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往昔】欧勒姆&拉尔——埋下诱惑的种子——

向下

【深水城·往昔】欧勒姆&拉尔——埋下诱惑的种子——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二月 18, 2013 9:26 pm

发生于1371DR十月
----------------------------------------

——欧勒姆——
很明显的,春天已经过去了很久,第二年动物发情的季节还没有到来——事实上,这个时间在坐落于剑湾北部的深水城,已经快要入冬了,但玛利安娜亲爱的搭档却过起了比之前更加放荡的生活。当然,当然,即使在欧勒姆·狄迪奇不主动出击,也依然有人贴上来排着队想要印证一下,这个美貌的半精灵的床技是否真的与传闻中的那样高超。
这是这个月的第六个了,红发的女刺客叹了口气,把目光从搭档身后的那个孩子身上挪开。他看起来的确还只是个孩子,精致俊俏的无关似乎很是符合欧勒姆一贯的猎艳口味,而象牙一般细腻的皮肤与一双形似精灵的耳朵透露了这个孩子与欧勒姆也许有着相似的血统。
“哦,你连小孩子也不放过,黯日都要为你感到羞愧了。”玛利安娜看着她的搭档把带风帽的斗篷解下来挂在门口的立式衣架上。
“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鲜嫩,亲爱的。”半精灵向前走了几步,轻轻吻了搭档的面颊,但只换来嫌弃的一瞥。他回过头,对那个名叫拉尔的少年露出一个纯良无害的微笑,“我要先去洗个澡,你可以在楼上右手边第一间卧室等着我,不会很久的。”
进展未免也太快了。玛利安娜看着欧勒姆风一般走向浴室的背影翻了个白眼,她就这样与那个漂亮的孩子一起度过了尴尬的几分钟,然后她率先伸出手,捏了一把拉尔白嫩的脸颊。“用不着吃醋,小鬼,你就把我当成他的老妈,或者另外的什么不相干的人。”

——拉尔——
第一次去的陌生人家居然就是自己仰慕欧勒姆先生,而且还是为了……嗯,有些羞怯地揉了揉发烫的耳朵跟在对方身后进门,第一眼看到是个漂亮的大姐姐,而且从穿着打扮上不像是女佣的样子,听见对方说的奇怪的话有些不解地看了欧勒姆先生一眼,小孩子也不放过?这是什么意思?默默对比了下对方和自己的身材,……呃,好吧,完全没有可比性。听到欧勒姆的话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脸却红了起来,那个姐姐还没离开,也不好意思就这样傻愣愣的直接去楼上,于是默默相对无言直到脸忽然被捏了下,才抬头看着人类女性,眨眨眼笑开,“嗯,没有。您是欧勒姆先生的姐姐吗?他一直没有跟我说过有您这样一位可爱的姐姐。”

——欧勒姆——
“就像你看到的那样,姐姐……嗯,老妈,清洁工……虽然我最好还是先走了。”面对眼前这个单纯得不像话的少年,玛利安娜觉得有点无力。不管明天他的脑袋会不会出现在深水城的某个垃圾箱里,玛利安娜都决定至少现在要把欧勒姆想象成一个……别的人都是怎么说的来着……善良的好人。
不过当她准备立刻出门的时候发现天空中正落下冰凉的雨滴,她开始诅咒某人天杀的好运气。
“你想趁我不在的时候偷吃~搭档。”大约过了差不多二十分钟——这期间她和那个小孩子一直都在对着窗外突然变坏的天气发着呆——欧勒姆再次出现在楼梯的尽头,披着浴衣,闪亮的银发正躺着玫瑰气味的水珠。“但是不行,这个小家伙今天是我的。”
“别误会,我对软绵绵的小蛋糕没兴趣,*搭档*。”她再次翻着那双沉闷的蓝眼睛,既然主角已经来了,那么所谓的福利里面她出场的部分就应该到此结束了。

