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月亮节和有毒料理的传说——

向下

【节日】——月亮节和有毒料理的传说——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十二月 26, 2011 12:32 pm


——莫林亚姆——
——[系统音]——
各位午安,现在系统广播。某个异位面的月亮又圆了,各位都在过着那个位面的节日吗?系统君祝你们节日快乐,记得上供月饼哦……


——基尔霍兰——
绕道去小厨房,管厨子讨了水果做馅的甜点,塞了满满一盒子——某个异位面的习俗是要送这个对吧……苦恼揉额,有点后悔位面知识没下工夫好好学。


——艾玛迪斯——
跟小贩卖的月饼大眼瞪小眼,到底是咸的好还是甜的好...。「算了一半咸的,一半甜的吧。」抱着一盒月饼回去旅馆房间,准备自己嗑掉半盒。


——莫林亚姆——
看着自己用酒精炉烤出来的惨不忍睹的疑似月饼的东西,心情恶劣到底。


——菲林——
菲林在厨房的台子上试着切开自己做出来的,卖相很棒的饼状物。那东西在刀子下面顺利地分成两半,露出里面焦黑的内容物。
[……咪?]
他又试着切了一个,结果没什么差别,然后又一个——当成果只剩下两块的时候,他终于停下手,拎起了奶油卷。
幸存的两块月亮点心被画上了心形(其中一个稍微大一点),然后菲林把一个装进盒子,写上某神殿的地址,另一个端了出去。
[月亮节快乐哟。——艾玛。]
还有牧师…没错,希望你们只是看看这礼物就好,如果它们对内脏造成什么不可挽回的损伤的话,那可真是太遗憾了。


——艾玛迪斯——
「月亮节快乐,菲林。」艾玛接过菲林手上的月饼,把手中的半盒月饼塞给对方。在收到弟弟做的月饼後,突然觉得没有亲手做的自己还真是没有诚意啊。看起来很完美,所以弟弟果然比自己更有厨艺细胞嘛?觉得自己一时半刻舍不得吃的笨蛋哥哥把月饼小心的包了起来。


——基尔霍兰——
牧师把那只没有署名却想也知道是谁送来的月亮点心小心的拆开,摆在盘子里,光鲜的外皮和奶油裱花看起来很是诱人。
一个忙碌的上午,还有没吃午饭。他把装满了沉甸甸的水果甜点的盒子包好,吩咐一个童仆替他跑一趟带给菲林,当然晚一点的时候他会再亲自去看看他的…………
做完这一切之后,隐约觉得有些饿了,基尔霍兰看着那个光鲜的大号月饼,也许他可以……………………


——莫林亚姆——
——[系统音]——
基尔霍兰·费因斯食用了奇怪的点心,造成一点体质伤害。
虽然这家伙其实心里挺高兴的也说不定。


——艾玛迪斯——
把弟弟做的月饼放在桌上,思考着到底要不要吃下肚。从包袱里头拿出一瓶白葡萄酒,去楼下借了两个酒杯。之前跟前辈要来的月亮节贺礼。看着瓶里的清澈液体,用开瓶器打开屋子里头都是浓郁的果香。「偷喝一杯...,弟弟应该不会介意吧?」


——基尔霍兰——
在说服自己这东西的味道并不像看起来的那般猎奇之后,心情复杂的咽下味道有些苦涩的点心,莫名很想笑,非常。
看着鲜亮外皮里面包裹着的焦黑馅料——他不太想去猜测那东西*曾经*是什么。缺了一角的月饼十分安静的躺在盘子里,缺口的形状看起来就像一只无辜的尖耳朵。
牧师暗笑着摇了摇头,下意识的又切下一块。


——泽尔纳——
坐在自己租住的小房间窗边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人群。“唉唉…据说今天是月亮节啊…”情报贩子似乎想起了什么,思想不集中地自言自语着把视线慢慢移动到桌上房东大婶给的奇怪的饼状点心。
人们总是喜欢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庆祝、狂欢、互相送礼物以及找机会偷懒,现在居然连八竿子打不着边的异位面节日也拿来用。
……还说什么月亮节要和家人一起过。
“哼,家人。”
泽尔纳一边在心里散发着对节日的负面感情一边走向桌子,拿起一块月饼发泄般地啃了口,打算拿来当做午饭,随即便被甜过头的月饼馅呛得直咳嗽。
等到总算止住了咳嗽,情报贩子看着手里被咬了一口的月饼,难得地露出了有些寂寞的表情。


——雷格魯——
「父親大人,不可以吃太多的,始終是甜食。」皺眉,每年也自己動手做的月亮節點心,是自己研究了好久及父親的形容,才做出真正合精靈口味的水果,及乾果口味的月亮節點心。父親大人每年也吃不停口的。只是他的身體一年比一年差了,甜食對他來說始終不是好事。打包了一小盒子,四個輕巧的,白漿果,魔水梨,甜葡萄,寶石紅莓口味的,盒子也花了心思自己刻了個木盒子。父親看到了還取笑自己是想去跟哪家姑娘一起過。避開了取笑自己的父親,才召出閃星,要牠幫自己先把月兗點心送去。「你知道的,那個法師的家。」閃星很不願意,但也沒反對,慢慢的走出去。


