣。
提夫林人从摇摇欲坠的吊桥对面走过来,赤红的眼睛微微反射着月光,不知这个有着地狱血统的刽子手与废墟里面发出尖叫的东西相比,哪一个更可怕一点。
“看起来我们之前挪开那些挡路的废墟的时候,把里面的某些东西一起放出来了。”塔都用嘶哑的声音对他们说。




【TBC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