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初遇】布鲁斯&艾玛迪斯&泽尔纳——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

向下

【深水城·初遇】布鲁斯&艾玛迪斯&泽尔纳——一个英雄救美的故事——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十二月 26, 2011 12:34 pm

——布魯斯——
在旅館中潛行穿插,四處摸著別人的口袋,突然一陣血腥味飄來,鼻端的味道很重,慢慢的走到一個房門前,取出開鎖工具,扭一下就開了門,沒馬上推門進去,只是推開了一條小縫,看看內在的情況。只見是之前的那個精靈,又受傷了?血比水喉還澎湃,黏著的布和血塊扯下來,傷口更爛了,不知道這樣很難癒合的嗎?眉頭也皺緊了。


——艾玛迪斯——
「果然还是比较擅长在森林里头。一来到城里,就不断在受伤...。」把伤药抹在伤口上头再随意的用布缠起,空气里头的灰尘让自己打了个喷嚏。用剩下的布把放在身旁的轻剑抽出仔细擦拭掉上头的血迹。


——布魯斯——
看著他的處理手法也覺得痛,乾脆的起來推開門。「你這樣會留疤痕的。」冷笑,無視對方的驚訝上前,抓起他的手看看傷口,簡直是亂來,拆了他的包紮,重新給他束好。


——艾玛迪斯——
脑子的第一个反应是想拿轻剑劈过去。但在对方拆掉包紮的时候,却不由自主的停下动作。看着那家伙熟练的重新包紮着伤口,诡异看着又再度重覆的这画面。说这家伙是好人...上次那样过份的行为就让自己认定不是。但是说他是坏人,又三番两次的帮自己包紮...。「喂,你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啊。」还是没把轻剑放下,总是习惯把事情分成两等份的精灵彻底困惑了。


——布魯斯——
聽到他的問話,噗一聲的笑出來。「哪有人問別人好人壞人的。」他身上不少傷口,皺眉,精靈的好皮膚是這樣浪費的嗎?你他娘的知道自己在奴隸市場多值錢嗎?乾脆的脫了他身上的衣物,還有一些地方被血黏著,就用自己極弱小的法術召來了一點點水,溶開了血脫下,從背包抽出小箱子,抓了一盒藥膏,打開滿是花香果香味的,淡藍透明,清涼膠質,塗在精靈的傷口上。


——艾玛迪斯——
「还不是你太难分类了。我不想新建一个分类叫不定时*。」执着在奇怪的地方上头,困惑看着对方皱起眉头看自己的皮肤。花香味道弥漫在房间里,那是熟成果子的味道。感觉伤口被涂上一层厚厚的药膏,过不久疼痛感也瞬间降低到可以忽视的程度。剑柄还是被握在自己手里,手镯折射正午的阳光而在天花板上映出小小的亮光。


——布魯斯——
處理好了他的傷口,把藥膏收起來。站到一旁抱胸看他,外面的聲音已經開始騷動,大慨是那些蠢人終於發現自己不見了東西。「那你定義我是壞人好了,當好人對我來說是侮辱。」冷笑,上下打量他,舐舐唇。衣衫不整,受了傷,全身散發一種叫人吃了他的風情。真可口。


——艾玛迪斯——
拿起放在一边的乾净衣物穿上,拿起一条发带绑起散落的头发。面无表情抬眼与对方对视。「既然是坏人,那就好办了。无论你现在想甚麽,最好都给我停止。还有把你抢走的项链归还。」已然抽出的细剑在正午的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剑尖在移动丝毫就会在对方脖子上留下鲜红。


——布魯斯——
嘿笑一聲,看他拔劍的樣子十分兇狠,一點也不適合他的。身子一矮,在一瞬間來到他的身前,越過了他的劍。臉湊上他的臉前看。「這麼兇不可愛的了,再說,我不是叫你來找我的嗎?你自己沒守規矩還來怪我?」邪笑,一手環著他的腰,一手抓著他的手,拇指在傷口處用力捏按下去。


——艾玛迪斯——
吃痛的皱紧眉头,反射性抬脚对那家伙的腹部就是一踹。在他吃痛闪神的时候,拿回细剑跳开离对方好几步远。摆放在柜子的瓷杯掉落在地板上碎开。「别以为每次那种招数都会奏效,混蛋。」咬牙切齿的瞪着半身人。


——布魯斯——
抱著腹部,這精靈還真的是暴力,嘖。「沒有效,那不如用別的方法?」手一甩,一對連鐵球的鍊子揮出來,纏上他的雙腳,把他絆在床上摔下,身子一翻壓到他的身上,抓壓他的雙手,用手銬銬起來,按在頭頂。「這是你不聽話的下場,美人~」


——泽尔纳——
似乎总是心情愉快的情报贩子哼着轻快的小调走上旅馆的楼梯,打算去找自己的雇主聊聊天。似乎那个叫艾玛的精灵来深水城并不只是单纯旅行的样子,精灵们在寻找的东西经过坊间传闻经年累月的添油加醋,现在听上去从头到尾都散发着某种不可名状的恐怖感——但传说总是有其道理的不是吗。
泽尔纳一边想着,一边走向艾玛所住的客房,虚掩着的房门后传来瓷器摔碎的声音和打斗声。瞬间警觉起来加快了步伐靠近,一手习惯性地在聚集起魔法飞弹的能量,另一只手则猛地推开门


——布魯斯——
門就這樣被爆掉了,一點也不好玩的,嘖了一聲,從精靈身上起來。看到之前的無賴情報犯,再看到了精靈一臉期待的,八成被這人騙了,嘆,這年頭真是的。「又是你嗎?大爺我真的沒空跟你玩。」說完便打開了窗戶,從窗跳出逃走。


——泽尔纳——
“切,又让这家伙跑了…”魔法飞弹虽然准确地打在盗贼身上,但已经阻止不了他从窗口逃走,等泽尔纳冲到窗边时,楼下早就没了他的身影。情报贩子悻悻地从窗户边走开,一眼看见被人铐在床上衣衫不整的雇主,充满某种特别含义的氛围让他不由得深吸一口气。
“但愿我来的还算及时~”泽尔纳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坐到床边,用开锁工具打开了锁着精灵的手铐。


——艾玛迪斯——
「感谢你,泽尔纳。如果不是你及时赶上...。」晃晃头在手铐解开後沮丧扯开自己脚上的铁链。又输给那半身人一次了。是不是应该找时间回去找米雷师傅教导呢?还是果然得好好学习魔法...。花一些时间把乱七八糟的房间给整理好。「对了,泽尔纳,你来找我有甚麽事情嘛?」


——泽尔纳——
“只是正巧路过这里,所以想找你聊聊天罢了。结果一开门看到那么让人印象深刻的场面。”帮着精灵把地上的碎瓷片丢进垃圾桶,扶正翻倒在地的椅子。“这几天听别人讲了不少坊间传闻,听上去就像是你之前说在找的东西,不过似乎被歪曲得非常厉害,所以想从你这里听一些比较准确的信息——不过当然了这并不是强迫的,只是习惯性地想满足好奇心…”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