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日】——不能说的节日,人人都叫艾利西亚——

向下

【节日】——不能说的节日,人人都叫艾利西亚——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十二月 26, 2011 12:57 pm




——菲林——
“[不能提的那个词]节快乐,费因斯——阁下——”
从窗口跳进来的精灵把一束花戳到牧师的鼻尖下面,带着讨水果的表情摇了摇。
“去庆祝吧,我们的不能提的那个词。”

——基尔霍兰——
班恩的仆人把桌上凌乱的书本和卷轴推到一边,看着眼前的花和精灵,用了几次心跳的时间发呆,背过手去偷偷掐了自己一把防止现在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这个提议不错,虽然我们大概已经用不着过这个不能提名字的节了——”他装作面无表情的接过带着水珠的叫不出名字的花,“但是任何可以当做度假借口的理由都是值得提倡的,嘉兰诺德先生。”
基尔霍兰翻出一个陶瓮把花插进去,回头勾出一个惬意的笑,拉过精灵在他尖尖的耳朵上留下一个吻。

——菲林——
菲林抖了抖耳朵——这个动作有点像某种或者某种动物,看上去有点傻,不过如果这样能把泛出来的[鲜血流动的自然颜色]甩掉的话,他不介意多抖几下。
他先是低头看了看被摆好的花束,这虽然用了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没有什么理由不和连名字都不能提(?)的家伙对视了。
“原来费因斯阁下也是懂得享受假期的。”精灵领悟的点点头,“我还以为根本等不到你玩忽职守的那一天呢…这样也不错…”
他伸手按下牧师的后颈,抬头亲吻上去。

——基尔霍兰——
“那么作为奖励或者别的什么,再告诉你一个八卦……在我还是见习生的时候,被训斥的最多的原因就是钻空子请假和躲懒。”
结束了短暂的唇齿纠缠,牧师用双手捏着菲林两边的脸颊,带着一贯的挑剔没有多少肉的表情,“既然我身上没带着什么要命的任务,怀念一下学生时代也挺不错的是不是……”
“还要再加上一句……”他顺势坐到床上,能够感觉到精灵纤细的膝盖顶在自己腿上,“因为有个向我讨要水果的家伙有这个本事能让我心甘情愿玩忽职守?”
虽然有点怀念皮肤的触感,不过基尔霍兰还是放弃了欺负精灵的动作,抬起头看着菲林略带恼怒的蓝眼睛,“好了,我投降,我不该在你从窗户进出我房间的时候欺负你——”

——菲林——
“不不不,”精灵说,“这跟窗子没什么关系。…这跟什么别的都没关系。呃,也许和窗子有点关系…”
已经语无伦次了,他想,不过还不算太糟。
“所以能把窗帘挂上吗,费因斯阁下?”他俯下身,亲吻对方的眼睛,“我忽然不想出去过节了。——我们已经没什么节可过,水果之神在上,可这实在不算什么损失,如果我因此抱怨的话,连神都不会原谅我呢。”
我喜欢这张床的触感,他想。每次都是。

——基尔霍兰——
“的确,”牧师看着压在自己身上语无伦次的精灵,“如果你还要抱怨的话,我大概可以当选今年最……呃……”
他有些庆幸自己和某个从窗口跳进来的掠夺者配合还算默契,至少在他用一个轻声的诵念向门口丢过去一个寂静之域的同时,菲林也挥手拉上了窗帘。

================================================

——布魯斯——
這是一個奇怪的節日,甚麼慶祝單身還是哀悼單身,在他們半身人中根本不存在這樣的事。只是世人要在這天證明自己不是單身的,那也沒辦法的事,光明正大的在大街上走著,今天反而是沒人在意自己的存在,銀色的短髮閃著陽光,有點染成金色的錯覺。從小巷走進去,三兩下爬上了旅館的牆壁,從窗看進去,沒人。用小工具輕易打開了窗,那精靈的房間是來了不少的次數。每次也是吵吵鬧鬧的,呵呵。把懷中的項鍊掛在梳妝鏡前,圖畫底下是被自己加工了的粉紅愛情石,手藝不錯的應該不會被他發現。不過話說自己弄的那天也沒人發現。淡笑了一下,再留下一朵藍色的魔皇花,沿窗回去,消失在人海中。



================================================

——雷格魯——
作為一個新入職的盲人也是知道了日子,即使在路斯坎也是聽得到外面的單身男士在哀號的聲音。雷格魯拿著自己的手杖,是莫林找回來給他的,***出了閃星,披上連帽的披風,讓馬兒帶路走出去,慢慢的走到了山間樹林,聽著風聲,分別花草,在閃星的幫忙下,採到一小束的魔皇花(玫瑰)

——莫林亚姆——
四下环顾了一圈,确定没人跟踪——莫林这几天似乎恢复了平日的神经质,不正常得非常正常——进入红袍法师在路斯坎的那片租界区,他想去看看圣武士恢复得怎么样了。
“很好,很好……刚捡回来的命和眼珠子都不想要了是吧……”莫林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笑容显得有些……狰狞。