银发的半精灵走下台阶,这个场面对某些人来所可能有点熟悉,不过别误会,太阳只是因为下雨了才躲进云里的。对了,这时镜头应该对准欧勒姆雪白的脚踝和装饰着银丝花纹的拖鞋。
“我不知道你有这么害羞,用不着害怕……对,跟我来,小东西,就像我之前告诉你的那样,不会有讨厌的疼痛,那将是……甜美而无比温柔的。”他来到拉尔身边,眨了眨眼睛,握住少年习惯与琴为伴的灵巧手指,正如他所说的,谎言王子的圣职者看上去从始至终都是十分值得羊羔们相信的。

——拉尔——
非常理解而且同情地向准备告辞离去的人类姐姐行礼,但是显然有些事是无法预料的,比如大雨,比如……为何自己没有听从欧勒姆先生的嘱咐上楼而是和人类姐姐一起在窗前看雨。
噢……欧格玛在上,雨幕中的深水看起来美极了,深深地沉浸在这样安静里呼吸着湿润的空气,分辨其中水珠打过植物枝叶的芬芳和泥土的味道,直到——“欧勒姆先生?”
听见人下楼的声音忽然惊醒回过头去,瞬间幻视见扑面而来的玫瑰花海,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那是玫瑰花露的香气,涨红了脸忘记身边的人类女性有些迟疑地看过欧勒姆先生的身体直到那双漂亮的脚停在自己面前,顺从地被握住手指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回应垂着眼睑不敢去看对方和自己一样漂亮的双眼,却仍然信任地试探着伸手环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人的腰肢,被默许后心怀喜悦地轻轻把下巴放在对方肩上有些痴迷地嗅着那股沐浴后的清新气息。

——拉尔——
拥抱之后便安静地随欧勒姆先生一同上楼,虽然自己也是出身于还算富裕的中产阶级,但这种过度奢华的风格仍然没有见过很多,尤其是眼下这件色调暗沉的房间,空气里弥漫的是种自己从未闻过的神秘的甜腻香气,配合着诡秘的装饰和即将发生的事瞬间让自己的脸上泛起一层隐带羞涩的绯红,尤其是看到仰慕的欧勒姆先生如此认真的注视着自己不禁有些口干舌燥,无意识地就放低了嗓音回答,原本作为一个吟游诗人引以为豪的清澈声线此时也因为暗涌的欲念变得沙哑,“……是,是的……第一次。”坦白性经历纯洁无暇毫无经验的感觉比直接褪去衣物还要让自己感到羞耻,却仍然仿佛被那双浅绿中透着暗光的眸子所蛊惑说了出口,又下意识地抬起手掩住双唇似乎想把那句话收回去。

——欧勒姆——
傻孩子,庆幸吧,我并不打算用你来喂养深渊的恶魔呢。祭司在心中轻轻的发笑,如果自己就像从前做过很多次的那样,用床笫间的温柔缠绵欺骗未经世事的少年,如同用外表光鲜的糖引诱幼童,在他们毫无防备的时候剥出他们鲜活的心脏……
“那并不是一件值得羞耻的事情。但是,我的孩子,在你想要和我上床之前,你有没有想到过……”
他反手关上门,扣紧的锁舌发出轻微的金属碰撞声。窗外的雨让房间里的光线变得黯淡,让银发半精灵的表情看起来显得有点模糊,这绝不是什么错觉。
“你有没有想过,我,欧勒姆狄迪奇,可能是个,”他拉开深紫色镶金的帷幔,突然伸出手,用足以让少年感觉到疼的力量抓住拉尔的肩膀,将那稍显稚嫩的身体压向漆黑的丝绸床单,随后身体的重量覆盖上来,声音带着致命的阴寒,“是个掠夺你的贞洁和性命的怪物,或者,是个不折不扣的恶魔呢?”

