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风谷·辛达林之手】艾玛迪斯&布鲁斯&基尔霍兰——灵核黑掉了耶……——

向下

【冰风谷·辛达林之手】艾玛迪斯&布鲁斯&基尔霍兰——灵核黑掉了耶……——

帖子  基尔霍兰 于 周四 九月 06, 2012 9:22 pm

基尔霍兰(107994976) 21:34:26
基尔霍兰把收口袋子里面的宝石碎片倒在桌子上,一路上已经不知第几次这么做了,不过不管他盯着这些东西看多久,报废品就是报废品,似乎的确没有什么挽回的余地了。身处冰天雪地物资极度匮乏的十镇,他要到什么地方去再找一块合适的红宝石呢。哦——再一次诅咒他可爱的弟弟。
他走出小旅馆的房门,事实上在蜜酒镇停留的这寥寥几天他很少在晚上出门,虽然极地的日照在这个季节只有短短的数小时。靴子踩在积雪上发出的声音总会让他产生一种被跟踪的错觉……不会有人来的,而且我为什么要怕人跟来呢,我又不是去……牧师这样安慰自己,一边走进十镇那唯一一家妓院。
他们一行人可能只有拉兹来过这个地方,他没有去向他经验丰富的游侠朋友打听这边的情况,他开始有点后悔了,至少应该问问那位传的沸沸扬扬的人物的出没时间的。
好吧,好吧,吾王在上,请您宽恕我。基尔霍兰·费因斯硬着头皮穿过温暖的屋子里的女人,抓住了那个看起来像是老鸨的妇女。
“我要见一见你们这的那位黑少爷——听到没有?”牧师弹出两个金币。

班恩的仆人心烦意乱的坐在桌旁,他拒绝了一个丰满的姑娘递过来的饮料,并试图用眼神阻止她们再靠近,不过这种程度的努力似乎更容易引起误会。姑娘们抹在身上的香水的味道让这种等待变成了一种更加可怕的过程。
似乎没有过去很久,银发少年走下楼梯——看起来只是个小孩子,不过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在十镇传的沸沸扬扬的这位黑少爷,其实是个半身人,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基尔霍兰下意识的打量着衣着华丽似乎华丽的有些太过招眼的家伙。

——布魯斯——
【打量眼前的家伙,低笑起来。身为一个无神论者不赞同他们神职人员的行为,但不论如何,能令传闻中班恩最忠诚的祭司来妓院找自己,也真的是莫大荣幸】是甚麽风吹你来的?基尔霍兰.费因斯【打着呵欠,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走到那一桌坐下,一位穿着暴露的少女马上上前,在桌下伺候自己】

——基尔霍兰——
“……你认识我?”他谨慎眯起眼睛,虽然对于眼皮子底下的放荡行为甚感不悦,但总好过应对一群女人的纠缠。

——布魯斯——
大名鼎鼎的班恩使徒,又有谁不懂?【讪笑一下,慵懒的靠在椅上,心中却感叹着,该死的,这女人弄甚麽,你大爷我立不起来啦】

——基尔霍兰——
“我可不知道我有这么出名。”牧师板着脸说,“不过也好,我无意打扰你的享乐。对交易有兴趣吗,这可是个——难得的方便坐地起价的机会。”

——布魯斯——
【听他的口吻好像是大事,也对的,身为神的代言人来这种地方找自己】阁下是有甚麽我可以效劳?至於有没有价值让我坐地起价,可要听听才知道啊

——基尔霍兰——
基尔霍兰摸出口袋里用布包着的那几块已经不能用了的石头,放在桌子上,推过去。他看着眼前的半身人,以及他身后不远处的墙壁,总之,他只想要忽略桌子下面的女人带来的心理不适感。
“我要跟这个材质一样的石头,希望你手里,‘刚好有货’。而且——”他用手指轻轻敲打着桌沿,刻意放低了声音,“你在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造这么大的势,真的只是为了玩女人?”

