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初遇】菲林&基尔霍兰——愉悦乃是生之根本——

向下

【深水城·初遇】菲林&基尔霍兰——愉悦乃是生之根本——

帖子  菲林 于 周六 十二月 24, 2011 12:40 pm

——菲林——
〔但愿费因斯那家伙还活着。〕
菲林站在门前的时候,少见地迟疑了一下,不过还是抬手敲了敲。他原地等待了一会儿,却并没有听到任何回音。
〔我可不觉的假戏真做是什麼有趣的事情。〕他很想这样冲着里面吼一句,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这样做。他采取了更糟糕的行动,直接一脚踢开了房门。


——基尔霍兰——
牧师把脸埋在枕头里,上身*的,只穿了一条长裤,不用想就知道是谁踢开了自己房间的门,因为莫林亚姆会使用更加暴力的方式。且不想菲林是怎么进来的,但是他可以肯定自己现在这个样子不想看见任何人,任何!不过比起跳下床驱赶来的不太是时候的尖耳朵,基尔霍兰更加不想再做出什么让背后那些交错的伤口更疼的举动。
“你不应该这个时候来见我,该死的。出去……”


——菲林——
精灵看着把脸埋在枕头里的家伙,他不得不承认牧师现在比以往的任何一个时刻都要可爱——任何意义上的。他踩着相当愉悦的脚步走过去,俯下身来。
冰凉的手指落在在伤痕之间尚算完好的肌肤上,他感受着不加阻挡的微妙触感,无论那平时是被织物还是什么东西所掩饰,但那的确是鲜活的,属于人类的温度。现在那温度则有点升高…喔,他看到了那泛起来的红色。
“我猜那一定很痛。”精灵用幸灾乐祸的口吻感叹。他拿出一个木盒,开始把里面淡绿色散发着植物香气的药膏涂抹在那些伤痕上,“挺不错的,终于有人代劳了我一直想做的事儿——不过说实话,现在看起来似乎也不那么美妙。”
他抿了抿双唇。“…忍着点儿。”


——基尔霍兰——
[那些挫败感来源于他对教会处理失败的手段的错误认知,他曾经自负的以为至少对于自己——哦,他就快满二十一岁了——那些对待少年的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了,而事实上最难熬的伤痕正是来自最后洛雷·坎阁下颇具羞辱意味的,亲自教导的那几下……]

“的确很疼,但那是……他的律法。”他沮丧的叹了口气,闷声说,“也许,呃,*可敬的*代劳者不太符合你的美学……?”
精灵细长的手指触碰到自己得身体时他没有再拒绝,为什么要拒绝呢,如果这真的能让自己感觉好一点……咬了咬下唇,狠狠的咽下一声呻吟——他有点开始后悔没有拒绝了。
但是抛开精灵有些糟糕的敷药手法,菲林和他带来的东西的确起到了相当不错的镇痛效果,至少现在不觉得像是被吊在火炉上了。不过当蓝眼睛的精灵完成的时候,他也许会发现面前的牧师也快被冷汗浸透了。
“总之,对比眼下的结果,这点儿苦还算值得。”基尔霍兰深吸了一口气,试图用手肘撑起身体,没有说出来的是,如果你能轻一点的话,我大概会赞美一下水果之神。


——菲林——
“〔人类〕都是这样长于用痛苦换取你们所认为的,同等价值的回报吗?”
菲林合上木盒的盖子,掌心摩挲着上面粗糙但是清晰可见的少女浮雕。旁边有一行歪歪扭扭的精灵文字:〔愉悦乃是生之根本。〕
那是什么奇怪的俗语…?
精灵看着自己的指尖,那上面还沾有一点半透明,几乎看不出颜色的药膏和细微的血迹。碧绿的药物事实上是由水果和某些可食用植物制成的——这点他绝不会告诉牧师。
…蠢货,你其实一直在接受着水果之神的庇佑啊,知不知道。
他回味着掌心下的触感,血液和伤痕的温度,以及一些别的什么东西,这令他露出笑容,有别于轻佻或者愉快的任何一种。受某种不知名的力量驱使,他把指尖送入双唇品尝。
水果味,血腥味。蓝色浆果,苏叶,柠檬草,铁锈,盐,糖。甜美的,粗糙的,温暖的。仅此一次,短暂而回味悠长。
精灵用织物擦去背部最后的血迹,伸手到牧师的肩下一撑,帮助他稍微直起身体;对方的下唇有点咬破了,渗出轻微而艳丽的血色来。
〔愉悦乃是生之根本。〕
他低下头去。