——拉尔——
门被关上的时候感到自己心脏莫名地颤抖了一下,这是什么?母亲告诫过自己的危险预感?但是为何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并没有想太多只是习惯性地望向欧勒姆先生,那张看不出年纪的英俊面孔半隐没在阴影里不同于往日的阳光,然而不及自己对那句奇怪的问话有回应便惊叫了小小一声被压到床上。想到身上紧贴自己的身体是一直喜欢的欧勒姆几乎是瞬间勃起了,只是因为家教的缘故红透了脸不敢有任何动作,有些艰难地抬头看着居高临下的同类呼吸逐渐急促起来,毫无温度的问话——或者威胁?——是自己前半生中从未遇见过的,仅仅是从父母的闲聊和教导中听到过,而且——就算欧勒姆先生确实是个恶魔那又有什么关系?在自己和对方开始交往后便有人告诫过自己他不是个可以托付的人,只是一直以来都只看到欧勒姆并不黑暗的一面,欧格玛在上,自己在决心外出独自闯荡时便已做好面对一切邪恶,更别说这个人是自己仰慕的欧勒姆先生……再次扬起下巴将脖颈暴露在那危险的视线之下缓慢地微笑起来——
“尊敬的恶魔先生,我相信你。”

——欧勒姆——
“看起来你的确有那么点特别。”他笑起来,放开了身下的少年,又恢复之前的温和与优雅,仿佛刚刚一瞬间的狰狞全部没有存在过。“我们已经耽误了不少时间,现在,让我们赶在你的门禁之前结束好吗?”
凭借短暂的身体接触,他能够感觉到拉尔的紧张与渴望,这让他想起甜美的汁液从挤碎的树莓浆果中喷溅出来。祭司像啜饮美酒般舔了舔嘴角,贴上那孩子的双唇,手指插进柔软的金发,令少年仰起头。
他用牙齿咬住对方领口的系带,轻轻的拉扯,解开她们,然后向下,在暴露出来的脖子与锁骨上留下一连串细碎的亲吻。
“但是你要记得,亲爱的拉尔,你的路还长,你遇到的每一个并不是都像我一般可以信任……”

——拉尔——
欧勒姆神色的变化让自己也松了口气,刚才那种情况自己还是十分紧张的,但是,“在这种时候提到门禁,先生您真不愧个恶魔。”半真半假地开了句玩笑闭上眼接受亲吻,意料之中的柔软和意料之外的微凉,感到插入发丝的手指忍不住猫一样轻蹭着掌心,全身都放松下来舒展开介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青涩身躯,因蔓延到脖颈间的亲吻忍不住发出称得上稚嫩的细微呻吟,难耐地扭动了下腰部试图缓解体内并不熟悉的情欲,“先……先生……我……相信你,相信的,是,你——”忍不住想要更加贴近身上压住自己的成年半精灵,无意识地把腿卡进对方宽容浴袍的下摆胡乱磨蹭着。

——欧勒姆——
檀香炉掉在地毯上的声音不合时宜的转移了欧勒姆的注意力,他回过头,看着那些散落在手工编织物中的灰烬,很快又将精力重新放在了他美味的下午茶身上。
“没什么,起风了。”他轻描淡写的解释道,不过看着拉尔茫然的绿眼睛,他觉得对方好像并没有意识到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继续之前的工作,直到把那件质量看起来不怎么上乘的衣服从拉尔身上剥下来,然后是长裤,最后,他扯掉少年薄薄的内裤丢向床位。年轻人的身体在充满淫[河蟹]靡的熏香气味中暴露着,银发的祭司就这样用视线舔遍每一寸白嫩的肌肤,发出一声满意的叹息。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在少年胸前浅粉色的某处附近落下一个轻柔的吻,撑起身体,轻轻的站起来。他意味深长的又望了一眼坍落的香炉的方向,开始脱他自己的衣服,缓慢,具有诱惑意味的。