——布魯斯——
呵呵~【乐笑一声,食指撩着桌上的宝石碎片】不要说同等级,比它更好的我也不少。只是你要这东西来干甚麽?不惜收购就不是赚钱用的,那..红宝石..在魔法上【抵着自己的唇,低笑,不语的看着人,也没回答他的问题】

——基尔霍兰——
他不认为半身人是在说谎,于是悄悄松了口气。“商人需要过问货物的用途吗?不过,你既然知道我侍奉黑暗君王,也许就会听说过我们有些很方便的赶路手段……所以,你明白,我甚至不需要更好的,只要成分完全相同……”

——布魯斯——
【哼笑,的确,魔法传送阵要有一定的成份排列,不是更好的可以代替。】我有是有,但我不太喜欢跟班恩打交道,费因斯先生,生意呢,我可以做,钱,我也不缺。看你有甚麽更好的来交换?

——基尔霍兰——
——我就知道你不缺钱,牧师这样想,挑剔的看着那身亮晶晶的衣服。话说的这个份上也就没什么悬念了,对面这个半身人在不需要金币的情况下之所以还没转身走人,也就证明了有资格坐地起价的并不只有商人的一方。
如果他之前的推测没错的话。
“代替金币的东西?感谢吾王,我们可真是有缘。”基尔霍兰挪动了一下交叠的双腿,“十镇没有你要找的东西,半身人,如果说有什么东西在这地方比金子还有价值的话,那就是,我可以让你加入我们。”

——布魯斯——
【感觉身下的女人一直在努力,自身却没甚麽反应,在听到人说了一句十镇没有的东西,竟然直接的想到那可人的精灵。虽然他现在一定还是在路斯坎跟他那甚麽什劳子的弟弟一起,想到这自身竟提起一点,令女人以为要成功勾引自己了,不耐烦的挥手让人离开】加入你们我何需你的批准?我黑少爷自有自己来去的地方,这样吧,附近的女人我也玩厌了,如果你能搞个银发的精灵女人来,我就当她是金币使用,给你要的宝石。

——基尔霍兰——
说到银发的精灵,他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他曾经断定这个黑少爷,应该是在找某些从冰风谷外面来的人,牧师从向导那里得知,都尔登胡结冰之后就再也没有别的冒险者进入十镇了。然而好在,艾玛迪斯并不是个女人。
“你在这觅了这么久都找不到的尤物,我怎么敢自诩能搞到手——哦,我此行并不贩奴,也不代表Z打头的情报网。不过如果你还想要些别的东西,尽可以在我们出发之前来找我,黑少爷……”
他勾出一个微笑,站起来。他需要问问艾玛。

=================================
——Celestine——
「哥哥~赖床是不对的。妈妈说不能赖床~~。」不依不饶的扯着艾玛哥哥的手臂,试图要把他从床上叫起来。在叫了第20次,艾玛哥哥还是没反应後,扁着嘴跳下床舖。「明明说好今天要带塞莉出去玩,艾玛哥哥是懒惰虫──!」

——艾玛迪斯——
[逃避的把头用被子蒙住,声音一小眼皮又开始沉重起来。嘴巴里头讲的话含糊不已。]在让我睡一下吧...塞莉。就看在我昨晚陪你玩那麽久的份上........。[话越说越小声,终究归於安静。]

——Celestine——
「......。」鼓着颊很不开心的捏一下哥哥的耳朵,床上的哥哥还是不为所动的继续睡。安静两秒就蹦达到桌子旁,把哥哥的背包倒着摇了摇。在随身带着的小背包里头翻找,拿出一罐深黑色的药剂放进哥哥的背包里头。然後把原本哥哥背包里的那罐丢回自己背包里。「海盗塞莉出发啦~目标--基尔哥哥的房间!」背上背包後,蹦蹦跳跳的往目的地。

——基尔霍兰——
昨晚回来也就做过晚祷直接睡下了,临近午夜再去打扰艾玛似乎也不太好的样子。
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不知艾玛迪斯起床了没有。

——Celestine——
「水手给我努力努力向前划,划不好通通去喂大白鲨~。」用稚嫩的歌声唱着从书上读来的奇怪歌曲,跑到基尔哥哥的门前敲了敲门。「基尔哥哥~你在嘛?」

——基尔霍兰——
“……塞莉?”牧师关上窗,把门打开侧身让小姑娘进屋。“这么早就起来了?菲林你看连小孩子都……哦该死的……”
刚刚说要起床的精灵看起来好像又睡过去了,他苦恼的笑了笑。

——Celestine——
「基尔哥哥~抱!」站在基尔哥哥旁边仰着小脸一脸开心的伸手。

——基尔霍兰——
他抱起一点也不认生的小姑娘,顺手捏了捏粉嫩的小脸。“乖孩子……你看,菲林可比塞莉懒多了对不对?艾玛起床了没有?”