——基尔霍兰——
他扭头注意到了菲林手里的盒子,精灵象牙色的指尖上还带着些浅浅的,薄荷色的,果冻状的药膏——现在感觉好多了的牧师惊恐的看着菲林将指尖送入口中,那会是什么味道呢,让自己灼热的身体恢复安静的神奇精灵制品?他不知道,一定不会是最近这些天开始慢慢习惯的那种带点苦涩的甜味,也许还有……投身于黑暗教义的子民的血的味道。
“并非所有的人类都是这样,但总有一部分,比如我,如果得到的东西足够有价值的话。”他顺势坐起来,舔了舔渗血的嘴唇,眯起眼睛看着精灵年轻的脸庞,他有多大了,从巴夏许尔家那些墓碑上镌刻的年份来看,面前这个精灵或许已经在这世界上生活了上百年,而作为人类,他只有短短几十年的寿命。
“这与时间有关,我不指望你能够理解,但是也许哪天你打算,*出去走走*,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变成了墓碑下的尸骨,也可能连墓碑都不会有。所以不得不……”牧师盯着菲林的手指,不想去看那双蓝眼睛,他顿了顿,努力把后面的话说了出来。“算了,我只想说,谢谢你,菲利克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进来这个到处都是秩序法阵的地方并不容易。”


——菲林——
“不指望我能理解?”精灵嗤笑,这表情不太适合他,看起来有种异样的违和感,“……你觉得有什么是一个活了几百年的〔人类〕无法理解的?”
他贴近牧师的脸,但是留出了一点距离,刚好足够他们的气息相互接触。这真是奇妙,当智慧生物们面对面时,即使他们有着不同的血和面貌,呼吸的温度却大致相同。
那双烟灰色的眼睛看着他。菲林并没有像某些吟游诗人的传奇故事中那样,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倒影——他们过于靠近,一切可供描述的言语都失去作用。有着完美圆形的瞳孔混沌热烈,那是他一直以来所嫉妒的形状。
〔人类。〕〔人类牧师,守序邪恶。〕〔费因斯,基尔霍兰。〕〔人类。〕
哪个可以用来描述他呢?
〔墓碑下的尸骨,也可能连墓碑都不会有…〕
他贴上尸骨的双唇。对方的气息温暖热烈,精灵感觉眼前有轻微的模糊眩晕,耳边充满呼啸的杂音——这对于他来说其实很奇怪。血腥味从牧师被咬破的嘴唇间蔓延出来,闻起来就像一瓶丧志药水,精灵花了很久才捕捉会他想说的话。
“这与时间有关。”他们短暂分开的间隙中,菲林重述着对方的话,音调沙哑,“墓碑下的尸骨,听我一句话:愉悦乃是生之根本。”
其余的都不再清晰。


——基尔霍兰——
活了几百年的人类,这次换做他来“不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了。所以才能够忍受黑暗秩序可能带来的痛苦仅仅是为了进来这个地方……吗?
而最无法理解人类的,恰恰是人类本身。
“愉悦乃是生之根本……”菲林用一种吟唱般的声音对他说。这是一句精灵语,带着那古老语言蕴含的强大力量。
血的味道在弥散开,班恩的仆人在短短的一瞬间似乎叛离了他遵循的教义,但无论是谁诱使谁堕落,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不记得从接触到分开唇齿的纠缠用了多久,基尔霍兰握住精灵细瘦的肩膀,看着那他的蓝眼睛,苦涩,悲哀,鄙夷,怜悯,希望,所有的东西像是融在深海颜色的漩涡里,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一样。
“这一次尸骨认为你说的对。”他感受着精灵的体温,背上的伤痕好像又在流血了,但那又怎么样呢。
愉悦乃是生之根本