——拉尔——
细碎的轻响让自己从沉溺中回神,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后简直连耳朵尖都红得几乎透明,配合地让对方脱去所有衣物以及……内裤,赤裸的白皙的修长的男性半精灵身体祭品般地躺在纯黑的床单之上,感到欧勒姆先生的视线在自己的皮肤上来回游移有种难以言喻的兴奋,原本就半兴奋的下[河蟹]体再次因落在自己胸前的吻颤巍巍地抬头,正想挺胸获得更多的时候有些不解地看着对方起身,本想顺着那视线去看到底是什么转移了他的注意,可当那为自己解开衣扣的手指抚摸上他本人的衣物时再也挪不开目光,哦,不……我想我现在一定是在做梦。

——欧勒姆——
也许诗人学院的年轻学生会很高兴看到欧勒姆外衣下面的裸体似乎与自己一样兴奋,透着对欢愉的渴望。祭司从床头的矮桌上拿起那个椭圆形的雕花木盒,动作轻盈的跪坐在少年的身侧。
他逗弄着拉尔胸前的细小突起,让它们渴求更多触摸一样的挺立着。拉尔与他之前玩过的那些孩子不尽相同,他看到这个年轻人对性事并没有通常的那般惧怕,少年的身体柔软而敏感,像某种易碎的工艺品。这样,他就能够赋予拉尔更多双方都想要的东西。欧勒姆俯下身,再次吻了他年轻的床伴,空气在秋季无边的深雨中渐渐凝固。
“我将是你带你通向极乐的引导者……”祭司低吟着,音调一如既往的蛊惑人心,他打开那个发出油脂与香料气息的小盒子,挖出里面半透明的膏状物,逡巡过少年的腹股沟,在皮肤上留下浅浅的湿润的痕迹,随后滑落向双腿之间。
“放松下来,好孩子……我不想弄疼你。”他透过额前微湿的碎发对上拉尔迷乱的目光,手指在最私密的领域流连了几秒钟,探了进去。

——拉尔——
成年半精灵褪去衣物的动作透着炫耀和诱惑,微微抬头看着对方动作,细碎的呻吟夹杂在轻喘中间是别样的甜腻,胸前几乎从未被人碰过的地方被玩弄着带来奇妙的感觉,酥麻而痒。
带着一些莽撞地回应亲吻,抬手学着对方的样子抚摸上自己的胸膛打开双腿,带着膏脂的手指落在皮肤上的感觉滑腻而舒适,作为一个习惯万事赶早的好学者自己十分清楚那是什么,虽然自己做好准备接受但仍然有无法排解的羞耻感直到手指真正入侵——
“呃、先、先生——”一种奇妙的酸涨感混杂着满足从身下传来,努力学着偷偷从***上看来的说法深吸气放松肌肉学着适应,前方几乎完全没有使用的粉嫩性器已经完全勃起露出红润的头部,甚至有透明的黏液从小孔里渗了出来。

——欧勒姆——
“我说过我们最好在你的门禁之前把它做完,所以会不会疼就要看你自己有多努力了。”几分钟后他增加了第二根手指,他喜欢拉尔这样的反应,像个妖精一样不知满足,显然这孩子之前看过不少这个年龄不该看的东西,但这并不妨碍拉尔此刻是毫无实战经验的、心甘情愿的、准备充分的。
“你想要让我充满你吗?”银发的半精灵发出一声轻笑,却没有给拉尔回答的机会,“在那之前你应该自己来试试你究竟有多紧……”
年轻人的身体里面柔软而火热,紧紧的咬着他,他用另一只手抓住少年的右手,引导对方从皮肤与丝绸的空隙间触摸正在被开垦的地方,“放进去,对……就是这样,我猜你一定是个好学生。”

