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初遇】艾玛迪斯&布鲁斯——当劫色成为习惯——

向下

【深水城·初遇】艾玛迪斯&布鲁斯——当劫色成为习惯——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十二月 26, 2011 12:29 pm



——艾玛迪斯——
坐在床铺上头的精灵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在地板上满布的碎片折射着正午的阳光,在墙上反射出七色的光芒。你甚麽事情都做不好,艾玛。他低下头冷静挑掉扎进手里的碎片,怒气依旧在身体各个角落作乱。今早由父亲亲自书写的信摊在桌上,闭上眼都还能感觉到那些文字浮现。虚伪的谎言剖开来看,就只是简单的一句。由斐恩--他的弟弟接任继承人的位置。能者适任,这是父亲常说的话。那他那些修习的如何管理一个家族又是为了甚麽?他之後又该做甚麽?他扯起斗篷包覆住身体,已染成黑色的头发就跟主人的心情一样糟糕。艾玛跨出房间,却不知道要往哪边走去。


——布鲁斯——
从妓院走出来,昨天赚了一笔不错的,花了个大钱到高档的享受了一顿。但说真的,滋味没特别的好。在横街中抽着烟,看着街中尽头的光芒,那边是大街,是那些彰显和平与爱的人的栖身地。冷笑一声,自己明目张胆的走在上面,大概也会惹来一阵不快,只能闪速地在人间走动,除非自己肯换下一身的贼子装束。目光在人的身上流连,闪过的是眼前黑长发的精灵,看他的脸..不就是昨天的冤大头?他死不去啊..可是他的表情,跟寻死也没两样。皱眉,不动声色的,俯身潜行跟着他看看。


——艾玛迪斯——
正午的热度让汗水不断缓慢浸湿衣服,路人的目光对於这种热天还穿着斗篷的人毫不客气。艾玛一反常态的抬头一个个凶狠的瞪回去。他今天一点都不想遵从父亲的教导,对待他人要客气和善甚麽之类的。他受够这些破事!让家族规条都见鬼的去死吧!

一脚踹翻想做出不轨举动的壮硕男子,皮制长靴狠狠重踩上那倒楣鬼胸口,扯近对方领子使精灵更方便的威吓。「你需要我让你从此没法子走路?还是让你那张不乾净的嘴彻底说不出话来?」精灵用温柔和缓的语气跟笑容满面说出这句话。



——布鲁斯——
潜行跟在他十呎内的地方,看着他霸气的瞪着一个又一个的路人,还对上前搭讪的男子粗暴教训。活该,把马子是要有技巧的,你没看到马子气在火上吗?何必加油?话说回来,这么有精神的也不见得会去死吧,自己大概也没担心他的必要。不过看着看着挺有意思的,他在前面走,人人好奇看他,自己伸手去摸钱包,收获还算不错的。正想伸手穿另一个人的口袋,呀,是个死老鬼,放过他好了。一直走,这精灵到底想去哪?再走不是到海边就是出城的了。


——艾玛迪斯——
不知道踹翻第几个家伙,瞪退第几个用诡异目光看他的人类。从这平常从不做的动作里头,艾玛也搞不清他自己想做甚麽。直到入目的都不再是房屋,而是森林後盛怒的精灵才停下来脚步。树荫零碎的折射洒落在地,和缓了不少的热辣阳光。拿出长笛吹奏起昨晚梦中所唱的歌谣曲调,任由熟悉的音色回荡在空旷森林里头。


——布鲁斯——
从人声顶沸的闹市走到森林,今天的口袋也摸满了。在树木之间,自己的身形更容易隐藏。窝在一边,伸手采了几片香叶嚼着,那精灵的粗暴散步看来告一段落。听他吹起了笛子,音色甚好。自己不是喜欢艺术的人,但作为一个贼,分办鉴赏却是必备的条件,不然他娘的谁知道甚么值钱甚么不值钱?林中回荡着笛子声,引得自己也有点技痒,摘下一片长叶,在他音律的空位上补奏单音,成了一种独特的旋律。


——艾玛迪斯——
在第一小段的中间发觉到有人的加入,多了另一种音调的曲子更变得生动起来。以往的他肯定会去找出是谁合奏,但是今天的他不想。精灵索性闭眼,只让音乐霸占整个脑海。吹出的音调变得更加柔和许多,不再像之前饱含着怒气。脑子里头浮现是家乡宽广的草原、清澈的小溪。在某些程度上那安抚了暴怒的精灵。吹奏一曲罢,他粗鲁的用袖子擦掉眼眶里头的东西。再出口的声音就恢复平常的冷静,不再是几乎要崩断的语调。「刚刚合奏的是哪方朋友?」


——布鲁斯——
听到了问话,音乐停下。但没必要回答,也没走开,又再吹响了叶子,会了三个单音变化组会的曲子,是人类小孩的曲谣。好像是说月光像妈妈的怀抱温柔之类的?管他的,好听就行。坐在粗大的树根上,吹奏的音色环绳四散,解了潜行,任兜帽滑下,在细醉的阳光下,自己的银发闪闪生光。


——艾玛迪斯——
精灵沉默着聆听再度响起的曲谣,习惯收集各地民谣的他对这个一点都不陌生。把遮住脸部分的斗篷拉下,森林一向对梅莉凯的子民无比和善。随手捡起刚刚掉下的果实在斗篷上擦了就往嘴里送。是昨天打劫他的那个半身人,其实某种意义上他算是被救了一命。微风吹拂过他和对方的头发,在炙热的下午里带来一丝清凉。



