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斯坎·启程】斯可尔&奈特蕾伊&查内姆——诗人与少女,与小小的未婚妻——

向下

【路斯坎·启程】斯可尔&奈特蕾伊&查内姆——诗人与少女,与小小的未婚妻——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一 三月 05, 2012 2:07 pm

——斯可爾——
經過三天不甚舒服的旅程,詩人帶著小淑女終於踏上了路斯坎的土地。重新踏上陸地的感覺真好....思考了半天決定先去找個第方投宿,一邊盤算該怎麼通知那個人自己來到了路斯坎。邊走邊思考著,一個沒注意撞上了人、下意識地護住錢包隨後跟著一隻手、不動聲色地搶先把錢包拿開...
“嘖。”耳邊像聽見了這樣可惜的聲音嘴角忍不住上揚。離開了港口後帶著蕾伊漫無目的閒逛順便找旅館。


——基尔霍兰——
嗯……那不是酒节上出现的诗人吗……?还带着小孩……?
[盯着看了一会儿裹着围巾走过]


——斯可爾——
“你真的知道怎麼走嗎?”
“...我想我應該知道...”
停下腳步有點迷惑的看著自己的所在位置、第一次來到這邊果然沒辦法一下子就找到路、嘆了口氣四處張望想找個看起來還可以的嚮導


——基尔霍兰——
虽然只是远远看了一眼,不过不止是诗人,连穿着厚厚的冬衣的女孩子看起来也有些眼熟,这种奇怪的预感是怎么回事呢……
整个人都快冻僵了,这里离临时的住处还有好一段路程,于是决定先去弯短剑喝点东西暖和一下再回去。


——斯可爾——
好不容易找到人帶路、結果居然是個假好心真搶劫的傢伙,寒冷加上疲憊終於讓兩人組理智線繃斷,把對方狠狠揍了一頓後由小淑女押著他帶路、總算在天黑前找到居所。事後回想起來...那時候的蕾伊....似乎有那麼一點兒恐怖。

——斯可爾——
安顿好蕾伊之後,诗人一个人往街上走去,稍微问了下路找到武器店的位置,走进里头後思考了很久自己该挑什麽武器防身。

====================================

——奈特蕾伊——
裹紧了身上厚重的冬装悄声从楼上走下,经过诗人房间时小心的轻声借此来掩盖外出的目的,想起前几日诗人难得严肃地在路斯坎下的禁令,又不由得又加快了脚下的步伐,怀着淘气女儿违背父亲指令的心情恶意的笑笑,轻巧的绕过摆放整齐的桌椅,出门前不忘抬手扔给约瑟芬一颗樱桃,微笑在唇边比了噤声的手势,[嘘,不可以告诉美丽的诗人先生呢~]尾音散在小怪物咕噜咕噜似是认同的呜咽声里。
推开门震得檐角风铃轻轻作响,清脆的铃音在呼出的热气中化作袅袅氤氲。【下雪了呢···】抬头望着厚厚的云层出神,晶莹的六角形落下盖在唇上眉梢结出了点点白霜,【果然还是不该出来的么,很冷呐】这么想着抖了抖落至身上的碎雪,却是笑着捧起了墙角纯净的一把,意外的细碎松散的手感告知了奈特雷伊今天大概是不会玩尽兴了,不觉失望的挥手撒出掌中未融化的余雪,【真的很美呢】,深水城有下过雪么?或许是有的吧,只是冬天从不被允许离开家呢,想到这里不由得微眯双眼,【父亲大人会动怒么?】父亲大人会动怒的吧,毕竟就这么和诗人逃家离开了深水城,然而脸上却全然不见愧疚的神色,些许恶劣的笑彰显出十多岁年级独有的叛逆。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还是会无聊啊】俯身在雪地上勾勒出“帕坦斯我赞美你”的字样,抬身看了地上的字偏头思索了会再度俯身加了一句“保佑我和斯可尔先生”。觉得肩上微沉偏头发现不知何时跳上箭头的浣熊,这么说来大概也被斯可尔先生发现了吧,于是抱紧劳尔毫无罪恶感的等着诗人来找自己。

==========================================

——斯可爾——
诗人及小淑女绕过一圈黑市,买齐装备後荷包也少了大半,正想着是不是该找个地方赚点旅费,意外看见了一顶帐篷。与身边的蕾伊互看一眼决定走进里头看看。
明明是大白天,帐篷内却意外的黑暗,什麽也看不见。忍不住困惑的抓抓头,退出帐篷跟小淑女商量了一下,决定还是先回旅店。
但是,那顶帐篷却一直在脑海中萦绕不去,可以说几乎是导致诗人完全睡不着的元凶之一。
当然了,既然是之一,必定就会有之二,虽然并不重要。
不过当天晚上无论是大厅或是客房不时传出的尖叫或惨叫声音都让自已难以入睡。