——拉尔——
再次被提到门禁让自己忍不住翻个白眼,好吧,希望欧勒姆先生好好疼爱没有人权的住校生。
等到身体终于适应成年半精灵修长的手指后那个隐秘的地方再次被扩张,一只手按着胸口忍不住抓住了身下的床单,此时欧勒姆先生带着调笑意味的询问令自己耳尖不自觉得颤了颤,正想回答的时候手被对方强势地抓住带向自己腿间,指腹滑过自己身体的感觉熟悉又陌生,只能顺从地随着欧勒姆的引导进入自己体内,这里是完全的处女地,即使是在以前为数不多的自[河蟹]慰中也从未触碰过。

——欧勒姆——
少年的味道淫乱而甜美,他热爱这样的放荡处子远远多过那些未经世事的孩子。对待在进入之前的扩张,欧勒姆有着足够的耐心,即使拉尔的头颅暂时还不会被一根淬毒的弩矢钉在床上,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床帏因为那里流出的处子之血变成凶案现场。
这样的前奏伴随着雨水的韵律持续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欧勒姆利用少年最终被贯穿之前的空隙在对方身上留下了几处深红色的吻痕。
我以亲吻标记他,只因他将是我今后值得为之付出时间的优质猎物。
银发的祭司默默向他的神明宣告。他握住那孩子的膝弯,拉高白皙的大腿,深深进入少年的身体。

——拉尔——
第一次被指奸的自己居然就能从中获得快感这个认知很难说得清是令人高兴还是沮丧,好在身上时不时落下的亲吻转移了注意力,皮肤被吮吸时细微的刺痛感告诉自己这些印记大概不会那么轻易消失,不过感谢泰摩拉,欧勒姆先生并没有把吻痕留在不会被衣物遮住的地方。
腿被握住并再次打开时本能地伸手环上成年半精灵的脖颈,在被进入的瞬间大胆吻上对方微启的唇,没什么技巧但充满靠热情与爱慕,甚至有些笨拙地探入了自己的舌尖。

——欧勒姆——
他用几乎夺走呼吸的深吻遏止住本会因初次被进入而溢出的尖叫,他撑开拉尔的每一寸,却没有造成什么严重出血。祭司在热烈的唇舌交缠中收获这个孩子仅有的贞洁,自此刻开始,这少年的身体不再是纯洁干净的,他将用外表耀眼的腐[河蟹]败欢愉侵蚀拉尔的肉体和灵魂。
“如果现在要反悔,已经于事无补,我亲爱的拉尔。”他闭了闭眼睛,猛地仰起头将头发甩向脑后,美丽的银丝划过凝滞的空气,构成一面仅存短暂一瞬的污化与堕落的旗帜。
他的动作并不狂野,保持着某种优雅的慢节奏,而当他开始享用猎物时,少年的呼吸就萦绕在他耳畔,他的手臂支撑在拉尔纤细的颈侧,淡青色的血管在泛起情欲的皮肤下隐隐可见。
香炉中的灰烬已经冷透了,而两个有着相似血统的半精灵的缠绵却是刚刚开始。

——拉尔——
彻底被进入时无法克制地呻吟出声,不仅仅是因为痛苦,也是因为愉悦。充分的扩张保证了自己不会受伤,只是密处仍然因为初次的使用而紧得几乎难以抽动,放心地把自己全部交出去予给予求,光洁的额头上布了层细密汗珠再沿着皮肤滑进发根,消失在散乱的淡金色发丝间,迷恋地望着身上的人仰头间的动作,一闪而逝的银色光泽使自己做梦似的呓语出声,“我不会反悔……感谢您接受我,欧勒姆狄迪奇先生……我是献给您的礼物。”双腿环上成年半精灵柔韧的腰间拉近身体的距离,此时已经不再需要任何外物来催情了,享受这一刻吧,我这样对自己说,然后闭上眼。
雨停了,天也黑了下来,夜色里淑妮的微笑彻底笼罩住这间充满情欲的房间。
——写作完结读做坑——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