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练笔用意vol.3,[伪]疼痛

向下

【article】练笔用意vol.3,[伪]疼痛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三 十月 17, 2012 6:42 pm

这里不是刑讯的地方,而是告解的地方。
凌晨的微光从高耸狭窄的玻璃窗间滴落下来,沉闷的空气里能够嗅出淡淡的血香草的味道。屋子里面与他所猜测的不尽相同,他本以为这应该是一个与关着俘虏的囚牢差不多的房间,有着坚硬的石墙与带锁的金属笼子,但经过粉刷的墙面代替了想象中的石壁,靠窗的一半地面铺着颜色很沉的地毯,而另一半则是光滑的砖,可能是为了方便清洗流下来的血迹,他不着边际的想。比起警示,这更像是一个用来谈话的地方,窗边的桌子上甚至还摆着同样风格的深色茶具,一缕水汽正从杯子里冒出来。
年轻的神仆反手掩上门,那个只听说过名字却从没见过的半卓尔已经在等着他了,基尔霍兰·费因斯在此之前对于塔都的了解也仅仅限于诸多谣言。关于这个这个人的流言几乎能够拼凑成一本拙劣的离奇故事书,它们大多数都被用来恐吓夜晚不肯乖乖上床睡觉的孩子。
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思索着也许应该说点什么,但显然目前他的处境并没有留给他任何可以交涉的余地,等待他的疼痛与惩罚他必须承受,所以基尔霍兰决定保持沉默,并且暗自庆幸自己暂时还用不着在对方手中面对死亡。很快,在某个晦涩的领域久负盛名的刑讯手体贴的打破了尴尬的寂静。
“你可以不用太紧张,虽然是初次见面,但这并不是正式的场合。”塔都的声音缓慢而低哑,语调没什么起伏。
红宝石色的眼睛在审视着他,那种仿佛洞悉思想的目光他再熟悉不过了,基尔霍兰自认为还算擅长与各种类型的人打交道,在这样的目光下,他却无法克制的开始焦虑。
停!你已经不是跟在老师身后的见习生了!他无声的叹了口气,强迫自己回到眼下的状况。他向对方回以礼貌而谨慎的问候,即使面前的半卓尔看起来不太好说话,好在自己还没有笨拙到从一开始就给对方留下一个糟糕的印象。
塔都显然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所以复述的羞耻也被幸运的免去了。他按照半卓尔的要求脱掉他的外袍,然后是衬衫,它们并不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提供给他任何保护,而且基尔霍兰也不想在痛苦强烈到无法站立的时候还要费心去清理伤口中的织物纤维。
在这个短暂的过程中他开始回想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他来到深水城时间不太久,这短短的三个多月里似乎没有惹下什么大麻烦,不过他明白无论是他负责教导的那个孩子深夜出逃还是在他手里中断的追踪线索,甚至记不清错过了多少次的晚祷,这些都仅仅是洛雷·坎阁下打算让他吃点苦头的现成理由。这一点,在从月海出发之前他的老师已经提醒过他了。
他把他的衣服搭在椅背上,在浴室以外的地方他还没怎么在旁人面前裸露身体——也没什么可看的。基尔霍兰·费因斯放在人群里勉强算得上是个有点魅力的年轻人,他的肤色很白,身体却并不单薄,有着典型的宽肩窄臀,包裹在长裤下的双腿也维持着同样协调的比例,高挑的身量与灰色的眼珠遗传自戎马草原的蛮族人。不过,这些和最近与他关系有点暧昧的精灵或者坎阁下身边那个相貌出众的卫士比起来还远远不够赏心悦目。
半卓尔适时的递给他一截有点潮湿的皮绳,成功的遏止了他代表手足无措的出神。那只是用来绑头发的,他的发梢刚好到及腰的位置,一想到自己的长头发会给今后背上极有可能经常出现的鞭伤带来多大的麻烦,他立刻有一种回去以后就把它们剪短的冲动。
“你以前有过承受鞭打的经验吗?”足以引发大多数人的紧张感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他觉得对方似乎在嘲笑自己缺乏阅历,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他还是诚实的回答了这个疑问,“没有,先生。”
“那么我会尽量慢一点的。”半卓尔安慰一般轻轻的说。
后来他知道那些劝告他安定心神的陈述只不过是因为塔都大部分时间不太喜欢很吵的客人,他很少从对方身上感受到被称作感情,或者说情绪的东西,即使在面对潮水一般的敌人,也能够听到塔都平静而事不关己的提醒——诸如,“你的肩带松了”……

随后他感觉到施加在自己肩膀上的压力,基尔霍兰顺从的跪下来。
这时正值夏季,但即使隔着衣服也依然能感觉到冰冷的地面传递到身体上的寒意。从房间一角放置的银色边框的落地镜中他能够看到塔都正在身后的柜子里挑选某样称手的工具,片刻之后即将要用在他身上的东西被递到眼前,仿佛在征求他本人的确认。对于这方面的技巧他不算十分熟悉,即便如此他还是可以判断出它不会造成严重的伤害,至于痛苦会有多么强烈,他不想去猜测。
施刑者熟练的甩了个响鞭。锐利的破空声崩断了他最后一根冷静的弦……
直到这时他终于发现自己远不如想象中的那样从容,他试图让自己不要如此轻易的在恐惧面前溃败,可是颤抖的指尖已经出卖了它们资历尚浅的主人。在此以前基尔霍兰从来没有尝到过这种形式再普通不过的责罚,即使是最容易动摇的少年时期,他的老师提醒他的方式也仅仅止于抄写与额外的劳动。
当半卓尔询问他是否需要捆缚的时候他下意识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但几乎立刻就后悔了。他听到塔都走到他身后丈量了一下脚步,可能是在选择一个最为合适的距离,毫无价值的自尊心让他无法在此刻闭上眼睛,那是软弱者的行为。
他屏住呼吸等待将要发生的事情,那短短的几秒钟被无限的拉长,他以为自己要被淹没在时间的夹缝里。什么都没有发生,他慢慢的松了口气。伴随着为不可闻的呼吸,一条燃烧般灼痛的鞭痕烙在他右侧的肩胛上,这让那次吐息的后半部分变成了一声短促的惊叫。
第一下总会是最疼的,特别是在他相关的经验全部都是可悲的空白的境况下,全部的意志力被用以维持当前的跪姿,否则他觉得自己像个受了伤的动物一样蜷缩起来。深红的鞭伤微微渗血,在他浅色的皮肤上很扎眼,却不如预料中的那么严重。鞭梢又回到了施刑者乌檀木色的手中,并且在整个过程里。它都没有接触到地面或者别的什么不该碰到的地方。



【TBC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