——莫林亚姆——
法师懊恼的看着焦黑冒着烟的实验桌,把几块失败的月饼丢进养着章鱼的玻璃缸里——如果章鱼会说话,它们一定会想说,整个费伦也不会出现几个用燃烧之手烤月饼的笨蛋法师……


——雷格魯——
閃星走到了那人的家門前,頸下吊著那一盒東西,提起前蹄輕叩了門,嚏著鼻子的希望這一次自己不是得到了一杯麥酒,而是有糖果可以吃。但屋中的味道令他有點不安。


——莫林亚姆——
莫林亚姆呆呆的看着自己额前一缕烧焦的头发,认真考虑是不是要就此放弃做甜点。
短短几天而已,法师似乎就已经习惯了一匹马在敲他的门,喜悦的情绪是,即使是在某个外位面的无聊节日里,那个圣武士也会想到自己,而由此生出的反面——既然是那匹叫做闪星的马儿在敲门,那么说明雷格鲁并没有跟他在一起。
他理了理头发,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狼狈,走过去打开门,屋子里刺鼻的浓烟冲击着马儿可怜的嗅觉。

给莫林。跟第一次一样的小小的便签,掖在色彩明快的点心盒子上。傻瓜……他再一次在心里这样说。
摘下那只点心盒子,尝试伸手安抚一下送信的马儿,闪星就像往常一样嫌疑的扭头躲开。
“唔……你喜欢甜的东西对吗……?”莫林亚姆记得他这样说过,回头望望自己弥漫着浓烟的实验室,倒了一大杯麦芽糖牛奶给辛苦的马儿——那是他试着用来做月饼的原材料。
法师叹了口气,看着自己一上午的成果,那些焦糊的月饼,跟雷格鲁送给自己的这些比起来实在是……但他还是翻出一只陶瓮,把那些歪歪扭扭配料可疑的*甜品*装好,挂回闪星的脖子上。
“这是给他的……还有给你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他轻轻拥抱了一下闪星,并惊讶的发现马儿这次没有拒绝。


——雷格魯——
一直跟馬兒心靈相通,是聖武士跟自己***騎之間的聯系,感覺閃星的心情好了,不知不覺自己也笑了笑。「對呀,他不壞的,只是極端要跟他哥哥比較。」低笑,回答了閃星的答,自己還在忙著。節日還節日,教會要討伐不死物的時日快到了,那戰壕的力量正被牧師們壓製著,他們武士就得準備好出戰。不久,閃星回來了,還帶著禮物。打開了陶瓮上的掩蓋,低笑。那歪歪扭扭的點心,散發著可疑的味道。黑烏烏的是燒焦的痕跡,一名教會值班的同僚還探了頭來說以為有甚麼邪惡氣息出現在教會中。跟他寒喧幾句,帶著盒子回房,簡單的床上坐下,小心取出一個,吞了一口口水,鼓起了勇氣。這是,他的心意,在這屬於苏伦和家人的節日中的心意。張口,咬下......


——莫林亚姆——
——[系统音]——
雷格鲁因使用了可疑的点心,造成两点体质伤害…………


——莫林亚姆——
——[系统音]——
各位夜安,现在是系统广播。
的确没有想到这外位面的节日在深水城居然如此流行,广场上苏伦与伊莉丝翠的女祭司们在月下舞蹈,市民燃放着庆祝用的烟火,有消息称连奎*士也亲自举办了一次小型的祭典为*们祝福。
各位冒险者们此刻也按照习俗与家人团聚了吗,还是依然独自度过这个节日呢?无论如何,零号机与初号机愿你们今晚也过得愉快——同时外出散步或者参加祭典的冒险者也请当心那些同样在外面闲逛的邪恶家伙们。


——基尔霍兰——
牧师从他刚来深水城时租的那间小屋子里走出来——那里现在盘踞着他的孪生弟弟。利用职务之便从神殿的厨房里***了大批的水果月饼,这绝对算不上什么……错误。午后吩咐仆人给菲林带去了一些,剩下的打包成两大盒,一部分留给了莫林亚姆,余下的拎在手里,一会儿他还有地方要去。
基尔霍兰·费因斯与他的弟弟站在一起,后者明显要比他枯瘦太多了,他看着面前与他如出一辙的灰色眼睛,终于还是没说出“自己好好保重”这种话。他在莫林亚姆的额上留下一个吻,以及班恩的庇佑,很公式化的,但令他惊讶的是这个瘦削的法师居然没有再向他投掷什么东西。

从各家窗户里透出的昏暗灯光在青石路面上投下牧师长长的影子,还是自己上门去看看他吧,不知那水果尖耳朵找到要找的人没有……


——雷格魯——
跟父親好好的過了晚餐,一個人出來屋子後的小草地,躺在地上看著天空。那一輛明月十分亮眼,看著心中想到的是那法師的一雙眼睛。不知道他今晚是不是也跟家人一起過了?呵呵...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