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水城·初遇】菲林&基尔霍兰——在深水城相遇——

向下

【深水城·初遇】菲林&基尔霍兰——在深水城相遇——

帖子  菲林 于 周六 十二月 24, 2011 12:29 pm

[Killhoran]
黄昏的钟声响起,深呼吸,略微放松了一下身体,合上书本,从厚厚的历史典籍中抬起头来,一边整理好桌上稍显杂乱的器物。点燃熏香,走到房间正中慢慢跪下来,例行做着日落时的简短祷告——而每天正式的祈祷仪式则在午夜时进行。
一段繁复的经文从这个灰黑色头发的年轻人口中诵念而出,最后一缕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在他的身上,一切都显得庄严神圣,而谁又能想到他侍奉的神只会是恶名昭著的黑暗之手呢……
片刻之后他睁开眼睛,站起身,决定去外面走走。来到这座光辉之城的日子并不长——作为暴君之暴君的臣子,他显然还不够坚定和铁石心肠,而这也正式基尔霍兰·费因斯决定外出冒险和试炼的原因。

[Feline]
戴着风帽的酒客在注意到角落中异常动静之后,放下还剩一半的杯子,兴致索然地走出酒馆。
将整张脸隐藏在阴影中,跟随着身穿皮甲的红发女人一路走向港口区,对于尾随来说显然过重的脚步和毫不掩饰的行踪似乎起到了意料之中的效果。在昏暗而狭窄的街道尽头,她回过头来,带着交杂的轻蔑和恼怒——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大概是以为自己遭遇了无法自由控制肢体血液循环的恶劣雄性生物。
他用绝对称不上敏捷的动作后退了半步,做出一个温文尔雅的手势。

[Killhoran]
一个人走在北区寂静的街道上,这片生活且算得上富足的区域的夜生活竟然如此的……匮乏。回想起散提尔堡入夜时分的堕落,也许这样的安宁更加符合自己的心意也说不定。
说到底也只是漫无目的的散步而已,而当地的教会也并没有交予自己明确任务——也证明了自己没有受到足够的重用——但是,真的能够容忍自己散漫下去吗,答案明显是否定的。如果他没有在旅途中获得足够的坚忍和经验,没有足够的能力应对,甚者一手织造战争、阴谋或者……痛苦和谋杀,那么他就会在班恩手中经历这些。黑暗之手从不会仁慈的对待软弱无能的信徒。
皱了皱眉,努力不去想象自己的一百零一种悲惨的下场,不知不觉走进了街区深处的狭窄过道。这附近似乎有一家小小的酒馆,不是散提尔堡里每个小时都会发生数起斗殴事件的那种,这些被舒适生活惯坏了的人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用喝酒闲聊欣赏美丽的歌女来打法毫无价值的生命,总有一天,是的他相信总有一天,这个懦弱的世界终究会甘于——或者被迫遵守暴君之暴君的秩序。
街道的尽头有两个人形生物,在暮色中投下长长的影子。一个裹在宽大的兜帽下看不清面容,另一个则是隐约有些盗贼气质的红发女人,她似乎马上就要遭遇一场抢劫了。非常有趣。

[Feline]
“我并无冒犯之意,女士……”风帽下面传来平和的声音,句子的中间部分低沉下去,听起来有些模糊不清,而最后清晰起来的内容却并不怎么友善,“……只是那令人烦恼的好奇心不合时宜地发作了。”
尾随者把手从外衣下面抽出来,这个动作令对方警惕地看着他,然后以并不容易躲避的速度向他冲来,似乎并不打算给他交谈的机会。
一条漆黑的绳子毫无预兆地出现在她脚下,令她以不怎么美妙的姿势接触到了潮湿的街道石板。那根绳子随即倒卷而上,仿照码头上的常见货品将她捆扎起来。
“我得说您其实不太友好。”红发女人可以看到对方向她俯身下来,从风帽阴影中浮现的是一双呈现微妙杏仁形状的深蓝色瞳孔,在昏暗的视野中折射出轻微的光。“母亲常嘱咐我尊重女士,如果我不是离开的有点早的话,我想我会稍微考虑一下她的意见。”
该死的活化绳,女盗贼在心中诅咒,冷静点这不是什么麻烦……但下一刻一只手伸到了她的腰间,轻轻抽出了一卷羊皮卷。
她绝望地吐了口气。

