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沙德/塔都的投喂? by 霍尔基兰

向下

【article】沙德/塔都的投喂? by 霍尔基兰

帖子  泽尔纳 于 周日 七月 19, 2015 3:44 pm

与幽暗地域的大部分黑暗精灵城池不尽相同,在瑞劳芬,掌权的是被罗丝的侍女们习惯践踏在脚下的男性,而忿忿挥舞着蛇鞭的女祭司在魔法和强权下只能不情愿地屈居次要地位。这里是放逐者的天堂,也让很多来自其他城市的商人可以在远离罗丝的统治时放心地喘一口气。
蛛后的无序与喜怒无常还没有渗透这座城市的空气,但塔都仍然不喜欢这个地方,如果不是因为院长交给他的工作,塔都甚至不愿意主动离开那座冰川环绕的修道院。
“为罗丝,为席文塔姆!”
他躺在小旅馆的房间里面,听着外面酒杯碰撞的声音,他知道那些赞美蛛后的呼号背后表达的意思可能截然相反。无论是在众人认知中的黑暗精灵社会,还是在瑞劳芬,塔都都是个外人,对罗丝的赞美或者谩骂都与他无关,他只觉得吵。
屋子里有四张单人床,除了自己,他对面的位置还有另一个客人,看起来正在休息,或者死了。同样与他无关。塔都闭上眼睛,试图通过休息将自己的体力恢复到能够中途不再落脚地回到黑鸦修道院的程度,在下意识地忽略了门外的吵闹后,剩下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声。
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他听到旁边床上的住客发出了一点声响,他的耳尖抖动了一下,警觉起来。敏锐的直觉告诉他,那个生物正在向自己靠近,随后停在他的床边。塔都对黑暗精灵城市的生活方式略有耳闻,不过类似于“匕首插进脖子造成的自然死亡”,他还没有遇到过——通常在那之前他会先一步拧断对方的颈椎。
几分钟过去了,他和他的室友都没有进一步动作,所幸等待对于塔都来说是最容易的修行内容。他保持着先前的呼吸节奏,并没有睁开眼睛,在沉默中他能感觉到那个生物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他猜测那是一种审视的意味。终于,他的室友开始慢慢的后退,远离他,回到房间的另一侧。
他翻了个身,无声的坐起来,对面的黑暗精灵也在看着他,相隔几尺的距离。
黑暗精灵说了一句什么,打破了长久的寂静,他觉得对方说的可能不是卓尔语或者任何一种他知道的语言,他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明白。
“你和他们不一样,你身上有人类的味道。”那个黑暗精灵又说了一遍,用地底通用语。
这不是一个问句,塔都思考了一下是不是需要做出回应,与此同时他观察着这个他不认识的室友。一个黑暗精灵,看起来非常年轻,身量比他自己要矮小一些。
“我是一半,我和人类生活在一起,但另一半不是人类。”他采用了这样一个描述来解释自己与纯血统的黑暗精灵相异的外貌。
和他说话的卓尔有着象征性的红眸,和十分标准的白发,光滑柔软。塔都自己的头发则是铁锈色的,他黑暗精灵目光相对,带着金属光泽的眼睛微微眯起来。
“是什么?”黑暗精灵问道。
塔都认真地回想了一下,然后回答,“我不知道。”
“我猜你的另一半血缘来自下层界。”对方再次向他走过来,比之前更近,黑暗精灵的膝盖抵着他双腿间的床铺,慢慢的压低身体,俯视着他,像是观察一件摆在架子上的精制品武器。“你的眼睛,你的头发,你的角,还有……”
黑暗精灵拉起他的手腕,用另一只手摩挲着护臂下面别磨平的棘突。塔都面无表情的向后挪了一寸,这个动作不是代表厌恶,而是给自己留出在必要时做出攻击的空间。他看到黑暗精灵的嘴唇接近了他的手指,在真正碰到皮肤之前,他被放开了。
“沙德。”黑暗精灵指了指自己。
可能是对方的名字,他做出了一个判断,然后跟着重复了一次,“沙德。”
名叫沙德的黑暗精灵满意的笑了笑,他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很快,沙德的身体再次覆上来,他尝试继续后退,却发现身后已经是微凉的墙壁了。
两具身体贴在了一起,沙德侧过头,靠在那带着一半炼狱血统的表亲的颈窝。塔都的呼吸平稳而均匀,他放弃了攻击的打算,虽然他在对方身上感受到强烈的攻击性,但此刻并不是针对自己的。
“如果你不想和人类一起了,就来和我一起。”黑暗精灵在他耳畔轻轻的说,温热的气息落在他的脖子上,他还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然后呢,做什么?”他没有动,视线越过沙德的肩头,盯着不远处的地面。
黑暗精灵又笑了笑,“杀人。”
半卓尔决定表示一下什么,他抬起手臂,环住沙德的脖子。塔都接触过的黑暗精灵不多,面前的沙德让他觉得陌生,却又有什么东西与自己相同,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分享着心跳、呼吸、与上升的体温。然而这个过程在即将更近一步时戛然而止。塔都抽出手,按在沙德的胸前,几秒钟后将对方用力推开,他们之间的距离又回到了素不相识的最初。
“休息吧。”他对黑暗精灵说,蛇一般的瞳孔收缩成一条狭长的缝隙。
在那之后他们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塔都再次闭上眼睛,他需要时间来消化分解一个他今天学到的新字眼——杀人。
avatar
泽尔纳

帖子数 : 52
注册日期 : 12-09-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