——雷格魯——
用草繩把花束好,聽得四下無人,對著花兒唸上聖光祈禱文,把自己幾天來儲起的一點點聖光灑在花兒上令它開鮮更嫩,才慢慢的靠著閃星的引領,慢慢的走回去

——帕拉诺亚——
帕拉诺亚停下脚步。
他的眼睛盘旋一周,落回到他的肩上。传达给他的信息令人惊喜,这不是什么修辞——是真的惊讶与愉快。
“……圣武士阁下?”
他用天真纯洁的语气说,伊斯低下头,注视着那一束花朵。不知道为什么,他忽然有点失去继续下去的兴致了。
“大概是初次见面呢,虽然我已经见过圣武士阁下好几次了。”他带着一点羞涩的自我介绍道,“我是艾利西亚,莫林的邻居。”
除了名字,我可一点都没说谎——不,也许名字也没有。他带点恍惚的这么想着,也许这个节日带来了负面效果超乎他的想象。

——雷格魯——
身前的男人沒有惡意,聽說是莫林的鄰居卻也沒在莫林口中聽說過。不過,可愛的戀人也不是甚麼也告訴自己,雷格魯最少是明白這一點的。
「你好,艾利西亞,不知道來找我這個廢了大半的人,是有甚麼可以為你服務嗎?」

——帕拉诺亚——
“说是特别来找什么的,也不是很准确呢。”
为了配合这句话的语气,帕拉诺亚无意识地低下头,作羞涩状——伊斯翻着白眼从他的肩头摔了下去——今天他说的真话多的实在令自己吃惊。
“我只是听说这边的花开的很好,想采一点送给莫林…他是个好人。”他无辜的强调了一下[好人]这个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圣武士阁下是莫林的情人吧?”

——雷格魯——
「呀///我呀...哈哈」乾笑兩聲,說認真的,莫林從來也沒跟自己定名二人的關係。該做的事做過,不該做的事也做了,洛山達在上,要是莫林肯嫁自己是很願意娶回家。只是對方從來也只是叫自己不要死而已。現在被人這麼的一問,也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如何閣下真的是想給莫林送花的話,我相信他也一點很高興的,不過那邊的花開得不算太好,我也只是找到一點。」友善的說明,這種事是莫林的決定,自己也不應太煩惱。

——帕拉诺亚——
“那就是莫林的情人了,圣武士阁下意外的很羞涩呢!”帕拉诺亚扯出一个笑容,“真没想到莫林那家伙也能找到这么好的情人呢,我还以为他那样爱好触手的类型,这个名字不能说的节是过定了呢——”
他忽然卡住了。
过了一会儿,他吸了口气,变回了友善的邻居艾利西亚。“花什么的,莫林大概也不会很挑剔。——虽然你送他花一定会让他高兴…也许只是心里高兴…不过我想换作我的话,送他什么都没差的。”
他弯下腰,狠狠地拔了一把杂草。

——雷格魯——
面對身前的鄰居,深感無言的輕嘆一口。雷格魯感到時候不早了,如果不快點回去,莫林可以是以為自己出了甚麼事。「我想時候也不早了,就此告辭了,希望他日再見,我們能再暢談一番。」微笑,牽著閃星,慢慢的走回暫住的地方。

——莫林亚姆——
“所以说你挂着一身的绷带出去乱跑就是为了这个?”莫林从雷格鲁手中接过那支还没来得及盛放的花朵,第一次打消了想要向对方投掷什么东西的念头。他扯掉他的外套,按着他回到床上。

——雷格魯——
「呀?」沒來得及反應,還是剛回來,就被人壓在床上。閃星已經是馬上的撤回異空間,沒臉看到自己的主人被xxoo。「莫林,你聽我說..只是因為他們說今天是那個不能說的節日..我只是你知道,我..呀..」

——莫林亚姆——
“闭嘴。”法师,把花放在枕边,恶狠狠的看着身下的战士。
“天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人可能盯着你……不过鉴于这东西我挺喜欢……”他阴测测的一笑,伏在对方耳边。“我可不是我那便宜的哥哥——所以,欺负乱跑的重伤号是否道德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雷格魯——
對方的陰笑應該是可怕的,但自己一點也沒恐懼的感覺,只是抬手環上他的腰際,撫著背。「我好多了,真的。花你喜歡就好,原諒我看不到它是甚麼顏色的。而且我怎麼覺得,你騎著我的感覺有點熟悉?」低笑,輕拍了法師的屁股一下。

——莫林亚姆——
“是有那么点熟悉,不过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因为你现在看不见,而且没有力气反抗。”
莫林打了个响指,窗帘活动起来遮住了每一丝可能照进来的日光,“如果有,那么反抗无效。”

——雷格魯——
「噢,洛山達在上,你知道我不會反抗的。親愛的莫林,你能告訴我懲罰儀式的意義嗎?」雖然看不見,但聖騎士的腦海中依然忘不了的,是那一天,法師臉上的可愛紅緋。

——莫林亚姆——
“对,你*最好*乖一点……这样才符合有人说我——非法囚禁了金发双马尾的圣武士小姑娘的戏码是不是……”
于是,传说中疯狂的法师开始享用他的下午茶了。
[等等……莫林你今天反常的原因原来是这个么……]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