[Killhoran]
——这实在是非常有趣。再次这样感叹着,穿着兜帽的人似乎用了什么法术将女人束缚了起来,接着从她身上取走了某样东西。年轻的牧师几乎是习惯性的轻声祷念,引导某种力量让他可以辨识出周围的魔法物品。
面前这两位也许不是什么大人物吧,就像自己一样,他没有感觉到魔法的灵光出现在他们身上。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兜帽人取走的东西似乎并没有表现出明显的魔法的特质。那么只可能是情报了。
虽然他并不想介入无关自己的事,但是从“冒险者”们的经验来看,外出历练似乎就是约等于自己给自己找麻烦。所以他也并没有打算掩饰自己赤裸裸的……围观行为?甚至似乎彰显自己的存在一般,轻咳了一声——既然当地的教会也没有禁止他给自己找些小小的麻烦。

[Feline]
罩着风帽的法系职业者将羊皮卷在手中展开。
里面的内容令他惊讶——或许并不是内容,展开一半的纸卷在昏暗光线下并不足以构成阅读的条件,而他向一侧挪了一步,以与刚才的迟钝动作不符的敏捷避开一枚飞射过来的物体。那东西摔落在石板上,系着它的绳子松脱,令其中散碎的东西掉出来一部分。
很显然,这是对方临时起意丢出来的东西,显而易见为了打落他手中的纸卷。
对纸卷内容感到困惑的人耸了耸肩,目光落在远处正在飞奔而来的战士身上,然后转向刚才发出声音的牧师;对方并没有佩带圣徽,此时正用一种介于事不关己和幸灾乐祸的微妙目光回望。
在一秒钟之内,他作出了选择,把纸卷准确地丢进了牧师怀里。

[Killhoran]
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就这么把卷轴扔给了自己,因这实在有些诡异的举动而愣了片刻,直到身后又响起了脚步声,城市卫队,是发觉了这场安静街区的抢劫案吗?
借着日暮的微光飞快的扫了一眼手中的羊皮纸,这是一张大批量银粉的订单,下面标记了几个似乎是购买者的签名。在深水城,银质器具或者饰品的买卖是十分寻常的,但是需要大量粉末状的银,这足以让人怀疑这些买主想要制作什么魔法物品了。
然而没有足够的时间给这个牧师再多想下去了,深水城的街道巡逻小队已经靠近了他身边。看来麻烦真的来了。
耸肩,回头对他们说,“不需要担心,可敬的战士,守卫者,妄图抢劫这位女士的,可耻的盗贼已经逃跑了,现在她已经安全了。”他暗笑,神职人员共有的那种拿腔拿调的架势似乎被他全然发挥了出来。
士兵中的一位看起来有了怀疑的神色,他上下打量着牧师,似乎想要找出什么破绽一样。于是牧师微微一笑,蹲下身,动作温和的为倒地的红发女人解开活化绳,“我想她可以为我作证,对吗,女士?”他看着那女人的眼睛——班恩的虔信者总是擅长操控心智,虽然基尔霍兰并不是高阶牧师,但并不妨碍他精通此道。
女人顺从的点了点头,他松了口气。也就在这时,那看起来并不聪明的士兵突然大喊出声——“说谎!”他才注意到,一张侦测邪恶的卷轴出现在士兵的手中。
“Bane curse you!”他在心里骂了一句,丢开那女人尽最大的努力跑向相反的方向。

[Feline]
在墙角的阴影中行进的同时,他看到那个牧师的身影出现在身边。
——看起来他也在跑路,这实在是挺糟糕的。也许他不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只是个无辜的过路者,不过这看起来也没什么不好。
在意识来得及与行动同步之前,他们已经转进了另一条街巷。这不是个好主意,他在心里抱怨,我们应该分开来,我们在五分钟前还不认识。……当然,现在也不认识。虽说被卫兵追赶的经历的确挺奇妙的,但是鉴于那个卷成一卷的麻烦是他亲手丢在对方怀里的,他们最后也不太可能坐下来一起喝一杯。
他从袖子里捏出一小片羊毛,停住脚步迅速咕哝了几句,在隔着路口另一侧的巷子里制造出箱子滚落的轰然巨响和渐渐远去的脚步声。
牧师已经跑远了。不过,他恼火地想,在转身的时候,他肯定看见了自己杏仁形状的瞳孔。
罩着风帽的精灵顺着另一条道路转回住地,依然对自己凭空惹来的麻烦毫无反省之意。


[END]
avatar
菲林
Admin

帖子数 : 30
注册日期 : 11-12-24
年龄 : 25
地点 : Seattle, WA

查阅用户资料 http://waterdeep.forumotion.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