——Celestine——
反射性的蹭蹭基尔哥哥的脸,装作生气的鼓颊。「妈妈说不能睡懒觉~可是菲林跟艾玛哥哥都在睡懒觉~。」

——基尔霍兰——
果然这两只尖耳朵都一个样……
“那,塞莉跟我换一换,你来叫菲林起床,我去叫艾玛,比比看谁比较快好不好?”

——Celestine——
「好~塞莉不会输的!塞莉一定会把菲林哥哥叫起床!!」眨眨大眼睛雀跃的握拳欢呼了声。

——基尔霍兰——
“好孩子,加油吧……”基尔霍兰把塞莉放到床边,揉了揉小女孩软软的头发。偶尔欺负一下水果尖耳朵也不错……
他带着惬意的微笑关上门,走向艾玛的房间

===============================

——基尔霍兰——
无尽的雪原上温暖的小旅馆总是容易让人产生倦怠的感觉,就连自己也是用冷水狠狠了洗了把脸才清醒起来。
基尔霍兰和菲林的屋子与艾玛之间还隔着另一扇门,理论上它是属于正在被小姑娘努力叫起床的水果尖耳朵的——只是理论上。艾玛迪斯可能还在睡着,不过他还记得跟塞莉那个可爱的小比赛的内容,现在的任务是叫醒艾玛。
他伸手敲了敲门。“艾玛,你起来了吗?”

——艾玛迪斯——
「...没人在。」含糊的往外头喊了一句後,用枕头把自己的头整个埋起来只露出一双尖耳朵。把温暖的被子再往上拉高了点盖住身体,蹭蹭比起它们相较来说柔软多的外套。无视外头的叫喊决定继续赖床,梅莉凯一向宽容无比。想必她并不会计较自己的信徒偶尔赖个床。劈啪劈啪的火炉声让人又开始意识迷糊起来。

——基尔霍兰——
“没人在我就进去了……?”牧师觉得有点好笑,半开玩笑的又敲了两下。明明是精灵却都很贪睡这一点上兄弟俩一个样。

——艾玛迪斯——
好像有听到回覆......管他的。心满意足的抱着外套,把脸整个埋进去。觉得枕头不太舒服,换成用外套把自己整个盖住了。毛茸茸的触感让自己满足的蹭了蹭,然後一温暖了,眼皮又开始往下掉。

——基尔霍兰——
其实门并没有锁上。基尔霍兰顺势推开门,毛皮外套和毯子包裹起来的精灵看起来的确挺可爱,他想起了昨晚那个半身人的无礼要求。
“你知道吗,艾玛,”他把精灵脑袋上的外衣抓下来,笑着俯下身,压低了声音,“听说有个花里胡哨的矮子正在悬赏收购银发的美人,你觉得谁比较合适让我们打了包去赚上一票,嗯?”

——艾玛迪斯——
遮挡光线的外衣一被拉走,刺眼的光线立刻让想赖床的自己清醒了一点。为此痛苦的呻吟一声,非常心不甘情不愿的坐起身来。「...你会先被菲林杀掉,亲爱的基尔。」一脸爱困的用手把打结的发尾梳开,把自己身上的衬衫往上拉了点。从背包里头摸出黑色的药剂一口灌下,为药剂的苦味而变了脸。「...有话快说,我昨天被塞莉折腾了一晚上。连四小时都没睡到...。」

——基尔霍兰——
可怜的艾玛,他想。也许精力旺盛又不需要睡觉的小孩子的战斗力比他想象的要高出不少,不过不知是不是因为还没睡醒的缘故,对方似乎看起来对自己刚才透露出来的信息一点反应都没有,是他猜错了吗?
“这的确是个烦恼,所以我才需要事先跟你商量一下再把你卖掉。”牧师故作苦恼的耸了耸肩,“——开个玩笑。听说过最近人人都在谈的那个黑少爷吗?”

