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艾玛迪斯&菲林——精灵兄弟的酒馆情缘——

向下

【路斯坎·启程】艾玛迪斯&菲林——精灵兄弟的酒馆情缘——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十二月 26, 2011 12:59 pm


——艾玛迪斯——
----------------稍早之前写给菲林的信---------------------

菲林:
院梅莉凯佑你一切安好。[停顿很久造成的墨点]...有一件事想要跟你商量。信里头没办法详细说。明天早上有办法来酒馆一趟嘛?
艾蒙


——菲林——
当精灵握着兄长寄来的信件——不,没那回事……当精灵握着一只水果走向酒馆的时候,日光已经开始向反方向偏移。原本雾气弥漫的街道显露出原本颜色鲜明,并不如何光鲜的面貌来,冬日具有欺骗性的日光完全不能增加任何温暖。在花费了比预想多个几倍的时间后,菲林终于找到了弯短刀酒馆的门。
店里看上去相当热闹,不过这也和预料的相差不远。他从两名扭打的客人旁边走过去,到柜台要了杯水果酒。
——但愿没有来的太晚,他想。


——艾玛迪斯——
寒冷的天气总是让人只想窝在温暖的壁炉旁边。用雕刻刀有一下没一下继续削手中的木头,不知道第几杯的水果酒又空了。当发觉身旁有人坐下的时候,莫名慌乱的把木雕藏了起来。「菲林,下午好。」镇定的看一脸好奇状的弟弟,就像刚刚甚麽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菲林——
“下午好,亲爱的艾蒙。”眯起眼睛微笑的精灵,假装没有看到那个明显出现了人型的木雕,没有什么好奇的意思——不,实际上已经好奇的想要抢过来看了。为了抑制这种冲动,他用杯角轻撞了一下对方的空杯子,直入正题。“我收到了你的信,艾蒙,对于不方便在信里面说的事情,实在是很好奇啊——”


——艾玛迪斯——
「咳,是这个。」在对方有些促狭笑意的凝视下,把腰间的古旧纸卷摊开在桌上。一张甚麽都没有的古旧羊皮纸,在念完一段精灵语後上头浮现出极为简略的地图。泯口又被侍者添满的水果酒。「估计是某个教派以前留下的祭祀地点,如果真照上头写的如此的话。这地方肯定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去探查完确实有可以进去的入口。菲林你觉得这张地图的真实性有多高?」


——菲林——
“无论真实性有多高,肯定是值得一试的。”指尖按在地图上端详了一会儿,精灵放弃了探索真实度的尝试,“不管怎么说,这都是要去看看才知道的嘛——单靠地图辨别真伪可不是我的长项。”
“不过话说回来,艾蒙你打算一个人去这地方?”他犹豫了一下,“是…嘉兰诺德家提供的消息吗。”


——艾玛迪斯——
「不是嘉兰诺德提供的消息。算是误打误撞找到的吧。前辈还特别把这张图藏得非常隐密。」把兜帽拿下透口气,摩娑着手上的酒杯无奈的微笑。咬着发带整理有点乱的头发含糊的回话「怎麽可能一个人去这种地方,我又不是刚出来闯荡。一个人去必死无疑啊。」


——菲林——
“既然是这样…艾蒙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一次断手塔那边?”考虑了一下,还是说出这个提议的精灵叹了口气,“在那之后我希望和你一同去这个地方,实在放心不下你一个人。”


——艾玛迪斯——
「断手塔,好熟悉的名字。其实是没什麽关系,毕竟这件事并不是那麽急迫...。」把头发整理好後,一口喝光杯里所有的水果酒。带着笑意伸手揉了对方的头发,就跟小时候每次分开的时候一样。「那麽等你们决定要出发的时候,记得通知我。我大概都在这附近,天气一冷就什麽事都不想做了。」


——菲林——
感受到兄长的手抚过头发,沉默了一会儿,带着笑容抬起头。“你能来真是太好了,不过话说回来,艾蒙现在住在这附近么?”
他又不合时宜地想起了那个木雕。


——艾玛迪斯——
「离这不远有一家不错的旅店。壁炉也很不错,很暖咳。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你知道的...温度太低我就不太想动。偶尔会出去逛逛。」有些尴尬的笑着,毕竟自己很讨厌寒冷的天气。这件事不知道被念了多少次。


——菲林——
“这么说改天可以去艾蒙的落脚处拜访一下呢。”他这样说着,却稍微有点窘迫起来,“那个,你知道的,基尔霍兰·费因斯,我们是一起来深水城的……现在住在一起。”


——艾玛迪斯——
「我知道。他把你照顾的不错,至少我知道他可以随时随地变出一堆水果。光这点我就放心了。」微笑看窘迫的菲林,把什麽时候结婚这句话给吞回喉咙里。连弟弟都有喜欢的人。那自己呢...?脑子里头第一个浮现的人影,被水果酒呛到不断咳嗽。「咳咳!!」


——菲林——
“哪里有什么照顾的不错…好吧,的确是…不过这不是重点吧。”看着咳嗽起来的兄长,他不知道为什么升起了一种不妙的预感,联想到刚刚的木雕——“我说艾蒙,最近难道是有什么特别的经历?”


——艾玛迪斯——
「特殊的经历...。没!咳,菲林,我的意思是...怎麽可能有。一切都蒙梅莉凯的保佑过得十分顺遂。」手一滑差点就把酒杯给摔到地板上,还好反应的快接住了它。而且那堆事也不是最近的事,所以自己并没有说谎。试图驱赶走突然而来且莫名其妙的心虚感,努力想让自己镇定下来。对,自己才没有说谎呢。


——菲林——
“那我就……放心了。”
怎么可能放心,他想,看这神思不属的样子,绝对有什么这样那样的事情发生过——不过现在还不是问这个的时候。
“那么就此别过了,艾蒙,我会去你的住处拜访的。”他把青色的水果放在对方的掌心,“请保重自己。”各种意义上的。


——艾玛迪斯——
「好的,菲林你也保重自己。」总算找回了普通的态度,露出微笑再度亲昵的揉了对方的发丝。「期待你的拜访。」作为拿取水果的交换品,在对方的手上放上了一包酸甜的蜜饯。「当做提前的节日礼物吧。我会的。」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