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给菲利克斯的七个吻

向下

【随笔】给菲利克斯的七个吻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三 七月 18, 2012 1:18 pm

1st.
“如果你愿意相信我,哪怕就这一次!”
究竟为什么在那时候吻了菲利克斯,他自己也没有一个合适的答案,那时他抓住菲林的肩膀,将剧烈挣扎着的精灵紧紧的压在草地上,鲜嫩的叶尖轻扫过他的手腕内侧。泥土的味道,初夏温暖的风,潮湿的薄暮,甚至精灵微微颤抖的身体的触感,这些都可以清晰的回忆起来。
“信我这一次,我能够让他安眠……”基尔霍兰慢慢分开菲林握紧的拳,哪怕是以安抚为借口,他只是本能的想要这样做,却忘了自己之前似乎从未与什么人有过如此正式的十指交握。精灵的手指柔软而灵巧,这些美丽的生物天生就只合适与乐器和工艺品打交道,他想。汗湿的头发让菲利克斯显得有点狼狈,那双蓝色的杏眼看起来很模糊,他以为他在哭,但眼泪并没有流下来。在他试图捕捉对方的目光的时候,精灵默默的扭过头去。
他俯下身,在菲利克斯额前留下一个轻轻的吻,仿佛被风吹落的叶子坠入死水一般悄无声息。那时他们甚至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2nd.
在到达深水城之前,基尔霍兰曾经猜测过自己在剑湾会有些什么样的生活方式,甚至依靠这些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来打发旅途上的无聊时光,不过成为尖耳朵的水果供应商应该算作一个预料之外的……事故。
“你以后可以随身携带一整袋新鲜橙子,也许在不小心掉下水的时候还能抱着它们飘上岸呢。”他刚刚从博德之门回来的时候,精灵用一个不怎么友善的玩笑作为见面礼。说起那次港口的偶遇,各自离开的时候实在算不上愉快,因为自己扯了菲利克斯的尖耳朵来回应他像橙子一样充满酸味的说笑。但在他正考虑要不要为自己的失礼行为至少道个歉的时候收到的却是菲林约他出来吃晚饭的便条,年轻的牧师有点看不透。他按照地址找过去,发现菲林说的那个“能够感受到光辉之城最本质的风情”的地方其实只是个街角的路边摊,摇摇欲坠的木头桌子上摆着的一个切成两半的西瓜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他用了很长时间才开始相信菲利克斯并不是存心捉弄自己,而只是单纯的率性而为罢了。也同样用了很长时间才开始习惯偶尔在暂别时亲吻精灵的面颊放下严肃的表情说一句回头见,这些都只是友好性的——至少当时还是……

3rd.
基尔霍兰从没有觉得承受鞭打是件轻松的事情,不过比起疼痛,另一种感官体验却是更加容易瓦解他不太坚硬的外壳。那只该死的尖耳朵一定是利用了这一点,虽然他不太愿意承认。
“这与时间有关。”菲林重复着他刚刚说过的话,贴上他的双唇。数月以来小心维持的界限在崩断的时候如此轻易,以至于他几乎要认为这本来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墓碑下的尸骨,听我一句话。”精灵的声音带着如诗歌般的独特韵律,蓝色的眼睛里面,是苦涩,悲哀,鄙夷,怜悯,希望,所有的东西像是融在深海颜色的漩涡里,看起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一样。
基尔霍兰与菲林的第一次伴随着疼痛、欢愉与迷惑,如同用以镇痛的那种散发着植物与水果的香气的药膏一般渗入皮肤和灵魂。他为时已晚的发现精灵的格言竟与自己不久前在巨大的痛苦之中被灌输的戒律一样在思维之中迅速占据了一席之地,在被淹没之前,他努力支撑起疼痛的身体,如他通常的行事风格那样认真的回以更加亲密的唇齿纠缠。名为菲利克斯•嘉兰诺德的精灵尝起来与他想象中的一样充满水果的甜味,愉悦乃是生之根本。

4th.
后来他意识到,菲利克斯其实是个会从窗口跳进来的掠夺者,他有时候会带来匪夷所思的书籍和挂着露珠的双瓣翠菊,取走的却是不变的水果,和……别傻了,如果自己还有贞操的话也已经不知道被尖耳朵拿走多少次了。
他像往常一样嘲笑着对方没有多少肉的细瘦手臂。对此,精灵每一次都像个征服者一样坐在他身上,直到最后斗嘴变成更加神奇的活动。
“你刚才说什么?”菲利克斯的双手左右支撑在他耳畔,柔软的黑发垂下来让他觉得有点骚痒。
牧师笑着伸出手,按住精灵的后脑,把他的身体拉低,“我说这一次我要在上面。”
他报复性的吻咬着菲林克斯尖尖的耳朵,对方却没有推拒,就像是忘记了以往因为揪耳朵而引起的相互投掷枕头和苹果的混战。