——艾玛迪斯——
「...黑少爷?当然听过,不过跟我们的目的地有什麽关系嘛?」为这个信息下意识抖了抖耳朵,脑子第一个闪现的就是某人。他不是跟自己反方向走了?一边无意识的喀拉喀拉得咬着药剂瓶口,一边脑子飞快的运转着。不过对方的确是没有跟他说要往哪走...。好吧,也许有可能是他?

——基尔霍兰——
“我昨晚去找过他了……本来指望他能帮我解决一下我弟弟的恶作剧。虽然的确没有什么关系,只是有点可疑。”他顿了顿,沉默了几秒钟的时间,等到艾玛把剩下的药也喝下去。“这个家伙来十镇可能是在找一个银色头发的……精灵。”
他还是隐瞒了半身人说的其实是个女性精灵的事实。

——艾玛迪斯——
「......。」略为烦躁的把药瓶更咬的喀拉喀拉作响,对於基尔给的消息胡思乱想起来。好吧,也许对方是真的再找一只银色头发的精灵。不过,要找这个干什麽?如果真是他,绝对不会作对自身一点利益都没有的事情。「基尔...你确定没有任何隐瞒?」挑眉看向情报给予的十分含糊的同夥,决定还是问一下。

——基尔霍兰——
“没有别的了,不过说不定只是因为拿不出我想要的东西的随口托词而已,不过最好还是小心点儿好。那个黑少爷看起来不是本地人,这个季节跑到冰风谷里的怎么可能没什么目的呢。”
如果我说是个女的,艾玛就不会觉得跟自己有关系了吧……?其实说到底也只是猜测而已,不过看艾玛的意思好像的确有那么点感兴趣,但愿这次运气好。牧师在背后默默做了个祈祷好运的手势。

——艾玛迪斯——
「好吧,我明天去见他。」光在这里想也不是个好办法,还不如去见上一面。如果不是那家伙又心怀不轨,就直接打一顿再回来就行。真是个好方法。对自己的想法满意的点头,然後才发现嘴里无意是咬着的药瓶。连忙得拿了下来,咳嗽一声掩饰尴尬。「那基尔,应该没有事情了?我可以继续睡满四小时了?」

——基尔霍兰——
“真不好意思打扰你睡眠,亲爱的艾玛迪斯。有活力的孩子的确也很让人头疼,在你休息的时候我会帮你解决这个小烦恼的。”
感谢吾王,请让我接下来同样有好运吧,如果菲林知道我就这么把他哥哥卖了……他得寸进尺的继续想道。

——艾玛迪斯——
「感谢你的慷慨,顺便帮我跟塞莉说声,导师给我的药剂没有了。那我就继续睡了。...........梅莉凯原谅我的怠倦。」打了个哈欠,果断把基尔手上的外套拿回来裹着。再讲最後一句话前,就把自己又埋进了被子和枕头里头。蹭了蹭手上的外套,然後安心的阖上眼睛。
==========================================

——艾玛迪斯——
站在就算白天也依旧各种吵杂的妓馆前,叹口气还是走了进去。讨人厌的各种香味,还有吵杂淫秽的谈笑声。都让我皱起眉头。把那些想扑上的家伙直接从两腿中间踹下去,满意看着他们跪倒在地板上头。反正只是痛一会,不会从此不能做人的。「基尔,你确定要找的人就在这里?」抓着死命想逃走的基尔,我继续往他说的房间走去。既然不知道他有没有隐瞒,直接抓来不是更快。恩,反正菲林不会介意的。我慢条斯理的抬脚,踹开了据说是某有钱黑少爷的房门。

——基尔霍兰——
“呃,你弟弟会打死我的……”小声嘀咕了几句不过也许是因为环境太过吵杂所以精灵似乎没有听到,被拽着袖口拖进娼馆是一种无比微妙的感觉。并且,自己这是在祈祷菲林今天也依然睡到下午吗……?
“上次来的时候他就在里面了,我觉得那家伙不太可能会跑去别的地方。”