============我是拉灯的分割线,谁攻谁受请勿考证==============


==============我是被捉奸在床[大误]的分割线================

——菲林——
精灵醒来的时候,房间中还处在黎明前混沌的黑暗中。即使不抬头去看,也可以大致推测窗子处于全部紧闭的状态,因为此时的通风实在说不上良好;水果和血,还有某些甜美而朽烂般的味道充斥了他的感官。
他感觉头更晕了。
昏暗视觉中清晰起来的景象令精灵难得地有点沮丧。因为僵硬而陷入背部的指痕,被重新抓破又凝结的伤口,还有干涸的血迹——这让整幅画面有种糟糕而极端的不宜感觉。
这算什么,精灵恼火地想。我本来是来给他上药的,不是吗?没人会要你把自己压进果酱盒子里。
(说到果酱,你是不是终于说漏了什么真相…)
他艰难地抽出自己与对方交缠的肢体,牧师在睡梦中咕哝了几句,翻过身——精灵立刻伸手托出,因为这个动作抽了口冷气——及时地阻挡了对方把自己背后的伤口压到床单上。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咬着牙套上袍子,从地毯上捡起枕头拍了拍,塞到人类的脸颊下面,好让他睡的更舒服一点。
“早安,基尔霍兰。”
精灵轻声说。他俯下身,亲吻了一下对方的脸颊。
身后传来什么东西滚落在地毯上的声音。菲林无声地笑了起来,回过头——一个应该是端着水果兼打算清扫房间的年轻孩子站在门口,瞪大了眼睛看着房间里只套了件袍子的尖耳朵。有一个青色的果子残留在他已经端不住的盘子里,另一个则滚落在地上。
精灵捡起了地上的水果。在感受到各种不适的之后,他把盘子里的也抢走了,然后跳窗出去。
在几乎没有可能听见的脚步声远去时,童仆确定他听到了喃喃的类似〔水果之神会降罪于你…〕的诅咒声。


——基尔霍兰——
事实上这一晚他睡的还算安稳,或者说根本就不愿意醒来,这要归功于菲林带来的药以及……菲林本身。牧师朦胧间翻了个身,似乎听到精灵在叫自己的名字,无奈困倦似乎终于是占了上风,于是又沉沉睡去。
然而,午夜应该进行神术祈祷的时间他在做什么——?想到这里,堕落的神仆一下子清醒过来,额上浮起一层薄薄的冷汗。他坐起来,发现身边的菲林已经不在了,窗子是打开的,凌晨的风灌进屋子,他大概可以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门边一个端着空盘子的童仆正呆呆的看着他。
天呐……愿吾王宽恕我……!
基尔霍来在童仆的帮助下把自己收拾整齐,几乎顾不得行动间扯疼了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快步向祈祷的房间走去。


==============我是又一天的分割线================


——基尔霍兰——
“我只给你三天时间把伤养好,不用再跟着安姆的商队跑了,我对你——另有安排。”那天结束的时候,坎阁下满意的审视着他背上交错的鞭痕,是这样对他说的。
现在那些伤痕已经不再流血了,它们愈合的很好。年轻的牧师合上手中的历史卷册,示意与他并排而坐的少年可以休息一下。他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来教导查内姆·巴夏许尔身为一个见习神职人员应该懂得的基本礼仪,那孩子的表现出了意料之中的驯服,基尔霍兰·费因斯并不很擅长传统的洗脑式教育,但作为弥补,他在利用查内姆的感激和恐惧这一点上做的很好,这也是正是被洛雷·坎所看中的地方。
桌子上歪歪扭扭的躺着几个两头尖尖的水果,愉悦乃生之根本——这是菲林告诉他的。牧师叹了口气,也许要经受的痛苦还很多。


[END]
avatar
菲林
Admin

帖子数 : 30
注册日期 : 11-12-24
年龄 : 25
地点 : Seattle, WA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aterdeep.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