想了整晚,决定还是重新回那顶帐篷里头去详细看看,一大早,天才蒙蒙亮,诗人便兴冲冲的跑去敲了蕾伊的房门,打算邀请小淑女一块儿探险去。
两人来到昨天的帐篷前,周围零零散散的,连摊贩都不见几个,即使有,也离帐篷远远的。
「我说...亲爱的小淑女,你真觉得里面没什麽?」
「亲爱的先生,你该不会是害怕了?」
「...没有的事。」

僵硬的回了话,诗人的脸上挂上微笑,跨步走进里头。
与昨天完全不同的景象,今天的帐篷里头是一个草原,隐约能听见马的声音,旁边的草大约到诗人的肩膀高度,没来由的想起了古老的诗句。"风吹草低见牛羊?虽然这里没有牛也没有羊...."嘴里碎碎念着,忽然想起那个不到自己肩膀高度的小少女搞不好会被淹没在草原之中。
「我亲爱的小淑女,你可得跟紧点,免得走丢了~」
颇为愉快的嗓音,但是却没有听见小少女的任何回答,赶紧回过头一看,人明明还在,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
"没听见?"脑袋困惑的冒出这个想法,朝着小淑女伸出手,手心朝上。「亲爱的小淑女,为了不走散,我想我们还是拉着彼此的手一块儿走?」
「    」
看着小淑女的嘴一张一合似乎说了甚麽话,自己却是连点声音都听不到,诗人转身说话的动作让蕾伊也注意到了这点。
柔软的手放在诗人的手上,两人紧紧握着对方的手,拨开草丛继续往深处探索。
很明显里头是个异空间,再转头看已经看不到出口。
本该慌张的,却发现自己完全慌张不起来,搔搔一头黑色的短发,握紧小淑女的手继续向前走。
草原似乎漫无边际,甚至能感觉风吹拂在脸上。
"如果是幻觉也未免太过真实。"抱持着这样的想法,一边思索一边试图分辨方向。
隔着皮肤都能感觉到叶片刮在身上的感觉,察觉到这点的诗人忍不住挑起眉。
停下脚步认真思索了起来。
"异空间?所以帐棚是魔法器具?"
但是并没有穿越任何位面的感觉。
"或着说,现在的技术已经先进到穿越位面时不会有任何副作用?"
无论是哪一项都不是诗人的常项,身边没有魔法师更无从确定。
正在思考的当下,感觉到手被少女扯了几下,转头看向小淑女一脸疑惑。
诗人一脸疑惑的表情落入一本正经的小少女眼中,蕾伊指着眼睛示意人闭上眼,张大嘴巴努力做出说话的唇形。
"闭上眼睛,等到我给你信号再张眼。"
虽然疑惑,不过诗人不疑有他,毕竟是自己旅行的夥伴,基本的信任度还是有的。
於是,号称是柔弱吟游诗人的家伙顺着小淑女的话闭上了眼睛。

确定诗人闭上了眼睛後,蕾伊脸上漾开了笑,纂起拳头在嘴边呵气,瞄准了柔软最不容易受伤的肚子,狠狠挥出她的拳头。
明明是闭着眼睛却感到眼前一阵花白,整个人躺在地上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
脑袋里面除了满满的痛觉外,还是疼痛。
隐隐约约的好像看到了一片花海,隔着一条河有一个人类跟一个精灵正在朝自己慈祥的微笑并且挥手。
"....那是父亲跟母亲吗?..."
「我亲爱的先生,如果你已经醒过来的话就可以张开眼睛了喔。」
睁开眼所看到的是几乎伸手不见五指的帐篷,非常狭窄的感觉,忍着肚子的疼痛站起,才发现自己才刚踏进帐篷一步,小淑女还站在帐篷外,双手插着腰低头看向自己。
「....好痛。」
「谁让先生刚踏进帐篷就挡路不让我继续走呢,喊了好几声都不理人,我只好这麽做了。」

郁闷看了帐篷一眼,下定决心往後还是女士优先,别乱挡路。一边想一边跟着蕾伊往旅店走去,一回到房里,乾脆整个人跌上床认真补眠去了。

==========================================================


——奈特蕾伊——
[不要跑!约瑟芬给我乖一点]一路尾随着淘气的宠物跑来,少女显然因为刚刚的长跑有些激动,伸手想要抓住面前的小东西,却在触碰到皮毛的一瞬间被对方逃走,【冬装果然很不方便呢】怀着挫败感抬头,看见刚刚还在地上蹦跳的小东西突然展开翅膀,低低地环空飞了几圈后落回肩上,有些好气又好笑地点点约瑟芬的小脑袋,[或许我该感激你还记得自己是只猫头鹰],肩上的家伙又拢了翅膀缩成一团,翎毛炸开毛茸茸的如猫一般温顺蹭蹭脖颈。蕾伊不由得抬手轻揉额角,【当初到底是为什么才会想要养这样一个小麻烦···】
不顾约瑟芬的挣扎死死抱在怀里,起身才记得打量四周,【是没来过的地方呢】,怕生的本性让少女忍不住皱了眉,堕落的路斯坎,罪恶的港口,果然不是未成年人该来的地方呢,头疼又无奈地揉了约瑟芬的乱毛,[这下大概要被斯可尔先生责备了吧,你这讨厌的捣蛋鬼~],微扬的尾音散在冰冷的空气里,抬头巧然一笑,[所以现在要悄无声息的跑回去呦~]
微笑着转身回走,不经意地抬眼看到港口似是刚有航船行过,眨眼,惊讶于这种天气也会有人出海航行。立于原地沉默一会,随即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微笑沿原路返回,大概,要去提醒美丽的诗人准备出发了吧。