——艾玛迪斯——
「恩,我知道了。」困倦的打了个挺大的哈欠,总觉得有点头疼。是错觉吧,昨天又没有喝酒。不过倒是觉得挺舒畅的。拉着基尔的袖子拖进房间里头。「放心,有我作证,菲林顶多把你打得半残,不会死的。」

——布魯斯——
心中挺無奈的是,聽到他的聲也知道自己心中是有多想念這一只銀髮精靈。該死的情報不足呀~基爾霍蘭身邊到底有多少奇人異士?奇到連自己的性幻想對象也包括在內。咳嗽了一聲,故意把聲音壓得更低,皺著眉。「基爾霍蘭跟我的交易,你應該知道了吧。對他要個銀髮美人..當、當然是用來享樂。」他奶奶的香蕉芭樂芒果椰子水蜜桃,說話也不利索了是甚麼一回事。手指不耐煩的叩著椅手把,一點也不知道要如何繼續要求享用精靈。

——基尔霍兰——
基尔霍兰本无意第二次踏足娼馆这种容易惹出是非的地方,不过他觉得有必要跟着艾玛迪斯来一趟,虽然自己对艾玛的自我保护能力毫无置疑,不过此刻的,那只精灵看起来非常暴躁,这才是真正令他担心的地方……
牧师站在艾玛身后靠着墙,眯起眼睛沉默的打量着出言不逊的矮个子。

——艾玛迪斯——
「享乐。」银发精灵把刚刚对话的关键字重复一遍。脸上没有表情,就只单纯是客观的评价。「也是呢,毕竟精灵族一向都是挺受人喜爱的。这倒是比任何理由都来得...靠谱许多。」就像刚刚暴躁的询问对方并不是他一样,用着理所当然的口吻再度陈述一遍。不自觉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对方的身影似乎有点熟悉,但这似乎不是重点。
几乎是下个瞬间,银发精灵用长剑劈开桌子,而那张桌子不负精灵的期望,立刻变成两半。踹开在地板上的可怜桌子,莫名愉快的微笑起来。脑子的疼痛似乎没有那样的难忍受了...真好。「那麽你应该也不怕死亡吧,先生。」毫不停顿的把剑往对方所在的躺椅斩去。

——布魯斯——
似乎是意识到了还有一个人的存在,抓了口袋中的一面手镜,那是工作的工具,暗暗看了一下。发现基尔霍兰也在场,只是没说话。突然身后的巨响,桌子应声的被砍成两半,那把长剑还不打算放过自己的斩来。不得不动身,双手按着椅背,一个翻身飞出来,弹跳后空翻转体,在埃玛迪斯身后落地。「哎呀哎呀,这年头精灵爱砍人,矮人当法师,牛头人都信仰治疗教啰。」邪气地笑着,回身看着发飙的人儿。身边是在看戏的基尔霍兰,好死不死真想找他当人质。

——艾玛迪斯——
反射性的朝着那家伙又挥下一剑,脑子虽然疼痛着,却还是能让身体灵活动作。「的确呢。所以才需要我,没错。这个世界真的越来越糟糕了。没问题的,都交给我。」毫无逻辑、愉快的自言自语,手上的剑却是更加迅速的往那个半身人砍去。从师傅那边传承下来的剑法,足以让艾玛迪斯克服所有困难。
抵着半身人脖子的剑,在差一点点就能划破对方喉咙。只要一个动作就可以让鲜血喷溅出来。从讨人厌的阵阵漆黑里头,跑出模糊不清、讨人厌的画面。用剑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失去重心的跪在地板乾呕,但无论怎样乾呕都吐不出东西来。脑子里头就像被和进奇怪的杂讯一样不清醒,含糊的嘀咕着什麽。「老师......是我的错。不,这不能怪我。对不起,我...。别丢下我。好难受,菲林。....导师,师傅。....你没问题的、可以喔、谁都不在。」用右手乱挥着手上的长剑,左手摀着单眼痛苦的哭泣起来。艾玛迪斯喃喃自语着,撑起身子跌跌撞撞离开这个房间。