——布鲁斯——
那精灵坐下来了,在不远的地方。他在吃着水果,一点点的果液沿他的下巴流下来。把他抓到奴隶市场卖出去应该很值钱吧。想着邪恶的念头,吹奏的风格变了,长音柔媚,短音急速。是一首夜店常听到的曲子,*之用。如果有人唱出歌词,大慨会是令精灵羞恼不已的龌龊。打量着他,不知道他为何把头发染黑。像自己从来没改变自己的头色,尽管它明显不适合一个贼人。


——艾玛迪斯——
突然改变的曲调让精灵差点连果核一起吞下。并不是对那种事情甚麽都不知情,艾玛浅绿色的眼睛瞪向才正经没几分钟的半身人。他对这首曲子无比熟悉。它常在那些他得混进去的贵族家里头听见,在那些讨人厌的宴会。通常还伴随着廉价香水味道跟会让大多数精灵不悦的话语。它加上打量的目光的确让艾玛有点不舒服。有些恼怒的精灵捡了脚边的果子,往那人脸上砸。当然,他很有信心他会接着到。


——布鲁斯——
狭促笑起来,停下了吹奏,单手接着扔来的果子。在无人的森林中,一个精灵对一个半身人发出这样的气氛回答,根本是在挑逗他的下半身。靠近了他一点,不觉原来已经午后了,阳光开始柔和,在森林中甚至有一阵冷凉。伸出手指,在他的下巴一抹,挑出了流下来的果汁,送到自己的嘴前轻舐。”好吃,果然味道不错,配上酒或直接酿成酒更好。”不意外看到精灵快炸毛的样子,比起昨晚的*,他看来美味多了。


——布鲁斯——
本来想对精灵更过份的,以自己的性格,应当场把他给侵犯吃了才是。那么的娇噌,那么的艳丽。令自己本来就没满足的下半身抬了头,一点也不介意跟这只见过两面的精灵来个最原始的交流。但对方又再吹起了长笛,这种时候出手感觉就是自己不入流了。下流可以,但不能不入流。看起甚么的,取出自己捡回来的法术书,磨拳擦掌,念起了咒语。那是个很少的光明术,一点点在午后阳光下还是微弱的光粒,慢慢构一只只小兔子似的,简单在精灵身边配合舞曲围圈跳着。


——艾玛迪斯——
精灵手中的长笛从没让他失望过,各色的曲子由它吹奏出来总是特别顺耳。他没想到那个半身人也会法术,还是这麽可爱的。围绕在身边轻巧跳跃的兔子格外惹人喜爱。也许他也常拿这个来哄遍各种女孩子?低头看见自己脖子垂下的坠子,浅绿色的眼睛再度混入低落。...真想让菲林也听听这音色,小时候他最喜欢听自己演奏了。突然觉得吹奏不下去了,精灵猝然停下欢快的圆舞曲。


——布鲁斯——
又再过陷入了低潮,他在想着一个人。不知道是家人还是恋人,也许也关于一些功成名就的事。精灵在他们眼中看起来总是贵族一样的存在,精灵就是比较优雅,就是比较高尚。这样一只陷入痛苦而没防备的精灵,是自己最好的猎物。没理会法术还有没有维持,反身抓按,把精灵扑倒在地上,蛮力按着他危险的双手在头顶,邪邪笑着的就吻咬上那淡色的唇,吸吮几口就放开,舐弄咬啃他那的尖耳朵,在耳尖处吮弄,顺耳形上下舐舔着。


——艾玛迪斯——
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里头的精灵,刚开始根本没反应过来发生甚麽事情。还没来得及去抽腰间的细剑,手就被一把按死。他太大意了,就算再怎麽样也不能对陌生人卸下戒心。咒骂还没脱出口就被堵上了,那家伙甚至还囓咬起自己的耳朵。耳朵传回来的微量酥麻电流让精灵脸红起来,喑哑的音调不敢相信是从他的嘴里传出「你这...混蛋!」他今天甚麽都没带,卷轴还有那些药品都在房间里头。精灵绝望深感自己愚蠢的想着。


——布鲁斯——
是的,他是混蛋。半身人心中想着,但他懒得跟精灵说着。精灵的身上很香,淡淡的味道。把他的衣物拉扯开来,看到他手臂上的伤痕,已经全好了。低笑自己还担心这一个,低头咬上白晢的胸膛,用力吮吸乳珠,*中,精灵的价钱是最好的,果然没错。一手控他的双手,一手伸入他的裤子,握着那尊贵的根源玩弄起来。男人的滋味更好。看到了一直吊在他的颈上的坠子,心中生了的是别的恶意。一手用力扯断了链子取下,看到精灵惊恐的表情。”很重要的吗?那来伺候我吧,到码头区的烂海盗旅馆找我。”起来,邪笑着的,又强吻了他一口,才整理了一下的离开了。看来,最近不会无聊了。却压根儿没想到,两次见面,他们也没交换名字。


——艾玛迪斯——
被亲吻还有抚摸的地方黏腻不已,精灵颤抖着的手指把身上的扣子给扣紧。比起被亲吻或者更过分得那些,精灵更在乎的是被抢走的坠子。那里头是他仅存有着母亲和弟弟的画像,空荡的脖子提醒着他的大意。不该让任何感情影响,明明父亲交代过的。不能信任任何人,他却犯下最简单也最危险的错误。「艾玛,你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天真了。你总以为这世界是美好的,就是由於这样我才没办法把家族交给你。」父亲冷厉的责骂彷佛在眼前。深呼吸抬起头来,无论如何他会去把那坠子抢回来。他艾玛迪斯用精灵的骄傲对梅莉凯发誓。精灵狠狠咬住牙关,他不会在犯下同样的错误。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