——查内姆·巴夏许尔——
这里就是路斯坎啊……查内姆·巴夏许尔裹紧了斗篷,对于一直都没有出过深水城的贵族孩子来说,好奇心远远超过了对这座脏乱的城市的嫌弃。
查内姆最近跟着索利亚女士出了一趟远门,让他高兴的是,母亲和埃德蒙德叔叔虽然有点担心,但是似乎也同意让家里最小的儿子出去见见世面。查内姆一直非常羡慕奈特蕾伊,无论是以这个年龄十分过人的剑术还是无拘无束的性格,自从他小小的未婚妻离家出走以后,查内姆少有的热血也被激发了出来。
男孩把背包向上提了提,加快脚步跟上索利安的背影。虽然这还不是真正的冒险,不过,巴夏许尔家的幺子终于也算走出了冒险家的第一步。
——蕾伊,你等着,我不会输给你的……!


——奈特蕾伊——
小跑几步后猛然顿住身形,前方街角处那个背着沉重背包的身影无论怎么看都相当的···眼熟,似乎是某位深水城的故人呐——唯一让蕾伊感到舒畅的大概只有两人接近齐平的身高了吧。情不自禁地抱紧怀里的约瑟芬,大概是没有掌握好力度的问题,怀里的猫头鹰挣扎着连翻了几个白眼——当然在奈特蕾伊的眼里这是在对查内姆表示不屑的意思。
在约瑟芬彻底断气之前蕾伊终于意识到这一点而松了手,重新把猫头鹰送回肩上,让它安分的趴着以免惹出点什么乱子。调整了心情,再度扬起微笑,【永远不要摘下你的你的面具 】,抬手抚摸约瑟芬的翎毛,[呐,你说,巴夏许尔小子是来干什么的呢···],肩上的猫头鹰转动脑袋,喉咙里发出些似是疑惑的咕鸣声。[不管是来干什么,既然是客人可得好好招待一下呢~]笑容愈发的灿烂,蕾伊转身背对着两人沿着街道走下去。“招待客人”的话可是需要时间准备的,只是现在没人会在状态呢。


——查内姆·巴夏许尔——
查内姆一直都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虽然近半年以来他觉得自己勇敢了不少,但是正仍然无法改变大家对他“怯懦”的印象。如果说这样的查内姆·巴夏许尔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的话,那就是比同龄人敏锐的多的洞察力。【高感知么喂= =】
他跟着女祭司快速走过湿漉漉的街道,拍打着翅膀的猫头鹰出乎意料的眼熟,所以,也就自然而然的注意到了那个属于小女孩的身形。查内姆把头上的狼皮帽又向下压了压,那女孩好像看见他了,但不知道有没有被认出来。
蕾伊没有穿着旅行斗篷,而且看起来似乎是一个人,所以,落脚的地方应该也就在这附近。男孩开始试图将这一代的地形印在脑子里,他打算回来之后找一个时间来这里好好看一看,也许他应该先告诉索利亚,不过在没有确认之前,他不想吓着奈特蕾伊。


——奈特蕾伊——
微笑着漫步往旅店的方向走去,怀里的猫头鹰似乎是觉得就这么离开太过无趣,拍着翅膀从少女肩上飞起,直直冲向查内姆所在的地方,稳稳的落在背包,尖利的喙咬住露出的一角,想方设法把包中的面包拖走啄食。看着这一切,奈特雷伊觉得作为主人她有责任教育一下她的小宠物这种行为是多么的失礼。就当作是阔别多时的见面礼好了,左手习惯性地伸到腰后摸索从不离身的配剑——双手剑,前几日斯可尔先生新赠的,随着身高的增长以前的单手剑也显得不太合手,在这点上诗人总是意外的细心。
微笑着从街角走出,从厚重的衣袖中伸出一根手指,点向约瑟芬,或者说是查内姆,轻描淡写的一句,[你勾走了我的猫头鹰。]。看见少年身边的陌生女人因被惊动而停下回头,原本想出口的话又因为怕生而吞了回去,一种挫败感油然而生。
微微叹了口气,蕾伊重新开口[把它还给我,我要走了],声音不由自主的放轻柔让她微微地恼怒。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