——布魯斯——
看现在不是玩的时候,埃玛迪斯的精神有点奇怪。在他离开的这一段时间到底发生了甚么事吗?他手中的剑十分危险,瞄了一旁的牧师一眼,对方似乎没想要解释的意欲。追出了房间,几在跳步伸手一把握着埃玛迪斯的手腕,制着他握长剑的手,一把用力将人搁倒,压在旅馆的走廊墙壁上。「埃玛迪斯,你发了甚么疯,是我,布莱克,你冷静点。」看他一直在干呕,这么凶猛之后又是一阵的脆弱。叹了口气,自己偷刧拐骗了得,这样的情况真的是难倒了。精灵的情绪令自己十分担心,也顾不上了。倾身吻上他的唇,握着他的手,弄响他手炼上的小铃铛。这是他新年时给精灵的礼物,加持了守护魔法,也有一个安定咒在小铃铛上。

——基尔霍兰——
牧师活动了一下肩膀,抱起手臂看着同样身手灵巧的精灵与半身人陷入缠斗,似乎对艾玛突如其来的强烈攻击性无动于衷,如果艾玛迪斯的狂躁能在这里爆发的话,总好过在其他的什么地方……直到两人其中一个几乎要当场血溅三尺的时候,他开始准备一个安定心神的法术。他擅长这些远远多于亲自加入战局。
但艾玛突然停止攻击跌倒在地上的行为开始让他无法理解,他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己也曾经见过这样的艾玛,在深水城的某个杂乱的街区,倒在街边虚弱的精灵……
他看不透已经失控的局面,不过他至少要保证菲林的亲兄弟的安全。基尔霍兰迈开脚步跟出去,看见的是前一晚那个行为放荡荒淫的半身人压在艾玛身上,他的手指不祥的动了动。

“离开他,半身人,在我面前猥亵我的同伴可不是个好主义——我说了,*离开他*。”
带着专制力量的语句从他口中诵念出来。

——艾玛迪斯——
被人按倒越发激烈的挣扎起来。把额头往对方身上嗑,换取所谓的自由。费尽全力挣脱开半身人的束缚,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强烈的眩晕感让自己无法注意到,一切外界的事物。强烈的禁断症状跟无法接受的回忆,让精灵露出又哭又笑的奇怪表情。
「哈哈哈哈,父亲大人?母亲?菲林?........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啊啊啊!...我还活着嘛..?导师...师傅,你们在哪里...?什麽都看不见啊!!!」手上满满都是剑刃划破手掌所流出的血,像个害怕的孩子一样哭泣着抱住脑袋。

——Celestine——
睡醒後迷糊看着桌上的黑色药剂,停顿了好几秒。「.....?!」连忙用心灵联系上爸爸。
[爸爸,塞莉又出错了。]"恩,船长君又被你弄破了?小心点别让钥匙掉了。"[艾蒙哥哥没喝到药,怎麽办呜哇哇哇哇哇,爸爸对不起!!!]".........他去哪了。"[蜜酒镇的什麽院?那字塞莉不会念...]
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父亲,抓着船长君连忙跟上。父亲抱起自己後,又开启了次传送门。下一秒就看见艾蒙哥哥难受的跪在地板,不断乾呕的样子。「艾蒙哥哥...对不起呜呜。都是塞莉的错。」忍不住哭了起来,却不敢去碰喃喃自语的艾蒙哥哥。

——基尔霍兰——
“……艾玛?艾玛迪斯!”他立刻蹲下身,扶住精灵的肩膀努力使对方保持一个呼吸顺畅的姿势。看上去是药物依赖症的反应,他暗叫不好,飞快的回想艾玛最近有没有服用过什么药物,随后他想起了自己去叫他起床的时候精灵喝下的那些装在小玻璃瓶的东西,他原本以为那只是缓解风寒的药水。
基尔霍兰拨开精灵额前汗湿的头发,双手穿过他的腋下和膝弯将他抱起来。
“我很快带你去找菲林,很快。”他强调着那些安抚的词句,然后回头对同样惊愕的半身人说,“人我让你见到了,现在我要带他走,我们回头再谈过,也许。”

