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菲林&基尔霍兰——闪瞎了——

向下

【路斯坎·启程】菲林&基尔霍兰——闪瞎了——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二 十二月 27, 2011 4:52 pm


——菲林——
在日光里睁开眼睛的时候,菲林发现不远处的窗子打开了一条缝隙。新鲜但寒冷的空气令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并且在牧师走近床边的时候,把冰凉的手插到他的衣领里去。
“好天气……又是个好天气。见鬼的这地方从来都是寒冷的好天气……”他一边咕哝着,一边挂在对方的脖颈上死不放手。


——基尔霍兰——
冰凉的手伸进衣领里面,被惊得倒吸一口气,想要开口训斥的时候却发现这只水果尖耳朵正抱着自己的脖子不松手。只得叹了口气任由菲林征用他的身体取暖,一边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想要让他快点暖和起来。


——菲林——
“——今天有什么打算么?”晨起的怨气差不多被消耗干净之后,他放开手跳到地上,捡起椅背上的衣服开始往身上套。“话说回来,你征集同伴的计划进行的怎么样了…有没有什么稍微可靠的人选?”
作为对刚才寒冷偷袭的补偿,他侧过身吻了吻对方的面颊。


——基尔霍兰——
牧师偏头轻轻咬了一下精灵敏感的尖耳朵,引着菲林的手指触摸到自己的肋下,“到现在为止的几个都没能把我放倒——我想你大概知道结果如何了。不过令人高兴的是我也许还勉强能够保护我们纤细的施法者,嗯?”


——菲林——
“看上去你也吃了点行动永远比大脑快的家伙的苦头…。”菲林颤抖了一下,怒瞪对方,不过还是掀起衣角看了一眼,皱起眉头,“一会儿稍微上点药吧——而且,我们大概要另想办法了。我不觉的路斯坎这地方没有合适的同伴,也许我们只是没有找对方向。”


——基尔霍兰——
“说的对,”他叹了口气,“说到底,外出冒险还是你比我有经验多了……也许等你吃饱了我们可以去治安更加混乱一点的地方看看……”
他们现在会欢迎任何有才能的人加入冒险队伍,虽然牧师第一个想起的还是某个黑头发的战士,不过那个人短时间内大概没有可能离开深水城了。


——菲林——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也不介意去治安更混乱一点的地方填饱肚子。”他从在床脚堆成一团的行李里找到了两条长长的围巾,尽管织的手艺不怎么样,但是至少还很暖和的样子。“这鬼天气待在屋里只有更冷,说实话。”
菲林踮起脚尖给牧师系上围巾。在冬日的阳光下,这个令他露出温柔笑容的情景持续了一小会儿——直到对方连头带脸都被裹在了乱七八糟的针织物里面。
“呃。”他努力板着脸说,“挺暖的,是不是?”


——基尔霍兰——
“这个——”仅凭菲林的动作和触感,基尔霍兰大概能够想象到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样的形象,他用两根手指拽了拽裹在脑袋上的围巾,精灵马上又瞪了他一眼。“好吧确实……走吧,但愿别遇上什么熟人……”
事实上虽然他不太想承认,不过让他觉得不那么冷的,不是那团糟糕的围巾,而是尖耳朵本身。
他掏出钥匙锁门,转身揽住精灵细瘦的肩膀。菲林似乎心情不错,看起来艾玛迪斯同意同行让他觉得安心了不少,这也许是个好兆头。


——菲林——
在沉默了一会之后,菲林还是重新给牧师系了一遍围巾,这次比刚才看上去好多了——在白色绒线织物的衬托下,这家伙似乎看上去也不那么阴沉了。他们沿着街道前往东南的方向,精灵把双手插在斗篷里面,饶有兴趣地观察着路上的行人。
“去喝一杯,怎么样?”因为不愿意把手抽出温暖的围巾,菲林歪了下头,砰地撞在身边牧师的肩头上。“说不定可以碰碰运气……不过我们倒是不能抱太大的希望。”


——基尔霍兰——
这个落雪的夜晚,一向吵闹的路斯坎街头不知为什么安静了不少,一路上甚至连一个醉汉也没看见。这地方能够隐约听到潮水的声音,缺看不到海,不过同样裹着白色毛织围巾的菲林就在他身边,月光让他们的线条显得柔和了很多,看起来就像……一对普通的恋人?
——事实上也的确只是一对普通的恋人而已,基尔霍兰是这样想的。他停下来环住精灵的肩膀,把菲林拥进怀里,他不经常这样,却如此流畅且顺理成章。
这种奇妙的气氛是怎么回事,今天并不是某个神的圣日吧?牧师有点迷惑,不过有一件事情他早就已经决定好了。他的右手上有一枚银色的戒指,不太常见的款式,那是纠缠在一起并且相互攻击的双头蛇的造型。他把它慢慢摘了下来。
菲林的手指柔软而灵巧,正如这只热爱水果的精灵身上的每一个部分一样都是一件艺术品。他吻了精灵的手背,把那只戒指戴在他手上,金属圆环还带着一点旧主人的体温,略微有些松垮,不过片刻之后便自发的调整成合适的尺寸。
费因斯家的两条毒蛇环绕在精灵细长的手指上,借助透镜才能看清的小小的尖牙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这个东西……是我不久前才从莫林手上拿过来的。”他低头看着精灵迷惑的蓝眼睛,“我拥有它的时间并不长,不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第一件属于我自己的东西,所以我想把它交给你,嗯——不为什么,可能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菲林——
菲林抬头看着牧师的眼睛,因为距离过于靠近,他能看到对方瞳孔里的月光,虽然这么说就像初次陷入恋爱中的天真年轻人一样带着点傻气,但是他找不到特别贴切的形容了——在这种时刻走神真不是个好主意。
他抬起手指,那两条费因斯家的毒蛇相互缠绕的样子让他忍不住和至今为止见过的两个费因斯比较起来…不,那实在是太有趣了。比起这个,从金属上传来的,短暂而真实的温度则是更加令人在意的东西。
“别在意为什么。”精灵愉快地说,“在世界被毁掉之前都别去想什么理由,那不是聪明人该做的选择。”
精灵不怎么喜欢风雪,这会令他回想起过往特别无助的时候——他从不反复品味过去的痛苦,也许那并不源于骄傲也不源于坚强,只是狼狈的耻辱无法坦然地回顾。但如今他站在在名为恋人的古老城墙旁边,雪从遥远的天空落下来,迅速地在睫毛上融化掉。这个时刻和过往不同——和曾经生命中任何的瞬间都不相同。
“它依然属于你。”菲林把带着指环的手在牧师面前晃晃,扯着对方的围巾往下拽。在高度差不多令人满意的时候,他仰起头亲吻对方的双唇。
“虽然这么说有点蠢,不过我的一部分是属于你的…”他们分开后,精灵低声说,“所以,请不要带走我的灵魂,基尔霍兰。”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