5th
他通常极力避免被菲利克斯看到自己亲近邪恶的另一面,基尔霍兰无法想象如果菲林目睹了自己将一把匕首插进无辜者哭泣的眼睛里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他不想知道。那段时间他一直在这方面相当克制,事实上,离开战场之后他手上也很少出人命。
菲林经常会到神殿里面来找他,不过活动范围一般只在他的住处和庭院周围,所以有一次他从地下的囚牢里面出来的时候发现精灵就在门口等着他,那时他手指上的血迹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擦干净。
然而菲利克斯只是安静的靠在墙边,看起来再正常不过了,就好像他只是一个刚刚走出厨房的家庭主妇一样……
“我饿了。”精灵轻轻的说。
他又一次觉得菲林在戏弄自己,在意识到异样的情绪之前,他发现自己已经先一步抓住了精灵的头发,迫使他仰起头,脆弱的脖子暴露出来,他可以看清楚象牙色皮肤下面淡青色的血管。
菲利克斯发出一声痛苦的叹息,看了一眼牧师身后牢门上小小的铁窗,说出来的话却镇定的有些可怕,“你想要杀了我吗。”
一种如鲠在喉的憋闷开始悄悄的生根发芽,他看着菲利克斯细腻的颈侧,狠狠的吻了下去。

6th.
如果说深水城城与他们身处的千帆之城路斯坎有什么相似的地方的话,就是在安静的夜晚同样能听得到海潮的声音。新年的夜晚下着雪,这一年他用不着参加公式化的聚会,而是更靠近另一个极端……在潮湿的地面上拖着打滑的脚步寻找回去的路,这样的情景不甚美好,如果不是他的精灵伙伴一脸无辜的陪在他身边的话。
他们围着款式相同的手织围巾,温暖的白色绒毛让两人的线条柔和了很多,就像一对最普通的恋人。虽然可能赶不及回到住处了,不过有一件事情他早已经决定好了。他的右手上有一枚银色的戒指,那是纠缠在一起并且相互攻击的双头蛇的造型。他把它慢慢摘了下来。
他把那只戒指戴在对方手上,金属圆环还带着一点旧主人的体温,有些松垮,不过片刻之后便自发的调整成合适的尺寸。基尔霍兰喜欢菲林细长的手指,正如这只热爱水果的精灵身上的每一个部分一样都是一件艺术品。
“这代表……?”菲利克斯用迷惑的蓝眼睛看着他。
牧师低头吻了他的手背,“我爱你啊。”
“虽然这么说有点蠢,不过我的一部分是属于你的………”精灵低声说,“所以,请不要带走我的灵魂,基尔霍兰。”

7th.
基尔霍兰从爬满青苔的淋浴间里出来的时候正看见尖耳朵在床上打着滚,就像在邀请某人抓住那只雪白的脚踝把他从床上拖下来。
“我们到库达哈又不是来郊游的,”他把打滚的菲林拨弄到一边腾出个地方坐下,“既然这地方能让你有水果吃,就别挑剔那么多了吧。”
精灵抓挠着不怎么柔软的枕头,“我就勉强接受你的供奉了,费因斯。”
“说到供奉。”牧师转过身把对方压在身下,“除了石榴和橙子汁你就不想要点别的?”
菲利克斯骄傲的抱着他的脖子,“那要看你除了水果还有什么——哦!”
精灵的尖叫是因为在他还没有把话说完的时候基尔霍兰已经滑下去,扯掉了他缠在腰上的浴巾,抓住他的膝弯,恶意的舔舐落在小腹的皮肤上。牧师对菲林的反应挺满意,精灵的身体就像众人通常认知中那样敏感,并且尝起来非常美味……不过因为自己在下面的时候更多一些,所以能够欺负他的机会其实不太多。
“你喜欢。”基尔霍兰笑了笑,用一只手抓住菲林的双腕固定在腰后,继续刺激着精灵的大腿内侧,然后是……
“混蛋……放开!”
不过在菲利克斯的呼吸已经如作俑者所期待的急促起来,泛红的脸颊,不时抖动一下的耳朵尖与踩在牧师肩膀上蜷曲的脚趾出卖了他刚刚说过的话,他知道基尔霍兰在被自己的享乐主义影响之前其实不太会这些。
“剩下的就留到晚上好了,”基尔霍兰做完他的供奉之后好整以暇的撑起身体,在菲林尖尖的耳朵上捏了一把,“这一路上我忍了很久了,以及,比起石榴和橙子,还是菲利克斯比较和我的胃口。”

【EHD】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