——基尔霍兰——
“看起来至少,你是冲着我们之中的某个人来的这件事情被我猜到了。”他盯着半身人焦急的眼睛看了一会儿,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我也不知道艾玛到底出了什么事,也许你该请教那些照顾他的精灵前辈?”
基尔霍兰对艾玛的了解远不及对他弟弟那么多,他一直认为比起菲林,艾玛迪斯更像人们通常意义上那种良善又友好的精灵。但从刚才那几近狂暴的行为看来,菲林的这个兄弟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啊。牧师不着边际的想着,苦恼的叹了口气。
“可以肯定的是他和那些精灵们在一起比任何时候都要安全,所以你不妨考虑一下要不要兑现见到了人之后的报酬,半身人。”

——布魯斯——
双眼离不开远走精灵们的背影,但知道自己现在追上去是没用的。埃玛迪斯一直也渴望跟家人一起,自己是知道的。呵呵,项链中的爱情晶石没发挥效用呢。目送了他们一段,一声不响的回到自己的那个房间,找出了那一颗又大又纯的红宝石。另外再把那治疗之神的小水盆,就是之前被人当成酒神的圣物,自己的偷了回来的一个,用一个锦袋包好了。一同交给一脸疑惑但又邪笑的基尔霍兰。「你要的宝石,还在,这个交给埃玛迪斯,他们精灵发疯也在找这东西。」

——基尔霍兰——
他垫了垫那个装着看起来碗一样的东西的包裹,“我可不是什么值得信任的爱情使者,布鲁斯·布莱克,不过看在我的交易好像并没有让你十分满意的份上……”
“对了,”牧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转过身,“我们本来打算明天早上就离开这的,既然出了这样的事说不定还要多住个一两天。这代表我之前许诺过的我能够做主的事情依然有效,不管是现在还是到了库达哈以后。”

——布魯斯——
听到他说,已经转了身的布莱克没说话,只是举手示意。暂时不需要对他们交代,但当交易的物品是这脆弱的精灵时,心中一道一道的痛楚令自己明白。自己是不可能拿他当交易。给出去的东西也变得心甘情愿,苦笑自己垂手可得的俊男美女,偏偏喜欢高攀这精灵。回身上楼,打包了自己的东西,也赔了这一场骚动的钱给店家,穿上了自己的贼儿装束,马上就趁没人注意时从窗边的阴影顿走。潜行的身影缓慢,顺着基尔霍兰的方向去寻找,反正这儿的旅馆也不多,不难找到的。他们的目的地是库达哈,也是同路的。不在那精灵身边守着,自己心中一点也不安稳。尽管不需要让他看到自己。

——艾玛迪斯——
-----------------------导师视角----------------------
传送之后出现的景象,让伊斯雷尔心情跟表情更加糟糕。已经完全陷进歇斯底里的艾蒙,又哭又笑且满手都是鲜血。连被拥抱都不会反抗的状态,只会不断啜泣。只是漏掉一天的药,就会崩溃成这样嘛?看来那药已经没办法用了...。他扫过在场的两个人,终究把闪现的念头压回去。踏进新开的传送门,去到常驻的神殿。
把艾玛迪斯放到床铺上,再用个安定心神才转身去点燃薰香。在香味充斥满整个房间后,艾蒙的表情才明显放松许多。“你还真是会找麻烦...。”转身去内室调配新的药剂,却一直出差错让药剂失败。“...安定心神。”感到法术生效后,这才可以继续调配药剂。

——艾玛迪斯——
好不容易坐起身来,熟悉的背影让自己很自然的叫唤出声。「...导师?」记忆只停留在妓馆对於半身人的恼怒...然後...一片空白?昏沉的脑袋似乎没办法正常思考,导师走过来把手上的药剂凑到嘴边。没问什麽就把碗中的药剂喝光,等喝完才想到应该要问一下效果,不过导师脸色阴沉的样子让我一点都开不了口。「...嘶。」手掌传来的刺痛转移注意,还好似乎并不是很深的伤口。温和香味跟柔和音乐都让人觉得无比放松,脑子也感觉清醒了点。不过昨天之後到底发生什麽事情,却完全都想不起来。想要询问导师却只是被塞了一封信跟一堆药剂,嘱咐按时饮用後就跟导师回去蜜酒镇的旅店了。
avatar
基尔霍兰

帖子数 : 108
注册日期 : 11-12-24

查阅用户资料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